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可能很难生儿育女

书名:
重生1996,我只想搞钱
作者:
宝珠道长
本章字数:
2009
更新时间:
2023-02-28 01:14:1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作者 宝珠道长 还在努力码字中,记得回来哦~

90%的人强烈推荐

你好,1983

你好,1983!我回来了! 我的亲人,我的伙伴,我的家乡,一切因我而改变……
已完结,累计432万字 | 最近更新: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青山在,人未老!(大结局)

第一章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书名:
你好,1983
作者:
隐为者
本章字数:
3467

“三凤儿,你醒醒,快醒醒啊,可别吓唬俺呀!”

刘青山的耳朵里听到有人呼叫他的小名儿,感觉是那么熟悉和久远。自从爷爷奶奶和母亲相继去世之后,就基本上没有人叫他“三凤儿”了。

三凤这个名字很有讲究,他上面有两个姐姐:刘金凤、刘银凤。

到他这是家里第一个男娃儿,按照当地的习俗,担心不好养活,所以就取了女娃的小名儿。

刘青山想睁眼瞅瞅,可是两片薄薄的眼皮儿却仿佛坠着俩大秤砣,有点沉。

“三凤,你可千万别有个三长两短啊,别忘了你还欠俺一个五分钱大钢镚涅!”

啪,好像是巴掌声。

然后耳边又响起另外一个声音:“大头,别嚎丧,俺瞅见三凤儿眼皮子都动弹啦。”

“真哒,二彪子你可别糊弄俺!”

“真的,三凤眼睛睁开了,肯定没事!”

刘青山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草地上,阳光有点刺眼。

适应一下,才看清楚眼前晃悠着的两个半大小子,身上光溜溜,晒得跟黑泥鳅似的。

“大头,二彪子,你们咋……”

眼前是自己少年时候最好的两个伙伴,可是,咋一下都变成小时候的样子,这世上真有返老还童?

那个脑袋瓜子比一般孩子都大一圈的小子,嘴里欢呼一声扑下去。

俩手摁在刘青山同样光着的肚皮上,然后噗的一声,一口水从刘青山嘴里喷出来,给大头喷个满脸花。

这小子也不在乎,用手抹了一把,呲牙还乐呢:“三凤儿,你刚才差点把俺魂儿都吓丢喽。”

使劲眨巴两下眼睛,刘青山身子一颤。

他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一幕,不是发生在他初三毕业的那个暑假吗,他和小伙伴去水库游泳摸鱼,因为腿抽筋差点淹死。

那一年,他才十六岁。

于是,他急火火地问了一句:“大头,今年是哪年啊?”

大头那张很有喜感的脸一下子垮了:“完犊子喽,三凤淹成傻子啦,那你还记得欠俺五分钱的事儿不?”

“一边去!”

另一个比较壮的少年把大头扒拉到旁边,“三凤儿,今年是83年啊,咱们刚毕业啊!”

1983年?刘青山茫然地点点头,抬起胳膊瞧了瞧,小细胳膊,小手跟鸡爪子似的,再往下瞅瞅。

嗯,果然毛还没长齐呢。

回来啦,真的回来啦!

中年油腻大叔,变回了半大小子,一切将重新开始!

上一世,活得太累,对家人亏欠太多。

这一次,他要把命运牢牢攥在手中!

攥紧拳头,刘青山脑子也清醒多了,猛然间,一个念头从脑子里划过。

他腾地一下,从草地上蹦起来:“大头,二彪子,今天是几号?”

大头抓抓自己湿漉漉的大脑袋:“放假了,谁还记得日期?”

还是二彪子比较机灵:“7月20号,咋了?”

果然是这一天!

刘青山脑子里面轰隆一声,嘴里怒吼一声:“快,快跟我去找高文学这个狗日的!”

吼完了,撒腿就跑。

“三凤儿,高文学不是跟你大姐处对象呢吗?”

大头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先穿衣服啊!”

这个是二彪子的声音。

刘青山跑了几步,感觉是有点凉飕飕的,又连忙跑回来。

草地上扔着两条破裤子和一只裤衩,他真不记得哪个是自己的。

刘青山又吼了一嗓子:“快穿!”

