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日日想复婚 8.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炎炎 主角: 苏淼 顾泽寒
21.99万字 0.2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06章 拆散他们 2023-01-29 23:21: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54.25
    累计字数
  • 34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06章
简介

大雨瓢泼,电闪雷鸣中,顾泽寒从天而降。 男人西装革履,矜贵淡漠,宛如高岭之花,带着致命的危险,却对她放柔了嗓音:“嫁给我,我替你妈妈出医疗费。” 走投无路,陷入绝境的苏淼,咬紧嘴唇,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点头答应:“好。” 原以为这场契约婚姻,两年后就会结束。 她却没有看透他温柔的伪装下,压抑了多年的占有和掠夺。 都说顾氏总裁顾泽寒是商业霸主,这个生活在金字塔顶尖的人,心狠手辣,残忍无情。 却对苏淼柔情似水,有求必应,恨不得把命都给她。

第1章 我嫁给你,你帮我出医药费

灯光昏暗。

暖色的光,给奢华贵气的房间,平添几分暧昧。

四周寂静。

只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下一秒,水声戛然而止。

浴室门被人从里面拉开。

男人蕴含力量的胸膛泛着水汽,腹肌处系着一条纯白浴巾,充满诱.惑。

双腿修长,强劲有力,带着野性。

深邃冷漠的双眸宛若寒潭,单一个侧脸就叫人窒息发狂。

苏淼慌忙转头,移开视线。

面红耳赤,心跳如鼓。

纤细的手指紧紧攥着裙摆。

她想逃,可双.腿像是灌了铅,怎么都动不了。

“过来。”

低沉冰冷的嗓音,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

苏淼贝齿轻咬下唇。

不敢动。

顾泽寒盯着她看了两秒,收回目光。

“我叫林深送你回去。”

“不要!”

苏淼瞬间慌了,顾不上羞耻,想都没想就扑上前去,水眸中满是哀求。

“不要赶我走,顾先生你答应我的……”

顾泽寒的视线从她脸上移开,落在拽着他浴巾的小手上。

“我不喜欢勉强女人。”

苏淼疯狂摇头:“没有勉强,我是自愿的!”

说着踮起脚尖,笨拙地亲吻他的唇角,颤颤巍巍,生怕他后悔。

“顾先生,求求你……帮帮我。”

女子微扬的脖颈雪白娇嫩,宛若优雅的天鹅。

淡淡的幽香在鼻尖萦绕,樱唇柔软美好。

顾泽寒眸光渐深,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对着那张樱唇吻了下去。

反守为攻,霸道强硬。

不给她丝毫喘气的机会。

身上传来一阵冰凉,苏淼忽然抓住那只大手,微微侧头,再次确认。

“顾先生,我们说好,我嫁给你,你帮我付医药费救我妈妈,是吗?”

少女嗓音轻颤,带着孤注一掷的决绝。

顾泽寒抿了抿唇。

尔后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

“是。”

得到肯定的苏淼,微微侧头,闭上了眼睛。

炙热的缠.绵中,有晶莹的泪珠从眼角划过。

苏淼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因为钱把自己卖了。

可她真的没办法了。

她早已走投无路。

苏淼不记得自己最后怎么睡过去的。

只知道头顶的灯,不停地晃啊晃啊晃。

整个人软成一团。

等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

顾泽寒正站在窗前打电话,身形修长,低沉的嗓音带着上位者的逼仄和压迫。

见苏淼醒了,他挂断电话,两步走上前来。

“吃完早餐就去领证,我只有一上午的时间。”

苏淼捏着被子的手一紧,咬唇说道:“我……我想先回医院。”

结果一开口,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嗓子沙哑,带着细细的疼。

顾泽寒想到什么,眼底划过一抹不自在。

薄唇轻抿,没有说话。

苏淼却以为他生气了,连忙解释:“我妈妈今天要做透析,实在是离不开人,明天好不好?求求你了……”

顾泽寒眉头轻颦:“我顾泽寒的妻子,从不开口求人,既然要和我结婚,就记得自己的身份。”

可那是假的啊!

明明只是一场交易。

但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眸,苏淼不敢反驳,慌忙点头。

顾泽寒这才道:“既然这样,那就挪到明天上午。”

苏淼这才露出一抹真切的笑容。

“谢谢顾先生。”

顾泽寒命司机把苏淼送回医院。

下车前,顾泽寒给了她一张卡。

苏淼疑惑。

顾泽寒淡淡道:“卡里的钱随便花,没密码。”

苏淼眼底划过一抹羞耻,但还是咬唇接过了卡。

“谢谢顾先生。”

“明天领完证,我就安排给你母亲转院。”

“谢谢顾先生。”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如果我在忙,可以找林深,他会第一时间赶到。”

“谢谢顾——”

“除了谢,不会说别的了?”顾泽寒打断她的话。

苏淼抿了抿唇,轻声说道:“可你确实帮了我。”

顾泽寒淡漠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叫苏淼心生紧张。

“顾先生,我……”

“你我本就是一场合作,各取所需。”

所以,她根本不用谢他。

苏淼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松了口气。

“好的顾先生,我知道了。”

昨天,她和顾泽寒签了一份协议。

顾泽寒负责她妈妈住院期间的一切费用,包括之前的所有欠款。

苏淼则嫁给顾泽寒为妻,并在两年内为他生下孩子。

不就是嫁人生子吗?

哪个女孩子不经历这些?

不过是提前两年而已。

苏淼在心里安慰自己。

有顾泽寒帮忙,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

“淼淼,你实话告诉妈妈,你到底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苏妈妈眼含担忧。

病痛折磨的她身体消瘦,脸色苍白。

即便如此,依然是个病美人。

苏淼长的像妈妈,她微微一笑,脸颊旁的梨涡若隐若现,如水的星眸波光潋滟。

尤其眉眼处那抹纯真和清澈,任谁见了都据为己有。

“多亏了老师和同学,这些都是大家捐的,我们学校不是还成立了慈善基金吗?老师说,如果不够让我尽管开口。”

苏淼早就想好了借口,少女的嗓音柔软娇媚。

“而且我前段时间参加的那场舞蹈比赛,今天早上举办方把奖金转给我了,明天我就给妈妈转院,好不好呀?”

苏妈妈从来不怀疑自己的女儿。

她这个女儿,最是乖巧懂事,从小就听话,是她的骄傲。

“大家好心帮忙,你一定要记住大家的恩情,以后好好报答。”苏妈妈叮嘱道,“等出院了我就做些甜点,你带给他们,潦表谢意,虽然不值钱,多少是点心意。”

“好的妈妈,你放心,我都一笔一笔记账了,等以后挣了钱,会还给大家的。”

“我的淼淼真懂事……是我不好,连累了你。”

苏妈妈说着,语气哽咽。

她转过头,不叫女儿看见自己的脆弱和狼狈。

苏淼眼圈一红:“不许你说丧气话!现在我们有了钱,马上就能换肾了,到时候你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她紧紧握住妈妈的手。

在苏妈妈的左手手腕处,有一道细长的疤。

是苏妈妈检查出肾衰竭后,自杀未遂留下的。

苏淼不敢想象,如果当时自己晚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