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岁他父凭子贵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瑰夏 主角: 陆沉珠 柳予安
118.43万字 0.4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05.44
    累计字数
  • 775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59章
简介

爹不疼、娘不爱的陆沉珠生前遇到了三个男人,他们都说“爱”她,可一个害她清誉尽毁,一个害她师门被抄,还有一个害她骨肉分离、命陨黄泉。 陆沉珠死后,爹娘和三人幡然悔悟,将所有的宠爱和愧疚都给了与她五分相似的妹妹,将妹妹宠成了大盛国无双的贵女。 这时陆沉珠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团宠文里的炮灰白月光。 陆沉珠:“去他娘的炮灰!” 重生的陆沉珠脚踹团宠剧本,手撕自私渣男,怒劈偏心爹娘。 浴火重生的她让众人为她痴狂,而她眼里只有那生父不详的小崽崽。 直到某日,煞神九千岁厚着脸皮倒贴上门。 九千岁:“陆神医,你看你儿子和本座长得多像啊。” 陆沉珠:“???”

作品荣誉
第1章 团宠文里的炮灰白月光?

三九严寒,天阴欲雪。

因祈雪节将至,大街行人皆来去急急、行色匆忙,无人留意街头那位衣衫褴褛的女人。

女人身形很瘦,满是疤痕的脸上冻得惨白如纸,双脚赤裸,被砂砾和苦寒磨得皮肉外翻、鲜血淋漓。

她用奇怪的姿势紧紧抱着奄奄一息的小男童,一步一步,艰难蹒跚地走到了一座恢宏的府邸前。

女人深吸一口气,抬手重重拍打赤红大门。

“丞相,夫人,陆沉珠求见。”

门内无人应答。

陆沉珠抬头静静凝视门楣片刻,到底还是跪了下来,弯下了一生倔强的脊梁。

她颤抖着,忍着双掌筋骨截断的剧痛,一边拍门一边祈求,“丞相、夫人,求你们开门……求你们救救琰儿!求你们!琰儿是你们的亲外孙啊!”

依旧无人相应。

“爹……娘……女儿给你们磕头了!”

“求求你们!”

“咚咚咚……”

磕头声又沉又闷,而她的泪水扑簌不绝,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

“女儿错了……女儿再也不和陆灵霜作对,爹、娘……你们救救琰儿吧!”

“爹!”

“娘!”

陆沉珠撕心裂肺的哭声直直传递开,行人们纷纷顿足,有人小声议论。

“这乞丐婆……好像是丞相府的大小姐?”

“什么大小姐,你见过如此作恶多端的大小姐吗?”

“她怎么了?”

“说起陆沉珠的恶,那是罄竹难书。她因为嫉妒,从小开始便不断陷害自己的妹妹,只要是妹妹有的要的,她都想抢!这不,她在长公主的宴会上设计辰王殿下,想生米煮成熟饭做辰王妃,不料阴沟里翻船,被不知名的流浪汉破了身子还怀了身孕,又因为体质特殊不得不生下孩子,结果生的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傻子。”

“辰王看不过她残暴的性子,更怕她疯起来伤害丞相一家人,便请皇上将她打发去庄子里,只是不知道为何又回来了。”

“她怀里的孩子,是不是要死了?”

“死了就死了,反正生父不详,就是个野种。”

陆沉珠被这些恶言恶语包围,整个人早已麻木。

只要丞相夫妇愿意救琰儿,她可以什么都不计较。

眼瞧着陆沉珠喊得嗓子都哑了,有好心人忍不住道:“陆大小姐快别敲了,前几日二小姐心绞痛发作,丞相一家带二小姐出去避寒温养了。”

“你……你说什么?”

陆沉珠呆呆回头,可她明明收到爹娘的回信,他们说只要她徒步回来以表忏悔之心,他们就帮她。

被陆沉珠大而暗沉的双眼盯着,那人微微颤抖道,“真的,我没骗你……”

陆沉珠猛地回头,死死盯着那红得仿若鲜血染成的门扉,寒意从骨缝里一点点往外冒。

他们当真这么恨她?!

就这么恨她吗?!

就在陆沉珠情绪崩溃之时,远处传来了车马之声。

奢贵华美的马车在两排护卫的保护中,碾过尘雪滚滚而来。

她静静看着,看那身披雪狐大氅的娇媚女子下了马车,被众人簇拥着,慢慢走到了她面前。

她眉目娇俏矜贵,姿态婀娜灵动,正是陆灵霜。

陆灵霜居高临下看着陆沉珠,眼底尽是嘲讽,仿佛她是卑贱的蝼蚁、污秽的泥泞,可出口的话却软糯糯的,满是对她的心疼。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陆灵霜上前一步,却被数人齐齐喊停。

“灵儿!”

“别靠近!”

“灵儿回来,你忘了她是怎么害你的嘛?”

“快回来!小心她又用苦肉计!”

……

陆沉珠坚硬抬眸,对上了一双又一双厌恶、鄙夷的眼眸。

有陆沉珠的爹娘,有陆沉珠嫡亲的兄长和弟弟,有曾几何时一直围在陆沉珠身边,费尽心思想讨好他的王爷、大将军和小神医。

可现在在他们眼里,她陆沉珠只是蛇蝎心肠的毒妇,肮脏不堪的贱民、无所不用其极的骗子!

