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侯爷多病娇 8.6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朝辞 主角: 慕云欢 沈离夜
74.26万字 0.1万次阅读 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5章 反转,先皇遗诏 2023-06-09 07:37: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325.91
    累计字数
  • 73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5章
简介

末世战神慕云欢穿成了克全家的弃女。 被赐给命不久矣的定北侯,慕云欢不屑一顾,正打算带着某病秧子逃婚,谁知—— 日日喊着以身相许的病秧子摇身一变,成了她那权倾朝野的死人夫君! 汴京城谣言四起,世人都道,定北侯娶了一个身份低微的罪人之女。 狂蜂浪蝶、明枪暗箭随之而来,沈离夜勾唇冷笑:“本侯的夫人,尔等敢动?!” 慕云欢第n次出逃失败,他质问:夫人明明喜欢我,为何死不承认? 慕云欢冷笑:你放屁!脑子有毛病才喜欢你。 直到某一天,她反把他按到墙上:我最近脑子不大好,美人儿最好从了我!

第1章 随手在雪地捡了个病秧子

极北,万里雪原。

冬日的风凛冽刺骨,带着尖细的冰碴子在雪原上肆意呼啸。

嘎吱嘎吱嘎吱—

踩雪的声音响起,有人在靠近!!

慕云欢猛地警觉!

刹那间——几十名带着白骨面具的黑衣人已经将她牢牢围在中间,长剑泛着凛凛寒光。

为首的黑衣人满眼轻蔑地看着她:“交出雪灵芝,留你个全尸!”

她眉不画而黛,一双凤眸清澈幽远,眼尾微微上翘,红唇饱满微润,像是九尾狐一样处处勾人心魄,一袭红裙美得明媚张扬,风雪吹得她的红裙披风随意飞舞,像是雪地上凌空而烧的熊熊烈火。

她孤身冒着生命危险拿到的东西,绝不可能让给别人!

慕云欢勾唇笑了:

“不如阁下拿命来取!”

“啪!”

一声巨响,慕云欢猛地抽出腰间长鞭,裹着强大浑厚的内力,像灵蛇一样狠狠地抽打在黑衣人的脸上,只留下一条狰狞的血痕。

这变故来得太快太突然,那些黑衣人们根本都没有反应过来,手中长剑竟全都被长鞭卷落一地!

黑衣人首领盯着她的眼神变得警惕,心中止不住的骇然,她竟然武功如此之高!

查到的消息出了问题!

他低喝一声:

“撤!”

慕云欢微微勾起红唇,噙着一抹讥讽的笑意,嗓音清脆轻绵:

“去地狱不用撤,我送你们一程!”

说话的同时,慕云欢手握匕首,瞬间轻跃而起,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如同鬼影一样朝他们杀去。

快!

太快了!

黑衣人们眼中满是惊恐,他们竟然连她的动作都看不清,只能看见那一串残影!

下一瞬间,慕云欢手中的匕首就猛刺进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头,当场死亡!

鲜血喷洒而出,染红一片皑皑的白雪,凄美又刺眼。

为首的黑衣人武功最高,他勉强能闪躲过慕云欢,对死亡的恐惧从灵魂深处升起,拔腿就跑。

十三个弟兄,一个呼吸之间竟全都惨死在了她手里!!

她不是废物,她是魔鬼!

再一抬头,慕云欢冷笑着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一个窝心脚,那黑衣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摔在了雪地上。

“咔嚓”一声,她踩断了他的脖子,没有给他半分机会。

慕云欢一脚踩进雪里,嘎嘎作响,她没走出多远,脚踝处骤然一紧——

她的脚踝忽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诡异握住!

