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改嫁隔壁老季 8.7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年代重生
作者: 酒六 主角: 阮棠 季南烽
102.96万字 0.6万次阅读 0.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2章 番外七 2023-10-13 13:53:06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73.32
    累计字数
  • 419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42章
简介

直到重生前,阮棠才知道渣夫不能生育,就连女儿也是渣夫设计她和隔壁老王生下来的。 一睁眼, 阮棠重生在与渣夫的新婚夜。 渣夫虎视眈眈想要洞房,她巧妙躲过,转身就去投奔隔壁老王生女儿。 她将隔壁老王当成了生女工具,可原本一次就中的女儿迟迟不来,这可怎么办? 一定是她的感情不够到位! 可是,撩着撩着,她撩不动了。 隔壁老王不知节制,她身心皆苦。 噢,隔壁老王说他姓季,季南烽。

作品荣誉
第1章 重生新婚夜

徐彦抱回了一个男婴,是他的种。

那女人还是大学生,说来也是巧了,是她闺蜜的女儿。她闺蜜牵的线。

徐彦哀求她接纳这孩子,他说徐家家大业大,不能绝后。

阮棠听笑了,没想到结婚三十年,她竟然不知道枕边人是个重男轻女的。

她十六岁下乡认识了徐彦,他对自己一见钟情并展开热切追求,十八岁他们终于结了婚。二十五岁那年她参加高考,就在拿到录取通知书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那时候,徐彦也是跪着求她生下来,不管男女都是他的宝贝。

她信了,撕了录取通知书,安心养胎。次年,她平安生下女儿娇娇,徐彦握着她的手,红着眼一声一声地说着对不起。

徐彦如他承诺的那般,对女儿宠了二十五年……

阮棠闭上眼,明天女儿结婚,她得忍。

她让徐彦把男婴抱走,等操办了喜事,再来商议。

徐彦不肯,被她逼急了,他咬牙说出了娇娇不是他的种!他不能让野种娶个上门女婿霸占了徐家的偌大家业。

阮棠不信,娇娇明明是徐彦亲手从产房里抱出来的,怎么会抱错?

她大骂徐彦疯了,为了给私生子腾位置,什么昏招都想得出。

徐彦疯魔地大笑,他说自己二十五年前就疯了。他为了留住她,把自己的兄弟灌醉送到了自己的女人的床上!

阮棠不想信,但是脑子里却出现了那一年夏天,季南烽返乡探亲,徐彦请人来喝酒,她被徐彦哄着喝了不少,只记得那一晚格外难捱……-

“我是徐娇娇,怎么不是徐娇娇呢……”

阮棠不知道女儿在门外听了多久,等她追出去时,就听到“哐”地一声。

她亲眼看到她的女儿被车撞飞了出去,倒在了血泊里。

阮棠抱着娇娇的头,跪求过路人:“车!车!谁帮我开车送我的娇娇去医院啊!”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有那么多的血,她的视线也被染成了血色。

隐约地他看到一个男人朝着她们跑来。

他抱起了娇娇进了车。

“你是我女儿的爸爸吗?”

他点头又点头,哽咽着哄着娇娇撑住。

“真好,那我叫什么呢?”

“季娇,你叫季娇。”

娇娇粲然一笑,吐了一滩血,染红了车座椅。

“真好,我有自己的爸爸,我不是野种……”

“季娇,这名字可真好听,我以后就叫季娇……”

阮棠看着她的娇娇被推进了急救室,又看到了医生摇头出来。

如娇娇所愿,她以后就叫季娇,这个名字留在了墓碑之上。

头七,阮棠来了。季南烽来了。徐彦也来了。徐家人都来了。

徐彦跪着地上忏悔,他说他无精不育又怕阮棠离开自己,才想出了借种。

阮棠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没想到,这一个骗局从三十二年前就开始编织了……

耳边传来徐彦的求饶声,阮棠的思绪回到了三十多年前,想起刚下乡时,她想做的事情很多,想做女拖拉机手,想要早点回城。后来架不住流言,嫁给了追了她三年的徐彦。

阮棠闭上眼,耳边的嗡嗡嗡越来越远,又开始夹杂着笑闹声。

是谁在娇娇的头七嬉笑打闹?

