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贾舜的转变

书名:
回到古代当皇子
作者:
奔跑的老虎
本章字数:
1053
更新时间:
2023-04-01 09:46:1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帝师县令

兵荒马乱的世道,赵康一朝穿越成乾国元江县九品县令。 胸无大志的他并不想争霸天下,只想当个混吃等死,为非作歹的土皇帝。 于是在元江县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 老八洗浴城、二狗情感慰问所、张三养生保健店…… 直到有一天女帝微服私访元江县…… 赵康:“陛下您听我狡辩,我真的只是想要解救失足妇女啊!” “那钢管舞呢!” 赵康:“那是艺术!”
已完结,累计211万字 | 最近更新:第1003章 第一千零五章 结局

第一章 元江县

书名:
帝师县令
作者:
刀十九
本章字数:
2137

大乾,江陵府。

一辆马车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山道上,驾车的是个灰衣老者,马车内两名女子,一人素手执笔在安陵县的地图上写了个丁下。

旁边的侍女知道,这个安陵县县官要倒大霉了。

“陛……”她刚叫出声。

正在看地图的女子抬眼一撇,吓得其噤若寒蝉连忙改口:“小、小姐。”

“何事?”短短两字极具威严,再配上女子那绝美的容颜,让人顿时自惭形秽。事实上的确天下男子在她面前也该都抬不起头。

因为她便是这大乾之主,古往今来唯一的一名女子帝王。

萧玲珑!

侍女赶忙道:“小姐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五州六府咱们都已经走遍了,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不忙,还有个元江县没去,距离也不远,顺道去看看吧。”萧玲珑目光低垂落在了地图上的元江县三字。

侍女看了眼地图小声道:“这元江县地处三山夹缝,一看就是穷乡僻壤……”

萧玲珑轻笑一声:“绿鸳,跟我出来这么久还不知道我这次出行的目的?真以为我是出来玩的?”

侍女不敢说话,女子收起地图淡淡道:“这大乾五州六府上百个郡县,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当真以为坐在那张椅子上下面的人就会一五一十、将所有的一切讲明明白白地告诉我?”

“这……”侍女恍然。

萧玲珑淡淡道:“不亲眼看一看到处走了一走,如何知道真假?”

说完她放下手中的朱笔揉了揉眉心,颇有些头疼。这一战打的时间太长了,大乾虽然胜了,但却只是惨胜。

各地百姓食不果腹,田地荒废荒废粮食短缺国库财政也是捉襟见肘,要是不出来走一趟恐怕自己还以为战事结束就是一副国泰民安的太平光景。

正想着,行驶的马车顿时停止,让整个车厢一晃,女子皱眉。

侍女赶忙出声询问驾车的马夫:“林老怎么突然停下了!”

“那个,小姐你们、你们自己出来看吧!”车夫口中满是惊骇仿佛见了鬼一般。

两女掀开车帘一同探出头去,只见前方一条七八米宽不知尽头在哪的平坦马路出现在三人眼前。

大路平整异常呈现一种灰色一直通往山间,三人直接傻眼!

“这路!”侍女瞪大了眼睛。

萧玲珑眼中也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失声道:“不像是石板铺就的,可是怎么会如此平整!”

就算是国都外城大部分也都是黄泥地,一到下雨天就泥泞不堪,偏偏这条山道居然修的这么平整!

谁吃多了修出这么一条路,这得耗费多大的人力物力!

“小姐,您看。”侍女绿鸳指了指道路的入口处。

只见一块路标,上面写着一行大字。

要想富先修路!

在这六字下方还有一行显得无比亲切地小字:元江县欢迎您!

……

赵康双目微闭背手听着身边的衙役张龙一五一十的汇报着。

“老爷,咱们今年收购的茶叶已经入库了,一共两千斤,马上就可以开始加工制作。另外大名府那几个商人想和咱们订购一批白糖,价格出到了十文钱一斤。还有肥皂他们也给到五文钱一块,还说有多少要多少。”

“县里的人都有些按捺不住了,纷纷让我问您卖不卖,另外您说的红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再然后就是川阳府想要向咱们买一批水泥灰……”

从衙役的汇报来看就知道,这老爷肯定是因为不知名原因从某颗星球上穿越而来的。

“行了我知道了,下去吧。让下面的人别急,谁敢私自售卖,老爷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张龙汇报完,赵康眼睛睁开,嗤笑一声,才十文钱就想买老子一斤白糖,亏他们会想。

张龙点了点头退下。

目光远眺,入眼是一座座牌坊,什么张老八养生会所、情感慰问中心、李二狗洗浴城。

这些都是老子打下来的江山啊!

赵康心中无限唏嘘。

遥想当年穿越过来地时候,人家书里的要么是宗门天才,要么是皇子王爷,自己倒好,居然是个穷逼县官,这也就算了,偏偏正值世界大战,乾国还遭遇了粮荒。

虽然元江县因为地处大山之间,因为地方偏僻躲过了兵荒马乱。

可赵康还是慌得一批,因为元江县太穷了,都特么快易子而食了,县民们饿死的饿死跑路的跑路,剩下的不过一千老弱病残。

要知道在华夏历史上,秦初一个县都有两三万人,足以见得当初元江县有多惨。

好在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外加不择手段大力发展民生经济,招商引资大肆改革只要能挣钱什么玩意都干!历时五年让元江县重回正轨,其中艰苦那叫一个心酸呐!

心中正感慨着,又有一个满脸麻子的衙役兴冲冲的跑进了小院:“老爷、老爷!”

“什么事?”赵康皱着眉起身,这个麻子总是这么冒失。

麻子凑到跟前,压低了声音:“老爷,前面的人传回来消息,距离咱们县十里外来了一辆红木马车,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拉车的马都有三匹!”

赵康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紧张兮兮道:“那马车上没有印着什么徽印吧?别是什么钦差大臣下来了!”

要是让上头的官员知道自己在这元江县为非作歹,那还能有好果子吃?

听说如今坐龙椅的那女人可是个嫉恶如仇的主儿!

麻子挠了挠头:“肯定没有咱们的人都看仔细了。”

“那就好!”

赵康松了口气,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斜眼道:“红木的?”

“肯定没错,说是那拉车的马都跟一般的马不一样,个儿老高!肯定是肥羊!”麻子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告诉前面的人,盯紧些,他们要是进县城,一举一动我都要知道,妈的可别是什么微服私访的钦差大臣。”

赵康嘀咕着,他现在是啥都不怕,就怕上头来人,战事刚刚结束不久各地民生都在发展,要是上头来人知道县里的情况,还不把他报上去?

这土皇帝的日子他还没过够呢,谁说穿越就一定要打.打杀杀?

窝在个小地方享福他不香吗?

不过的确得找几个冤大头搞搞外快了!

与此同时,元江县路标前。

“小姐这应该是元江县的路标吧?”

绿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有意思,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