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军阀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历史 穿越历史
作者: 咖喱酱 主角: 张绣
109.17万字 0.2万次阅读 13.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14章 四海升平 2023-08-28 20:12:1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88.7
    累计字数
  • 50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14章
简介

新书《大靖九千岁》已在七猫上架,请各位读者大大支持! 后世少年穿越到宛城的张绣身上,叔父张济力战穰城而死,曹操率领十五万兵马南下,且谋士贾诩是身在张营心在曹,面对如此局面,张绣如何能够活命?是继续按照历史的投降以苟全性命,面临婶婶被曹操羞辱,还是拿起手中的虎头枪,称霸天下?

第1章 贾诩归心

公元196年十二月,宛城。

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降临在昨天晚上,早上起来时,天上的雪还在下着,地面已经落积下厚厚的一层。

张绣踩着雪发出嚓嚓嚓的响声,走上了宛城的城墙,裸露在外面的脸颊和脖子感到雪花融化的冰冷,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

后面跟着一位年近五十岁的老者,穿着朴素,下巴处留着山羊胡,狭长微眯的眼缝中隐约透露出几分精明的光亮。

走上城楼,望着城墙内外的一片白茫茫,再看看脚下古代雄伟的城墙,张绣到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穿越了。

张绣的叔叔张济在十一月进攻穰城时,被流矢射中,不幸去世。

原主张绣暴怒,整顿兵马,要与刘表决一死战。

贾诩劝住了张绣,也说服了他归附刘表,成为其在北方的附属,张绣悲痛欲绝的昏迷过去,被现在的张绣魂穿了。

现在的张绣本是后世的一位历史系大学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糊里糊涂的来到了这里,已经一个月了。

这期间内,刘表将南阳郡让给张绣,并提供了足够的粮草。

刘表的目的很明确。

南阳郡是荆州的门户,要直面面对来自北方曹操的兵锋,刘表将他安排在这里,就是要利用他的西凉骑兵来挡住曹操,保住他荆州的基业。

如今的曹操坐拥兖州、豫州、半个司隶,兵马二十万之众,强盛不可匹敌,反观张绣,仅有南阳一郡之地,兵马两万三。

按照历史记载,明年的一月份,也是就公元197年一月,曹操举兵十五万南下。

如何抵挡?

还是要按照历史记载的那样投降吗?

张绣不想投降。

既然来了,总得试试吧!

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身后这位三国第一毒士贾诩的想法。

贾诩并不是一直都在张济身边的,在张济死后的第三天,贾诩就离开了长安的段煨,投靠了他。

张绣心里清楚,贾诩并不是真心想要投靠他的,他的目标是北面的曹老板,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跳板而已。

天上的雪还在下着,两人已经从南门走到了北门。

张绣哈出一口热气,搓了搓手,看了一眼身后的贾诩问:“叔公以为,南阳是我立足之地吗?”

张绣没有说我们,而是我,显然不包含贾诩,表示他已经看透了贾诩的目的。

贾诩也早就看出了南阳的尬尴地位。

这是他投靠过来的重要原因。

南阳无险可守,南阳盆地的门面堵阳城算是一关,但那一关拦不住曹操的大军,眼面就是淯水,淯水过来就是宛城城下,曹操的大军可以直接兵临城下。

到时候,张绣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拼死一战,要么投降。

他会劝张绣投降,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曹操的人,且以他的智谋,完全能得到曹操的重用。

他是西凉人,在曹操的帐下,谋士几乎都是颍川人士,要是没有点儿好‘嫁妆’,在曹操帐下会被颍川氏压的抬不起头。

张绣的两万西凉铁骑,便是他准备给曹老板的嫁妆。

张绣突然问这个问题,让他心中有些诧异,也敏锐的扑捉到张绣话语中的另一个意思。

没有想到对方看出了自己的目的,这让贾诩的心不由的抖颤了一下。

想了想,贾诩比较客观的说:“南阳四战之地,北有曹操,南有刘表,西有张鲁,不可立足。”

张绣点了点头:“若曹操引兵来犯,我就会陷于两难之地,战,不可敌,降,对不住叔父的在天之灵,如之奈何?”

贾诩没想到张绣会想的这么远。

以他对张绣的了解,此人是个老实本分之人,以前的交往中,对他的话都是言听计从,不会多问,自从上次晕厥醒来后,话变少了,目光中经常带着持稳老道的凝思,让他看不透了。

那目光与他二十二岁的年纪完全不相符。

于是他反问:“将军志向如何?”

张绣望着已经被冰封的淯水说:“汉室衰微,天下群雄并起,绣岂愿庸碌一生而无所成?”

贾诩又诧异的看向张绣。

今天他已经对张绣另眼相看了两次了。

但他心中的未来明主不是张绣,看了一眼张绣,就收回了目光,朝着淯水看去了。

余光看到贾诩的行动,张绣心中苦笑了一下。

自己表明的远大志向并没有引起贾诩的兴趣,也对,以他现在的实力,在贾诩眼中,不过是空中楼阁,过往云烟而已。

他继续看着淯水,交底地说:“曹操只可交不可敌,我准备南联刘表,北交曹操,明年一月份,兵发武关,夺取雍州之地以为根基,所谓‘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以待天下之时,叔公以为如何?”

这是他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苦思冥想出来的出路,也是唯一的出路。

余光偷偷观察贾诩的神色,当他听到‘据崤函之固,拥雍州之地’时,脸色明显的动容了。

这是贾诩对张绣的第三次另眼相看了,这一次,他的心被牵动了。

也明白了张绣为什么叫他出来走一走了。

这是张绣给自己递过来的橄榄枝,要看他接还是不接了。

跑去给曹操锦上添花,不如留下给张绣雪中送炭,曹操身边的谋士如云,不缺他一个,而在这里,张绣只有贾诩一个人。

只有在这里,他才能发挥出自身的最大价值。

如今,李傕、郭汜俩庸才占据雍州之地,以张绣之勇武,贾诩之才能,取之易尔。

贾诩的心里也有一杆秤。

面对淯水,他思索了良久,缓缓开口问:“若我不接将军的好意,将军该当如何?”

“杀了你!”张绣的回答干脆利落。

衣袖中贾诩的手不由得颤了一下,回脸望着平静如水的张绣,心里不由又是一颤,不是害怕,而是敏锐的感觉到,张绣变了。

少了呆板老实,多了枭雄的果敢和狠辣。

张绣侧过脸斜视贾诩,那目光锐利,睥睨。竟让贾诩胆颤心惊,忍不住躲闪开张绣的目光。

“没有你,我就没有守住南阳的可能,等曹操来伐我时,我便放弃南阳郡,全力进攻雍州,殊死一搏!”张绣的语气,带着一股让人臣服的力量。

殊死一搏四个字掷地有声,表达出他的决心和魄力。

贾诩在着充满魄力的声音中久久出神。

最后,他被张绣的这股睥睨的气势和画出的大饼给折服了,回过身,神情肃然的朝张绣一拜:“将军志向远大,诩不才,愿助将军一臂之力。”

张绣长舒口气。

他赶紧扶起贾诩:“有叔父相助,绣之志向才能得以实现,还请受绣一拜。”

说着,张绣立马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贾诩心中感动,连忙扶起张绣:“将军大礼,诩安敢接受,快快请起。”

天上的雪不知何时停了。

两人对着淯水,开始交心的探讨每一步的详实计划。

寒风吹了起来,裹挟着寒冷的雪花,从北面刮来,但冰冷的雪花阻挡不了两人的热情,对着北风,两人哈着热气,研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