阮棠豁得睁开眼,就看到了满目的红。

视线慢慢聚拢,阮棠看到桌上点着两根大红烛,墙上窗上都贴着大红的喜字。她穿着军绿色的棉袄棉裤,胸前还带着大红花。

这、这是三十二年前的徐家?

阮棠猛地站了起来,环顾四周,确定她重回三十二年前,回到了她与徐彦的婚房。

她的灵泉呢?

阮棠意念一动,进入了空间,泉眼汨汨,往外冒着水,小水潭已经积了一滩的水。

阮棠呼出一口浊气,她在阴差阳错之下得了灵泉,喂了徐彦三年,竟让他恢复了生育能力……

一定是娇娇!她的娇娇的执念太强,才让她重回三十二年前。她的心狂跳了起来,她要搅得徐家不得安宁,为娇娇,也为她!

刚到门口,门就被推开了。

徐彦喝得一身酒气,伸手搂住了阮棠的肩膀就往怀里带。“棠棠,等急了啊?走,咱这就洞房。”

“你,你别这样……”阮棠顺势一推,反手就给了徐彦一巴掌。

啪!

这一声清脆的巴掌声,打得准备闹洞房的都愣住了。

徐彦的酒都醒了大半,徐母慈眉善目的圆脸也有一些狰狞。“反了天了,新媳妇打男人!老三,摁住你媳妇打回来,不,十倍打回来,要不然你这辈子都倒霉!”

徐彦刚娶了阮棠,正是稀罕的时候,可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打巴掌,以后出去怎么做人。

徐彦朝着阮棠使眼色,“棠棠,你先忍一忍,回头我再好好补偿你。”

阮棠不挣不逃,声音微扬:“打,最好往死里打!我好心抽你一巴掌,提醒你祸从口出。洞房可是封建糟粕,小心有心人听了去,我可不想刚嫁人就丧夫、守寡。”

徐母听得咬牙,“你少唬人,这里可没有外人!老三,还愣着干什么,抽她!”

阮棠看向徐父,“徐大队长,你说……打吗?”

徐父深深地看了一眼阮棠,反手就给了徐母一巴掌,“再胡咧咧就是找揍!小棠这巴掌打得对,封建糟粕要不得!老三,亏你还在供销社上班,这点觉悟都没有。”

徐彦出了一身冷汗,余下的准备闹洞房的也都心慌慌地散了。

徐父生怕有人举报,十分谦卑地领着徐彦一一将人送到院门口。

“棠棠,我们回房吧。”徐彦讨好地伸手来拉阮棠,却被阮棠躲开了。阮棠很清楚,如果徐彦强逼她同房,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要离开徐家,再谋离婚。

“我们先去看看妈吧。”

徐母挨了打后,就哭着跑回了房里,一直没再露面。

徐母见到徐彦又是一顿哭,哭着说自己为了他的婚事准备了多久,付出了多少。“没想到啊,我却因为你媳妇挨了打,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阮棠顺势提议:“那不如我去外面住几天,就说是彦哥为了给你出气,将我赶出去。”

自从徐父做了大队长后,徐母走在村里可都是被人讨好的份,要是明天传出去她挨打了,她的老脸往哪儿放。那些嘴碎的老娘们,还不得四处笑她被城里来的儿媳妇拿捏了。

徐母拿定了主意后,又换上了慈善的表情。“我就知道小棠是个好的,那就委屈小棠去隔壁老季家住一晚。”

阮棠收拾了几件衣服,徐彦就亲自将人送到了季家门口。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