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成为大佬的掌心宠 9.6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是毛不是猫 主角: 沈宴禾 傅言鹤 宋时薇
103.03万字 3.9万次阅读 114.7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277.92
    累计字数
  • 43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473章
简介

沈宴禾被迫替堂姐嫁给毁容又瘫痪的傅大少。 初见时,他阴郁冷酷:“不要痴心妄想生下傅氏继承人,我不会碰你。” 沈宴禾娇软浅笑:“谁爱生去生。” 后来,他哄着怀中娇软,肆意亲吻:“宴宴乖,最后一次……” 他宠她入骨,为他摘星,将她当成掌中宝! - 所有人都以为沈宴禾只是一个乡下土鳖。 直到她意外掉马。 后来,众人发现,地下神秘的拳王是她,一手金针起死回生的神医是她,就连娱乐圈内神秘的金牌作曲家也是她…… 傅言鹤也才发现,他和她的宿命,早就纠缠不休。

作品荣誉
第1章 她必须要活下来

黑暗的房间内。

粗重的喘息声与低泣声交织。

一道甜软,隐忍的声音在黑暗中低低响起:“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

翌日。

奢华的地毯上凌乱地散落着一些衣物,衣物散落的轨迹从沙发一直延伸至柔软的大床上。

沈宴禾面露痛色,哆哆嗦嗦地扶着腰下了床,踩在地上的那一刻,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黑着脸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一件件穿上。

真他娘的离谱。

她竟然……扑倒了一个男人!

回想起昨天,她接到了三叔的电话,让她抓紧来海城一趟,有十分要紧的事情相商。

她怕是弟弟沈淮的病情又出现了变故,连夜收拾东西坐车在凌晨五点就到了海城,本想着先去看弟弟。

却在那时接到了损友莉娜的电话,以十分丰厚的报酬邀她出山,前去MX地下拳场帮她解决一个嚣张的拳手。

沈宴禾极度缺钱,眼看时间还早,便看在发报酬丰厚的份上去了。

拳手解决后,沈宴禾本想直接离开,莉娜却挽留她喝了杯庆功酒。

在喝庆功酒时,莉娜以庆祝为由将她留了下来,还让几个小奶狗来陪着她,美其名曰助她脱单!

酒量本就不佳的她为了护住自己的清白,她维持着自己最后一丝理智跑了。

趁着莉娜不注意,溜到了拳场给贵客准备的总统房区域。

然后就……

回想起昨夜糟糕香艳的画面,沈宴禾忍不住扶额,侧头看向躺在柔软大床上毫无知觉的男人。

男人脸上戴着半张修罗鬼面,遮住了他上半张脸,裸露在外的下颌精致非常,好看的薄唇正在紧紧抿着。

他,就是昨天被她扑倒冒犯的男人,昨晚倒是没注意他戴着面具。

沈宴禾盯着男人的面具,眸中闪过几分好奇。

不知道,这面具下的脸,是个什么模样?

沈宴禾鬼使神差地朝着那张面具伸出手。

“叮咚!”静谧的房间中,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沈宴禾猝然回神,忙收回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看,是三叔发来的,问她怎么还没来的消息。

想来是她久久没到,让三叔着急了。

沈宴禾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

算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沈宴禾最终什么都没留,轻手轻脚,忍着不适,快速离开房间,出了地下拳场,迅速打车前往三叔家。

她前脚刚走,后脚,躺在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锐利的双眸。

他一只手捂住生疼的额头,一只手撑着身子坐起来,脑海中闪过昨夜屈辱的画面。

他昨夜毒发在房内休息,却被一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潜入房间,把他给……

傅言鹤面沉如水,环顾了一圈房间,却发现房间内仅有他一人。

那女人,竟然跑了!

傅言鹤眉眼蕴含着可怖的风暴,眸光极冷:“该死的女人,等我查到你是谁,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

海城金域别墅区。

刚走进别墅的沈宴禾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她揉了揉微痒的鼻子,含着几分泪的猫瞳微微眯着看向手里手机上屏幕上弹出的【删除成功】的字样,边将手机放口袋里内心边嘟囔。

嘶,不会是昨天晚上那男人在骂她吧?

