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语者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科幻 未来幻想
作者: 琅翎宸 主角: 苏新宸 谷俊风
26.58万字 0.1万次阅读 1.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66章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2023-02-06 00:30: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111.58
    累计字数
  • 29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6章
简介

冰雪覆盖了大地,死亡孕育着生机。 科技创造让人们接近于神,艺术文学让人们不沦于兽。 在生与死的危急时刻,名为“价值”的天平亦是摇曳不定。 漫天的雪雾遮盖了独行者的脚印,他们以生命作为砝码,祈祷着“文明”的火种终有燎原之日。

第1章 劫车案

“砰——”

第一声枪响。

车上的人群先是有些怔怔地抬头张望,待反应过来之后,又立马陷入慌张恐惧之中。

“叮铃——叮铃——”

“劫车!有人劫车!”

“趴下!躲到座椅后面!”

“枪!他手里有枪!”

……

混杂着尖叫声的警铃,惊醒了整辆城市列车。

苏新宸和谷俊风坐在2号车厢,距离头车还有一段距离,慌乱蔓延至他们这边之前,苏新宸窝在座椅里昏昏欲睡,谷俊风则在旁边读着砖头一样的论文期刊合集。

随着枪响,苏新宸浑身一抖,幸好下意识抓住了扶手,才不至于狼狈地摔下座椅。

“怎么回事?”

他刚想站起身查看情况,就被旁边的谷俊风一把摁了下去。

“还不确定有没有同伙,别冒头。”

苏新宸学着谷俊风的样子躲在座椅背后,口中忍不住嘟囔道:“这人到底想干嘛?总不至于什么都不说就开枪乱杀人吧?”

“砰——”

第二声枪响。

“双手抱头,蹲下!”

“谁要敢乱动,我就杀了谁!”

这一枪给了苏新宸明确的回答——此人真是个亡命徒,虽然还不清楚他这么做的目的,但情绪激动加上高度紧张,真的会让他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扣动扳机。

“研究院的人!你们这辆车上有研究院的人!”

“把他找来,我要跟他当面对峙!”

“另外,我不相信你们!开直播!必须全程直播!”

听着广播里传来劫匪的要求,苏新宸有些尴尬地看了看自己胸前刚佩戴不久的身份标识。第一天入职研究院,想要炫耀一番也不是什么过错,可眼下……

苏新宸转头看了眼没有任何身份标识,打扮随意的谷俊风,有些明白低调的好处了。

“我是研究院的人,如果对方需要对话,我可以配合。”

谷俊风举着双手站了起来,神色平静,身姿挺拔。

“我、我也是。”苏新宸紧随其后,跟着出声。

谷俊风转过头,有些不解地望向苏新宸。

苏新宸指了指自己胸前的身份标识,有些抱歉地说道:“自己搞出来的问题,自己解决。实在是不好意思,连累师兄你了。”

谷俊风摇了摇头:“不是你的错,你误会了,是研究院……”

谷俊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一个浑身打颤的列车员向着他们走来:“他、他要求你们过去,他挟持了列车长,那边开了直播,他还开枪打伤了一个人,实弹,要不然就是其他的弹药,反正不是假枪……”

列车员虽然恐惧,但还是尽可能地把自己知道的信息传达给苏新宸和谷俊风二人。

随着列车员将他们带到头车,苏新宸终于见到了劫匪的真面貌。

和他想象中完全不同,劫匪并非一脸横肉的凶相,对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男人,此刻神情悲戚,双目通红,带着赴死的决绝。

一时之间,苏新宸甚至有些迷惑,究竟谁才是持枪者?

谷俊风看了眼窗外,微微叹了口气。

“你在行政区域内劫持了列车长,又要求开直播,这说明你的本意并不是为财,也不想伤害这辆车上的任何人。”

“你只是想要表达诉求,对吗?”

