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圆了吃水梦

书名:
月照新河
作者:
牧三斗
本章字数:
2527
更新时间:
2023-03-14 08:00:23

农历四月中旬,南庆仁告诉刚子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说,龙窑乡境内的所有管网就要开始试通水了。

刚子一听这个消息,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笑着说:“南主任,这么说,今后,我们就有甘甜的自来水吃了?”

“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要实现了!”南庆仁说。

“太好了,几百年了,缺水地区的老百姓,盼了一代又一代,今天终于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可是实现了!”刚子异常激动。

“可不是嘛!1958年,困难时期,甘肃省16万建设大军浩浩荡荡,开始了艰难的引水上山工程。历时三年奋战,最终受各种条件的限制不了了之!半个世纪的吃水梦,终于在这一刻要实现了!”

南庆仁说。

挂了电话,刚子给黄喜文打了电话,问他具体什么时候试通水?黄喜文说快了,就在这一周之内,到时候他会来新河村看看的。

“对,你必须得来!新河村的水吃不上,我们全村人就找你丈母娘的麻烦!”刚子逗黄喜文说。

“放心了,一般没什么大问题的。我给你保证,就算别的村吃不上水,新河村一定要吃上,为了我丈母娘的安全,我偏袒一下你们又何妨?哈哈哈!”黄喜文哈哈大笑。

过了四天,黄昏时分,黄喜文来新河村了,来的还有另外俩人,他不认识,但猜得出一定是他的同事,专为这次试通水工作来的。

黄喜文去了丈母娘家,他打电话叫来了刚子,叫他通知一下各家各户,在门口的观察池边候着。

等总阀打开了,叫乡亲们先试一试,看水是否通了,还有各家的水管是不是有漏水的,一旦发现任何问题,及时向我汇报!

刚子接到命令,高兴地站起来,双脚并拢,给黄喜文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收到长官,在下这就去办!

黄喜文被逗笑了,他说,赶紧去吧!刚子给他发了支烟,点燃后就出门了。

刚出门,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朝着村庄大吼了几声:“乡亲们,马上要通自来水了,各家各户拿着水桶,在门外的水池边候着!等我通知!”

他喊了两嗓子,有人听到了。什么?要通自来水了?真的假的!

他们赶紧打电话问刚子,刚子说是真的,赶紧到门口拿水桶等着去!

一听消息是真的,人们便兴奋地提着水桶出门了,静静地守在水龙头旁边,等着自来水开通。

在等待期间,他们也兴奋地奔走相告,告诉左邻右舍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喂,快等着去吧,自来水就要通了!

人们一传十十传百,这个好消息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新河村。家家户户门口,水池边站满了人,他们说着笑着,时不时地拧开水龙头试试,水到底来了没有。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后,正当人们失去耐心的时候,突然,有人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大喊起来:“啊!水来了!都检查下水龙头,别漏到池子里头了!”

人们听到了,纷纷拧开自家水龙头,只听一声噗噗的排空气声,很快,浑浊的水流冲出水龙头,力量那么强劲:水来了!自来水通了!

人们惊喜地大喊着,相互挥手示意。水接了一桶又一桶,一时半会也不见得有多清澈,可能是管道内的泥土太多,需要一段时间的冲刷才会清洗干净。

刚子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他顾不了疲累,从上跑到下,挨家挨户看了一趟,观察了一遍,还交代说:你们多注意一会儿,如果发现水管有破裂,或者接缝渗水,及时告知我。

人们都很听话。一看这强劲的水流,就知道刚子交代的不无道理。如果漏水了,水压这么大,冲坏了大墙如何是好!

还有,这巷道里,地下埋着水管,要是破裂了,漏水了,渗了一地,冲坏房子怎么办?水火无情,一定要重视起来。

赵长平格外操心,他担心刚补好的墙,会不会因为水管出问题而将墙体渗塌了?那样,所有的工夫将功亏一篑了!他便一直蹲守在门口仔细观察着。

半个小时后,没接到一起水管渗漏的报告,刚子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了。黄喜文走访了一圈,以他专业的知识和经验判断,新河村的水管网路都是合格的。

也就是说,这个村的总阀可以打开,从此以后,新河村人吃水的历史就要改写了,他们即将吃上甘甜的自来水了。

几代人的吃水梦终于要圆了!这背后,有多少辛酸史啊,一言难尽!这不仅包含了国家的心血和付出,也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艰辛探索和殷切期盼!

当一望无牙的老人,站在大门口,看着水龙头里冒出白花花的清水时,那一刻,他们激动的心情再也难以掩饰,眼里含着幸福的泪花,再也忍不住蹦出眼眶。

顾不得擦一擦眼睛,老人俯下身子,直接把水龙头含在嘴里,大口大口喝了一通,天呐,这水也太甘甜了,只是略带一点淡淡的塑料味。

他知道,这很正常,过不了多久,这种异味便会消除,到那时,这和对山那口天然山泉里的水一样,一定变得甘甜可口。

多少年了,多少代了,多少辈了,人们在幻想中期盼着,在期盼中幻想着。谁能想到真有这一天,新河村,这个山大沟深的小山村里,竟会通上和城里人一样的自来水!

