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爷他不可能心动 9.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春六 主角: 姜意 祁阑
52.87万字 1.5万次阅读 10.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2章 完结 2023-05-09 14:54: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4
    作品总数
  • 320.3
    累计字数
  • 794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2章
简介

姜意穿成了靖安伯府死爹死娘孤寡美人儿三小姐。 三小姐人美心好就是眼睛瞎,被全府上下哄着骗着疯狂追求四皇子,为了得到四皇子的青睐,竟然准备去行刺太子爷! 姜意:......人干事儿? 太子爷:......送上门的棋子,孤就不客气了! 一年前。 全京城都知道,太子爷独宠姜侧妃,姜侧妃日日恃宠而骄,拳打公主,脚踢权臣,连深更半夜要去西山大营看将士烤羊肉串都被太子爷宠溺满足。 简直红颜祸水,荒唐无度,就是一颗放在太子爷跟前的毒瘤! 夜深人静,姜意看着自己被铺在地板上的被褥,叉腰冷哼:我可真是个绝世宠妃! 太子冷笑:知道自己的价值就好! 一年后。 全京城都知道......太子妃竟然是全国首富? 夜深人静,太子爷看着自己被铺在地板上的被褥,哭哭唧唧:我错了~ 姜意冷笑:知道自己错了就出去!

第1章 传来

“不要恋爱脑,不然要去挖野菜!”

姜意骂骂咧咧从床榻上翻身下地,忍着身体不适捡了地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穿了。

她竟然穿越了!

闻所未闻,工厂女工也能穿越!

门槛这么低吗!

“你做什么去?”

衣裙才套好,一道男音忽然从背后传来,姜意回头便看到一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男人披散着一头乌发从外屋进来,赤着脚,衣衫半敞,胸襟半遮半掩,嘴角勾着讥诮的冷笑,桃花眼端着嘲蔑,看着她。

“和孤睡完,都不等天亮就要走?腰不疼?腿不软?”

姜意:......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原主是靖安伯府的三小姐,眼前这位爷名叫祁阑,是太子爷!

原主爱慕四皇子,四皇子和太子爷是死对头,为了帮助四皇子搞死死对头然后得到四皇子的青睐,原主一顿操作猛如虎,给太子爷下药,然后准备行刺。

然后,这过程中出了点偏差。

药是下了,但是可能剂量有点问题,反正原主没抗住,还没且行刺呢就在床榻上断气了,她就来了。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位太子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人放火就跟吃白菜炖粉条一样家常,总而言之两个字:残暴!

靠!

靠靠!

这是个什么开局啊!

硬着头皮,姜意学着电视里的古人行了个礼,“回,回禀殿下,臣女自知自己愚钝又丑陋,配不上太子爷神武雄姿,臣女自惭形秽,所以,所以准备离开。”

“呵!”祁阑脸上带着嘲讽,“睡都睡完了,这是不打算负责了?怎么,孤没让你满意?”

姜意:......

祁阑的声音听起来就跟毒蛇游走似的,姜意哆哆嗦嗦搜寻着记忆,猛地想起来,太子爷明儿大婚,忙道:“不是,殿下明日大婚,臣女在这里不合适。”

祁阑好整以暇看着她。

这个给他下药准备行刺他的女人,为什么突然不行刺了呢?

是又有了别的多端诡计?

“是孤明日大婚你在这里不合适,还是你怕老四知道你上了孤的床榻?”

满京城人人皆知,姜意疯狂爱慕四皇子。

姜意只想一头撞死,果然工厂女工不配一个好的开局。

为了一条狗命,姜意睁眼说瞎话,“那个,其实我都是伪装的,我假装喜欢四殿下,其实我不喜欢他,我......我爱慕的人是殿下您啊!”

