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无限人生

书名:
天路
作者:
胡说
本章字数:
2332
更新时间:
2023-04-20 19:24:37

拉萨,看守所里,李志学在里边给人讲课,当了老师了!

胡雪峰到了以后,还得等到他的事情完了以后,才能见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听了这样的事情以后,让胡雪峰感觉特别神奇,忍不住的问看守所里的领导。

“唉,这两年我们这里的建筑太繁荣,劳动教育嘛,那李志学是个人才,提了很多不错的建议,减刑会很快的!这不?地震了,很多的工作等着他呢,尤其是偏远的乡村请他的很多!”

“那偏远山区,发生一次地震就把人全部吓坏了,要研究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出来!”

看守所的领导这么一说,胡雪峰感觉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中建出去的,还能有孬种?这对于他来说,算是一件好事。

人有太多种,想起自己的父亲胡铁军,胡雪峰感觉应该给他老人家一个落叶归根。

自己的问题还是需要自己解决啊!看了李志学以后,胡雪峰感觉这个世界是光明的,任何事情都不能操之过急,比如这清水河大桥,当初的时候,要不是扎根到了夹金山体上,恐怕也抵挡不住这次的地震浩劫,这么说的话,科学的同时懂得自然界,才能智者无敌!

青藏铁路的电视剧说了很多,可在胡雪峰看来,那毕竟都是过去,他得继续自己的人生。

现实的精彩,在这个时候,给他的体验,特别的深刻。

等回到了乌江工地上的时候,发现旧桥的修补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改造成公路的设计已经出来了,把一些不必要的支柱,栏杆什么的去除了,不会出现承重的问题,然后铺设路面就可以。

只是,这个螺丝的替换工作,还有两个月的工期,好好的工人,每天的在这里抠螺丝,可是大家都没有怨言,让胡雪峰也就不说啥了。

别说,简婕干回了助理的工作以后,特别的仔细,虚心的,从来就不跟工人吵架,和李清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这就叫涵养和素质。

监理不和工人吵架?工人们没见过呢,并且人家说的特别有道理,不知道是胡雪峰夫人的都特别佩服。

得知了这样的情况以后,让他感觉很是满意,看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在自己的身上应验了,第二天带领工人们在山中接着观察新的大桥工程。

“啊!”这天的上午,胡雪峰他们要下山的时候,突然发现在大桥的旁边有一个洞穴!

这可不应该啊,在夏天的时候看不见,到了秋天,枯草黄了,灌木落尽以后,非常明显的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哦?”黑子总裁也看到了,摸着脑袋思索了一番后,想起来了:“当初施工的时候,是有这么一个洞穴,工人们累了的时候,在里边午休的,按照当地人的说法,是那个古时候的人,在老人老了以后,把他们背到山洞里,形成的这么一个洞!”

“是吗?”胡雪峰听老人说过,有过这样的传统,可是这能跟大桥的声音有什么关系?

快步的翻山越岭,找到了洞中的时候,看看吧,什么也没有,算是人工开凿出来的石洞。

可是胡雪峰突然间明白了过来,越想越是明白,忍不住的失笑。

“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他们的合金,有空心的,恐怕是偷工减料了!并且还没有密闭,检查一下吧!”胡雪峰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随着铁路运营的进一步提速,空心金属,弹性行驶,恐怕是一个大课题!

他胡雪峰在西部修建铁路的时候,能够发现,难道其它的人就发现不了呢?这就是科学,有的时候并不一定都是办公室里,不一定是实验室里诞生的,实践之中诞生的理论,当然更加的神奇,还直接能够应用,有的时候,四两拨千斤!

“啊!这些兔崽子们啊!”黑子总裁立马打电话,叫了所有的南方公司的技术人员,赶紧的上山,检修大桥。

“哎呀,我的天啊,你胡雪峰的问题解决了,这一回来,就发现了我们这里的问题,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黑子特别的激动,感动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一再说要好好的感谢胡雪峰。