这简直是在做梦!可这真不是梦,这是事实,是肉眼可见的事实,是张嘴就能感知的事实!

说一声感谢,感谢党的好政策啊!祖国幅员辽阔,党没有忘了贫穷落后的偏远地区,还生活着这样一群如此需要水源的百姓!这里,常年干旱少雨,夏季时候,吃水时常告急。

这一刻,历史终于被改写了!这个村,这片大地上,从此不再缺水了,只要一出门,拧开水龙头,白花花的清水就流出来了!为了这一刻,祖先们等待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啊!

刚子盛了一杯清水,转过身,望着对山月江的坟地,他笑着把半杯水倒在地上,自言自语:“刚子,喝吧!我们干杯!今日新河村通水了,听吧,这流水的声音,足以告慰地下的先辈,放心吧,儿孙们享福了!”

傍晚,月亮升起,挂在东边那棵儿时爬过的树梢上,像过年时候悬挂在家门口的灯笼,只是白白的,没有那么殷红。

月是月江的月,月是月江的眼,他站在天堂的边缘,日夜盯着让他魂牵梦绕的故土——那个属于神的孩子啊,保佑这一方土地上的亲人,平安顺遂、风调雨顺吧!

刚子站在大门口,点燃一支香烟,从未有过的思念,像野草一样疯长,原本平静的心,像荒芜的城,让他有些窒息和难过,这一夜注定无眠。

他知道,脚底下的黄土地里,不只是埋葬着祖先的骨头,也掩埋着错综复杂的水管网,那是大地暴露的青筋,水是汩汩流动的血液。

这血脉,日夜跳动、奔流不止,那是时代发展的脉搏,是新河村人强劲的心跳,扑通扑通,大地听到了,万物听到了,祖先的坟冢也听到了。

细水长流,却带着滔滔江水的呼唤,从九甸峡奔流而来,生生不息;这很像新河村的祖祖辈辈,在这片贫瘠干旱的黄土地上,一代代繁衍生息,一代代坚强地活着。

上善若水,它不仅养育了这里的人们,还教会他们做人的道理:活着,平淡如水,活着,从善如流……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离婚向左再婚向右

“产妇现在情况不好,保大保小?” 叶静靠在墙边,婆婆微微红了眼圈,声音低而有力:“医生,我们保小……” “国家婚姻法有规定的,这房子是他们婚后买的,就算是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我儿子有一半的,再说你们家时钰这能叫女人吗?为了自己活命,孩子就不要了……”叶静的妈妈皱眉看着李时钰,当时她在医院想杀了这个儿媳妇的心都有了,你这样的罪人还好意思要房子呢?脸大不大? “儿子我告诉你,房子咱们必须要,离了你好和文媛有地方住。”叶静的母亲笑得见牙不见眼,李时钰家都是知识分子,那又如何,最后还是得乖乖就范,睡了你家的姑娘,最后你还得赠我一套房子,便宜,太便宜了! 今年李时钰27岁,不太自信,体重偏重,不会化妆,不会穿衣,掉过孩子,离过婚,但她依然在成长,或许有点慢,但是她不会停止。 今年李时钰27岁,走在更好的路上,遇见最好的人。
已完结,累计195万字 | 最近更新:第947章 他一定很爱她(14)

第1章 时钰其人

书名:
离婚向左再婚向右
作者:
简思
本章字数:
2144

“时钰回来了。”老邻居三三两两的躲在树下乘凉,有的人手里拿着蒲扇来回的摇摆,这个闷热的天儿,地上都要烤化了,真是难捱,都在盼着入秋就好了,原本说着闲话,正巧看见李时钰母女俩个人拎着袋子,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

有些家长则是为孩子的不听话觉得心烦,有些则是为孩子过于沉默发愁,李时钰则是后者,稍显沉默,话不是很多,说的好听点的这样叫做文静,说的不好听点,那就闷葫芦。

方歌笑吟吟的点着头:“和我去了一趟超市,我们家李国伟人懒,只能我们娘俩去了。”去超市买了不少的东西,家里家外要用的东西不少,男人还是不要指望了,指望男人不如指望一头猪,还是女儿贴心,女儿能靠得住。

提起方歌这人,附近知道的都得比比大拇指,人缘比较好,能说会道,就是生的这女儿吧显得有些腼腆,你说方歌和李国伟两口子都能说会道的,这女儿不知道随谁了。

“时钰还没搞对象呢?”邻居王阿姨头头是道的说着:“咱们时钰长得也不难看,得搞得了,等年纪大了男人不好找,趁着小,你说什么样的不是咱们挑,家里条件这好,别托啊,时钰听你王阿姨的话,搞对象要赶早不赶晚,现在就得处了,相处个一两年的到时候结婚,女人过二十六七岁生孩子就不好恢复了。”得,直接把生育的最佳年龄给往前推了推,真是亲妈不急,急死邻居。

