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姝华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权谋天下
作者: 桑景 主角: 徐铮 徐含烟 程不言
17.7万字 0.2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4章 想去如何?不想去又如何? 2023-02-09 09:00:1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7.81
    累计字数
  • 13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4章
简介

徐含烟意外穿书,成了同名同姓的侯府庶女。为了在书里混成人上人,她冒死抱上了长公主大腿,开启了一个女人谋权上位的进阶之路。为公主筹谋荐才,帮平都王争储,搭救未来皇后,给长阳侯挑选可用之才,一步步帮着公主成为大南王朝权倾朝野的女人。 公主:我让你替我谋天下,你却想谋我儿子。 徐含烟:天下我要,侯爷我也要。 徐铮:阿母若罚你,我便与你一起受罚。阿母若杀你,我就给你陪葬。

第1章 我能知晓未来

正月十五,上元节。

京城太安迎来了春后的第一场雪。

低矮潮湿的柴房里,十岁的徐含烟蜷缩着身子,在干草堆里瑟瑟发抖。

已经三天了,她觉得自己熬不过今晚。

此刻,她多少有点后悔三天前的铤而走险。

而代价,可能是她的命。

但也可能是......回去!

如果是后者,那也没什么不好。但如果是前者......

她眯缝着眼睛看着那布满蜘蛛网的墙壁,微弱的叹惜声从干涸的唇间溜出来。

没有人想死,不管是活在哪里。活着,总比死了强。

柴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冷风霎时灌了进来。

“还没死!”这声音里带点意外。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不知道这丫头造化几何?”

“没死就赶紧带走,公主要见她。”另一个声音说道。

徐含烟试着想看清楚来人,但这府里下人穿的衣服也都差不多,再加上她现在脑子也不是那么灵光,有些迷迷糊糊地被人拖了出去。

福暖阁内,身穿孝衣的庐陵公主面带哀思。

身边的火炉生得很旺,屋子里也很暖和。

徐含烟被带进来的时候,庐陵公主抬了一下眼皮,然后喝了一口暖茶。

“回公主,这丫头正发着烧,此刻怕是也问不出什么来。”说话的是庐陵公主的贴身婢女沉香。

徐含烟被人扔在了地上,身子缩了缩,下意识地往火炉那边靠。

这里比之前的柴房暖和多了,她虽然脑子不太清醒,但身体能够感觉到。

“问不出来,那就是她命不好。”庐陵公主放下茶杯,话音并不比这天气暖和多少。

徐含烟抬了一下厚重的眼皮,看着眼前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公主......我说对了......”

她的嗓子有些哑,声音也显得很是微弱,但嘴角却带着一抹让人不太喜欢的笑意,就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庐陵公主垂眸看她,没有说话。

“长阳侯死......了,所以......你才一身孝......衣。”

徐含烟的身子有点打颤,一句话,抖抖落落,没说清楚几个字。

不过,庐陵公主倒是听得很清楚。

她给了沉香一个眼神,沉香便打发屋里的几个下人出去。

“长阳侯确实死了,坠马而死,如你所说。不过,丫头,你到底是什么来历,最好给我老老实实说,不然,你活不过今晚。正好,去给你阿爷陪葬。”

阿爷?

徐含烟的脑子这会不是太好用,稍稍顿了一下,才明白庐陵公主说的是长阳侯徐宪。

她笑了一声,如果她今晚活不过去,给谁陪葬都一样,反正死了也就什么都不知道,哪管得了那些。

“这个丫头,这时候居然还笑得出来,是真不怕死吗?”沉香忍不住说了一句。

庐陵公主轻哼了一声。三天前,这丫头跑来跟她胡说了一通,大概就没想过死与活的问题。听说她是前些日子掉到莲花池里受了冻,醒来之后脑子似乎就有点不正常。

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哪里还会怕死。

不过,她确实预言了徐宪的死期,而且死因都说准了。徐宪是庐陵公主的驸马,也是皇帝亲封的长阳侯。也就是说,徐含烟三天前跑来跟公说,你男人要死了,是坠马而死。

庐陵公主信了吗?

当然不信。

她让人把徐含烟给打了一顿,关进了柴房,不给吃也不给喝。

三天了,徐含烟没死,长阳侯徐宪真的坠马死了。

所以,庐陵公主从驸马府的葬礼现场回来,直接就让人拉了徐含烟来见她。

徐含烟似乎想爬起来,双手撑地,做了最大努力,奈何身子乏力,三天三夜水米未进,又在柴房里冻得不行,现在还有一口气在,已经算是命大了。

“公主,你留着我,比弄死我......要有用。我......”她再次倒在地上,“我说过,我能知晓未来,能为你趋利避害......你信我......你将会是大南最有......权势的女人......”