欸,二彪子抄起了那条膝盖位置补着两块大补丁的绿布裤子。

大头则慢悠悠地拿起那个裤衩子。

刘青山这才拿起那件蓝裤子,裤子很旧,屁股蛋子的位置缝着两块一蓝一绿的大补丁。

心急火燎地套进一条腿之后,刘青山发现,自己不会穿了,真是越急越乱。

“三凤儿,你那裤子是旁开门的。”

二彪子在旁边提醒了一句。

想想家里的两个姐姐,刘青山有点明白了。

这时候家里穷,一件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轮到他这儿,指不定拣哪个姐姐的呢,有条裤子穿就不错了。

好歹算是把裤子蹬进去,系上裤腰带,结果又有点整不明白了,你说这不是耽误事嘛。

这还是厚帆布编的腰带,一头是个铁制的半圆小碗儿,另一头是个铁环儿,二者相扣,就严丝合缝了。

看到地上还有个几乎褪成白色的红背心子,他拿起来套到上身。

又提上千层底的布鞋,布鞋前面撑开一个小洞,大拇脚指头光明正大地从窟窿里探头出来。

没法子,小子多费蹄子,丫头多费胰子,家家户户都这样。

穿完之后,刘青山就撒开蹄子,一溜烟向着不远处的村子里跑去。

……

此时此刻,碧水县火车站,简陋的候车室里,一个年轻人正拉着一名中年人的胳膊,心急火燎地询问:

“老舅,我妈得了啥病,现在到底咋样啦,老舅,你快说呀?”

年轻人戴着个大大的近视镜,梳着三七分头,瘦削的刀条子脸显得文质彬彬,不过此刻却是一脸惶急。

中年人长得比较瘦小,脸上并不着急的样子,他伸手拍拍外甥的肩膀:

“文学啊,你妈根本就没病。”

反正现在介绍信也开了,火车票也买了。

他只要把外甥押送回京,就算完成任务。

“没病?老舅,这到底咋回事?”

高文学用手使劲推了一下眼镜,有点发蒙。

老舅则拉着外甥,在长条木椅上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道:

“文学,上次你给家里写信,说你在农村处了个对象,准备结婚是吧?”

嗯!高文学重重地点点头,他当然是下了决心的。

“你个傻孩子,真要是在农村结婚,那一辈子就窝在小山沟沟里,整天种地刨粪,这辈子不就彻底毁了嘛!”

高文学一直以来都醉心于文学创作,虽然有些书呆子气,但是这会儿也有点明白过来:

“老舅,可是我和金凤……”

中年人没有叫他继续说下去,打断了外甥的话语:“文学啊,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人心险恶。”

“那村里的姑娘,看上的是你知青的身份,知道你迟早回城,不就把她也带回城里,摇身一变,就变成城里人,人家是攀高枝儿,利用你呢。”

高文学摇摇头,透过镜片的目光十分坚定:“不,老舅,金凤她不是你说的那样。”

这孩子还真是个死心眼子!

中年人也有点急了:“家里都给你安排好了,托关系走后门,你妈就差给厂子里的领导下跪了,才给你争取到进工厂的机会。”

“你不是喜欢写作吗,人家厂领导说了,直接叫你进工会,以后重点培养。”

“你要是不回去,你妈着急上火,没准就真病了,你说你这孩子,不是不孝吗?”

高文学这回也为难了,一方面是养育自己的父母,一方面是自己心爱的姑娘,他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他当然也想回城,再怎么说,首都的生活,也不是这个小山村能比的。

老舅在一旁察言观色,看到外甥一脸挣扎,便趁热打铁:

“文学啊,你先回城里安顿下来,要是跟那个姑娘是真心的,大不了以后再接进城里好了,老舅也不能逼着你当陈世美不是。”

这样好像不错!

对,先回城,然后再风风光光地把金凤娶过门。

高文学顿时眼睛一亮,以为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只是他这种书呆子哪里知道,首都的户口,是那么好解决的吗?

他老舅的意思,只不过是先把他哄回去,过上一段时间,自然就把这个小山村遗忘。

甥舅二人沉默了一阵,高文学也渐渐安稳下来:

“老舅,就算是回城,我也得跟金凤说一声,叫她安心等我。”

“火车票都买了,还是回家之后再写信吧。”

老舅好不容易把大外甥给哄到车站,当然不会再让他回去。

高文学想了想,也只能点点头,就在这时候,他猛地听到一声声呼喝传进耳朵里。

“高文学!”

“高文学,你在哪!”

谁找自己?

高文学站起来向候车室门口望去,看到了一个半大小子,正满头大汗地一边喊,一边蹦蹦跳跳,四下张望。

半大小子上身就穿着个掉色的背心子,已经被汗水打透。

高文学见了立马挥舞起手臂:“三凤,我在这呢!”

刘青山一见对方,脑门子顿时噌噌冒火,拳头攥得咔吧咔吧直响,猛冲上去,直接一个飞踹。

半大小子,力气可一点不小,高文学被踹得身子向后一仰,栽倒在椅子上。

随后便是暴风骤雨般的拳脚,还有刘青山声嘶力竭的叫骂:

“我打死你个王八蛋……白眼狼……陈世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