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吞天诀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玄幻奇幻 东方玄幻
作者: 心无尘 主角: 楚青云 江月泠 楚青芷
50.78万字 0.4万次阅读 2.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67章 惊人发现 2023-02-04 23:44: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52.43
    累计字数
  • 42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67章
简介

少年楚青云本是武道天才,却意外受创、丹田被毁,无法再修炼。 家族遗弃,众人嘲讽,唯独未婚妻不离不弃,拒不退婚。 逆境之中,楚青云得太古传承,修无上神诀,吞天噬地。 一代剑帝就此横空出世,一人一剑,纵横诸天万界、霸绝寰宇苍穹!

第1章 退婚?忘恩负义?

乾国,千江郡。

一座雄伟壮阔的古城,屹立于巍峨的岐山余脉之上。

山脉两侧,有两条汹涌奔腾的大江日夜川流。

此城故而得名,凌江城。

初春的清晨,杨柳吐新,春风料峭。

一位身穿白袍,身材挺拔的英俊少年,等候在江家府邸的大门外。

他望着朱红的大门,右手摸了摸袍袖中的婚书,神色平静又坚定。

街上来往的行人,看清白袍少年的模样,都忍不住驻足观望,并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咦……那位不是楚家少主,咱们凌江城赫赫有名的第一天才楚青云吗?”

“楚家少主?那已经是过眼云烟了!

听说他半个月前身受重创,丹田受损,已经变成无法修炼的废物了。

虽然他捡回一条命,可楚家怎么会让一个废人当少主?

前不久,楚家已经免去他的少主之位了。”

“那他不待在楚家养伤,跑到江家来干什么?”

“你没听说过吗?楚青云和江家的大小姐江月泠,自幼就定下了婚约。

楚青云这个时候来江家,多半是为了他和江月泠的婚事。”

“啧啧……楚青云从天才变成了废物,还妄想娶到凌江城第一美人江月泠?

依我看呐,今天肯定有好戏看了。”

白袍少年正是楚青云。

正如众人猜测那般,他今日来江家,的确是为了他和江月泠的婚约。

不过,他要做的事,却是退婚!

即便他听到了众人的非议和嘲笑,却始终神色淡然,丝毫没有动怒。

毕竟,他重伤被废后的这段时间,早已见惯了别人的冷眼、嘲笑和幸灾乐祸,心态早就静如止水了。

……

江府深处,富丽堂皇的花厅里。

“夫人,楚青云来求见家主,已在大门外等候盏茶时间。”

头发斑白的老管家,恭敬地弯着腰,向主位上的雍容妇人禀报消息。

妇人衣饰富贵、装束考究,眉眼间颇有威严。

她正是江家主母徐凤仪,也是江月泠的生母。

“他可有说明,为何而来?”

徐凤仪端起茶盅,轻轻一吹,浅尝辄止,神色漠然地问道。

老管家躬身道:“未曾说明,想必是为了他与大小姐的婚事。”

“哼……”徐凤仪轻蹙眉头,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之色。

“他已是废人一个,楚家倾尽全力也束手无策。

如今他的废物之名已经传遍凌江城,还妄想娶泠儿为妻?

带他来见我,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何颜面提起婚事?”

老管家提醒道:“夫人,是否需要老奴向家主禀报?”

徐凤仪挥了挥手,语气淡漠:“家主事务繁忙,这等小事,怎能打扰他?”

老管家道了声遵命,躬身退下了。

没过多久,老管家去而复返,带着楚青云进入花厅。

徐凤仪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楚青云,心中暗想:“两年未见,这小子已然成年,身子骨长开了,更显英俊挺拔。

虽容貌过人,器宇不凡,可他终究不再是凌江城第一天才,反倒成了凌江城的笑柄……”

这时,楚青云在厅中站定,朝徐凤仪行礼。

“晚辈楚青云,见过夫人。”

言谈举止,一如既往的稳重老成,颇具礼仪风范,实乃世家子弟中的佼佼者。

但徐凤仪毫不在意,轻抬下颌示意:“坐。”

“多谢夫人,但不必了。

晚辈此来,是为了婚约之事。

江伯父不在场,晚辈与夫人相说,也是一样的。”

楚青云神色平静地说完,便抬手探入袍袖,要取出婚书。

然而,徐凤仪却摆手示意他别着急。

“听说前不久,你在天绝谷受了重伤,丹田受损,今后都无法修炼。

楚家曾出过神通境和道宫境的强者,应该留有天材地宝或灵丹妙药。

难道你的伤势,楚家也无能为力?”

楚青云摇了摇头。

徐凤仪又皱眉问道:“楚家可曾想过去千药阁,为你求药医治?

那毕竟是乾国最负盛名的医药世家,应该有机会吧?”

楚青云语气平静地道:“晚辈丹田消失、经脉寸断,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侥幸……”

徐凤仪眼底闪过一抹寒意,语气冰冷地打断了楚青云的话。

“这么说来,你被废已成定局,注定无法修炼,这辈子都只能当个废人?

而且我还听说,楚家已经废了你的少主之位,甚至要将你赶出楚家?”

楚青云眼神淡然地望着徐凤仪,右手再次探入袍袖,又要取出婚书。

“江夫人,我的结局如何,无需您提醒,我这次来只是为了……”

不等他的话说完,徐凤仪脸色一沉,迫不及待的怒喝。

“既然你已是废人一个,岂还有脸来我江家!

难不成,你想借婚约巴结我江家,来养你这个废物?

可惜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楚家都不愿意留你,我江家要你何用!?

来人!把这个废物给我赶出去!

从今以后,不准这个废物踏入我江家半步!”