直到此刻苏新宸才明白,师兄刚才那一眼的深意。他转头望向窗外,白雪皑皑之中有几幢高楼整齐排列,他知道那些楼,也知道楼内工作人员肩负的使命,但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诉求,能让对方做出这样的选择?

“数据!”

“你们修改了樊笼测评的数据,是不是?”

听着对方嘶哑的质问,苏新宸恍然大悟,也理解了对方豁出命来的举动。

毕竟,数据就是生命,樊笼测试的结果,决定着能不能获得那张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

从1760年到2400年,人类一共经历了九次工业革命。

以机器代替手工劳作、电气、原子能、计算机、空间技术、生物工程、转化医学、互联网、创生和再生革命、全器官置换、永生……

人类一直在不断突破自我,突破作为“人”的极限。

永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关键节点,也是引发后两次工业革命的直接原因。

所有的发展都伴随着消耗,随着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大肆开采与破坏,地球的环境也愈发糟糕。

可就是在这样糟糕的环境下,因为永生技术导致地球人口数额直逼150亿。

迈向星河、寻找其他可供人类居住星球的行动迫在眉睫。为此,第八次工业革命到来,宇宙探索技术空前发展。

可惜的是,这次工业革命最终以失败告终,经过多方探索,人类发现——地球不可复制,地球只有一颗!

绝望之中,人类迎来第九次工业革命,这场工业革命也被称为人类革命。该时间段记录了人类最后的绝望与濒临覆灭的挣扎。在此阶段,人类于某种意义上否定了过去的自己,克隆技术及器官置换技术被全面叫停,人类非自愿放弃“永生”,转而大力开展虚拟技术。因为过去的科技积累,虚拟技术发展得异常顺利,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诞生。

然而,人类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太阳黑子陷入沉寂,全球气温急速下降,多地火山喷发,大量有害气体及火山灰遮天蔽日,太阳辐射无法进入地球,冰河世纪的预言成真。

银装素裹的世界固然美丽,可人类无法长期生活于极度的严寒之中。

光明和生命,总要放弃一个。

最终,人类选择放弃光明,求得生机。

2413年,地下城建造计划启动。

地下城就是那艘救世的诺亚方舟,可船票有限,并非所有人都能有登船的机会。

面对“船票归属”这样的问题,人类把测试权交给了代表绝对公平的机器——樊笼。

是的,在这个人与人之间信任感岌岌可危的时刻,人们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机器——由人创造出来的机器。

樊笼将会对个人做出的贡献进行数据化分析和展现,每达到100分就可以获得一个进入地下城的名额。

也是因此,人们将樊笼测试的数据看得异常重要。

这一刻,数据代表着生命!

“你们不相信人性,选择用机器为评判。”

“联盟答应了,也的确这么实施下去。”

“可现在,又有不满意?甚至不惜以整车人的生命作为威胁?”

谷俊风轻飘飘地问道,言语中的讽刺毫不遮掩,听得站在他旁边的苏新宸心头一颤。

眼下对方情绪不稳定,面对挟持者以这样的态度交流,真的好吗?

可接下来谷俊风的操作更是让苏新宸意想不到——他在小巧的掌机上轻轻一点,一块虚拟键盘立马出现在他双手下方,随着他的操作,个人系统与车厢内的监控系统链接,并准备识别对方的面部信息,将劫持者的数据扒了个清清楚楚。

“15.239分,这是樊笼打出的分值,也是对你价值的评判。”

“如果你有不满,应该想办法提升自我价值,而不是通过抹杀其他人的生命,来抹杀这些无辜者的价值。”

谷俊风的话彻底扯下了对方最后一块遮羞布,随后他又耸了耸肩,收回虚拟外设:“还是说……你们又不相信机器了?”

“别想骗我!机器也是研究院创造出来的机器!”

“说到底还是人掌握机器,数据不也是说改就改?”

“我不可能只有这点价值,我绝对不可能只有这点价值!”

