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之王 9.2
完结 签约作品 都市人生 现实百态
作者: 辽南春 主角: 周志民 周宗宇
45万字 0.1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20章 “益”路同行 2023-03-20 21:21: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5
    累计字数
  • 1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20章
简介

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更是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老帽山也被纳入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周志民积极响应号召,建起老帽山鸟类救助站,从此书写了一段与鸟类的不解情缘。三十年来,他累计救助国家一二级、三有鸟类两千多只,成为大家交口称赞的百鸟之王。

第1章 雨夜拜访救治伤鸟

“轰隆隆,轰隆隆……”

正在家中吃晚饭的周志民,突然被屋外的雷声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他起身向外望了望,“这雷声简直就像是在咱们家窗外打的似的。”

“我说我这腿怎么从今天下午就开始隐隐作痛,原来这是要下雨的节奏。”

周志民赶忙向院子门口走去,将街门给锁好。

“这十一月的天简直就像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下午还是好好的,这晚上就来雨。”

周志民夹了一口菜,对饭桌旁的老伴郝春梅说。

“我一会儿给你烧点水,你泡泡脚,早点上炕睡吧。这忙活一天也是够累的。”

再过两个月的时间,周志民就将迎来自己六十岁的生日。

这要是在城市,周志民就要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即将开始享受自己幸福的退休生活。

可在农村地区,这还是个干活的好年龄。

尤其是周志民早年学过点兽医技术,但凡是村子里谁家牲口有点大病小情,都会找到他来帮忙。

只要是老周一出手,基本上就没有治不了的牲畜病。

因此,大家都送他一个“周神医”的雅号。

将周志民抬到一定的高度之后,要想把他从这上面拉下来,并非易事。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大家有求,他肯定是必应。

“今晚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吧?”

已经连续几天在夜里帮着邻居家猪接产的周志民,面对这突然的惬意时光,还是感觉到有一丝忐忑。

“这大雨天的能有什么事,你就把心好好地放到肚里睡觉吧。”

郝春梅也在一旁安慰。

这些年的兽医工作,也没有个准确的工作时间,大家是什么时候有事就什么时候来招呼周志民。

前两天,邻居郭大岳家的猪难产,这半夜时分,也将他叫了过去。

多少年来,周志民也落下一个神经衰弱的老毛病。

为此,周志民的儿子周宗宇就非常反对他干这个活,也没少做他的工作。

可周志民还是一股子的倔强劲,也是让周宗宇没有办法。

“周神医,周神医……”

睡梦中的周志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他从炕上做起,瞅了瞅墙上的夜光钟表,短针不偏不正地指在10的位置上。

周志民一翻身,一下子也将郝春梅给带醒。

“你怎么睡不着?”

郝春梅低声问。

“我怎么听好像是有人在叫我。”

“你是不是在做梦?这大雨天,你也不想想,谁能来找你,你可别瞎想,赶紧睡吧。”

郝春梅打了一个哈欠,转过头来准备再次进入甜美的梦乡。

“周哥,周哥,你在家吗?”

“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外面喊我?”

周志民隐约听到门口处有一个雄浑的男声传来。

“没有,赶紧睡吧。神经病,搅得我都睡不好。”

郝春梅加大声音,不由得产生一些不耐烦的情绪,没有好气地说。

“咚咚咚……”

紧随其后,一阵刺耳的撞击声传来。

“肯定是有人找我。”

周志民不假思索地就从炕上爬起来。

“老周,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看一眼就回来。”

说话的功夫,周志民借着月光,就在地上去找鞋。

“我可告诉你,你千万可不能给他们开门。你都这把年龄,哪能还能和四五十岁时的状态相比,只要是你不去,过一会儿他们自然就走了。咱们可不能一直给他们服务,你也得多关注一下自己的身体。”

郝春梅知道周志民的性格,压低声音,悄悄地对他说道。

“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谁能大半夜来找我。”

“你听见也就当成没听见,让他们吃几次闭门羹。时间长了,大家也就不会再晚上来打扰你。”

周志民可没有听郝春梅的那一套,披上衣服,就直奔街门的方向走去,“谁啊?什么事?”

当他打开家门,门口也是没人。

他又来到路边,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拿着手电筒往反方向走去。

“喂,你们是谁?有什么事?”

茫茫雨夜,听到有人在叫喊他们,这两个人也是转身朝着周志民的方向走去。

“是周哥吗?”

一位中年男子语气中透着一股子的兴奋。

“昂。”

两个人三步并成两步快步朝他的方向走去。

“原来是陈村长。这么晚你有什么事情?”

周志民瞅着一眼站在他身旁的警察,愣是都不敢直视。

“毛警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村里大名鼎鼎的周神医。”

“周神医,你好。”

毛警官客气伸出手来。

“我们在晚上巡逻时发现一只伤病鸟。听同事说咱们村有兽医,就连夜联系到陈东旭村长,让他带着我来找您。”

“鸟?什么鸟?怎么受伤的?”

在周志民救治的动物里,鸟还是第一次碰到,举止投足之间难免有些惊讶。

“应该是一只猫头鹰,我看这腿部还在不断地往外流血,我就是怕它流血过多死了,要不也不能这么晚打扰你来救治。”

“行,到我诊室看看。”

面对这个新生事物,周志民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只是看了鸟的伤情,他也是有些急不可耐的想去尽快帮它止血。

“村长,你是真能给我整个大活,你说要是让我救助个牲畜肯定是没有问题,鸟我还是第一遭救治,就我这手艺能行吗?”

周志民还是有些心惊胆战,生怕耽误鸟的病情。

“你可就别谦虚,你要是都救治不了,这鸟在我们手里不也就相当于等死吗?”

“咱们一起配合一下,你们把住它的翅膀,我先给它伤口处清洗一下。”

周志民拿出生理盐水就朝着猫头鹰的腿部方向冲洗。

把住猫头鹰的翅膀,也只是不让它飞走。

可大家都没有经验,也就忽略到一个重要部位,那就是猫头鹰的头部。

正当周志民在为它上消炎药与止血药包扎时,猫头鹰的嘴狠狠地在他的手上啄上一口。

“啊!疼死我了。”

周志民本能将手往后一抽,止血钳也被顺势扔到地上。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