第二百章 番外收获幸福

书名:
糙汉家的娇娇媳
作者:
颜若霜
本章字数:
2160
更新时间:
2023-05-04 12:57:09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七零宠婚,嫁给最强硬汉

【年代+军婚+宠妻+虐渣+福妻+躺平被动发家致富】 林念穿书了!穿越到一本七十年代的年代文里,一个被亲妈和继父一家一边儿虐待,一边儿吸血,且被他们算计下乡嫁给二流子,并在孕期被二流子虐待至惨死的炮灰工具人。 她的作用,就是以惨死来助力女主收获不菲财产和人脉,走向人生巅峰的垫脚石。 不能忍喔! 林念袖子一撸,手撕吸血亲妈,脚踢渣贱继姐,抓花继父道貌岸然的脸。 贪了亲爸给她的巨额抚养费? 给她吐出来! 想霸占亲爸给她留的豪宅? 诈骗罪了解下! 女主夺走的财产人脉? 不好意思,姐来了,就都是姐的! 虐渣的同时不耽误林念撩汉,不过撩完她才发现,这位禁欲系的无敌帅兵哥哥竟然是终极大反派! 惹不起! 溜了溜了! 哪知书中的大反派将她抓回来堵在墙角,凤眸轻挑,薄唇微勾:“小骗子,想跑,下辈子!” 林念:“……”!!!
已完结,累计137万字 | 最近更新:第630章 大结局

第1章 穿成炮灰

书名:
七零宠婚,嫁给最强硬汉
作者:
火火柴呀
本章字数:
2438

“你个死丫头,不就是让你替丽丽下乡么?你竟敢去寻死!”

“你让我和你黄叔的脸面往哪儿搁?”

“识相的赶紧去知青办签字,不然别怪老娘不念母女情分,对外说你是因为想男人,勾不到人才羞愤跳河的!”

逼仄阴暗气味儿难闻的杂物间里,林念躺在床上听原主的母亲张翠芳谩骂个不停。

哎……

林念在心里不知道叹息了多少声儿,她以为她在海难中死了,结果却是穿越到一本她看过的书里,成了同名同姓的炮灰。

穿越的地点是河里,她不会游泳,穿越过来差点儿被淹死,幸好有人救了她。

救她的人叫张海洋,是书里的男主。

而原主林念只是将来男女主角制裁恶毒女配黄丽丽的一个罪证而已。

林念被迫代替继姐黄丽丽下乡,却因为张海洋救她的缘故,被黄丽丽记恨,黄丽丽买通乡下的二流子侮辱了林念,迫使林念给嫁给他做媳妇,然后被二流子折磨死了。

可能是为了衬托黄丽丽的恶毒,林念下乡之后的日子特别惨,死也死得相当地惨。

林念甩了甩头,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虚弱地靠着枕头,打断了张翠芳喋喋不休的谩骂:“妈,我同意下乡。”

“不过我有条件,你给我五百块钱,我自己置办下乡的东西。”

她一个穿越者,必须远离原主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不然忽然性情大变,实在是太过惹眼。

这个年代,惹眼可不是好事儿。

得苟!

苟到七七年恢复高考,再通过高考离开农村,回到她自己熟悉的城市。

不管怎么样,先搞钱!

顺便给原主报个仇!

“五百?你怎么不去抢?”五百块钱在七三年可是一笔巨款!

张翠芳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林念这死丫头还真敢开口!

她原本听林念说愿意下乡,心里的火就熄了一点,但听到林念说要五百块钱,顿时就炸毛了,抬手就去掐林念的脸。

林念没有躲,张翠芳下手狠,疼得林念眼泪直冒。

“你个死丫头,老娘看你是欠打!”

张翠芳要掐第二下的时候,林念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冷地道:“妈,大不了我就去死!”

“我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钱您要是不给,那我就不下乡,或者是去找王厂长,相信老厂长看在我爸爸的面子上,是愿意借给我钱的!”

张翠芳愣了,眼前的林念对她来说相当的陌生,这还是她那个唯唯诺诺像鹌鹑一样的女儿么?

林念勾唇冲着张翠芳笑了笑:“跟老厂长借了钱,我再去找爸爸昔日的同事,挨个儿借,总是能将钱借够的!”

张翠芳猛然甩开林念的手,一巴掌招呼到林念的脸上,林念的脸立刻肿胀起来。

她真是气狠了:“你敢!”

林念要是真的去找老厂长,去找她亲爸的同事,她张翠芳的脸可就没地方搁了!