时钰从毕业开始,这些邻居阿姨急的不得了,这些手里没有相当合适的,有的话早就一把抓了,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又老实又稳妥,做儿媳妇是最最好的,可惜现在这些小年轻,你说哪个是能听家里话的,你还以为这是古代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人家讲究,讲究什么自由恋爱,没结婚呢两个人当街搂搂抱抱的,跟夫妻似的一起住多少年,完了回头分了,现在的年轻人啊,说不好。

女人的青春哪里能有男人长,男人到四十岁才真正开始成熟,女人到了四十估计都熟透了。

方歌爱怜地看了女儿的侧脸一一眼,唇角微微一弯:“缘分还没到呢,我和李国伟也不急,才26也不算是大吧。”

母女俩进了楼栋直接上了楼,这一片要说条件好,李时钰可以排在前几名,方歌在供应科是拿实权的,丈夫李国伟是某销售公司的经理,家里条件肯定就差不了,还就这么一个姑娘,将来什么不是留给姑娘的。

她王阿姨看着方歌和时钰上了楼和旁边的张姐闲说话:“你家里亲戚有没有合适的?给搭个,这孩子多稳当,下班到点就回家,也从来不会乱跑,家里条件又殷实。”

张姐也是看着李时钰长大的,这一片孩子都是大家看着长大的,谁什么样,心里都有数的。

“要是有,我早就介绍了,不就是没有合适的。”不是真的没有,但是条件差的太多了,人方歌和李国伟是什么条件,就这么一个女儿,不说宠啊疼的,那也是掌上明珠,她好意思说给介绍农村的嘛,觉得开口都是挑战这些年的邻居情。

李时钰手里提着大部分的袋子,方歌平时爬楼梯都是需要上两层休息一下,她的心脏不是很好,以前当姑娘的时候没什么毛病,怀李时钰才有的,孩子生下来这毛病就长身上了。

“妈我先上去了……”

方歌点点头,在二楼喘气,李时钰拎着袋子往楼上爬,她家住在四楼,这一栋楼每层是三户,两户单室一户套室,李时钰家的对门和中间门都是五十多平的,她家却有一百多平,李国伟说干的好,并不是吹嘘出来的。

时钰将袋子准备放在地上,她要掏钥匙开门,李国伟踩着拖鞋推开门,他其实在阳台上就看见老婆和女儿回来了,有点犯懒就没下去接。

“你妈在二楼呢?”

方歌这已经成习惯了,经常要在二楼待上五六分钟的才能继续往三楼进攻,李国伟之前说买个电梯房吧,家里又不是没钱,方歌是百般阻挠,方歌有方歌的理由,女儿这个年纪了,早晚都是要出嫁的,遇上条件好的那是福气,那要是条件不好,她是不是能帮着缓解一下,买个房然后结婚家具一个女孩子总要买些好的吧,林林种种的,几十万都挡不住的,孩子现在没有车,结婚了之后还坐公交车?没有条件就算了,有是一定要给买的,其实方歌今年就有心思想给李时钰买车。李国伟是单位配的车,问题不方便每天接送孩子的,叫人看见也不好。

李时钰点头:“我觉得我们家应该买个新房,有电梯的那种,我妈也比较容易上楼。”这幸好是四层,如果住在七层呢?

李国伟无所谓地笑笑:“你呀,就不用心疼你妈了,你妈那个人犟,带电梯她又会说这不安全,要是电梯掉了下去呢。”接过来女儿手里的袋子,呦呵,这可没有少买,这母女俩是把超市给承包了吗?

男人永远不太明白女人为什么喜欢逛超市,为什么明明都不需要,从超市出来之后却提着那么多额外多出来的东西。

“闺女,你不用下去接她……”李国伟站在门口喊女儿。

他这女儿啊,就是有点老实过头了,将来找丈夫必须得认真看,不然会被人家欺负死的。

李时钰到二楼将方歌手里的东西拎过来,方歌跟在她身后慢悠悠的往楼上爬。

李国伟这人很是舍得对自己投资,搬这里来住大概能有十多年,装修前前后后就装了四次,紧跟潮流的脚步,要不然邻居为什么提到老李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有钱,那是真有,你说扔在装修上就花了这么多钱,李国伟家里用的家用电器全都不是过去的老款,他喜欢把家里弄的漂亮点,舒服点,自己回家看着也舒心,方歌呢则是心疼钱。

“你这哪里是去超市,简直把超市给搬回家了。”李国伟打趣。

这女的要是花起来钱可真是不眨眼。

方歌回家就要找地方休息,李时钰换了拖鞋给自己妈倒了一杯水,方歌喝了之后平缓平缓,指着自己脚下的袋子:“你可看好了,今天买的都是你女儿的衣服,我可一件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