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后,她成了摄政王的掌心娇 7.2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玻璃小浣熊 主角: 苏淼淼 君洛白
59.47万字 0.1万次阅读 0.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00章 成亲 2023-05-18 00:42: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3.69
    累计字数
  • 37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00章
简介

软弱乖巧的苏二小姐一朝家破,无路可去的她跪倒在摄政王的座撵前。 传闻中那位阴狠暴戾、不近女色的摄政王抬起她的下巴,“女人,你胆子挺大。” 苏淼淼就这样进了摄政王府。 原以为不过是个无名无分的暖床丫头,却一不小心被他宠到了心尖尖上。 天冷了,他说,”记得添衣。”一件华裳披在肩头。 生病了,他说,“乖乖吃药。”一颗蜜饯化在嘴里。 被欺负了,他说,“本王的人,你也敢动?”欺负她的人没了性命。 苏淼淼就这样被他霸道柔情网住,挣脱不得。

第1章 这女人心机不小

暖阁里,一室的喘息逐渐恢复平静。

苏淼淼将散落在地上的外衣披上,挣扎着从床上起来。

强撑着酥软的双腿,她赤着脚穿过一地的凌乱,往紫金香炉里添了一节香片。

没一会,淡淡的龙涎香气弥漫开来。

半靠在床上的君洛白,缓缓舒展了眉头,没见到苏淼淼轻掩了下鼻子。

她一闻这些香,鼻子就忍不住发痒。

不等君洛白吩咐,苏淼淼已经将水端了过来,跪坐在地上,乖巧地帮他清洗起来。

雪白的外衫将通身的春光遮住。

从君洛白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眉目低垂,脸上是说不出的清丽温柔,那模样当真贤惠,十足的宜室宜家。

君洛白嘴角不自觉带上一丝讥讽,“礼部侍郎的千金,伺候人的本事确实不错。”

苏淼淼的手顿住,巨大的羞耻涌上心头。

她低下头,”父亲恪守礼教,自小就给我们姐妹请了教养麽麽。”

说着,她偷偷瞄了一眼眼前的男人,男人半垂着眸子,脸上平静无波。

苏淼淼鼓起勇气,“家父最重品格,断不会做出科举舞弊的事情来,定是遭了奸人诬陷,请王爷明察。”

宣平六年开春,科举舞弊重案震惊朝野。

礼部侍郎苏继儒作为主考官,涉嫌泄露考题,当场被下了大狱。

苏家被抄,苏淼淼若不是求到君洛白面前,只怕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而君洛白,这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不仅能给她庇佑,也是苏家平反的唯一希望。

君洛白半垂的眸子没有动,泄出的阴翳让苏淼淼的手僵住。

“女人,你搅了本王的兴致。”

无尽的寒冰从四肢百骸一路蔓延,将苏淼淼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彻底驱散。

她给他暖床,他给她庇护。她竟然奢望跟他谈其他。

君洛白的眼神不再落在她的身上,站起身来,“收拾干净。”

下人鱼贯进来,将屋内散落的东西逐一收拾,床褥被套全都撤了,重新换了一套干净的。

侍女莲心将苏淼淼的东西随意团一团,递过来,眼底的轻蔑掩饰不住,“苏姑娘,你的东西。”

赫然是苏淼淼没有来得及穿上的亵衣。

羞耻感再一次涌了上来,苏淼淼再也支撑不住,抢过东西抱在怀里,对着君洛白快速行了一礼,“王爷早点休息,臣女先告退了。”

她的背影说不出的狼狈。

她以为,在躺到君洛白床上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将礼义廉耻全都放下。

可……

面对君洛白冷漠中带着厌恶的眼神,苏淼淼如坠冰窟,一股嫌恶从心底滋生,几乎要将她压垮。

她抱紧了怀里的东西,茫然无助的泪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在她的身后徒留出一片水渍。

暖阁里的东西几乎换了一遍,冉冉的檀香烧了一大半,完全看不出来这里刚刚发生的香艳。

君洛白刚斜躺在罗汉床上,就感觉口中苦涩无比。

他眉头微皱,拿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试图驱散口中的苦涩。

下一秒,他立即将口中的茶水吐了出来。

这茶,奇苦!

君洛白微眯着眼看向手中的茶杯,手指沿着杯壁缓缓摩挲。

苏二姑娘的煮茶技艺堪称京中一绝,两人纠缠在一起前,苏淼淼正在给他煮茶。

他前后不过只喝了她一口茶,味觉就变得如此怪异。

呵。

这女人挺能装,看着柔柔弱弱,实则心机不小,竟敢对他下药!

质薄如纸的白玉茶杯被嫌弃地丢开,在云锦制成的软塌上滚了两圈才停下来,凉掉的茶水撒了一地。

苏淼淼被重新叫回来,一进门就见到,府医李大夫正在给君洛白诊脉。

而她那套白玉雕花的茶具一一摆开,其他大夫正拿着银针仔细鉴别。

那动作,分明是在验毒。

苏淼淼的脸隐隐发白。

她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在摄政王府,她就是一个外人,出了事,第一个要怀疑的自然是她。

可笑的是,她竟然以为君洛白叫她回来,是想跟她说苏家的事情。

“王爷的身子无碍。”

“茶具无毒。”

君洛白斜躺在罗汉床上,目光带着审视。

苏淼淼来到王府,除了两套随身的衣裳,就是这套茶具。若这些都没有问题,那便是跟苏淼淼没有关系。

既如此,那毒药就用不上了。

君洛白虚虚一指,“避子汤,喝了吧。”

苏淼淼这才看到小茶桌上放了一碗汤药。熬得浓浓的汤药,一看就很苦。

这是她每次事后都要喝的。她如今的身份,自然不配给他生孩子。

她将汤药一口气喝光,死死地咬着牙,才将心口的疼痛和委屈压下。

就在这一瞬间,君洛白的口中又泛起了熟悉的苦味。他呼吸有一瞬间的凝滞,下一秒带着杀意的目光便射向苏淼淼。

苏淼淼被他冰冷的眼神刺痛,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

君洛白的嘴里随着她的哭声,越来越苦。

难不成,他这莫名的味觉失调,竟然是因苏淼淼的眼泪?

虽然不知道苏淼淼是怎么做到的,可这女人是留不得了。

苏淼淼敏感的感觉到了他的杀意,瞬间哭得更急了,红红的眼睛如兔子一般,惊恐又无助地看着他。

这一瞬间的苦味差点让君洛白背过气。

君洛白突然想到,若真的杀了苏淼淼,万一这苦味解不掉……

很好,他还杀不得她了。

君洛白挥手让其他人退下。

苏淼淼依旧在哭。

君洛白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食指忍不住在小茶桌上叩了叩:“再哭,本王不介意换个方式。”

苏淼淼打了个哭嗝,傻傻地看着他,没有反应过来。

君洛白却没了耐心,将她拽入怀中,翻身压下。

他缓缓解开腰带,居高临下看着她,清冷如霜的眸子中没有半点情绪。

“想哭,就在床上好好哭!”

苏淼淼这才领悟他的意思,却为时已晚,唇间被男人的动作逼出一阵惊呼。

她下意识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下一刻醒悟过来,这男人正是高高在上的摄政王。

手又软了下来,任由身上的男人将她卷入无边的浪潮。

浮浮沉沉间,苏淼淼似乎听到身上的男人低喃,“玉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