对方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明显也是深思许久。面对谷俊风的话,他除了愤怒还有不甘,更有对系统规则的怀疑。

“樊笼的测评标准是经过公示的,如果要改也绝不是一个人就可以下的决定,而是要联盟上下一致同意,才会做出整体调整。”

苏新宸赶忙开口解释道,同时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

“我知道数据的重要性,也理解最在乎的东西哪怕出现一点波动都会让人有心急如焚的感觉,但如果存在这方面的疑惑,你完全可以通过正常合理的途径申诉。”

“申诉?”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苦笑着摇了摇头,“申诉的人多达上百万人,光排队的时间就要以年算,其中还有闹事的,明明没问题也占用排队名额搅局……疯了!这个世界早就疯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告诉我用正常途径申诉?”

苏新宸被对方问得哑口无言,他说的情况的确是事实。

联盟再强悍也只是一个组织,一个由人组成的组织,是人就会有纰漏,会有精力上限,会有能力限制。

末世之下,人人自危。

更何况,还有一群不顾他人死活的浑蛋在搅局!

“联盟已经在出台相应律法规则了,也会安排工作人员进行梳理,只是需要时间……”

苏新宸耐着性子继续安抚,他想要让对方平静下来。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但你这么做,就是把自己往绝路上逼。放下枪,在还没有造成严重事故前,一切都来得及。”

“我可以帮你查看数据,如果有什么问题,只要我能解答的,我都可以帮你解答。”

对面的男人听到苏新宸的话,态度终于有些松动,手指也离开了扳机,眼神摇摆不定,似乎在寻求什么,又似乎在思索什么。

就在此时。

“砰!”

第三声枪响。

枪声的来源却是站在苏新宸旁边的谷俊风。

看着对面的男人双目圆睁,带着不甘倒下,谷俊风冷着脸收回手枪。

“关于樊笼测试,一切以联盟的公告为准。”

“相信联盟,相信律法。”

“所有试图威胁他人生命安全的搅局者,都将以最严厉的方式进行惩处!”

谷俊风说完这些话,便关闭了正在进行中的直播。

苏新宸呆愣在原地,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发展。

直到被谷俊风带回座位,他才颤着声音问道:“师兄,为什么?”

苏新宸的声音有些沙哑,那是一种临近崩溃的迷惑和不甘,明明那个人的态度已经松动了,那个人会这么做明显是有隐情的!

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不留情面地抹杀掉一条生命的存在?

甚至不给对方辩驳的机会……

“你问我为什么?”谷俊风转头望向苏新宸,声音有些冷,“坦白说,我也想知道,你给他承诺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苏新宸:“我……”

“全球现存的人类有多少?地下城又能容纳多少?对数据不满的人太多了,你一个一个帮他们查吗?你查的过来吗?”

“更何况,你这样帮他,难道不是在制造不公?那些没有劫车却也对数据不满的人为什么没有这个待遇?”

“又或者,在鼓舞其他人,用同样的方式制造混乱?”

谷俊风深吸一口气,神色平静:“当然,这还是最好的结果,是他放下枪的结果。如果他没有放下枪,如果他开了枪呢?一车人和一个人,你怎么选?”

面对谷俊风的回答,苏新宸陷入了沉默。

这么出名的电车难题,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后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然而问题在于,那个疯子在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考虑以上状况,你是否应该拉动拉杆?

师兄谷俊风选择拉动拉杆,那自己呢?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隐情,我也不关心他有多么可怜的故事想要诉说。”

“我只知道,我要尽可能地保证公平,在救多数和救少数之间,我会选择救多数。”

谷俊风的态度非常明确,在做完这些之后,他又一次捧起了那本砖头一样的论文期刊合集,只是苏新宸再也睡不下去了。

列车平稳地行驶着,经过列车员的安抚,大家平复下情绪,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可在苏新宸的脑子里,那三声枪响循环播放。

他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这白茫茫的一切,看着这寒冷的世界。

“叮咚——

“各位旅客,列车已抵达宁青市。请您携带好随身行李,有序下车。”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