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旦木花开的季节 9.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轻雨初晨 主角: 王昊 肖晓 高曦权
14.05万字 0.2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5章 何惧关山千万重(十) 2023-01-27 20:38: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54.26
    累计字数
  • 10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5章
简介

“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件终身难忘的事!”铮铮誓言背后,是一群心怀理想与热忱的大学生,不辞辛劳,不较得失,积极投身南疆教育、建设事业,点亮星空,传递热爱,以青春之名,彰显责任担当,书写山乡巨变! 这是一首用眼泪与汗水、泥土与鲜花,谱写出的青春之歌,也是一朵献给边疆驻村支教建设工作者的“巴旦木花!” (本书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第1章 山那边吹来的风(一)

王昊再也忍不住了,失眠的痛苦逼得他用力揉搓着太阳穴的同时一个鲤鱼打挺从铺位上坐了起来。

随后他便蹑手蹑脚地走到车厢接头处,拧开水管接了一捧清水就往头上浇。

直到令人窒息的昏沉感消退后,王昊才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

他没有再回到自己的铺位,而是径直往另一节车厢走去,熟练地在一处下铺位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那同样是个年轻人,年纪虽与王昊相仿,身材却比王昊要匀称许多,精心修剪的板寸在暗淡的光线下反倒让整个人显得愈加精神又干练。

年轻人早已等候多时,未等王昊靠近便一挺腰板坐了起来,用夹杂着中原口音的普通话说道:“你来了啊?我正寻思要不要去找你呢,坐!”

说罢,那人起身让出了个位置给王昊。

王昊嘘了一声,示意他压低声音后,这才一屁股坐在了床板上。

现在才凌晨四点,对于车厢内其他旅客来说,这会儿正是梦的高潮,任谁都不能惊扰。可对于他俩来说,则意味着再过一个多小时就该下车了。

“家明,休息得可好?”王昊关切地问道。

“别说了,你知道我刚刚梦见什么了吗?我梦见在那个地方,我的胳膊被一群羊踩踏着。”家明边说边给自己因睡姿不当,长时间挤压而麻木了的手臂按摩活血。

“你是被羊踩了胳膊,我可是一直在数羊。”王昊笑道,“结果数着数着就失眠了……”

“失眠?”家明愣了一下,随即诧异道,“因为那通电话吗?葛书记究竟和你说了什么事?”

“能有啥事,还不是因为扈老师必须要调去和田。”王昊摊开手苦笑道。

作为省属师范大学第十五届研本支教驻村团鹿首县工作队的成员之一,王昊早已做好了随时奔赴鹿首县支教驻村的准备。

可昨夜上车后,师大党支部书记葛祥的一通电话让王昊有些始料不及。

电话里,葛书记用他那一贯威严且不容置疑的口吻,告诉王昊,原本作为他们工作队负责人的扈彩霞老师,因墨兰县工作队人手不足而不得不紧急调离鹿首。

这样一来,鹿首县就少了负责人。

考虑到鹿首工作队成员数量较少且大部分从事支教工作,加之师大无法再腾出人手另派一个教师过来。

校党支部决定,干脆就从工作队成员里选取一名成员,担任整个工作队的负责人。

而在挑选负责人的时候,葛书记力排众议,极力推荐王昊。

毕竟,无论是从年龄、阅历还是办事能力上看,王昊都是工作队里的不二人选。

电话的最后,葛书记也不忘鼓励王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同时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他是完全相信王昊能统筹协调好工作队在鹿首县的支教驻村工作的。

然而在这件事上,王昊能没有心理压力么?

如果光是去支教,他可以有百分百的信心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够圆满完成组织交代的工作。可要说发挥一只“领头羊”的作用,带领鹿首县工作队的五十八名同学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协助鹿首县彻底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并发挥主体作用,推动鹿首县教育发展。

这一份担子,放在谁身上都会觉得沉甸甸的。

王昊再怎么说也只是个25岁的师大历史系研究生,虽说本科学的是行政管理,读研前也有两年党政工作经验,但要说活用在国家伟大建设事业上,他那点儿经验,可真就微不足道了。

但事已至此,既然组织如此信任他,他不好也不能推三阻四,只得将这份重担撂在肩上。

“所以你就成了咱工作队的负责人了?”杨家明瞪大双眼,诧异地看着王昊,而后双手一摊道,“这不就是个联络人的工作?”

“要真是单纯的联络人工作,我哪里会这么头疼?”王昊耸了耸肩,“想想那天的会议,老葛在台上讲的要求。”

经王昊提醒,杨家明回忆起前天中午在校本部昆仑礼堂召开的“师范大学第十五届研本支教驻村团出征仪式”上,葛祥书记提到的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总体目标下,各定点支教驻村团应该完成的工作里,对鹿首县的要求,貌似念了足足有两页纸多。

当时他还没留意,心思全放在了鹿首县各乡镇那有趣的地名上了,现在回想起来,也难怪王昊会失眠了,换做是他,恐怕就此撂担子,连夜买票逃回南河省都不一定。

“这下你懂了吧?”王昊又是一声苦笑,“嗐,你在会议上听到的还只是简化的,我昨晚已经拿到了详细的工作手册,足足四十八页,三大板块,分别是工作纪律和要求,工作实施办法及注意事项以及要完成的业绩。往年都没这么多条条框框,今年刚好给咱赶上了。”

王昊此言不假,他们这第十五届研本支教驻村团,是历年来最为特殊的一届。

当下,正值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能否在今年年底,实现全面小康,消除贫困,决胜脱贫攻坚,不仅是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亦承载着全疆乃至全国人民的厚望。

正因如此,省属师范大学首次放宽支教团的招募条件,并在原有的研本支教团(即研究生、本科生支教团)基础上,将高校青年教师定点驻村工作队也一并纳入体系进行管理。

由此形成了“本科生——研究生——高校教师”的三位一体大驻村大支教模式。

“这是党组织和学校对你的信任啊。”杨家明拍了拍王昊的肩膀,劝慰他,“你放心,不管怎样,我和大东都会帮你的。”

杨家明话音刚落,于二人正前方的中铺上忽然响起一道夹杂川渝口音的声音:“所言甚是!”

“老夫听了你们的谈话,只想说一句。”那人伸了个懒腰,用懒散却不失刚毅的语气说道,“年轻人,就得有一股冲劲,国家交给咱的工作,咱肯定能干好!”

说话的是他们的同学邱代东,也就是杨家明口中的“大东”。

此刻,他已从中铺跃了下来,正在打理着自己的衣冠

穿着修身衬衣的邱代东看上去虽比他俩都瘦弱,但埋藏在衬衣之下的可是一身剽悍的腱子肉。

“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去把大家叫醒吧。”邱代东扬了扬手机,“已经四点了,还有半小时就要到鹿首了。”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