看着徐凤仪盛气凌人的嘴脸,听着她咄咄逼人的话语,楚青云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之色,心中有些感慨。

“以前的江夫人,任何时候都是端庄优雅、温柔贤淑的姿态。

对我也是青睐有加,一口一个贤婿的叫着,仿佛把我当亲人一样。

没想到,见我重伤被废了,她竟然变得如此尖酸刻薄、面目狰狞。

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世态炎凉,人性善变,也不过如此。”

哪怕被整个凌江城的人嘲笑、挖苦,楚青云都不会在乎。

可徐凤仪是他的准丈母娘,曾经待他如贵宾,如今却对他奚落嘲讽,落井下石。

纵然他的心境再沉稳,也不禁生出一丝失望和愤懑。

见楚青云愣在原地,还不愿意离开,徐凤仪继续说道:“楚青云,你曾是凌江城第一天才,也定然是聪明人。

既然你清楚自身的处境,就应该有自知之明。

你和泠儿,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你注定是泥地中的杂草,路旁的尘埃,微不足道。

而泠儿……她已在三日之前结束闭关,成功觉醒了水月道体!

以她的天赋和资质,将来必定如九天明月般耀眼,登临道宫之境绝不在话下。

而且,泠儿已经被乾国三宗之一的秋水宗看中。

不久后便要拜在长老慕容月的座下,成为她的关门弟子。

现在的你,给泠儿提鞋都不配!”

听到这个消息时,楚青云压下心中的怒意,眼中闪过一抹欣慰,替江月泠感到高兴。

“泠儿能觉醒水月道体,将来前途无量,确实可喜可贺。”

徐凤仪的表情和眼神更加鄙夷,身躯微微前倾,释放出无形的压力。

“楚青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但我奉劝你,最好打消不切实际的幻想,认清现实。

你和泠儿的婚约,已经没有意义,我们江家绝不会认可这份婚约!

以泠儿如今的资质和身份,只有王孙贵胄、三大宗门的真传天骄才能配得上她。

为了她的前途和名誉,我希望你识趣点,不要自取其辱!

从今天起,你和泠儿再无关系,你也不准再纠缠她!”

“夫人说完了?”楚青云挑了挑眉头,终于从袖中取出了婚书。

“江夫人,我与泠儿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也有生死相扶之谊。

听闻她觉醒水月道体,我真诚为她高兴,这是她的机遇和造化。

我原本不想拖累她,也不想耽误她的前程。

我今天来江家,本就是来退婚的!”

说到这里时,楚青云露出了揶揄的冷笑,话锋一转。

“不过,江夫人如此尖酸刻薄,将我贬的一文不值,实在令人寒心。

所以……我改主意了!

这个婚,我不退了!

你觉得我是杂草也好,烂泥也罢,婚书在我手中,只要我不退婚,你女儿就必须嫁给我!

你还想攀高枝,找乾国三宗的真传天骄当女婿?

呵呵……做你的黄粱美梦去吧!”

“什么?!”徐凤仪愣住了,双眼死死盯着楚青云,脸色变得无比羞恼!

同时,她还有些后悔。

早知道楚青云是来退婚的,她肯定不敢当面羞辱对方,一定会好聚好散。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楚青云!你这个小畜生,我以前怎么没看出,你是这种厚颜无耻的小人?”

徐凤仪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楚青云怒骂道。

楚青云满脸不屑的反唇相讥:“我也没想到,向来雍容端庄的江夫人,竟然是个尖酸刻薄的势利眼!”

徐凤仪更加怒不可遏,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涌,头晕脑胀。

“楚青云!今天你不交出婚书,休想走出江家!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随着徐凤仪一声令下,立刻有四名持刀的护卫冲进花厅,将楚青云团团围住。

面对四把寒光闪烁的刀刃,楚青云却毫无惧色。

他不疾不徐地收起婚书,笑着对徐凤仪说道:“江夫人,我与泠儿两情相悦,并立下了山盟海誓,你休想棒打鸳鸯、拆散我们!

婚书,我是不可能交的。

你女儿,我娶定了!”

说罢,他无视了四个护卫,转身就要离开花厅。

“混账,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徐凤仪的肺都要气炸了,腾地站起来,喘着粗气地下令道:“动手!快拿下他!”

四个护卫不再犹豫,连忙挥动佩刀,砍向楚青云的手脚。

但就在这时,一阵疾风卷入花厅。

一道白色倩影飞掠数丈,出现在楚青云身旁。

她纤纤素手一挥,便弹开了四把刀刃。

“叮叮叮……”

四个护卫被震退几步,手中的佩刀也纷纷掉落在地上。

徐凤仪和楚青云的目光,立刻落在了白色身影上。

这是个身着月白色长裙的少女,约莫二八年华。

她身材窈窕,面容绝美,浑身散发着清冷高贵的气息,宛若天上皎月。

她的五官精致绝伦,柳叶双眉下,是一双宛若灿星的清澈眸子。

一头如瀑的乌黑长发垂至腰间,只用一根素雅的发带系着,更添几分飘逸灵动之气。

毫无疑问,她正是凌江城第一美人,楚青云的未婚妻,江月泠。

“娘!青云哥哥登门拜访,有礼有节,您怎能如此指责、羞辱他?”

江月泠的俏脸上满是怒意,眼神失望的盯着徐凤仪。

“我与青云哥哥相识相知十三年,不仅情投意合,还立下山盟海誓,此生不渝。

青云哥哥更是助我修行、不遗余力,四年前还曾救我一命,自己险些丧命!

自我与青云哥哥缔结婚约以来,楚家也明里暗里帮助江家,才让我们江家的财势大有提升……

娘,我真的难以相信,您竟会做出如此忘恩负义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