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捉凶 9.5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松长清 主角: 宁宴 裴延
58.68万字 1.1万次阅读 7.3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8.68
    累计字数
  • 20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79章
简介

女警宁宴殉职后,穿成了个丫鬟。 为了谋生计,她重操旧业,一不留神,成了名扬天下的活判官。 查案追凶辨忠奸,斗商斗官宁青天! 宁宴事业飞起,副业也搞得风生水起,却不想手中的金山银山,让某个大纨绔越黏越紧! 某纨绔:“你最好认真巴结我,给爷哄高兴了,这芝麻官你才能当下去!” 后来,某纨绔日夜黏着她,“宁大人,累不累,给您捏捏肩?” 阅读指南:剧情流,查案为主,感情为辅!

第1章 有人跳塔

子宁县位于大周西北的边陲,素来有西北粮仓的美称。

一条清澈的西林河绕城而行,水声潺潺波光粼粼。

在离河岸边百十步,立着一座九层西林塔,塔如春笋古朴秀丽。

这一带是子宁县最热闹的地段之一,今日又是盂兰节,天刚黑,河岸边就已聚满了放灯祈福的百姓。

热闹嘈杂的小贩叫卖声,孩子的嬉笑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时,塔下传来一声巨响。

怦——

随即,有人惊慌地大喊一声。

“有人跳塔啦!”

人群窜动,有的提灯去看热闹,有的吓得往家跑。

不一会儿,捕快赶来了,呼喝着,“都让开,嚷嚷个什么东西,滚滚滚!”

“我他娘的。”年轻的捕快看见了浑身是血的尸体,骂了一句。

周围百姓议论纷纷,想从尸体变形的脸上,辨认出是谁。

但可惜,脸着地,实在是难辨认。

几个捕快进进出出查了一遍,没看到可疑的人。

“秦捕头,”塔下小贩接着话,“塔锁了得有八年了,大家没钥匙,都上不去。”

秦三点了点头让人去喊仵作来,“仔细看看尸体,我上塔看看。”

塔内厚厚一层灰,灯一照,从一层到七层有非常明显的的脚印。

单人双脚的脚印,只有上,没有下。

秦三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看来是自杀无疑了,只有上的脚印却没有下的。”

如果有凶手,脚印不该这么干净,更何况,也该有下来的脚印。

仵作来了,仔仔细细将尸体查验了一遍,在秦三耳边道:“秦捕头,这尸确实是摔死的,应该是自杀。”

“我们也没有查到可疑的人。”捕快们回道。

“行吧。人先抬回去。”秦三扫着手,“大家都散了,家里有年轻男子失踪的,明天去县衙报失踪认尸。”

几个杂役拿木板过来抬尸,嘈杂的人群里,忽然有道清清冷冷的女声响了起来。

“这尸体不能动。”

乔路素来脾气不好,为人也莽撞,当即吼道:“谁多嘴!衙门办事,轮的着阿猫阿狗指点了?”

他吼完,就看到明灭的光线里,立着一位女子。

女子十七八岁,身量高瘦,墨发束在脑后,长眉如鬓眉眼澄澈,明明一身打扮并不富贵,但气质却极从容沉稳。

女子的视线绕过他,落在秦三身上,微微颔首,“秦捕头,在下宁宴。”

她说完,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这尸体,暂时动不得。”

“为什么动不得?”秦三当了几十年的捕头,三教九流的人他都见过,还是头一次,办案时被一个小姑娘拦住。

周围的百姓看着热闹,对宁宴十分好奇。

暗暗猜测她想干什么。

“难道是死者家属?”有人猜测。

秦三也听到了,盯着宁宴,“你认识死者?”

“不认识,我说动不得的意思,是这个尸体一旦动了,线索就破坏了,这个案子查起来就会加倍的困难。”宁宴淡淡地道。

“你莫不是知道内情?”

“我也不知道内情。”宁宴眉头轻蹙,淡淡地道,“只是提醒你,这个尸体不能动,趁着现在将这个案子查破比较合适。”

她的意思,现在时机最合适。

“要是查案都像你说得这么简单,那人人都能做捕快了。”乔路一脸不忿,“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宁宴扫了他一眼,“那随你们吧。”

她转身要走,那年轻的捕快来气了,“你站住,什么叫随我们?”

“你这语气,你行你来。”

他瞪了一眼宁宴,又和周围的百姓道:“真不是我欺负小姑娘,实在是她讲话不中听。”

“来来来。”乔路扯住宁宴的胳膊,指着尸体,“你说的轻松。你查,查不出来我和你没完。”

这一下,所有人都暗暗担心宁宴。

本地百姓都知道,秦三这伙人就是地头蛇,就算是县太爷对着他们,也得忍三分。

得罪不起。

这小姑娘年纪不大,看上去文文静静,肯定要吃亏的

宁宴随手扫开年轻捕快的手,扬起了眉头,冷声道:“我要将这个案子查出了眉目,你当如何?”

“我喊你爹!”乔路吼道。

他杠上了,秦三也没拦着他,抱着手臂睨着宁宴。

“喊爹就不必了。往后你看见我恭恭敬敬喊我一声宁爷便可。”

“行,喊就喊。”年轻的捕快怒道,“你查不出,这案子你就是凶手。”

周围的百姓更加担心宁宴了。

宁宴收回视线,绕着尸体走了两圈,漫不经心道:“随便。”

“大伙儿都听见了啊,可不是我欺她,是她太狂了。”乔路嚷着,忽然人群自动散开,一行侍卫,簇拥着一位骑着马的年轻男子走近。

男子二十岁左右,身量颀长,着一身红袍,像枝头肆意张扬的花。

他高坐马上,俾睨着众人。

“这么热闹,干什么呢?”他问道。

秦三一见,赶忙上前行礼,“裴将军,这里有人跳塔自杀,小的正在查。”

他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裴延狭长的凤眸微微一挑,看向了宁宴。

宁宴也正打量着他,原来他就是乾潭府的总兵裴延。

她虽穿越来没几日,但这个大名却已如雷贯耳,没别的原因,单纯是裴延这个总兵太浑了。

百姓常说,他们不怕外敌,但却怕这个总兵。

听说,上回有个男子走路不小心踩了裴延的脚,裴延竟将人吊城楼上放了三天血。

人放下来的时候,已经成人干了。

此后,更无人敢得罪裴延了。

“打赌有趣。”裴延兴致勃勃地下了马,立刻有人给他端来椅子,他坐下来泡上了热茶。

尔后一边啜着茶,一边欣赏敌打量着尸体。

过了一刻,他才看向宁宴,挑了挑下颌,似笑非笑道:“你说这人不是跳塔自杀?”

宁宴点头。

“呵!”裴延靠在椅子上,指了指尸体,“查吧。”

宁宴应是。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