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神卜 8.6
作者: 金牛断章本尊 主角: 张楚
213.43万字 1.4万次阅读 81.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938章 大结局 2024-01-15 21:35:07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13.43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938章
简介

“大师,我姓江,我老婆姓包,能不能给我儿子取个让人一下子就记住的名字?” 张楚:“江浙沪包邮!” “大师,我老公修电灯,睡厨房两天了,不起来,怎么办?” 张楚:“这是好事啊,可以吃席了。” “大师,我一个月赚三万,都给我老婆了,我爸爸生病,她不给我一分钱,怎么办?” 张楚:“你没拳头吗?” “大师,我今年四十二了,还是处女,我家世优秀,就想找个月薪五万,有车有房,不是二婚的男人,我不将就,就这么难吗?” 张楚:“女士,许愿请去庙里,我是相师,但我不是菩萨。” 张楚,一个不太正经的相师,天下第一魔女尚玄月的徒弟,因为魔女师父被人追杀,山门被炸,张楚下山,来到都市。 颤抖吧,凡人!

第1章 这个相师他正经么

晚上十点半,张楚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哒哒哒。”

紧接着,房东王姐软糯的声音传来:“张楚,脱衣服睡了吗?脱了的话,我可要进来了,有事儿跟你谈。”

张楚急忙坐了起来,答应了一声:“来了来了,还没睡!”

房门打开。

房东王姐站在了门口。

王姐三十来岁,身姿风韵曼妙,面孔精致,长发披肩,给人一种邻家成熟嫂子的感觉。

此刻,王姐鹅黄色的真丝睡袍垂到大腿位置,脸上带着一些愁容。

张楚急忙说道:“王姐您放心,房租我很快就能凑齐。”

说实话,张楚虽然脸皮不薄,但真不愿意欠别人钱,见了债主,浑身难受。

“不是房租的事儿,姐不差你那俩钱,你就放心住这里。”王姐说着,直接挤了进来。

这时候王姐坐在了张楚的床上,开口问道:“张楚,你真会算命?”

张楚顿时心中恍然,看来,王姐心里的事,憋不住了,想找自己给她算一卦。

没错,张楚是一名相师。

当初找房子遇到王姐的时候,张楚没钱,于是张楚跟王姐说,自己会算命,能不能先欠着房租。

恰好,那天王姐和张楚说话的时候,花坛里钻出来一条小黄蛇,吓的王姐惊叫了一声。

张楚当即脱口一句:“地龙猛突惊人心,您家侄儿要从军。”

结果张楚话音一落,王姐就接到了他哥的电话,说是侄子收到了国防科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让她去参加升学宴。

王姐二话不说,直接让张楚住到了自己家。

这时候王姐说道:“张楚,你给姐算一卦吧,算准了,姐让你白睡三年。”

张楚顿时心中腹诽:“您这占便宜占的就有点过分了啊,我一小鲜肉,什么叫让我白睡三年?难道您不该给我点钱吗?”

当然,张楚的神情十分淡然:“王姐想让我算什么?”

“算姻缘。”王姐说道。

张楚只扫了一眼,紧接着便开口道:“额间有痣体似酥,五年仗腰斩三夫,纵然财运高迭起,奈何夜来寒彻骨。”

如果有懂行的人看到张楚这种算命方式,肯定会惊掉下巴。

因为,这是铁口直断!

大部分相师算命,要排八字,观面相,仔细推演,没十分钟二十分钟都不行。

但铁口直断不一样,这玩意讲究的是灵光一现,脱口而出,不仅仅起卦快,而且推演极为精准。

一百个相师里面,不一定能出一个铁口直断。

当然,王姐不懂这个,但这并不妨碍王姐听懂了张楚的意思。

她神色一变:“五年仗腰斩三夫……你是说,这五年,我的三任丈夫,都是我克死的?”