工人们都上来以后,经过自己的检查,终于发现了,桥体的一些梁柱果然是空心的蜂窝状材料,火车一过的话,不是震动引起的,风带来的漩涡吹了哨子。

特别的简单,这是人家国外人的专利,被他们发现了,还能够偷师学艺呢,是一个好事,记录了下来,这就是技术。

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找到一些密封材料,把口子给堵上就是了。

不到三天的时间,他们就进行的修补,彻底的完成。

“哎呀,胡雪峰啊,你实在是太厉害,以后我得跟你学习了,学到老活到老,咱们就是不能服老啊!放心,答应您的利润,肯定兑现!”黑子非常的高兴。

事情来的汹涌,老百姓的说法相当不堪,可是一旦将其给治住了以后,各种颂扬的声音,立马就反转了过来。

都说这些人太能了,都是能人,中建集团听说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准备表彰大会呢,可是经过了研究以后,为了技术的保密问题,为了将来更好的发展,还是进行了暗中嘉奖。

凌冬来临的时候,万事大吉,胡雪峰召集了所有的家人,亲戚朋友们,团聚在了家园。

是简自豪的召集,高海,高明凯,李清茹他们都到了。

过年的气氛特别的浓烈,李清茹看到了高明凯的时候,也释然了,说到了过去,谈到了,有的人猝然间灵光乍现,就是光芒万丈,她也不在记恨。

“咳咳,我高明凯啊,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坏人,像是一个活在了边缘的人,就这么的看看就算了,过去是我不对,对不起了!”

高明凯这样的人,居然能给人道歉,并且道歉的对象还是李清茹,使得高海听到了以后,眼睛发亮,心中一下子就完全释然。

社会在一天天的进步,平凡之中,总有很多意外,是迎接那些意外好呢,还是适应好?

高海特别的佩服胡雪峰,在这样的西部,人山人海,每个人都不一样,可是他总是能发现深层的世界真相,和最动人的道理,这就叫,智慧!

看到了胡雪峰的时候,才让这高海特别的欣慰,因为很多事情的价值衡量并不一定适用,可人心却是雪亮的,也可以说是冰清玉洁,如同高海这样的经历,见过了女人,也看到过很多人,可他的心里是由衷的喜欢胡雪峰。

这大过年的,简自豪召集大家来,当然是为了一个团圆,热闹和温馨。

可是,在大家谈谈笑笑,吃过了饭,一块坐在家里的大客厅中,休息看电视,娱乐交流,逗孩子的时候。

简自豪提到了一个问题,落叶归根的问题!同时,讲了谁都不知道的,胡铁军!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我干白事儿这些年

林染在师父死后继承衣钵,接下了白事儿的生意,并且答应师父三年之内不能离开这个小镇。 他守着对师父的诺言,没有了师父护着的他,见识到了以前不曾看到的人性百态! 林染想起了师父的话:“干咱们这一行,都被别人瞧不起,与正常人相比还会少一些东西,人们管这叫缺一门。” 林染不这么觉得,虽然婚姻来得迟,但老子有钱啊!谁不知道干白事儿都是暴利!
连载中,累计517万字 | 最近更新:第二千四百九十三章 作妖

第一章 这钱不干净?

书名:
我干白事儿这些年
作者:
金十六
本章字数:
2069

川菜馆内,林染正与未婚妻赵慧面对面的坐在窗边,他点燃了一根烟,不时的打量着欲言又止的赵慧。

“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林染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可还是想亲耳听听她会找什么样的借口。

赵慧酝酿了一下情绪,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般,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阿染,我爸妈说了,你挣的是死人钱,说出去名声不好,而且你也明白,我的同学全是大学生,他们要是知道了……”

往下的赵慧没说,她相信林染应该明白。

林染猛吸了几口烟,将烟头按在烟灰缸内:“小慧,本来有些话我不想说,可你家人的态度,我还是打算跟你掰扯掰扯。”

“……”赵慧。

林染望向了她座椅旁的名牌包包:“你拿的名牌包,是我挣死人钱给你买的,你家盖房子钱不够,我用你们说的死人钱借给你们的,当初拿我钱的时候,你们咋不说呢?”

赵慧眼角的余光瞄向了旁边的包包,脸腾地红了,窘迫的低下了头,一句辩驳的话都不敢说。

“如果我让你还钱呢?”

赵慧猛地抬头,着急的开了腔:“林染,我跟你处了两年,花你几个钱怎么了?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大气!”

