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四岁半,萌翻七个大佬舅舅 9.4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奶黄包33 主角: 软软 盛言
69.64万字 0.6万次阅读 28.9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1章 百鬼庆贺 2023-06-30 08:11:3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18.04
    累计字数
  • 29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1章
简介

首富盛家失踪了四年多的小奶团找回来了! 自小被拐卖,挨饿受冻,没父母教,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笑话! 可小奶团逐渐暴露天赋,琴棋书样样精通,除了画,但七个大佬舅舅却争着抢着当她画里的葫芦舅舅。 小奶团还有通天眼,满身福运,回到盛家,盛家越来越顺风顺水,点石成金,摔跤都能捡到宝,噩运逢凶化吉。 ** 刚回到盛家的小软软茫然地眨着大眼睛,刚多了一个美人舅舅,结果又有六个大佬像雨后小蘑菇冒出来,告诉她,全是她舅舅。 爷爷有七个葫芦娃,她有七个大佬舅舅!

第1章 太好了,小软软死了

寒冬腊月,溯溪边已经起了雾气,冷飕飕的。

小软软费劲地双手举起她大腿粗的棒槌,用尽全力锤着盆子里的衣服,小脸涨得通红。

手指放进溪水里搓衣服,一根根已经肿成萝卜头了。

“软软不哭,哭了肚子饿,软软不哭,哭了身子冷。”

奶声奶气地自言自语,给自己加油打气。

可早上就喝了一点很清的米糊糊,饿得眼前发黑,刚站起来,小身板摇摇晃晃。

“还没洗完?”

凶巴巴的声音传来,吓得她浑身一抖,昨天打疼的地方现在还疼着呢,更卖力地捶打衣服。

咚,身子往前一栽,额头磕在了石头上。

“你这死丫头,尽骗人,还差这么多没洗……”旁边还放着一大盆堆成山的衣服,气得李春花眼冒火花,“你吃我的,喝我的,洗衣服这么小的事都做不好。我养你有什么用?”

高高扬起棒槌,用力锤来,小软软条件反射地抱住小脑袋。

一下一下落在她单薄的身上,疼得缩成了一团,“六婶婶,别打了,别打了,软软继续洗。”

红色浸透了她那件薄薄的单衣,她也没有哭,生怕哭出来被打得更狠了。

对方却不停,边打边骂,狠狠抽来,棒槌都打裂了。

扑通一声,那小身影熬不住,滑进了溪水里。

李春花吓傻了眼,僵在原地半分钟,“天老爷,这可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怪我啊。”

看见那小身影拼命扑腾,被水淹没,她不仅没救,甚至连连后退,“软软,我给你吃,给你喝,白养你好几年。你就算做了鬼,也别找我。”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咕噜噜”幼小的身子连喝好几口水,一冒出脑袋,又被湍急的溪水给拍下去。

短短的四肢无助地扑腾着,一张嘴,冰冷的水流就往小嘴里灌,连救命都喊不出。

她摸索到了洗衣服的木盆,可是手一摸,就一滑,怎么也够不上。

“唔……”身体快下沉似的,后背的衣服,又像是被一股力量提溜着。

“你使点劲啊。”

“我是鬼,又不是人。”

“快点,要不然溪水结冰,就要把软软冻里边了。”

头顶好吵,好看的小柳叶眉蹙了起来。

好冷啊……

小眼皮都抬不起来,这时,她费力地眨眨眼,看到了一个女人,却看不清她的脸,“妈妈,是你吗?妈妈……软软好冷好饿,软软来找你了。”

“软软……我的小软软……”暖融融的,像妈妈的声音。

软软冻得小脸乌青,朝着那儿笑着伸出胳膊。

……

软软迷迷瞪瞪地醒来,扒住木盆,她已经坐在木盆里了,正在溪水中央。

溪水被冰封住了,不再流动,可是很薄一层冰。

环抱住膝盖的小软软,就像一座小孤岛。

软软揉了揉眼睛,“芋泥,桂花,我们这是在哪呀?”

她头顶有两抹小荧光,别人都看不到。

这是两只小鬼魂,一个叫“芋泥”,一个叫“桂花”。

芋泥气哼哼地说,“那个坏女人把你推进溪水里就跑了,现在我们已经从上游飘到下游了。”

可恶的坏女人,把小软软从人贩子那买来,一开始是为了给她招来小宝宝的。

等她喜得了龙凤胎,就把软软当成了累赘,不给吃,不给穿,还差使这么小的娃娃给她烧菜煮饭洗衣服!

小软软浑身湿淋淋的,风一吹,更冷了,嘴唇抖动着,都成了紫色。

桂花着急了,她声音要温柔许多,“再这么下去,小软软还是会死的啊?”

芋泥往上飘了飘,“你等着,我去叫人来!”

小软软冻得直抽抽,已经没力气说话了。

…………

这天寒地冻的,村长也想在家烤着热烘烘的炭炉,睡个舒服觉。

无奈这位科学家非要来考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上头反复打电话说要伺候好,他只能赔着笑跟着来了。

踩在这冻得发硬的泥土上,腿也冷得硬梆梆的,他环抱着胳膊直打哆嗦,“盛先生,我们村啊,环境优美,民风淳朴……”

村长文化不高,四个字的词却努力往外冒,说到一半,卡了壳,瞅着抿着唇一直没说话的文化人。

这位科学家说也奇怪,看穿着,家世想必也不错,怎么就选了这样的苦差事?

这么冷的天,他只穿了一件黑色轻薄羽绒服,黑色长裤,黑色中长靴。

一双桃花眼,眼睑下一枚泪痣动人。

比男人更魅,比女人更凉薄。

村长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一直盯着他,絮絮叨叨说个不停,“盛先生,你往这边走……”

突然咔嚓一下,“哎哟喂”村长脚底一滑。

只见他朝另一个方向的小土坡,骨碌碌滚下去。

助理:“七爷……”

“走。”盛言抿着唇,清隽的脸没有一丝笑意,“去看看情况。”

说也奇怪,每一次村长差点要爬起来,结果又被一股无名之力给拉扯着继续往下摔,足足往下边摔了有几十米,他摔了个四仰八叉的,“哎哟,我的老腰。”

他揉着,五官挤兑成一团爬起来,没成想,已经摔到了溯溪边了。

此时正是溯溪最冷的时候,他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没摔进去,要不然非得冻感冒好几天。

爬起来,看到有个小家伙在溪水中央,再定睛一看,那不是王老六家的小软软吗?

怎么在木盆里坐着?

像只小兽似的缩成一团,看样子就快不行了。

盛言也跟到了溪水边。

村长刚给人那么介绍了,这会儿看了看中央的软软,咬了咬牙,心想着这谎不圆也是不行了,“盛先生,您可是贵客,我来。”

边不情不愿往溪水边走,心里把软软骂个不停,怎么这么不小心的!

这时,一直没有表情的盛言定睛看着,神情突然化开了,眸光紧锁。

她长得真的好像……

“七爷。”助理根本叫不动盛言,他人已经下去了,刚踩在冰面上,冰就碎了。

整个人浸没在水里。

助理大叫,然而男人已经脱了羽绒服,仅着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往中央游去,步履维艰,身上的衣服吸了水更像是灌了铅。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