慕云欢皱紧眉头,蹲下查看,竟然从厚厚的雪层里挖出了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真好看。”慕云欢打量着眼前气息微弱的男人,啧啧感叹着,“可惜就是快死了。”

她暗中给他把过脉了,根本没救。

慕云欢把他扔在原地长腿一迈就想走,谁知那手死死握着她的手腕,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她眉眼冷淡,红唇掀了掀,说出口的话却让人如坠冰窖:“七七绝命散和子母同命蛊,加上多年积累的内伤,经脉早就堵塞,如今一起发作,就算神明在世都救不了你。”

握着她的大手倏地松开了,慕云欢没有丝毫心软,她转身就想走,听见那男人开口:

“多谢。”

闻言,慕云欢在原地顿了片刻,一转头就对上一双幽暗冰冷的桃花眸,犹如无尽的深渊一样看不见半点希望。

皑皑雪原中,微凉橘红的光斜落在男人的侧脸,像是给他镀上一层淡金的光芒,刀雕斧凿般的脸庞,皮肤呈病态冷白,五官深邃,鼻梁笔直高挺,薄唇没有半点血色,如同谪仙般清绝俊朗。

慕云欢沉默着,将他眉眼间的阴郁漠然看得清楚。

像极了十年前的她,没有求生欲,平静地接受自己将死的结局,慕云欢心里止不住的烦躁。

她低头,发现他冷得像块冰,他双手羸弱无力地垂在雪上,眉头皱紧,额头上不停冒出汗水,神色狰狞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身上单薄的白色衣衫已经被雪濡湿,浑身没有一点热气。

她解下披风盖在他身上,专注仔细地给他把脉。

七七绝命散和多年的内伤也就罢了,最严重的是他还中了寒毒。

寒毒和七七绝命散毒性冲突,两者相互压制,但两者的解药也正是另一种的催化剂!

现在蛊、毒、加上他郁结在体内的内伤一起发作,就算是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他幽深晦暗的眸中划过暗芒,又迅速归于平静,眉眼间染着颓然疏离,薄唇轻抿沉默着。

眼前的女子一袭红裙美得惊人,温热白皙的柔荑轻覆上他冰冷的手腕,像是万丈冰山与烈火的相遇交锋,沈离夜心中微悸。

果然是她。

消息没错。

回过神来,他意识到她没了披风,低哑着嗓音开口:“披着,我不需要。”

说着,忍住剧痛就要将披风披到她身上,却被慕云欢抢过重新裹在了他的身上。

“别动。”说完,慕云欢忍不住蹙了眉。

风声呼啸,一个人影从远方迅速跃来,慕云欢抬头扫了一眼,只在两个呼吸之间,身穿玄色衣衫的女子就到了慕云欢面前,关切地问:

“姐,一切可还顺利?”

“顺利。”慕云欢给沈离夜喂了麻沸散,能暂时减轻他毒发时的痛苦。

听音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问道:

“姐,他是?”

慕云欢没抬头,回答:“男人。”

听音:……姐,有没有可能我能看出来他是男人?

只听沈离夜闷哼一声,神色越发扭曲狰狞,豆大的汗水不停从他额头流下,整个人蜷缩在雪地上,渐渐地,他脸上竟是冻出了细碎的冰碴子。

寒毒也发作了!

来不及了!

看见他的情况,慕云欢心头猛震,眉头紧蹙,心中已经做了决定。

她看向听音,神色未变:“抢雪灵芝的人我已经解决了,你去处理一下他们的尸体。”

“好。”听音没有怀疑,转身就去了。

慕云欢索性在雪地上坐下,拿出雪灵芝,掰成小片直接硬塞进沈离夜的嘴里。

千年雪灵芝,全天下就这么一株,具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他情况特殊,虽不能治愈,但至少能给他续命。

管不上男女大防,眼得先暖热他,慕云欢脱下他被雪浸湿的衣物,将自己衣裙也脱下盖在他身上,将他抱在怀里裹紧了披风,两人之间只隔着她的亵衣,近乎肌肤相亲。

只穿单薄的亵衣,奇怪的是她面色依旧红润。

沈离夜意识迷蒙间,只觉得浑身被一团炙热的火焰包围。

等听音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这副景象,她震惊又担心:

“姐?!”

该作者其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