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腹黑三叔闪婚后真香了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非池 主角: 陆勋 林清榆
215.29万字 23.3万次阅读 431.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71章 宋枝被掳走 2024-02-24 18:46:1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5.29
    累计字数
  • 44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71章
简介

林清榆被准婆婆设计,嫁给未婚夫病弱坐轮椅的三叔。 原以为婚后一定过得水深火热,谁知道对方又送房子又送地皮,还把她宠上天。 唯一不好的是,这老公动不动就咳得一副要归西的模样。 直到某天,林清榆发现了这位觊觎自己已久病弱老公的秘密。 林清榆冷笑:“不是命不久矣?” 陆勋谦虚:“都是夫人养得好。” 林清榆咬牙:“腿不是瘸的吗?” 陆勋冒冷汗:“为了咱孩子不被嘲笑,我请名医医治好了。” 林清榆气炸:“陆勋,你到底还有哪句是真话!” 噗通一声,陆勋熟练跪在键盘上:“老婆,别气,打我就是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别伤了胎气。” 曾经被陆三爷虐到怀疑人生的人:您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作品荣誉
第1章 是我昨晚弄疼你了吗?

林清榆做梦也没想到,未婚夫前脚刚走,准婆婆就把自己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

等她恢复意识想跑,漆黑的房间里响起开门声,紧跟着头顶砸下男人盛怒的声音。

“谁让你来的?”

林清榆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手腕就被扼住。

男人粗暴将她从床上扯开,像丢垃圾一样一甩,厌恶道:“自己滚出去!”

砰一声,林清榆被摔在地毯上,疼得眼泪都彪了出来。

她挣着绵软的身子想走,可挣了好几次,失败了。

“我……我起不来……”她有些破罐子破摔解释。

结果一出声却像小猫般嘤咛,像故意勾人似的。

那声音听得她自己都臊得慌。

头疼,这下估计男人更会以为自己是故意勾引他。

可没想到,下一瞬,男人一阵风似闪到她跟前,激动抓握住她的双臂:“是你!”

那声音透着几分意外和欣喜。

“不是……你认错……唔……”

话还没说完,林清榆的唇瓣就被死死堵住。

男人霸道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强势灌入她的口腔。

很快,男人如山般覆在她身上,动作霸道且粗鲁。

林清榆拼命挣扎,却被制得更死。男人好似要连她胸腔最后一丝空气都榨干。

漫漫长夜,她不知道这种折磨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就算逃过了下午那个学生家长的侵犯,又如何呢?

等待她的命运又有什么不同?

嘶,肩头吃疼。

男人重重咬了她一口,不满说了句。

“专心点。”

之后,是更强烈的掠夺,搅得林清榆完全顾不上思考,只能被迫跟着男人在暗夜里一同沉沦。

……

翌日,林清榆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穿戴整齐,倒是少了几分难堪。

想起昨晚的经历,她猛地惊坐起来,就对上落地窗前男人幽深的长眸。

男人逆着窗外的阳光,五官让人看得有些不真切,只能依稀看到他的肌肤透着几分病态白,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着清隽雅致,有股书生气。

他背脊挺直,哪怕此时坐在轮椅上,缓缓朝着这边推来,也丝毫掩盖不住他周身矜骄到骨子里的贵气。

等看清男人面容时,林清榆惊得整个人都在战栗:“三……三叔!”

怎么会是未婚夫的三叔!

她昨晚险些被一名家长侵犯,出于自保,砸了那人的脑袋,就跑过来找自己的未婚夫陆延。

当时陆延着急出差,就把她交给准婆婆照顾。

谁知道她喝了准婆婆递过来的牛奶后,就被挪到了别的房间。

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陆延的三叔!

林清榆只觉得又羞又愤,恨不能挖个洞钻下去!

