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风流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隔壁小王本尊 主角: 沈烈 张静修
20.09万字 0.2万次阅读 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0章 少年万历 2023-02-09 08:05: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38.67
    累计字数
  • 47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0章
简介

穿越大明,从一个败家子做起,我只想权倾朝野,妻妾成群。

第1章 万历八年秋

大明万历八年秋,京城。

午后。

柳条街,勾栏胡同。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胭脂香味,一场秋雨过后,青砖绿瓦掩映下的幽深巷子中落满了金黄色的树叶。

庭院深深。

九曲十八弯的巷子深处有一座小院,小院不大,屋檐下挂着的大红灯笼,竹竿上晾晒的红色肚兜,风格暴露的抹胸表明了主人的身份。

这是一个流莺的家。

流莺就是暗娼。

并且从这座小院清幽雅致的布局来看,这小院里住着的,还是那种比较高级的流莺。

卧房中。

沈烈从酣睡中醒来,看着不远处红色的蜡烛,青色的木制窗棂,青砖铺成的地面,睁大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我这是在哪?”

沈烈揉了揉酸痛的额头,口中喃喃自语着:“我不是在拍戏?”

作为一名十八线的替身武行小演员,沈烈正在横店拍着打戏呢,不慎失手从高空掉落,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便躺到了这张床上。

看着周围陌生的古朴房间,沈烈心中一惊,本能的想要翻身坐起,却猛然间瞪大了眼睛,发现自己的腰上,竟横跨着一条丰腴的女子玉腿。

这光洁的玉腿丰腴白嫩,在昏暗光线的映衬下,散发着羊脂白玉一般的光泽。

这般香艳的画面,让沈烈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眼睛,低下头,愣愣的看着怀中一个娇媚女子,正枕着他的胳膊酣睡。

细看这女子鹅蛋脸,生的娇媚可人,颇有几分姿色。

此刻女子正在酣睡,娇媚脸蛋上昨夜的潮红尚未褪去,身上穿着的红色肚兜向一侧敞开,白生生一片。

沈烈身体一僵。

人麻了。

怀中拥着一个陌生的娇艳女子,沈烈快速捋了捋思路,看来这是穿越了呀,一时间沈烈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个念头。

这女子会是什么人呢,娘子,寡妇,还是姘头?

此时随着脑海中大量的记忆片段浮现而出,沈烈迷茫的眼睛却渐渐变的清澈起来。

想起来了。

这里是大明万历八年的京城,而这里是勾栏胡同,这娇媚女子……是这里有名的流莺,二人才刚刚勾搭上不到三天。

“昨晚……”

想起了昨晚激烈的战斗,被翻红浪,低吟浅唱,沈烈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抖了抖,然后便小心翼翼的将娇媚女子的玉腿挪开。

沈烈轻手轻脚的翻身下床,穿好了衣衫,然后便扶着墙一瘸一拐的从房中离开。

片刻后,街上。

雨后的大明京城有些寂寥。

秋意浓。

这时机已经有了几分寒意,沈烈将胳膊抄在袖子里,一步高,一步低的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转过一个弯,过了两条胡同,沈烈面前豁然开朗,早起讨生活的路人行色匆匆,叫卖声此起彼伏。

“豆腐,卖豆腐。”

“大馅包子!”

烟火气扑面而来。

看着那薄皮大馅的包子,沈烈咽了口唾沫,便从褡裢里掏出一个大钱,买了两个大馅包子啃了起来。

一边走,一边吃着肉包子,沈烈一边嘀咕着:“这厮也不过二十来岁,怎么把身体作成这个鸟样……造孽呀。”

该练练了。

好在这具身体还十分年轻,沈烈琢磨着练一练,不出三个月便可恢复正常,又是一个棒小伙。

这一路走来,有些凌乱的记忆渐渐变的清晰,随着各种往事浮上心头,又连续穿过了几条胡同。

不久之后。

沈烈便来到了一座二进院子的门前。

细看这院子门楣高大,院墙上的青砖绿瓦虽有些残破,却依稀可见当年的显赫,这便是沈烈记忆中的家。

说起来,沈烈的祖上也曾显赫一时。

早在大明英宗年间,祖上便是大明锦衣卫北镇抚司的一位千户,也曾家财万贯,后来便一代不如一代。

等到了沈烈这一代,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于是在沈烈老爹染病去世短短一年之后,家产便被这二世祖败光了。

看着这残破的院落,沈烈一时无语。

“这败家子……也败的太狠了吧!”

可叹气也没什么用,沈烈将衣衫紧了紧,便推开虚掩的大门走了进去,绕过照壁。

便在院子里瞧见一个衣衫单薄的柔弱少女。

少女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衣裳,正坐在一个大树墩子上,费力的浣洗着衣物。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这少女生的十分秀逸清丽,大眼睛,俏鼻梁,秀发披散在消瘦的肩头。

或许是因为营养不良,少女尚未长开的身子娇小窈窕,看起来有些单薄。

随着沈烈走入院中,少女被惊动了,抬起汗涔涔的小脑袋,那清晨的眼眸中却带着几分畏惧。

少女讷讷的轻声叫道:“少爷……”

沈烈应了一声:“嗯。”

看着少女畏惧的神色,沈烈有些无奈,赶忙挤出一丝和煦的笑容,轻声道:“芸儿用过饭了么?”

这女子便是沈烈家中唯一的丫鬟,叫做芸儿。

这丫鬟……

是当年沈家还阔绰的时候,沈烈的父亲花了二百两银子从教坊司买来的犯官之女,不论样貌,身段都是一流。

她父亲曾经做过一任县令,后来犯了事被朝廷问斩,家中妇孺便流落到了教坊司。

当年沈家买她的时候才十二岁。

一眨眼。

这丫鬟在沈家已经呆了三年多,每日照顾沈烈的饮食起居,其实就是个通房丫鬟。

并且这小丫头认死理,对沈烈这个败家子可以说忠心耿耿。

随着沈烈和煦的询问,芸儿十分怯懦的应了一声:“嗯……”

然后芸儿便继续低着头,搓洗着一件洗到发白的衣衫。

沈烈无奈,只好将手中剩下的一个包子塞了过去,便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了正厅。

看着空荡荡的正厅,沈烈不由得呆住了,看来这祖上传下来的宅子里,能变卖的祖产都被那厮……

不。

被他自己卖了个精光,甚至连桌椅板凳都卖了。

没奈何,沈烈只好忍着身体的疲惫,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清点了一下这家中所剩无几的财产。

经过这败家子长达一年的吃喝嫖赌之后。

总计还剩下祖宅五间,丫鬟一个,碎银两钱,铜钱二十文,黍子半袋,咸鱼若干,还有几颗烂白菜。

看着厢房里堆着的那几颗烂白菜,沈烈赶忙打起精神,在心中安慰着自己:“还好。”

在众多穿越众里,他还不算最惨的,这不是还剩下五间祖上传下来的房子么,这起步已经不低了……

可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这敲门声传入耳中,让沈烈心中生出了不祥之兆。

“坏了。”

沈烈突然想起来了,这五间祖屋在一年之前,似乎,好像被这货当掉了,当给了一家徽商的铺子。

而今天正好是当票到期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