“爹、娘,兄长,弟弟、守元哥哥、虞将军、何小花……你们不要这样……姐姐已经知错了,她不会伤害我的……”美丽的少女回眸,对爱护她的人们轻声祈求,“我们帮帮她吧……”

“你啊……”一袭白衣,俊美无双的辰王白守元上前,凤眸中满是宠溺,“你就是这么心软,罢了,随你喜欢。”

陆灵霜满脸笑容,莲步轻移到小神医面前,摊开掌心道:“快,何小花,你快给我颗元阳丹。”

元阳丹是小神医费尽心思才炼制成功的救命丹药,哪怕将死之人都能强行续命。

但小神医却没拿出去售卖,只供给陆灵霜一人。

因为只有陆灵霜才是值得她爱护的珍宝。

“你要将元阳丹给这毒……给她?”

“好嘛好嘛。”陆灵霜拉着小神医的衣袖,娇娇道,“大不了以后我做蛋挞补偿给你嘛~这是我姐姐,我一定要救她。”

小神医一脸“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但“我就要宠着你”的无奈神情,还是拿出了一颗元阳丹给他。

“喏,只能给这一颗,别的要留给你。”

“好的,谢谢!”

陆灵霜欢快的语气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陆沉珠看到她的爹娘欣慰地点头。

“灵儿这般菩萨心肠,真是我们的骄傲啊。”

“是啊,多亏了灵儿。”

而她的兄长、弟弟同样满脸感动,只是目光重回她身上时,难掩轻蔑鄙夷。

“来姐姐!”陆灵霜捧着元阳丹上前,背对着众人蹲在陆沉珠面前,柔柔道,“姐姐,你先把丹药吃了……”

陆沉珠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但见她唇瓣开开合合,竟是用唇语对她说话。

‘陆沉珠,你看看你,你就想一条臭虫般匍匐在我的脚边,你真可怜啊……’

“你……闭嘴!”

陆灵霜毫不惧怕她的眼神,相反愈发痛快和得意,一点点将真相和盘托出。

‘实话告诉你,当初你身上的药是我下的,调换你药方的人是我,把你丢白守元床上的人也是我。我还贴心给你找了个流民,虽然面容尽毁,污秽不堪,但他好歹四肢健全呢,呵呵呵。’

‘哦对了,给你傻儿子下毒的人也是我,你儿子啊,看起来好好的,但他已经死了。’

‘哎呀瞧我,你手断了,已经没办法给这野种把脉了吧?’

‘喏,你看,他皮肤泛红浑身发热不是风寒,而是蛊毒,他的五脏六腑早就被蛊虫吃完了……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死了?!

陆沉珠痴傻了般低头,用筋骨俱断的手,轻轻摸了摸小孩子的脸颊。

明明这么柔软,明明还有温度,她在胡说八道什么?

她颤抖着,轻轻地拨开孩子的眼睑……血红色的虫丝缠绕其中……一下子击碎了陆沉珠最后的坚强。

眼泪不断落下,她的灵魂如同寒风中的飘雪,无所归依。

仿佛一切生机和希望,都在这一刻抛弃了她。

“不……”

“不……”

听着陆沉珠的呢喃,陆灵霜还觉得不够,她要陆沉珠死!

只有她死了,她的一切才会属于她!

陆灵霜突然扣住陆沉珠的下巴,强行让她张开嘴,温柔出声:“姐姐你别怕哦,这个丹药能治你的病,别怕哦。”

陆沉珠突然直起身躯,疯了一样冲上陆灵霜。

她要报仇!

她要报仇!!!

就算双手尽断她还有牙齿,她要咬死陆灵霜!

哪怕是死,也要她陪葬!!!

陆灵霜早有准备,用手拦住了陆沉珠的“攻击”,恰好将白嫩的手腕塞入陆沉珠的嘴里,眨眼间被咬得鲜血淋漓。

“啊……”

随着陆灵霜一声娇弱、凄美的惨叫,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惊恐万状。

“快放开她!”

“贱人!”

“果然不能相信你!”

“快放开!否则本相将你逐出相府!!!”

……

陆沉珠什么都听不到,她一瞬不瞬盯着陆灵霜,嘴里的力道不断加大,任凭他们怎么打怎么扯,都不松口。

那猩红的、怨毒的眼神,像一柄利刃,狠狠刺入了每一个人的心间。

最后大将军虞执急了,竟一脚踢在了陆沉珠的太阳穴上。

她紧紧抱着怀中的孩子,像是破碎的落羽,在寒风中回旋,砸落在地。

最终……

鲜血化作浓稠的墨汁,不断从陆沉珠的七窍中淌出,在寒冬里书成了惨烈的绝笔……

雪花从空中簌簌而落,渐渐遮掩了陆沉珠死不瞑目的双眸。

那里面怨念极深,暗不见底。

无声地、幽幽地诉说着她的恨……

……

她恨!

好恨好恨!

她恨他们每一个人!!

她哪怕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绝对不会!!!

……

就在陆沉珠以为自己会带着这满腔仇恨和怨念,化成孤魂野鬼烟消云散的时候,她却看到了极为荒诞的画面。

太不可思议了,就像是一场噩梦,一幕幕划过她的脑海——

原来她陆沉珠不是什么神医传人,更不是什么丞相嫡女,她只是一本所谓团宠文里的炮灰白月光?!

“白月光”的唯一的作用,就是被误会、虐待、然后惨死在冬雪里,让人渣们后悔。

让人渣们学会什么叫“爱”,再把所有的悔意、爱怜和宠溺都给她的庶妹——陆灵霜。

艹!

去他娘的团宠文!!!

若有来世,看她不活撕了它!

她要叫他们所有人——血债血偿!!!!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