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相:从皇后寝宫开始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码字的小左嗒 主角: 陈朝 慕容玥
24.23万字 0.3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0章 这是我的妻子 2023-02-09 00:5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4.23
    累计字数
  • 5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0章
简介

陈朝穿越古代,竟成为权倾朝野的奸相。 一醒来,发现自己和皇后躺在一张床上怎么办? 既当奸相,便来者不拒! 陈朝平乱党、扫异族、治天下,万国来朝,睥睨八荒! 奸相?奸相?奸相!!!

第1章 皇后娘娘,臣来伺候您

深夜,紫禁城。

凤仪殿,皇后寝宫。

“宰相大人,你好棒……”

“来,喝了这杯酒,本宫就是你的人了....”

玉脂般的指尖,在脸上轻轻划过,陈朝睫毛微颤,猛然间睁开眼睛,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环顾四周,眼前画面让他错愕的同时,还伴随着全身血脉喷张,小腹涌上来一股难以压制的欲火。

只见,这是一座巨大的华美宫殿,灯影错落,十几根红漆圆木,支撑起高高的穹顶,红色的帷幔从高处垂下,正中央位置一张豪华大床,而床边坐着一位绝美女子。

“嘶——”

脑仁像针扎了一般疼,陈朝皱了皱眉头,冷哼一声。

穿越了?!

陈朝,同名同姓,不过不是上一世年仅三十岁,公司便上市,身价超十亿的公司老总。

这一世,陈朝是权倾朝野的大纪宰相!

二十岁高中状元,进入朝堂,初露锋芒。

在岳父,原户部尚书的帮助下,不过十年时间,便斗败诸多朋党,对内诱以重利,对外严酷镇压!

三十岁时,已是大纪王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宰相大人,您醒了?”慕容玥瞧见床上醉醺醺的陈朝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个妩媚笑容,勾人心弦。

陈朝用手撑起身子,懒散地靠在床头,斜眼看着慕容玥的一举一动。

根据原主记忆,面前身穿火红宫裙,戴凤冠的绝美女子不是别人。

而是当朝皇后,慕容玥!

这样的女人生平罕见,冰肌玉骨,一双桃花眸。

说话间媚眼带丝,娇憨柔美,怕是全天下的男人,见之都要为之疯狂。

这不,大纪老皇帝南巡游船时初见慕容玥,一见倾心。回京便力排众议,将其册立为皇后,准备藏进深宫亵玩。

只是可惜,接慕容玥回京的车队还没到京城,大纪皇帝便重病不起。

眼下,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竟然在自己膝间承欢,赔笑倒酒。

陈朝笑了笑,稍微做了一下内心的思想挣扎,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美人之恩,实难拒绝啊……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些话要问一问这位皇后。

“皇后娘娘,生的可真美……”

“宰相谬赞了。”

“娘娘,臣,有个问题想问。”

“宰相无需多礼,请问。”

“娘娘这样装的……累不累?”

陈朝的话,让慕容玥倒酒的动作明显一滞,脸上的笑容开始不自然起来。不过慕容玥很快恢复正常,看向陈朝,柔声道:“宰相您说什么呢?本宫听不懂。”

边说,慕容玥边观察,似在试探陈朝。

陈朝听罢,双手枕在脑后,轻叹一声,“真不知娘娘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慕容玥轻咬贝齿,“本宫真的听不懂。”

陈朝叹了一口气,咂咂嘴……根据原主记忆,今夜大纪老皇帝病危,召集皇亲贵胄、宗室朝臣们进宫商议身后事。

而原主提前得到消息,皇后慕容玥受东宫太子指使,要慕容玥用美色勾引陈朝入凤仪殿,想办法除掉陈朝,除掉这位太子日后登基的心头大患。

“不懂没关系,臣就说明白点……酒里有毒吧?”陈朝用下巴尖,努了努慕容玥手中的酒杯。

此言一出,慕容玥内心掀起惊天骇浪。

他怎么知道的?!

可是表面,慕容玥还是不露声色,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她把酒杯慢慢递到陈朝唇边,“宰相真是会说笑,是不是喝醉了?酒里面怎么会有毒呢。”

陈朝懒得再废话,伸手握住慕容玥的葱白手腕,稍微一用力,把美人拽进怀里。

“啊——”

慕容玥小嘴惊呼不已,身子一轻,宫鞋踢掉一只,露出白嫩的脚丫。

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未经人事的慕容玥本能抗拒。

“别,别这样……本宫真的听不懂大人在说什么,大人抓疼本宫了……”

慕容玥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慌乱。

陈朝却压根不听她的解释,变本加厉,翻身把慕容玥压在床上,顺势把她手中的酒壶抢了过来,手指按动壶把上的机关。

壶嘴朝下,晶莹的酒液顺着壶嘴流出来。

一接触到被褥,就冒出“滋滋滋”的刺鼻白烟!