瞎话说多了就跟真的似的。

姜意自己都快相信了。

带着笃定的目光,圆圆的大眼睛看向祁阑。

“明儿殿下大婚,我心头苦闷不甘,所以,所以就想......嗐,是我下贱,我馋殿下的身子,我下贱!”姜意呸的骂了自己一句,“殿下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殿下面前给您添堵的。”

祁阑略略扬了一下眉梢。

这个走向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他得知姜意想要给他下药然后行刺他,所以干脆将计就计,等到姜意动手的时候直接把人拿下,然后带人去四皇子那里兴师问罪......这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让这个疯狂爱慕四皇子的女人说出这种言不由衷的话?

祁阑审视着姜意。

空气静默的就跟坟地似的,就在姜意都吓得冒出冷汗的时候,这位爷恩赐似的开口。

“这样啊,原来你喜欢孤啊,那可真是......孤怎么能辜负你一腔爱意呢,正好,明儿孤和振阳侯府大小姐大婚,今儿孤就收了你做侧妃吧!”

姜意震愕抬眼。

“你明儿大婚,今儿让我做侧妃,那明儿太子妃进门不得活活撕了我?”

惊怒之下,姜意连拐弯抹角都不会了。

她一条车间九漏鱼,本来也不会弯弯绕绕。

祁阑笑的人畜无害,“对呀,惊不惊喜!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对孤的一腔爱意。”

惊喜你大爷的头!

姜意心头骂骂咧咧,嘴上脱口而出,“我不!”

说完,感受到对方的气势,又缩缩脖子,弱弱改口,“臣女不敢,臣女不配,臣女不......”

“不敢?不配?怕是不愿吧!”祁阑脸上本来就寒凉的笑意渐渐收拢,缓慢的靠近姜意,“所以,你是在骗孤,你心里根本就不爱孤,对不对?你知道上一个骗孤的人什么下场吗?”

他凑近了姜意,气息像是毒蛇喷出的信子,洒在姜意脖颈间,“被乱棍打死了。”

姜意,一个从法治社会穿越来的人,差点让这位说杀人就杀人的残暴太子爷吓得当场挂了。

僵硬着身体杵在那里,舔了舔嘴皮,“那,那臣女就,恭敬不如从命?”

没文化,真可怕,九漏鱼着急的时候连句体面话都想不到。

这话说完,祁阑并没有立刻退开。

居高临下,祁阑看着姜意。

姜意感觉自己心都蹦到嗓子眼了。

“好,从今儿起,你就是本王的宠妃了,”他忽然伸手,拍了拍姜意的脸蛋。

宠妃两个字,从他嘴里出来,带着无尽的玩味。

大冬天的,这位爷敞着怀穿着一件单薄的绸缎长袍,手指冷的跟死人差不多了,姜意不知是让吓得还是让冷的,立刻打了个哆嗦。

可能是姜意的这个哆嗦取悦了对方,对方恩赦一样退开几步,不紧不慢的收拢了衣袍,一面朝外走,一面吩咐,“明儿太子妃进门,你要去给太子妃请安,知道吗?宠妃,别让孤失望。”

说完,抬脚离开。

等人一走,屋子一安静,姜意差点嗷的一嗓子哭出来。

她是做了什么孽,穿了这么个开局。

现在想想,原主要睡太子,之所以能得手,大概率是人家太子正好打算利用她吧。

嗐!

走是走不掉,姜意只能又脱了衣裳回到床榻上去。

搜寻着原主的记忆,姜意琢磨现在的处境。

明显太子爷不满意明天的婚事,拿她作伐子呢!

真晦气!

......

从屋里一出来,祁阑便被他贴身随从长喜迎上。

“去靖安伯府传个话,就说府上三小姐姜意深得孤心,孤已经收做侧妃了,然后进宫一趟,把消息送到皇上皇后那里。”

天寒地冻的,祁阑连一件棉袍都没穿,眼底带着薄凉的笑。

皇上想用婚事拿捏他,那就试试看他是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皇上不是一贯在人前喜欢扮演慈父么,喜欢让所有人都觉得皇上十分宠爱他这个太子么......那咱们拭目以待,好戏才刚刚开始。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