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剑帝 9.3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语成 主角: 林鸣 白寒酥
28.5万字 0.1万次阅读 0.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30章 李大将军 2023-01-29 18:36: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8.5
    累计字数
  • 6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0章
简介

少年被挚爱夺先天道胎,觉醒更逆天道胎荒古剑冢,修七杀剑体,杀神,杀圣,杀万古诸道! 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第1章 幽冥炼狱

南陵城,苏家镇守的幽冥炼狱。

苏家众高层皆汇聚于此。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前方少年身上。

少年被悬挂在铜壁上。

他的身体一片漆黑。

刺目的血色烈焰,在不断焚烧他。

这是炼狱之火!

“林鸣,苏家培养你八年,到你为苏家付出了!”

“你身上最大的价值,就是你的先天道胎,将道胎献给徽瑜,徽瑜必将成为南陵城最耀眼的天才!”

“别挣扎了,时辰一到你再挣扎也无济于事!”

苏家高层们的目光,都无比冷漠。

“为什么?”

林鸣发出极致的痛恨嘶吼。

他的血肉被一次次烧糊,却又被体内道胎的强大生机修复。

这种感觉生不如死!

可这种痛,远不及被最信任的人背叛。

他七岁时就父母双亡,万幸觉醒先天道胎,又得父亲挚友苏云波收养。

短短八年,他就修炼至武道五重,前途无限。

这世间,有少部分武者得天之幸,能觉醒各种道胎。

拥有道胎之人,修炼如饮水,远非常人能比。

林鸣自然而然成了南陵城最耀眼的天才。

就连太虚宗都看中了他,提前将他收入门中。

但这些林鸣都不在乎,他最在乎的还是苏家人。

苏云波从小培养他,还要将女儿苏徽瑜嫁给他,他早已彻底将苏家人当做至亲。

怎料这一切都是陷阱。

苏家对他的好,只是图谋他的先天道胎。

这八十一天,苏家将他打入炼狱,用炼狱之火焚烧他,是为了催熟他的先天道胎。

先天道胎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

正常情况下还要八年,才能成长为先天道体。

但苏家等不了这么长时间。

于是,苏家用炼狱之火焚烧他,强行加速先天道胎的成长速度。

他们之所以让他成长八年,也并非好心,而是怕他太弱,承受不住炼狱之火的焚烧。

直到他拥有武道五重的实力,苏家才动手。

而今天,就是先天道胎成熟之日。

人群之中,苏云波冷酷道:“徽瑜,做好准备!”

“苏云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八年,我视苏家为家,视你为父,心甘情愿地为苏家做牛做马,可你竟如此狠心,要夺我的先天道胎,给苏徽瑜做嫁衣!”

林鸣死死盯着苏云波,歇斯底里道。

苏云波面无表情:“林鸣,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苏家培养了你八年,那你为我苏家付出一切,不是很正常?

何况,你不是很喜欢徽瑜?那用你的先天道胎,来成就徽瑜,你应该感到高兴和荣幸才对!”

“哈哈哈哈,我是喜欢徽瑜。”

林鸣惨笑,“如果你们主动和我说,我未必不愿将先天道胎给她,但你们为何偏偏要用这种方式。”

“你还不明白吗?”

苏徽瑜开口了,“因为你在我们眼里,就是一头牛,一头马,牛和马养肥了,就是用来宰杀的。

还有,别再说你喜欢我,你不配。

我苏徽瑜乃海中明珠,天上皓月,岂是你这种牛马能觊觎的。”

听到苏徽瑜的话,林鸣彻底心灰意冷。

此时此刻,他对苏家人再无一丝一毫的期望。

他视苏家人为至亲,结果苏家人从始至终,竟只是将他视为牛马。

苏徽瑜眼神冷酷,对林鸣灰暗的眼神毫不在意。

轰隆!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息,从林鸣体内爆发出来。

苏云波双目炙热,道:“徽瑜,道胎已成熟地转化为道体,可以开始了。”

他按动铜壁上的一个按钮,将林鸣从铜壁上放下。

苏徽瑜果断取出匕首,划开林鸣背上血肉,然后强行切开林鸣的脊椎骨。

人的生命之源,为骨髓。

而道体本源便在骨髓之中。

一股撕心裂肺的痛,霎时就袭遍林鸣全身。

林鸣发出凄厉惨叫。

苏徽瑜没有半点同情,将林鸣的骨髓一点点抽出。

林鸣骨髓已常人不同。

常人的骨髓为血色。

而林鸣的骨髓,却有一部分是血红中带着紫色,隐约有紫气流淌其中。

这部分骨髓,都被苏徽瑜抽掉。

失去大量骨髓后,林鸣气息飞快滑落,连普通人都不如,彻底成了废人。

但他的眼神,反倒没了愤怒,变得无比冷漠。

“苏云波,曾经我视你为至亲,结果一切都是我的自作多情。”

“我为苏家效命八年,以真心待你们,换来的却是你们夺我先天道体,视我为牛马。”

“那这八年的效命,还有我的先天道体,就当是我对你当年收留我的报答。”

“从今以后,你我恩断义绝!”

