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哭一哭,京城跟着抖三抖 9.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元浅 主角: 姜绾 君玄澈
101.35万字 12.1万次阅读 258.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80章 番外合集(全文完) 2023-10-03 22:41: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1.35
    累计字数
  • 26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80章
简介

现代玄灵家族继承人穿越成了国公府的废柴嫡女。 文不擅,相貌丑,京中人人耻笑! 就连府中二房小妾,都屡屡痛下杀手,妄图夺她一切! 也好! 她左手灵烟惑人心,右手巨蟒震天地! …… 一手玄灵术玩的出神入化,活死人肉白骨,勾人心,摄魂魄! 只是…… 她可没勾那位反派摄政王的魂啊,这个狗男人,怎么天天缠着她不放?

作品荣誉
第1章 她这是穿回来了?

明安国,深夜乱葬岗,幽暗阴森。

一名浑身是血的少女正奄奄一息趴在地上。

旁边一个膀大腰圆的老婆子,正用力拽着她的头发,要把她拖到一旁刚刚挖的深坑里。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还敢肖想北王殿下!”

“二小姐喜欢的男人,你也敢去抢,也不看看咱们国公府,如今是谁在当家!”

老嬷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随即一把将少女推入了深坑里,弯腰捧起一把土,就往少女脸上泼过去。

少女还有一丝气息,虚声求饶,想要拼尽全力,从深坑里爬出来——

“不,我没有……我今天,只是去茶楼……而已……”

她只是去茶楼喝茶,并不知道北王也在,更没有去勾搭北王啊!

“还敢骗我!”

老嬷见她还没死透,撩起袖子,二话不说,双手掐住姜绾的脖子,瞪着眼睛,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直到眼前的少女,再也没了生息。

姜绾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窒息的紧扼感,袭满全身。

N年前,她一缕幽魂,穿到 21世纪隐世家族玄灵一脉,没有身体,却还是被一群老怪物收养学了一堆本领。

没想到今天和他们剪刀石头布玩输了,就被他们打晕,醒来就来了这鬼地方。

她不要面子的吗?

等等!

好痛啊!

她‘唰’的一下睁开眼,透着薄弱的月色,便见到一个老婆子,双目血红,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

“我去你丫的!”

她下意识,抬起一脚,踹在这老婆子的腹部,将那老婆子一脚踹翻在地。

坐起身来,揉了揉脖颈,浑身传来剧痛,看了眼身处的环境,又让她紧紧皱眉。

这是……

“哎哟,哎哟,姜绾,你这个下贱蹄子,你还敢踢我,等我回府,定要去禀报蒋姨娘,给你点厉害瞧瞧!”

老婆子一脚被踢得不轻,坐在地上,半天捂着肚子爬不起来。

姜绾?

蒋姨娘?

她这是穿回来了?

她魂穿21世纪后,只剩下一魄的原身,就变得痴痴傻傻。

无数画面涌入脑海。

姜绾,国公府嫡女,不学无术,京城出了名的花痴草包,成日追在北王叶北宁的屁股后面转悠,已然沦为京中笑柄。

也因为如此,现在就连国公府的人也统统都不待见她。

但今天,姜绾只是想去茶楼喝杯茶,并不知道叶北宁也在。

谁知睡到半夜,就被后院这粗使老婆子打晕,扛到这乱葬岗,又对她一顿毒打,甚至活埋,显然是要下死手。

在她发愣的过程里,老婆子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匕首,朝她心口的位置,刺了过来。

姜绾眼神一暗,动作利落的扣住了老婆子的手腕,将匕首一个翻转,姜绾冲一脸惊愕的老婆子,挑了挑眉。

下一瞬!

毫不犹豫地扎进了老婆子的喉咙里!

血花四溅!

血溅到了姜绾的脸上,姜绾露出一抹嗜血般的笑意。

“你,你……”

老婆子错愕地瞪大眼,身子歪歪扭扭地跌落进,刚刚自己挖的深坑里。

姜绾看着沾满鲜血的匕首,轻笑勾唇——

“既然都提前找好了埋的地方,那我便满足你的愿望,走好!”

姜绾起身。

看了眼深坑里,死不瞑目的老婆子,又望了眼远处天边刚刚露出的鱼肚白,唇角微扬,犹如地狱索命的厉鬼,周身透着凛冽的寒意。

姜绾往山下走去。

天色大亮。

当浑身是血的姜绾,脚步缓慢的走在皇城大街上,准备回府时,一路上的百姓们纷纷吓得退避三舍。

但也有人认出来,这是姜家嫡女啊!

她又在玩什么把戏啊?

无人敢靠近她,直到一辆精致的马车停在她眼前。

“什么人,闪开!别挡了北王殿下的道!”

北王?

好一个冤家路窄啊。

姜绾眉梢轻扬,站在马车前,一动不动。

马车的帘子被人不耐烦地掀开,里面的人皱着眉头,往外面看来。

当看见浑身是血的姜绾后,愣了愣,又仔细看了眼,随后一脸阴沉地从马车上走下来。

走近姜绾,上下打量了眼后,鄙夷出声——

“姜绾,一哭二闹三上吊,你这又是玩什么把戏,想用苦肉计,吸引本王的注意吗?”

姜绾一脸冷漠地看着面前的叶北宁。

还真是,狂妄自大!

“你哑巴了?本王告诉你,这辈子,本王宁愿娶天香楼的芳芳姑娘为妃,也绝不会娶你!”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赶紧给本王让路,否则本王现在就杀了你!”

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的喧哗。

天呐,北王殿下竟然拿国公府嫡女,与青楼的女子来对比。

这着实是在打国公府的脸面啊!

听着对方张口闭口的娶啊娶的,姜绾满面鄙夷。

先前的姜绾,的确是喜欢这个北王,确切的说,是七年前,北王自己许诺,要娶她的。

随着年月推移,叶北宁嫌弃她是个废柴,没用又无趣,就越发嫌恶她。

但‘姜绾’,还是对曾经的许诺,当真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本王说中你的心思了?姜绾,你可真是心思歹毒啊,本王从没见过你这么心机深重的女子,你这个贱……”

“你可闭嘴吧!”

就在叶北宁站在大街上,毫不留情地用言语羞辱她时,这会儿浑身都痛的姜绾,可不想听了。

一旁百姓们,见这事态不停地反转,看得一愣一愣的。

要说这国公府的千金,名声是不太好,这位嫡女也从小被家族寄予厚望,但据说培养了这么久,到现在连大字都不识几个。

反倒是姜家庶出的那对儿女,一个比一个有天资。

姜国公也与侍妾蒋氏情深似海,心心相印,对府中正妻视若无睹。

要不是姜家主母娘家势力庞大,恐怕这主母之位,早就得让贤了。

再看眼前……

姜绾懒得管旁人怎么想,现在只想掰正自己和叶北宁的关系。

看着叶北宁这副自恋的驴样,她不以为意地笑笑,“北王殿下怕是多虑了。”

“臣女早已心有所属,对方比你高大比你帅气比你有地位,你见着他,说不定还要先给他磕三个头呢!”

没等叶北宁开口,人群里已有八卦的百姓,忍不住问一句——

“谁呀?”

姜绾没开口,蓦地感觉有一道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身上。

抬头,望向酒楼二楼,一扇敞开的窗户前,与那窗边之人幽沉的目光,对上。

下一瞬,百姓堆里又沸腾了!

“天呐,姜绾喜欢的人,居然是摄政王!!!”

姜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