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女帝一睁眼,天下诸王皆跪了 9.4
作者: 南凰 主角: 慕苍 晏璃
78.44万字 1.2万次阅读 5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439章 大结局 2023-06-30 02:11:1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78.4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39章
简介

她是文武双全、智谋无双、医毒双绝的沧澜女帝,一朝遭人算计,重生到穆国太傅府晏璃身上。 刚醒来就遭到舅舅、舅母毒打?看她如何打得他们跪地求饶。 太子为了退婚故意泼她脏水?皇帝为了护她直接废了太子储位! 邻国皇后是她生母,抬抬手覆灭太傅府。 南国战神是她手下,十万铁骑踏破山河,只为迎接吾皇归来。 当重重身份浮出水面,往日欺她辱她之人纷纷悔恨不已,却悔之晚矣!

第1章 我什么都没做

啪!

一个耳光重重落在晏璃脸上,打得她小脸一偏,绝美倾城的脸上很快浮起红肿,五道发紫的指印清晰可见。

“晏璃,你真是个贱妇!”身穿锦袍的男人表情阴沉,冰冷地盯着眼前少女,“光天化日之下,敢做出如此肮脏龌龊之事,真是不知羞耻!”

说罢,冷冷拂袖而去。

院子里站着乌压压一群看戏的下人,见太子愤怒而出,不约而同地让出了一条路。

“孽障!”身穿藏青色锦袍的中年男人表情震怒,一脚踹翻了旁边的凳子,“你给我跪下!”

晏璃苍白而木然地站着,才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着稚嫩青涩,却掩不住绝色之姿。

哪怕此时一边脸是肿的,看着也只是更多了几分让人心疼的柔弱之色。

“皇上把你赐婚给太子,你居然敢跟别的男人有染!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名?”

“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你这是要害死我们才罢休是不是?!”

“晏璃,你真的太过分了,怎能如此没有教养?”中年妇人阴沉着脸怒骂:“这么多年你养在我们家,外祖父把你捧在掌心,可曾亏待过你?”

“虽然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我跟你舅舅却一直把你当成亲女儿对待,吃穿用度哪样比静月差了?”

“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我们怎么跟太子交代?怎么跟皇上解释?你就是想害死我们是不是?”

晏璃缓缓抬眼,悲凉地望着对她咆哮的两个人。

这里是太傅府,中年男人是晏璃的舅舅姜云鸣,中年妇人是她的舅母罗氏。

而刚才拂袖而去的则是当朝太子慕修寒,也是她打小被赐下婚约的未婚夫。

从小在太傅府长大,晏璃小小年纪就体会到了寄人篱下的滋味。

以前年纪小,外祖父和舅舅舅母对她都还不错,可能是因为她和太子有婚约在身,太傅府跟着沾了一点光的缘故。

可是随着她年龄见长,眼看着再两年就能嫁给太子,他们渐渐生出了别的想法,对待晏璃的态度明显有了不一样。

今日之事有太多蹊跷,那个与她“有染”的男子被发现之后慌忙逃脱,晏璃连人都没看清就被人冠上了私通的罪名,百口莫辩。

不过还能辩什么呢?

晏璃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出荒唐的闹剧。

“母亲,璃表妹她不是故意的。”一个十五六岁的蓝衣少女急急跨步进来,拉着中年妇人的手,“这件事肯定有误会——”

“什么误会?哪来的误会?”中年妇人惊怒交加,“今日恰巧太子来府里商谈婚事,晏璃就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偏偏还让太子看见了,我们真是百口莫辩!”

“太子他有多震怒你知道吗?如果这件事宣扬出去,整座太傅府都会遭到牵连,沦为笑柄事小,说不定还会牵连九族被诛!你以为这是小事吗?”

蓝衣少女蹙眉,转头看向晏璃。

晏璃神色苍白失神,了无生气。

姜静月眼底划过一丝异样,随即走过去,一脸心疼地轻抚着她被打的脸:“璃表妹,你是不是被人强迫了?那个人是谁?你说出来,祖父一定不会放过他。”

晏璃不发一语地站着,小脸一边苍白一边红肿,眉眼微垂,看上去一点生气都没有似的。

“被人误会?”中年男人咬着牙,声音冰冷刺骨,“太子亲眼所见,谁会误会她?简直把我们脸都丢尽了!”

中年妇人盯着晏璃看了片刻,鄙夷地说道:“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娘以前不知羞耻,你也不知羞耻!”

晏璃抬头看着她。

“看什么看?”罗氏恼羞成怒,“我说的难道不对?”

“你母亲当年就是与人私定终身,怀了身孕却被男人抛弃,若不是姜家不计前嫌收留了她,容她在家里生下你,你现在还不知是在哪座勾栏里接客呢。”

晏璃攥着手,心头一片刺痛。

她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所以此时被人指着鼻子骂,却连反驳的资格都没有。

罗氏冷哼:“眼下只有一个补救方法。”

姜静月转头看她:“母亲?”

“晏璃跟太子的婚约就此作罢,让静月嫁过去,太子兴许还能消消气,给我们留几分脸面。”

罗氏说完,冷冷瞥了晏璃一眼,“否则就等着姜家被牵连被治罪吧,要真惹了太子震怒,晏璃,你就是姜家的罪人!”

晏璃眼眶发红,终于说了一句:“我什么都没做。”

啪!

“死不认错,还敢狡辩?”愤怒的姜云鸣反手扇了她一巴掌,“你当我们是瞎的?当太子是瞎的?!”

砰!

巨大的力道之下,瘦弱的晏璃猝不及防之下摔倒在地,头重重磕在地上,鲜血从额角流了出来。

空气有一瞬间凝滞。

姜云鸣和罗氏不约而同地僵了僵,两人对视一眼,脸上划过不自然的神色。

晏璃眼前是黑的,脑子晕眩得厉害,耳朵里嗡嗡作响。

脸上更是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半晌无法反应。

空气安静得让人觉得不安。

“我没有。”晏璃平静地开口,声音虽低却坚定,带着几分倔强的颤抖,“我没做败坏家风的事情……”

“太子都亲眼看见了,你还不承认?”中年妇人像是发了狠,脸色阴沉难看,“来人!把她拉出去打!打到她愿意认错为止!”

外面两位嬷嬷闻声进来,拖着瘦弱的晏璃往外走去。

外面早已摆好了一条春凳,身子纤弱的晏璃很快被按在春凳上。

额角的血一滴滴落下来,触目惊心。

“只要你说出那个男人是谁,乖乖认个错,我就饶你一次。”中年男人走出来,冰冷地盯着晏璃,“否则打死了事!”

“父亲。”姜静月被方才那一巴掌吓懵了似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阻止,“璃表妹年纪还小,有些不懂事,她应该不是有意的,父亲消消气。”

晏璃趴在凳子上,声音低弱:“我没错。”

姜云鸣见她嘴硬,冷冷一笑:“打!”

两位嬷嬷执着竹杖就狠狠地打了下去,坚韧的竹杖落在晏璃身上,带起一阵阵尖锐钻心的疼。

晏璃脸色惨白,疼得只打哆嗦:“我……我没做……我什么都没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