林染扑哧一声乐了,嘲讽道:“我逗你玩呢,希望你们家住着我靠挣死人钱盖的房子时,心里能安生。”

“……”赵慧。

林染懒得再跟赵慧废话,这两年来双方该发生的也发生了,给她花的钱就当是补偿,但她的借口,还是让他很窝火。

走出了川菜馆,林染坐上了路虎,望着后视镜上挂着的各种护身符,想到了上个月去世的师父。

从刚满月起,林染便被师父捡回了家,师父一直都是单身一个人,把林染当成亲生儿子教育,但是却不肯让他喊一声爸。

直到师父临死前,拉着林染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大染啊,我不让你叫我爸,一是因为我克妻克子怕克死你,二是因为你克父克母,我怕你克死我。”

“……”林染。

“干咱们这行总得缺点啥,婚姻也好,子女也好,你要是挣够了钱,就别干这一行了,到时娶个媳妇。”

“别人管咱们借钱时称兄道弟,其实骨子里都看不起咱们这一行的,挣死人钱,终归是不光彩。”

林染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他并不赞同师父的话,凭本事挣的钱,哪有什么不光彩的?!

哼——

林染看到赵慧从川菜馆出来,径自走向了自己,他打开了车窗,问:“赵小姐,你还有事吗?”

“呃……”赵慧欲言又止的低下了头,这一出作派,让林染看得心有些发堵:“有话直说,别为难。”

“从今以后,你能不能别跟外人说我跟你处过?”

林染手握方向盘,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放心,我的人品还是可以的,同样你也别提我。”

“谢谢。”

“千万别这么说,咱们也算是好聚好散。”

赵慧眼眶有些微微发红:“阿染,咱们相处这两年来,我常常在想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都表现得淡淡的。”

林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如果不爱的话,哪个男的能跟一个女的处两年,还买东西借钱的?

但是,林染也不想跟前女友细掰扯了:“如果这样想能使你好受点,随便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

“……”赵慧。

林染将车启动,临走之前,对赵慧说道:“将来你家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给你打八折,火葬场给你们家的人订头炉!”

说完,也不管赵慧那菜色的脸,脚下油门一踩,留给了她离别的汽车尾气。

赵慧被呛得直咳嗽,气得将包扔到了地上,猛踩了好几脚,最后不舍得,又捡起来擦干净,拎着包走了。

林染通过后视镜看了赵慧最后一眼,迫切的希望她们家的人永远不死!

嗡嗡——手机响了。

林染看了一眼手机的屏幕,直接开了免提:“喂,你哪位?”

“林老板,我是下洼村东头的刘老大家,我爸在炕上躺了两个月了,现在不咋吃东西,您帮着看看还能活多长时间呗?”

“行,我半个小时后到。”

“好嘞,好嘞!”

林染挂断了电话,像这种事情,他一个月总得遇到个两三回。

还好现是夏季,要是冬季,连睡觉的时间都没多少!

半个小时后,林染来到了刘老大家,里面的人热情的迎了出来,仿佛他是过年时送财神爷年画的!

走进了屋内,林染望着一屋子的儿女们,从他们的脸上并未看出一点难过,反而满是期盼。

林染知道这些人想听什么话,但他就是不说!

背着手站在炕边,望着头朝里躺着的老头儿,见其抬头纹都开了,左右半个月的时间。

林染面无表情的说道:“半个月之内吧!”

屋里所有人如释重负的轻叹一声,仿佛在说,太好了,还有半个月就要解脱了。

“老头儿一共几位子女?”林染问。

“五位,我是老大。”打电话的那个男人说道。

林染了然的点点头:“行,该备着都备着吧,要是老人真没了,你就给我打电话,到时我带着人过来放音乐啥的。”

“成成!”刘老大连连答应。

林染回头又看了一眼老头儿,气若游丝的喘着气,嘴唇干瘪一看就是很久没喝过水了,他刚想提醒一下,却又想起了师父的临终嘱托——千万别多管闲事儿!

他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林老板,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没?”刘老大一边问一边递给了他一根玉溪,顺便还给他点着了。

林染接下,吸了一口:“老人不出半个月了,他要是想吃啥想喝啥,都满足了,不想走了后找你们。”

“行,我知道了!”刘老大对这方面深信不疑,自然不敢有一丝怠慢。

林染一根烟吸完,让刘老大别送他,开着车往回走,打开手机翻看着师父的照片,他自嘲的笑了:师父……我还是控制不住多上一嘴,咋整?!

可惜,师父已经走了,能管他的人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