“昨晚的事情,我会负责。”陆勋推着轮椅过来,音色暖如山风。

他眸色真诚,语气诚恳。

林清榆微微一愣,刚抬头就看到陆勋掩嘴轻咳,声音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落寞,随即又自嘲掀起嘴角。

“当然,前提是你不嫌弃我是个废人。只要你愿意,我们今天就可以去领证。”

“领证?”林清榆眼瞳一震。

在昨天之前,她是多么希望能赶紧把婚事定下来,这样家里人就不能再用龌蹉的手段设计她了。

所以她急冲冲跑过来找陆延,想两人先把结婚证给领了。

可陆延却觉得她小题大做,拒绝了她。

林清榆是真的没想到,这话从陆延三叔嘴里就这么轻而易举就说出来了?

“我……”林清榆咬了咬牙。

有那么一瞬,她也想干脆不管不顾答应算了,赶紧逃离原生家庭!

可理智回笼,又吓得直摇头。

不,不可以,这人不是别人,是自己未婚夫的三叔啊!

而且还是那个传闻中能搅动京都一方势力、杀伐果决、手段毒辣的狠人!

她不想跟这样背景复杂人搅在一处。

看到林清榆摇头,陆勋似是没有太大意外,自嘲笑了笑,清隽的面容透着羸弱的病态白,又别开脸咳了两声,看起来就像命不久矣的样子。

“没事,我理解。正常人又怎么会愿意跟我这个废人过一辈子?”

林清榆心口钝了钝。

听到陆勋这么说,她心里也不太好受,可眼下她只想赶紧逃离眼前的窘境,只能别扭开口:“三叔,没什么事,那我……我先走了。”

声音刚落,林清榆就焦急起身,谁知道腿一软,整个人直直朝前栽了下去。

陆勋脸色微变,动作利落推着轮椅向前,伸长手臂,把人捞抱在怀里。

两具温热的身子相贴,馨香滚入鼻息,陆勋想起昨晚的滋味,喉结不自觉滚了滚。

林清榆的脸颊贴着陆勋温热的胸腔,听着他磅礴有力的撞击声,尴尬得不得了。

可腿实在太麻了,她站不起来。

头顶落下男人温柔的询问声。

“是我昨晚弄疼你了吗?”

林清榆的脸瞬间红得像煮熟的小龙虾。

强忍着麻意,她推着陆勋的胸腔站直起来,心里有些懊恼。

刚刚她有半瞬竟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安心,但下一瞬又想狠狠把自己痛骂一顿。

想什么呢!

这人可是未婚夫的三叔啊!

林清榆再次羞得想钻洞。

可偏生陆勋好似还不察觉她的难堪,伸手温柔拉住她的手腕问:“是不是我太粗鲁了?”

林清榆惊得连忙甩开他的手腕,摇头也不对,点头也不对。

“对不起。……”陆勋郑重道歉。

林清榆错愕抬头,就看到陆勋无比真诚的目光。

这人……好像跟那个传言有点不太一样。

可没想到下一瞬,陆勋竟然一本正经对她承认。

“很抱歉,我昨晚不太会……”

林清榆原本消停下去的脸又火烧火燎红了起来。

她到底在干什么!

怎么跟未婚夫的三叔在这里讨论昨晚会不会的问题。

陆勋看着耷拉的小脑袋,嘴角暗隐隐扬了起来。

这时,门外响起剧烈的敲门声,把门敲得几乎都在颤动。

“陆勋,你开门!”

“陆勋,你这个禽兽,赶紧把我儿媳妇放出来!”

门外叫嚣的声音一声声传进来,惊得林清榆面上血色尽失。

是陆延的母亲!

她名义上的准婆婆!

把她推到陆延三叔的床上,竟然还无耻到上门来抓奸!

林清榆难堪到了极致,不知道要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忽地,视线里闯入一只男人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抓住了她的手,给了她一瞬难得的安全感。

耳边响起男人暗哑低沉的嗓音。

“别怕,待会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就好。”

只是一小会儿,陆勋就松开了她,神色自若地推着轮椅到床榻处,慢条斯理地整理起凌乱的被褥。

触及床单上一抹殷红时,眼角暗了暗,不动声色地用被子将那处盖住。

林清榆看着陆勋整理床榻的背影,心里头酸酸涩涩的。

没想到这个时候,反而是陆延的三叔在顾及自己的体面。

咔哒一声。

门外的陆二夫人径直打开门冲了进来。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