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败家子 8.6
作者: 寻北仪 主角: 王渊 李诗涵
345.88万字 6.1万次阅读 583.5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45.8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97章
简介

穿越到古代寒门,家里一穷二白,王渊却开始败家了! 红糖里面淋泥巴、猪油里面加石灰水,官盐倒入池塘里,官酒放到锅里煮、火烧活牛尾巴、见到乞丐就发钱………… 这些千奇百怪败家法门,让大业皇族、门阀、世家、豪绅坐不住了,因为一路败家的王渊,竟然越败家越有钱,不仅成了天下最大的富豪,连天下都快成这个寒门败家子的了!

第一章 ‘我’把老婆抵押了

“太难吃了!”

嚼着豆麦饭,王渊放下土陶碗,感觉像吃糠一样。

现在谁再给他说穿越好,他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

穿越到大业王朝,类似华夏古代。

前身小地主家庭,父母还在时,早上小米稀饭、中午小米干饭,晚上杂粮面烙饼;肉蛋,每旬从县城读书回来,才能吃一回解馋。

寻常百姓,一天两顿小米稀饭、豆麦饭;肉,平时想都不敢想;过年有结余,才能沾点荤腥。

白面、大米都是地主、士绅、官员享用。

想起地球上倒掉的鸡鱼肉蛋,王渊恨不得抽自己。

一个怯生生声音响起:“夫君,对不起,家里没小米了,让你一个病刚好的读书人吃豆麦饭?”

王渊双眼一亮,一个美少女怯生生站在堂屋前。

十七八岁、身材高挑、婀娜多姿、眉目如画,有一米七高。

小红袄、绿布裙、花布鞋,衣着简单、素面朝天,却像从书画中走出,透着出尘柔美气质。

不过瓜子小脸惨白、头发细黄,一副营养不良模样。

这是前身妻子李诗涵,富县第一美人,原本轮不到前身娶。

当时李家有灭族大祸,想将女儿嫁出去免受牵连。

全县无人敢娶,唯有前身头铁。

结果成亲当天,李父转危为安消息传回,李家当场要悔婚。

李诗涵却坚决不从,认定了患难夫妻、要从一而终。

也不知受李家悔婚刺激,还是前身身体有毛病。

两人成亲三年,一直没有夫妻之实!

昨天,前身突发疾病昏迷,王渊今早穿越而来鸠占鹊巢。

看着少女琼鼻,王渊起身伸手。

“啊!”

李诗涵抱头蹲下流泪:“夫君,不要打我,嫁妆真的卖光了!”

王渊手僵在半空。

不能人道,前身心性大变。

不再读书科举,整日吃喝玩乐,把家产挥霍一空。

变着法虐待漂亮老婆,卖光她的嫁妆不说,还逼她回娘家借钱供他挥霍,折磨的她整日以泪洗面。

偏偏李诗涵认定了患难恩情。

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拖着伤痛娇躯,伺候前身吃喝。

“夫君,不要打我了,我会想办法弄钱,给你买酒买肉的!”

仰着瓜子小脸祈求,李诗涵哭的梨花带雨。

“我不喝酒也不吃肉,你鼻子上有灰,我帮你擦一下!”

扶起瑟瑟发抖李诗涵,王渊用袖子蹭去她鼻尖上黑烟。

李诗涵却更加恐惧!

三年来,夫君非打即骂,偶尔甜言蜜语一次,要么哄她的嫁妆去典当,要么让她回娘家借钱!

今天这么温柔,肯定又要她弄钱!

王渊柔声道歉:“以前是我错了,以后我不会再打你了!”

“呜呜呜!”

李诗涵泪水夺眶而出:“夫君,你又在外边借了多少钱,夏天回娘家我哥都说了,不会再借我一个铜板了!”

王渊苦笑:“我没在外边借钱,不会让你回娘家要钱!”

李诗涵将信将疑:“真的?”

王渊点头:“相信我!”

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地球上打着灯笼都难找。

前身怎么不知道珍惜呢。

“我、我再相信你一次!”

李诗涵声音怯怯。

每次相信夫君花言巧语,过后换来的都是更深伤害。

希望这次例外!

哐当!

木门被狠狠推开。

一个黑高帽、黑缎衣、腰系红带、脚踩布靴中年人进来。

他瞅着李诗涵两眼放光,再瞥土陶碗里豆麦饭,呲着一口黄牙:“哟,王少,小米烙饼吃腻了,改吃豆麦饭换口味了。也是,一天三顿小米干饭,拉屎都拉是干的,费劲。”

古代也有凡尔赛,吃个小米干饭都能显摆!

感觉中年人熟悉,王渊又想不起来,前身与他关系!

“刘里长,要炫耀你家有钱回小刘庄去,别在我们大王庄显摆!”

李诗涵俏脸含煞,挡在王渊面前,竟好似要保护他。

“刘里长!”

王渊想起来了。

刘有财,县城户房胥吏、北平乡里长、附近小刘庄地主。

负责征收北平乡人丁税、田亩税、杂税,兼职放高利贷。

谁家人有病、田地歉收交不上税,他就上门放债。

靠着这种方式,兼并三百亩土地,算个小地主。

“你们家?这是本老爷的家,连你这个小美人,马上也是本老爷的,瞪大眼睛看清楚!”

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借据,刘有财得意洋洋摊开。

“小王村童生王渊今借大刘庄刘有财银子三十贯,一月后偿还本金四十贯,以祖宅、村东头十亩上田、妻子李诗涵为抵押……”

看着签名手印,一些记忆浮现,王渊恨得咬牙。

前身一次酒醉,在县城被刘有财拉去赌博,输红眼借钱写下借据。

刚向李诗涵表态,前身作妖就暴露了。

成州民生凋敝,一个壮劳力一天只能赚三四十文。

千文一贯钱,三十贯不算利息,一个壮劳力也要干三年,还不算吃喝、苛捐杂税、服徭役。

这么一大笔钱,让他这个机械、材料学双博士都头疼!

刘有财色眯眯瞅着李诗涵:“小美人,做了本老爷的填房,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不再跟这败家子吃苦!”

啪嗒!

啪嗒!

李诗涵转身看着王渊,泪水顺着瓜子小脸流淌,拍碎在地砖上。

果然,又错信了夫君!

夫君怎么虐待她都可以,竟然把她当做财物抵押!

这一刻她心如刀割!

不知如何安慰,看着耀武扬威刘有财,王渊蹙眉:“拿着借条滚!”

“混蛋,你想赖账?”

刘有财挥舞借据跳脚:“信不信本老爷回小刘庄,叫两百个人把你打残了。县老爷还会把房子、田地、你老婆都判给我。有借据在、还敢赖账,活腻了!”

扯着王渊袖子,李诗涵抹泪:“夫君,不能赖账,我回娘家借钱!”

赖账不还,去县衙先打板子,夫君这身子哪受得了!

“……诗涵,不用回娘家借钱,这件事我能解决!”

王渊怔了一下。

没有想到都被抵押了,李诗涵还愿意帮前身填窟窿。

刘有财不屑看着王渊:“你一个败家子,凭什么解决!今天见不到四十贯,本老爷就不走了。”

王渊指着借据日期:“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一个月时间到了么?”

刘有财噎住了,听说王渊病重,他才上门逼债,争吵起来都忘记了,还债还差三天,不由咬牙:“我就不信你一个败家子,三天能弄来四十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