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成亲

书名:
抄家后,她成了摄政王的掌心娇
作者:
玻璃小浣熊
本章字数:
1528
更新时间:
2023-05-18 00:41:08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媚春娇

萧暖卿此生只想做两件事。 一是保萧家免受灭门之祸,二是离陆千昱远一些。 可,第一件事要了她半条命。 第二件事,要了她另外半条命。 陆千昱:萧大小姐如今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爬上陆某的床,要么就随萧家一起死。 她一言不发,拔剑自刎,却被陆千昱徒手握住了剑刃,满目鲜血。 陆千昱此生也只想做两件事。 一是护她平平安安,二是与她岁岁年年。
连载中,累计53万字 | 最近更新:第257章 路遇刺客

第1章 陆某最憎蠢人

书名:
媚春娇
作者:
莫小弃
本章字数:
2103

靖国,醉香楼。

红纱软帐摇晃,男女赤裸的身躯痴缠在一起,香汗淋漓间一声声嘤咛不自觉地从喉间溢出,满室香艳。

身为醉香楼的花魁,三年来萧暖卿从未主动伺候过男人,可今日她却使出了浑身解数,为的就是要这个男人在极致的欢爱中失去理智,失去所有的防备。

只有这样,她才能杀了他!

终于,男人发出一声闷哼,随后整个人都无力地趴在了她的身上。

萧暖卿看准了时机,拔出藏于枕下的匕首便是朝着男人的后颈刺去!

却不料,男人突然眸光一闪,抬手一挡再一推,随意的两招过后,那把匕首竟是扎在了萧暖卿的喉间!

萧暖卿瞪大了双眼,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陆千昱翻身下床,抓过床边的衣服穿上,低头系着衣带,烛光跳跃间,那双凤眸染着轻蔑,冷冷地撇着床上那满眼不甘的女人。

“萧大小姐还真是好算计。”

男人的声音清冷如霜,透着讥讽,那一声萧大小姐,更是让萧暖卿的双眸骤然圆瞪。

他认得她!

三年前,她是名满京城的才女,是御医院院使萧世儒的嫡长女。

可后来,她在逃婚路上遭遇山匪,被污了清白后更是被卖入了离京数十里的醉香楼!

当年,她九死一生方才逃回到京都,原以为能与爹娘团聚,没想到陆千昱却先一步带着锦衣卫冲进了萧家!

那一日,惨叫哀嚎声响彻半个京都,萧家血流成河……

所以今日,当知晓陆千昱居然来了醉香楼时,她便千方百计地将他勾上了床。

她使尽了浑身解数,与他纠缠了整整一夜,为的就是要耗尽他所有的气力!

可,他竟认得她!

他是故意上了她的床!

屈辱与愤怒伴着那温热的鲜血不断从喉间的伤处流下,萧暖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一开口却只是喷出了无数鲜血。

陆千昱凤眸微冷,不急不缓地穿着衣衫,床边烛火跳动,昏黄暧昧的光映照在他冷峻的面容上,平添了一份孤傲,“当年虽是陆某带人灭了萧家满门,但罪名是林家扣的,圣旨是皇上下的,萧大小姐实不该将这罪过扣在陆某的头上。”

林家,林申?

舅舅?

萧暖卿死死盯着陆千昱,似是不信他所言。

十年前,舅妈病逝,舅舅带着只比她大了两个月的表姐来投奔萧家。

她爹亲自教习其医术,让他在御医院内做了个小小的医官,月俸不多,但也足以养家糊口。

林菀也被她娘当做亲生的一般养着,凡是她有的,从不会缺了林菀的那一份!

可眼下陆千昱却告诉她,萧家的罪,是林家扣的?

怎么可能!

陆千昱穿好了衣衫,在床边坐下,纤长的手指从她玲珑有致的身躯上轻缓拂过。

那双瞳色极浅的眼眸宛若冰霜。

“萧家获罪之后,林申一跃成了御医院院使,林申之女也嫁进了宰相府。陆某还以为,萧大小姐早就想明白了。哦,对了,当年萧大小姐逃婚,应该也是那位林家小姐怂恿的吧?”

萧暖卿眼眸剧烈闪烁起来,陆千昱说的没错,一切都是林菀怂恿。

是林菀一次次地在她面前说宰相之子身患残疾,说人生在世不该被婚姻束缚,所以三年前,她才会逃了婚!

原来,原来啊!

一大口鲜血喷出,心中的愤怒与仇恨似乎都快冲破身体,可……她没有机会了!

陆千昱鼻尖溢出一声冷笑,“若今日萧大小姐这出美人计是用来讨好陆某,或许萧家的罪,陆某能替你平了。可惜……”

纤长的食指轻轻挑起了她的下巴,凤眸微垂,浅色的双瞳透出森森寒意。

“陆某这一生最憎蠢人,偏巧,萧大小姐是最蠢的那一个。”

“呵。”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极尽轻蔑。

男人拂袖而去,房门大敞,初秋的风袭来,吹得红罗纱帐肆意纷飞,也吹落了萧暖卿眼角那一滴不甘的泪。

她瞪大着眼,却阻止不了黑暗侵蚀她的世界。

萧暖卿啊萧暖卿,下一世可不许再这么蠢了!

“啪嗒。”

一滴雨落在了萧暖卿的脸上,她缓缓睁开眼,盯着那破漏的屋顶,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不是,死了吗?

“啪嗒。”

又是一滴落下,冰冷的凉意终于让她回了神。

她不自觉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没有受伤,也没有被匕首刺穿过的痕迹!

她没死!

意识到这一点,萧暖卿猛地惊坐而起,却发现自己竟是身处在一间破庙。

当初逃婚时,被山匪玷污的破庙!

而她身上所穿的,竟然也是当初逃婚时所穿的喜服!

她这是……回到了三年前?

她重生了!

巨大的喜悦铺天盖地而来,但萧暖卿却并未来得及高兴,因为她知道,那群山匪很快就会冲进来撕碎她身上所有的衣衫!

她得跑!

想到这儿,萧暖卿便立刻起身朝着破庙外跑去,可刚跑出门口,便见那几名山匪正朝着此处而来。

四目相对,萧暖卿满眼惊惧,而那些山匪厉喝了一声便是朝着她追来。

“呔,臭娘们儿想跑?!”

萧暖卿再顾不得其他,拔腿就朝着林中跑去。

她决不能被追上!

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决不能再经历一次那样可怕的遭遇!

可,下过雨的林子格外泥泞,身上宽大的喜袍也成了累赘,不断牵扯着她逃亡的脚步。

她心头慌乱,没多久脚下便失了分寸,一头栽在了地上。

还不等她爬起,那些山匪便已经追了上来,一把就将她给拽了起来,“臭娘们儿,我让你跑!”

“啪!”

厚重的巴掌猛然落下,打得萧暖卿瞬间头晕眼花。

天旋地转间,一股子温热溅在了她的脸上。

熟悉的腥甜气息让她瞬间清醒。

是血。

她这才发现,方才打她的那个山匪竟不知何时被一支长箭射穿了脖子。

其余山匪也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坏了,纷纷拔出长剑,朝着长箭射来的方向看去,怒喝问道,“什么人?”

林间清风徐徐,枝叶摇晃,沙沙作响。

远处一道孤傲的身影骑坐在骏马之上,半张脸隐于树后,却隐不住那凌厉五官之下的寒意。

淡漠的声音随风而来,仿若每一个字都染着叫人心颤的狠厉。

“锦衣卫,陆千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