是毒酒无疑!

见状,慕容玥还想反抗。

但却被陈朝压在床上,按住双手,就像按砧板上的一条鱼。

“宰相大人,别,别这样……”

“别这样?别怎么样啊?皇后娘娘倒是说清楚啊……”

陈朝伸手,蛮横地撕扯慕容玥身上火红的宫裙。

只听刺啦一声,白皙的肩膀和诱人的锁骨,率先暴露在空气中,令人着迷。陈朝眼神火热,舔了舔嘴唇,俯身在慕容玥的锁骨上轻轻啃咬。

慕容玥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般,全身紧绷。

连脚背都微微弓了起来,呼吸停滞片刻。

“说,是谁让娘娘对臣下毒的?是不是太子?”

“本,本宫真的不知是,是毒酒……”慕容玥躺在柔软的凤床上,发丝凌乱,眼神有些迷离,说话都开始磕巴。

“不知?还装是吧?”陈朝左手捏住慕容玥的脸颊,右手拿起酒壶,对准慕容玥的红润小嘴,丝毫不懂得怜惜,“说!是不是太子?不说的话,娘娘可就要替臣,尝尝这毒酒的滋味如何了?”

慕容玥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

但最后,还是十分坚定地摇了摇头:“不知,本宫真的不知是毒酒。宰相误会本,本宫……”

陈朝眼眸一冷,不再留情。

把酒灌进慕容玥的嘴里。

不过手却没放在机关上。

这样的美人,陈朝可舍不得让她香消玉殒。

“咳咳……唔……”

慕容玥挣扎着,不停地咳嗽着。

她感觉自己像溺水了一般,几乎快要喘不过气。

辛辣的烈酒,被陈朝蛮横地灌进慕容玥的嘴里,在她的胸膛里彻底炸开。

一壶酒倒完,慕容玥被呛的小脸涨红。

满脸的湿润晶莹酒液,泛着光泽。

不大一会儿,她的脑袋就开始晕晕乎乎。

看东西有了重影,只觉天旋地转。

她挣扎着,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陈朝。

可陈朝重的像小山似的,她没推动。

而陈朝已经三下五除二扯烂慕容玥的宫裙,一把扔掉她脑袋上的凤冠,在地上滚出老远。

慕容玥白皙的完美酮体晕着红润,让陈朝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唾沫,全身火热,难以自持。

慕容玥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身子,用最后一丝理智,娇声喝道:“滚开!给本宫滚开!你再这样,本宫要喊了……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若是以前,陈朝肯定会犹豫片刻,选择性撤退。

但是现在,陈朝丝毫不惧,脸上笑容愈发灿烂。

更甚至,把脸埋进慕容玥红的滴血的脖颈里,轻轻嗅着处子芳香,“喊?喊什么?皇后娘娘不怕把人全部招来吗?”

“还是娘娘就是想让大家都知道,皇后和臣正在寝宫里行苟且之事?”

“皇后娘娘,这里是凤仪殿啊,是您的寝宫。您提前支开宫女太监,大家都会认为,是皇后娘娘先勾引臣的……”

慕容玥一怔,身躯止不住地颤抖,一脸羞愤,“你,你,本宫没有,你胡说……你若敢损本宫清白,陛下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朝伸手,扯掉慕容玥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

那是一个用金线绣着荷花藏鲤的肚兜,小巧精致,精美无比。

“陛下?哈哈哈哈……娘娘觉得那个糟老头子,现在还有力气管这些吗?”陈朝猖狂地笑道。

闻言,慕容玥陷入深深的绝望!

寒冷包裹着她,冷的刺骨。

内心的恐惧,让慕容玥不停地扭动娇躯。

殊不知,这样的扭动时刻不停地刺激着陈朝,让他全身燥热上涌。

“皇后娘娘,臣来伺候你……”陈朝再也把持不住,附身吻了上去。

突然的刺激让慕容玥嘴里嘤咛一声,双眼迷离,身子酥麻不已。酒的后劲让她全身像着了火一般,无比煎熬。

陈朝深呼吸一口气,舔舔唇角,抬头看着慕容玥脸上抗拒又享受的表情,心情愉悦,“放心,臣定会好好伺候皇后娘娘的,保证娘娘舒舒服服,有升天般的快感……”

说罢,陈朝再也压不住欲火,像头饿狼似的扑了上去。

“唔嗯……”

“唔……”

“不要……”

一时间,慕容玥如坠云端,嘴里嘤咛,小脸酡红……

宫影交错,好一副春光。陈朝在雪峰中自由徜徉,慕容玥酒乱情迷,微微弓起发烫的身子,轻轻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