张楚微微点头:“王姐,您额上的那颗痣,在风水上叫妨夫痣,您应该有所耳闻。”

王姐的神色顿时一阵变幻不定,她当然听说过。

张楚那四句打油诗,说的太对了。

特别是中间两句“五年仗腰斩三夫,财运高跌”,简直是她人生的真实写照。

实际上,王姐这五年,已经结了三次婚。

第一次结婚,丈夫是个二十四岁的年轻小伙,三个月就瘦死了。

第二次结婚,丈夫是个四十岁的男人,结果两个月不到,那个男人就死在了健身房,留下了三百万的家产给王姐。

第三次结婚,丈夫是个六十岁的老头,结果半个月不到,那老头下楼的时候摔死了。

这一次更狠,老头直接留了十几套房子给王姐。

靠着三次不幸的婚姻,这女人,愣是从王姐混成了“房姐”。

财运是挡不住,但是张楚所说的最后一句“奈何夜来寒彻骨”,更是说出了她现在的凄凉。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到了这个岁数,既没有一儿半女,又没男人在枕边,可不就是“夜来寒彻骨”么。

这一下,王姐彻底服了。

她顿时紧张的问道:“张楚,你说,我这个命,还有解吗?我不想孤独终老啊,女人要是一个人老去,那可太惨了。”

张楚微微一笑:“王姐别慌,咱们算命看相的,就是为了解决客户的难处。”

“你这个情况,我有上中下三策。”

王姐稍稍一怔,不可思议的望着张楚:“三策?”

实际上,她找很多相师或者和尚给看过,大多相师都说,她一辈子寡妇相,无解。

可现在,张楚竟然有三策!

此刻,王姐顿时欣喜起来,她有些患得患失的问道:“张楚,你别拿姐寻开心,真有这么多办法?”

张楚轻轻点头:“自然。”

这时候张楚说道:“下策么,就是您可以找有权有势又有钱的男人。”

“你是说,这种男人命硬,不怕克?”王姐问。

张楚摇摇头:“这种男人一般都是祸害,王姐您克死了他们,能给自己积累功德。”

王姐顿时神色纠结起来:“张楚,你这个相师,是正经的吗?”

“当然是正经的,王姐,您没听说过,积累功德可以改命吗?等您功德积累够了,眉间那颗痣自然淡化,您的命就改了。”张楚回答的一本正经。

王姐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张楚的话,好像又挺有道理。

“中策呢?”王姐问道。

张楚说道:“中策简单,这克夫痣,只克男人,不克女人,王姐您要是想找个伴儿,也不一定非要找男人是不是?”

“找女人?”王姐顿时惊呼了一声。

张楚继续一本正经的说道:“现代社会思想开放,这性别不是问题,技术才是关键。”

“还说你是正经相师???”王姐惊了。

您瞧瞧,这是人出的主意?

还中策呢,老娘就算找狗,也不找女人!

要不是看张楚一本正经的样子,王姐恐怕已经一巴掌糊张楚脸上了。

但你别说,张楚这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还真有点气场,王姐不敢造次。

这时候王姐只能问道:“上策呢?”

此时张楚说道:“上策就更简单了,克夫痣,克的自然是丈夫。”

“王姐,你可以找个小奶狗,别让他喊你老婆,而是让他喊你妈,这样,克夫痣就不会影响到他了。”

!!!

王姐瞪大眼惊呼:“张楚,你果然是个不正经相师!”

“但这确实是个上策。”张楚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姐一阵思考,几分钟之后,王姐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张楚:“喊妈!”

张楚:???

但很快,张楚就很正经的说道:“阿姨,我还想继续努力……”

“哈哈哈……”王姐笑的花枝乱颤,紧接着她站了起来:“跟你开玩笑呢!”

张楚知道,王姐已经接受了“上策”。

像王姐这种有钱又有颜的年轻寡妇,想找个喊自己妈妈的小奶狗,简直不要太轻松。

这时候张楚道:“王姐,说好了啊,这一卦,抵三年房租。”

王姐顿时笑道:“别说三年,你给的办法要是好用,我让你免费住三十年,还给你包个大红包!”

说完,王姐离去。

张楚心中顿时长舒了一口气,房租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不欠人钱的感觉,真好!

但很快,张楚又纠结起来。

这一次张楚来金陵城,可是有任务的。

魔女师父失踪前,给张楚发了一条短信:“金陵城,芙蓉街,你要是混不出个人样,就等着吧!”

想到魔女师父的手段,张楚顿时打了一个激灵,仿佛一把利剑悬在头顶。

等着尝尝尚玄月折磨人的手段?

开玩笑,知不知道尚玄月的“天下第一魔女”称呼怎么来的啊?

张楚还想多活两年,他必须在师父检查作业之前,混出个人样!

什么叫混出个人样?

说白了,不就是有钱,有地位么?

“特喵的,明天开始,认真搞钱!”张楚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