林鸣语气虚弱,却无比坚定的说道。

“笑话,你这等卑贱存在,还在这谈什么恩义,你的恩义一钱不值。”

苏徽瑜极度不屑。

“恭喜族长,恭喜小姐!”

“我苏家崛起在即!”

众苏家高层纷纷道贺,心满意足地离去。

等众高层都离开,苏徽瑜冷冷道:“爹,此人已无价值,干脆杀了。”

苏云波摇头:“再过三天,就是各大宗门招收弟子之日,到时太虚宗也会来。

现在杀了他,太虚宗恐怕会问责。”

“父亲所言甚是。”

苏徽瑜蹙眉,“可我们把他弄成这样,同样不好交代。”

“放心,为父早有安排。”

苏云波运筹帷幄道:“我在他房中,留下你嫂子的衣物,对外宣称是她强暴你嫂子,然后被你嫂子重创。”

嫂子!

林鸣心神猛地一颤。

白寒酥,是苏徽瑜兄长的妻子。

只是成亲当晚,苏徽瑜兄长便被人杀死,留下白寒酥守寡多年。

这些年苏家其他人,对林鸣其实很苛刻。

唯有白寒酥,对他温柔以待。

他称呼白寒酥为嫂子,其实不是跟着苏徽瑜,而是内心真正敬重白寒酥。

可现在,苏云波这个畜生,居然要利用白寒酥。

对一个寡妇来说,名节无比重要。

苏云波毁他的名声没什么。

毁白寒酥的名声,这以后让白寒酥还怎么做人。

“苏云波,嫂子可是你的儿媳,你这人还有没有心?”

林鸣目眦欲裂。

“她是我苏家儿媳,苏家让她锦衣玉食,她为苏家牺牲点名声又算什么。”

苏云波不以为然道。

“林鸣,你这贱畜般的东西,难不成还对我嫂子有想法?”

苏徽瑜目光一冷。

“在我心中,她比你高贵一万倍。”

林鸣冷冷道:“但我对她只有敬重,只有你这种心肠肮脏的毒妇,才会有那种肮脏的想法。”

“她高贵,我肮脏?”

苏徽瑜被激怒,冷笑起来,“那我要告诉你,我苏家不养闲人,白寒酥她在苏家享受了多年

锦衣玉食,也得为苏家做出贡献。

你心中高贵的她,三天之后,就要嫁给苏伟,为我苏家换来三房的效忠和回归!”

“苏伟,那个侏儒傻子?”

林鸣面庞狰狞。

苏家三房,掌控着南陵城灵矿产业,非常强大。

只是曾因某些原因,三房脱离了苏家。

一旦三房回归和效忠苏家,那苏家必会势力大增。

然而,苏伟是个侏儒,还是傻子。

“不错,等白寒酥被一个侏儒傻子压在身下,我看你还会不会继续觉得她高贵。”

苏徽瑜恶毒地笑道。

林鸣恨意冲天。

苏云波和苏徽瑜这对父女,简直是畜生不如。

“父亲,我们应该把他扔回林家去,这种卑贱之人不配留在我苏家。”

苏徽瑜道。

“好。”

苏云波点头。

两个苏家护卫,当即抬起林鸣,最终将林府扔回林家。

林府已有多年没人打理,早就一片荒废。

废掉的林鸣,被苏家护卫随意扔在院内杂草中,就如同一条被人抛弃的死狗。

但苏家护卫没注意到,林鸣的眼神并未绝望,反而变得疯狂起来。

“不,我不能做一个废人,不能就此沉沦。”

“我林鸣堂堂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怎么能被一个毒妇打落深渊。”

“苏云波,苏徽瑜,你们如此对我,那我就算是下地狱,也要拖着你们一起。”

“还有嫂子,我已被害成这样,决不能坐视她也被害。”

轰隆!

四周空间猛然一震。

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从林鸣体内散发出来。

林鸣的骨髓深处,竟出现一个黑点。

这黑点朝外散发黑暗阴影,看起来就如同一个黑洞。

黑洞之中,蕴藏着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