“你看我敢不敢?”

“要不咱们试试?”林念顶着一张肿脸,直视张翠芳的眼睛,不闪不避开。

张翠芳当然不敢试!

她不敢让林念去找老厂长,因为这些年她没少打着林念的旗号,去找老厂长要好处。

如果林念因为下乡的生活费去找老厂长……那就坏事儿了!

林念见张翠芳不说话,便轻笑着说:“妈,下乡是一辈子的事情,这辈子我就待在农村再无法回来了,五百块钱买我一辈子,一点儿都不过分啊!”

张翠芳只能咬牙切齿地答应下来:“五百块我一是半会儿拿不出来,等你下乡的时候,我凑够了就给你!”先拖,拖到这死丫头把下乡的字签了,她就把她关在家里,到下乡的时候再直接将她扭送上车。

不给她找老厂长的机会。

林念迟疑了一下:“先给我三百,不然你就打死我吧!”

张翠芳真的想打死她!

然而不能!

只能回屋给林念拿钱,扔到她的身上:“老娘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不孝的东西,早知道把你生下来的时候就该把你溺死在尿桶里!”

三百块钱到手,林念就没再搭理张翠芳,等张翠芳骂骂咧咧出门,她就起身换了衣裳,将钱藏好。

刚将钱藏好,继姐黄丽丽就踹开了房门,怒气冲冲地扑向林念,林念一个闪身,黄丽丽就撞上了林念的门板儿床疼得嗷嗷叫唤。

等她缓过劲儿来就对林念破口大骂:“林念你个贱人,你竟敢去勾引海洋哥,我跟你拼了!”

林念冲她笑了笑,就当着她的面儿把自己的头发弄乱,把衣服揉皱,再扯掉两颗扣子,人倒在地上滚了一圈儿。

然后就在黄丽丽懵逼的眼神中,忽然冲了出去。

边冲还边哭:“妈,姐姐,我错了,我答应替姐姐下乡,你们别打我了,求你们了……”

黄丽丽紧追着出去:“林念你个贱人,你给我站住!”

“你看我今天会不会打死你!”

“你个骚狐狸,你又想跑出去勾引谁?”

“都要下乡了还不安分,真痒痒家里不差黄瓜茄子!”

“你个小贱人,快回来,看老娘咋收拾你!一天天的一点儿都不消停。”

黄丽丽和张翠芳一前一后地追出来,林念踉跄着往外跑,邻里都跑出来看。

听着黄丽丽的污言秽语,邻居们都对黄丽丽指指点点,并十分同情林念。

“别打我……”林念披头散发,脸还高高肿起,再回头看张翠芳跟黄丽丽,凶神恶煞的,特别是黄丽丽,一副恨不得吃了林念的样子,挺吓人的。

“嘭……”忽然,林念撞到了一个军绿色的身影,她刚要摔倒,就被他伸手拽住了。

“小心!”男青年等林念站稳,就松开了手,人也往旁边退了退。

“谢谢!”林念没看清人,只匆忙说了声谢谢,慌张转头看了眼追出来的张翠芳和黄丽丽,发了疯似的往外跑。

男青年眉头微皱,紧追着她出去了。

“你们要干什么?”这时,原主的继父黄建国拦住了也往外追的黄丽丽和张翠芳。

黄建国原来是原主父亲林长征手下的一个普通车间工人,后来林长征被某部门抽调走传来牺牲的消息之后,张翠芳就带着原主火速嫁给了丧妻并带着一儿一女艰难度日的黄建国。

“爸!”

“老黄!”黄丽丽看到阴沉着脸的黄建国瞬间就慌了,都是林念这个贱人害的!

“爸你听我说,我是冤枉的,都是林念这死丫头诬赖我!”

追出来的张翠芳尴尬地笑了笑,她扒拉开黄丽丽,伸手去拉黄建国的袖子:“老黄你回来了啊,这是个误会,林念那丫头故意的……”

厂里因为黄建国娶了张翠芳,要养着烈士遗孤林念,就把他从工人岗位提到了干部岗位,这些年提了好几级,工资也涨了好几截儿。

眼下他是红星机械厂轧钢分厂的副厂长,老厂长就要退休了,厂长这个位置黄建国和另外一个副厂长赵胜利在争。

最后谁会上,张老厂长的意见就很有分量。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妻女竟然闹出当众欺负林念的事情来,这后腿给他拖得……

黄建国阴沉着脸,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黄丽丽和张翠芳,手指对着她们指了指,怒道:“还不赶紧回去!丢人现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