到了此刻,徐含烟觉得自己可能不会死。公主要杀她,三天前大概就杀了。留着她到现在,应该是想看看她的胡说是不是会应验,现在长阳侯死了,被她给说中了,庐陵公主那样聪明又有野心的女人,是不会让她死的。

但是,这个认知很快就随着徐含烟倒地,而烟消云散。

“公主,她好像晕过去了。”

沉香上前探了探。

“给她泡个热水澡,再让刘太医过来一趟,别让她死了。我还有话没问。”

庐陵公主说完就要起身,沉香赶紧上前扶了一把。

“公主,你真信那丫头所说。”

“信不信的,以后再看。现在,我还不想让她死。找个可信的人盯着,不许她跟人胡说。”

沉香扶了公主回房休息,而下人们也带走了昏迷中的徐含烟。

当徐含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睁眼的那一瞬间,她有片刻的期待。

但很快,她就失望了。

她还在书里。

是的,徐含烟穿书了。

穿进了一本名叫《女姬天下》的女性权谋小说里,成了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十岁小女孩,而这个女孩就是长阳侯徐宪的庶女。

别人穿书,就算运气背点,不穿成主角,怎么也是个得力的配角,而且说不定还是能逆袭的那种。

就算运气再差点的,也能穿个反派,好歹戏份够,也有发挥的余地。

她倒好,穿成了书里的龙套。

这本书里的徐含烟只有十岁不说,除了在故事一开头有一点戏份之外,后面作者就像是把这个人物给忘了,直到故事快结尾了,这才想起徐含烟来,用了几句话交代了一下。但那几句话,并不是徐含烟的结局。

老天爷,这让她怎么活?

傍晚时分,早春的太阳落下,晚风有些冷。

徐含烟小跑着跟在一个婢女后面,往福暖阁去。

长阳侯去世,按大南的规矩,要做七日道场。今天才第三日,但庐陵公主倒是有些扛不住了。

软榻之上,庐陵公主轻揉着额角,沉香在旁边给公主捶腿。

徐含烟进屋的时候,庐陵公主扫了她一眼。

随即,徐含烟被人按着跪在了地上。

下人们都出去了,只留下沉香在一旁伺候。

“你说你能知晓未来,那你就跟我说说未来。”庐陵公主懒懒开口。

“公主想知道什么?”

徐含烟抬起那张小脸,她现在说话的口气,一点不像个十岁的孩子。

“那就说说立后。”

书中的大南皇帝,早先有位皇后,还是未做太子时娶的王妃,后来被立了太子又做了皇帝,自然封其原配为后。

只不过,皇后福薄,在皇后的位置上也就几年,很快就去世了。

皇后死了之后,大南皇帝感念皇后,一直未再立后。

不过,近段时间,不少大臣上书劝皇帝立后,说是只有后宫安稳了,前朝才能安稳。

毕竟,这后位之争,还涉及到储君之争。

皇后无子,只有两个女儿,皇帝也一直未立太子,争后位,其实也是争的太子之位。

后宫里几位生有皇子的妃嫔都铆足了劲争宠呢。

说白了,就是为自己儿子争一争。

“公主想问的怕不是立后,而是立储吧?”徐含烟迎上庐陵公主冷傲的视线,丝毫没有半点惧怕的意思。

“立储?你一个小丫头,轻言立储,就不怕杀头吗?皇上年前才下了令,三年之内,不许任何人提立储之事。”

公主说得轻描淡写,但没有收回问题。

“只要公主不杀我,别的人嘛......”徐含烟呵呵两声,那意思是除了庐陵公主,其他人,哪怕是皇帝,她也没有放在眼里。

“既然公主问立后,那我就与公主说道说道。”

庐陵公主示意沉香退下。

虽然沉香是她最亲近也最信任之人,但在这件事上,庐陵公主可没有想让第二个人知道的意思。

沉香出去之后,庐陵公主才问道:“丫头,会捶腿吗?”

原本跪在地上的徐含烟立马起身,来到软榻之前,一双小手轻轻地替公主捶着,她打量着这个未来权势通天的女人,缓缓开了口。

“公主虽然贵为皇上长女,但你的母亲只是一位良人,想要让你的母亲封后,不太可能。”

庐陵公主面有不悦,但却没有说话。

她确实有那样的想法,但她的母亲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根本不得宠。唯一一个一母同胞的弟弟临江王陆策也不太争气,整日与府中的下人们玩乐,没把心思放在学业之上,也不得皇帝喜欢。

“不过,”徐含烟来了个大喘气,“不能封后,不代表不能做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