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傻医 8.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乡村生活
作者: 何君清风远 主角: 陆凡 苏若雪
25.53万字 0.2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22章 天生不对付 2023-02-08 19:52: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60.54
    累计字数
  • 46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22章
简介

隔壁的漂亮姐姐请傻子陆凡到家里帮忙,没想到陆凡被坏人陷害,险些铸成大错。 好在陆凡因祸得福觉醒上古神君的记忆,得到无上功法! 玄门秘法,医道奇术,无上武技,从此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陆凡,你这么厉害,过来帮帮姐......” “陆凡,你壮得像头牛,我好喜欢......” “咳咳,美女姐姐们,饶了我吧!”

第1章 嫂子给你擦擦

淡蓝色的袅袅炊烟飘荡在黄昏之下的云来村,美得像一幅油画。

这个坐落在西南边陲的小山村,除了穷,没有别的缺点。

傻根今天天刚蒙蒙亮就出门,一直干到太阳下山,锄了五亩地,背着满满一竹篓猪草下山回家。

村里的路灯已经亮了,刚到院门口,一个女人就迎了出来。

女人身材曼妙,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宽松的衣服也能看出夸张的弧度。

她叫张秀梅,村里馋她的人可不少。

她帮傻根把竹篓从身上放下来,拍打着他身上的杂草,说道:“傻根,以后别干这么晚,累了吧?快进屋吃饭。”

傻根挠了挠头:“嫂子,我一身臭汗,先去洗洗。”

说完,便径直走向了院中的水井。

张秀梅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这小子,傻归傻,自尊心还挺强,知道身上臭别人会嫌弃他,比村里那些糙汉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回屋拿了块毛巾,给他送过去。

只见傻根脱掉上衣挂在一旁,从水缸里舀起一瓢水就往头上浇。

宽圆的肩膀,高挺的胸脯,结实的腹肌,看得女人口干舌燥。

“傻根,姐给你擦擦背。”

张秀梅不容傻根拒绝,打湿毛巾,卖力的帮他擦了起来。

“裤子都湿了,脱下来姐一块帮你洗了……臭小子,难怪村里人叫你种驴。”

擦得正欢,背后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难怪村里人都说你们两口子找了头牛,这傻子还真壮实。”

张秀梅转头斜了他一眼:“你来干什么?”

男人叫张鹏,她的亲弟弟,云来村人尽皆知的二流子。

冲锋衣,牛仔裤,豆豆鞋,头上还染了两撮白毛。

他嬉皮笑脸的说:“来看看你还不行吗?”

“行,你别张口要钱就行。”

张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姐,我托人给我找了个活干,去厂里给人开车。”

“去啊,你这么大的人,是该干点正事了。”

张鹏点了头继续说:“可我不是还没有驾照吗?你给我拿两钱,我先去考一个。”

张秀梅把毛巾交给傻根,转头看着张鹏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这个借口你已经是第三次用了,一分没有,自己打工挣去。”

“以前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张鹏有些懊恼:“姐,我这次真要去考驾照……”

“秀梅姐,你家的快递到了,过来拿一下。”

这时不远处有人喊道。

“好勒,这就来。”

张秀梅应了一声,瞪了张鹏一眼说:“我没工夫跟你扯,没吃饭回屋吃一口,要钱免谈。”

说完,便转身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张鹏恨恨道:“不给我,我自己找。”

他轻车熟路的走进张秀梅两口子的房间,翻箱倒柜找了起来,连被褥都翻了一遍。

钱没有找到,倒是在枕头底下翻出一堆写满了洋文的药。

“谁生病了?”

张鹏拿起其中一盒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壮阳药,万艾可,男人宝……

他虽然看不懂那些歪歪扭扭的文字,可上面的图画还是看得懂的。

“看起来村里人没瞎传,赵二勇是真不行了,才三十出头就吃这些药,难怪没要孩子。”

张鹏自言自语的嘟囔着,一抬头,就看到傻根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吓得他差点从床上栽下来。

“看什么看?臭傻子,滚!”

他拿起一个盒子砸了个过去。

傻根抬起胳膊护着脑袋,张鹏平时没少打他作弄他。

他对张鹏有些畏惧,可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盯着他。

他的想法很简单,阻止不了张鹏,也要看看他干了什么,一会儿跟嫂子说。

见傻根不走,张鹏没有再搭理他,就算是他姐在家,他也照翻不误。

张秀梅早就防着他了,哪里会在家里放钱?

没翻到钱的张鹏异常愤怒,把东西全都扔在了地上。

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药,又看了一眼傻根,他的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一个好玩的想法。

“傻根,把这些药吃了。”

张鹏把药全都取了出来,捧在手里递到了傻根面前。

傻根把头扭到一边:“我不吃,我没病。”

“这些药吃了会变聪明,村里人就不会叫你傻子了,你还可以继续去上大学。”

张鹏跟傻根也算是老熟人了,知道他的软肋在哪。

果然,听到他这番话,傻子有些意动的问:“真的?”

“我骗你一个傻子干嘛?快吃,明天你起床就变聪明了。”

“变聪敏,上大学……”

傻子念叨着,抓起一大把药,送进了嘴里。

张秀梅回来的时候张鹏已经溜了,她喊了两声没人回答她,转过头,就看到傻子靠在门边上。

“傻根,你怎么了?”

她快步走了过去,就见傻根紧握双拳抱在胸口,不停的打着哆嗦,一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

不光是脸红,眼珠子都是红了,喉咙里还发出“嗬嗬”的声音。

张秀梅吓坏了,拉着他的胳膊架在自己肩头,想要把他扶起来。

“走,我带你去看大夫。”

没想到傻根反把她搂进了怀里,在她的脸上脖颈上拱了起来。

“傻根,你干嘛?你是不是疯了?”

张秀梅刚反应过来,就被傻根抓着双手按在了地上,这傻子的力气跟大得跟牛一样,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有些东西是不用教的,那是人的本能,就算傻了也没有忘记。

“阿梅,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这时,赵二勇骑着三轮车回来了。

他前些年在矿上受了伤,干不了重活,只能在街面上摆个摊子,帮人补鞋,补车胎。

发不了大财,可补贴家用还是没问题的。

刚到院子里,他就看到傻根把他媳妇按在地上。

赵二勇怒火冲天,跳下三轮车,抄起靠在墙边的顶门棍,照着傻子的脑袋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闷响,傻子停下了动作,软软的倒在了张秀梅的身上,鲜血染红了白花花胸口。

迷迷糊糊中,一道悲怆却又极其动听的声音在傻根脑海中响起。

“魂归来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