不至于啊,她不是还留下了五百块巨款吗?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擦着指甲油的三婶甘丹雪面上露出几分厌恶,翘着兰花指指了指她:“站那站那,别过来了。”

沈宴禾停下脚步,抬头时脸上适时地露出了几分怯懦,双手有些局促地揪着衣摆,小声问:“三婶,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甘丹雪仔仔细细地看着俏生生站在她眼前的女孩。

女孩身着白色长袖衬衫,洗得发白的牛仔长裤,身形纤细,玲珑有致,皮肤极白,一双无辜猫眼怯怯地看着她,五官极为精致,容貌姣好,清丽脱俗,一头柔顺的及腰黑色长发垂直身后,整个人好似一朵清晨中怒放的茉莉。

清纯与妩媚糅杂,在她身上形成了一股十分特别的气质。

看到沈宴禾那姣好出众的容貌,甘丹雪眸中闪过一抹极其浓烈的嫉妒,末了这抹嫉妒又变换成了畅快,假惺惺地开口道。

“宴禾啊,你现在也成年了,也到了该嫁人的年龄,婶婶我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帮你找了一门好亲事。”

“那人是海城傅家的大少,原本人家是要跟你堂姐结婚的,可你堂姐前些天出了个小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现在也算是沈家的人,干脆啊,你就替你堂姐嫁给他。”

没等沈宴禾说话,甘丹雪又斜斜地望着她,带着几分威胁:“你要是不愿意嫁也行,你弟弟的医药费啊,我们就不帮他垫付了,你自己想办法。”

“啊,对了,还有负责你弟弟的主治医生,林医生,也是我费劲心思把他从京都请回来的,最近国外的盛华研究院给他抛了橄榄枝,他恐怕……也没有时间继续负责你弟弟这个病人了。”

沈宴禾的手猛然攥紧。

甘丹雪微微扬着下巴,眉眼藏着几分得意,假惺惺道:“要是你帮了我们这一次,你弟弟的医药费,林医生什么的,我们还能继续帮你垫,帮你劝他留下来,再说了,嫁给傅家大少你也不吃亏。”

“傅大少人虽有点毛病,傅家家底丰厚,还是海城豪门,你这乡下丫头嫁给他算高攀了。”

“孰轻孰重,宴禾你已经是大人了,知道怎么选择吧。”

听着三婶这一句句话,低着头站在客厅,似是害怕地不敢抬起头来的沈宴禾眸中闪过几分讥诮冷色。

她终于知道,三叔三婶为什么急急忙忙把她从乡下叫下来了,原来是要她替堂姐嫁给傅家大少。

可她还没忘记,当年母亲车祸去世,爸爸失踪,弟弟沈淮查出患有严重复合型免疫缺乏症。

若是找不到配型的骨髓,终生就只能生活在无菌的玻璃房中,以钱吊命。

当时她哭着求着跪着他们出钱救沈淮,他们怎么说来着?

没钱!

说养着她和沈淮这些年,已算是仁至义尽了。

可她记得,父亲失踪前曾给三叔一张卡,卡里足足有一百万,用来当做他们的抚养费用!

他们将钱给吞了!

最后还是奶奶求到三叔三婶面前,甚至对他们跪下,求他们出手救沈淮。

三叔三婶为了名声,才给沈淮找的医院,垫付的医药费。

可他们垫付的医药费,早在她成年后拼命挣得的钱,陆陆续续地还回去了,现在沈淮的医药费也是她在出。

她早不欠他们一分钱了。

但一想到,前几日处理客单时看到的监控录像画面……

沈宴禾敛下眸中的幽冷,看着一脸傲慢的甘丹雪,终于开口:“我可以替堂姐嫁给傅家大少,但你们要给我五百万。”

一提到钱,甘丹雪就炸了,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指着沈宴禾,扯着嗓子喊:“五百万?我们平时给沈淮垫付的医药费已经够多了!你这丫头把我们家当银行啊!”

沈宴禾面色冷静,不为所动,十分固执地道:“这几年你们帮阿淮垫付的医药费,在上周我已经全部打给你们了。”

“这五百万,算是你们买断我整个人生的报酬。”

“而且我要立刻到账,只要你们给我五百万,我就替堂姐嫁过去,不然,你们只能让堂姐去嫁。”

沈淮的病是个无底洞,她上个月给进去的五十万医药费已经快用完了,必须要尽快拿到更多的钱填进去。

她现在手头上没钱,莉娜那边的报酬还没打给她。

三婶提出要求,就别怪她坑上一笔了。

甘丹雪愣了一下,刚想开口问,坐在一旁一直没开口的三叔沈国为沉声道:“好,五百万,算是三叔给你的嫁妆。”

“现在傅家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你直接出去,跟他们走吧。”

沈宴禾站在原地没动弹,拿出手机指了指。

沈国为面色微青,倒也没在啰嗦,拿出手机直接给沈宴禾转过去了五百万。

钱到账的那一刻,沈宴禾干脆利落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这奢华的别墅。

坐上在外面等着的傅家车,一路朝城外驶去。

坐在车上,沈宴禾疲惫的身子才稍稍放松,她眼眸微闭,脑海中迅速翻着傅家大少的资料。

据说自傅家大少经过一场车祸后,毁容又残废,性情十分阴晴不定,又曾虐死过三任未婚妻,手段残暴,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接近这种人,要更加谨慎才行。

至少,她不能被他虐死。

为了沈淮,她必须要活下来。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