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个病秧相公冲喜,我腰疼了 9.1
作者: 小m愚 主角: 陆辞 柳云眠
108.85万字 2.1万次阅读 0.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36章 大结局:归来 2023-08-14 11:34: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08.85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37章
简介

医术精湛的军医柳云眠,意外穿越成被毁容打板子撵回家、病得奄奄一息的丫鬟。 家里买来冲喜的跛子相公,抱着母鸡入洞房,竟然意外把自己冲好了? 家徒四壁?没事,一身医术,力大无穷,带领全家发家致富。 相公跑了?没事,好看的哥哥千千万,不行咱就换。 就是跛子为什么摇身一变,成了权势通天的侯爷? 陆辞磨牙:“娘子觉得谁好看?”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柳云眠瑟瑟:“我相公最美!”

第001章 买个相公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柳云眠躺在床榻上,听着外面喧哗热闹的声音,用力掐了自己一把。

真疼。

好吧,她穿越了。

她在给战友包扎伤口的时候,被流弹袭击,一片晕眩之后,再睁开眼睛,就成了古代的柳云眠。

原身今年十五岁,八岁那年因为母亲重病,被卖到城里给人做丫鬟。

前些日子,因为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妄图爬贵客的床,被主家毁了脸,打了二十板子撵回家。

回家之后,她积郁成疾,加上本来的外伤,眼看着就不行了。

家里人没办法,买了个相公给她冲喜。

没错,现在外面操办的,正是她的婚事。

那个被买来的大冤种相公,正抱着母鸡拜堂……

——虽然没先例,但是她爹柳秀才说了,既然女人抱公鸡拜堂,那男人就应该抱母鸡。

这逻辑一百分。

只可惜,效果适得其反。

这个相公,命有点硬。

——冲喜直接把原身冲没了,把自己冲来了。

柳云眠对着墙上的大红喜字竖了个中指,骂了一句国粹,然后开始梳理原身的回忆。

片刻后,等她眼神清明起来的时候,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伴随着低低的交谈声。

柳云眠上辈子是经过特训的军医,耳力比常人灵敏得多。

“妹婿,虽说你是我们家里买来的,但是进了一家门,就是一家人……”

这是便宜大哥柳明仁的声音,显然他陪着买的男人一起来了。

“说实话,眠眠这般,只怕也时日无多。但是不管怎么说,了却她想嫁人的最后一个愿望吧……”柳明仁声音哽咽,“你该做的都做到,日后替眠眠守孝一年之后,我们就放你自由身。”

这确实是柳家的做派了。

老实厚道,宁肯自己吃亏,也绝不能让人吃亏。

柳秀才和高氏,生了三儿两女,柳云眠排行第四,上面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个弟弟。

柳明仁是老大,也是最老实巴交的。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大哥,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娘子。”

让我死得瞑目?

柳云眠刚醒,担心自己一时进入不了角色,只能闭上眼睛继续装昏迷,同时心里忍不住吐槽。

不过仔细想想,家里人对她确实很好的。

别的不说,家里把给二哥娶媳妇的二十两银子拿出来,给她个将死之人冲喜,就很够意思了。

他们把前身的爬床行为,解释为想要成亲,绝对是带着亲情滤镜。

就是这个男人,哪里来的?靠谱吗?

柳云眠小人地想,万一这男人半夜把自己弄死,求得自由身怎么办?

“委屈妹婿了。”

“不委屈。大哥不嫌弃我这残废之人就好……”

残废?

“那就早点休息,我不打扰你们了。你只管照顾好眠眠,家里其他事情不用你管,明日等我喊你吃饭就行。”

“大哥慢走。”

柳云眠听见男人推门的声音,把眼睛微微张开一条缝,透过幔帐仔细观察着他。

她暗他明,而且她很谨慎,对方应该也想不到自己醒了,所以她很安全。

然而当她看到男人抱着一只母鸡,一瘸一拐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绷不住想笑。

这情景,怎么那么喜感呢?

男人看起来二十岁上下,身材高大,面容……看不太清楚,跛得厉害。

他关了门,并没有上前来查看柳云眠的情形,而是在桌子前抱着鸡坐下,摸着鸡冠若有所思。

柳云眠:???

真和鸡培养出感情来了?

忽然,她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臭味。

感觉,似乎是排泄物的味道?

那母鸡,它拉了?

柳云眠有点忍不住笑,然而下一刻,她就见到那男人握住母鸡的脖子,似乎没见用力,然而母鸡软塌塌地垂下了头。

随后,男人嫌恶地把母鸡的尸体扔到地上,脱下喜袍也扔到地上。

柳云眠整个人都不好了。

前一秒还是小甜甜,下一秒直接杀妻——不,杀鸡,让人毛骨悚然。

感情来得太快去得更快就像龙卷风。

柳家这到底是怎么精准地找到这样一个狂躁男人的?

自己不会就是他下一个目标了吧?

她该怎么办?

柳云眠在被子里活动了一下手指,想看看原来的搏斗技巧,能不能和这副身子融合。

呃,好像不行。

她躺了太久,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前身,力气明明比一般人都大,不过她怕别人笑话,所以一直小心藏着。

可能是卧床太久,前身的力气完全用不上了。

正紧张万分之际,那男人忽然站起身来,向着床走来。

来了来了,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