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为匪 9.2
作者: 彗星撞飞机 主角: 沈三 凌秋君
239.62万字 10.2万次阅读 44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42章 天下(大结局) 2023-12-27 10:49:0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63.51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42章
简介

我看这天下,纷乱云扰。 我看这乱世,莺吟燕舞。 上山为匪,下山称王。 生死虽有命,富贵却在我! 既为乱世之匪,生死虽不能控制,但这生死之间,我意纵横!

第1章 女山匪?

沈三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准确的说,是被晃醒了过来。

发现自己正被五花大绑地横在马脖子上。

脑袋后面一阵肿胀,身下的马匹不断颠簸,马脖子硌得沈三生疼,但后背却有着两坨柔软的东西,挤压在自己的身上。

女人?

不对!

女山匪?!

海量的信息如鲸吸一般的涌入了沈三的脑海。

穿越了?

草!

我堂堂一个特种兵队长,不就是面对二十几八嘎国的矮粗萝卜特工?就光荣穿越了?穿越也就罢了,竟然被一个女山匪给抓了?

这也太给老爷们丢脸了?

沈三正在迷迷糊糊的想着,就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处山寨里面。

正要抬头看看,却硬生生被人拽着脚,从马上拖了下来。

因为手脚被捆住,根本动弹不得,沈三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把他抬进我房间里面,我要生吃了他的心,给四当家的报仇!”

“告诉他们沈家,三天以内,送一万两白银上来,不然的话,把他们少爷的尸体,扔下山去喂狗!”

随着一声怒喝,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沈三感觉被人抬了起来,一路朝着山寨里面走去,沈三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了不少的记忆片段。

大的宅院,混乱的人群,官兵和山匪,以及一根大粗棒子……

还能不能再倒霉一点?

开局就被山匪抓了剜心?

沈三来不及多想,连忙眯着眼,看着这处山寨的情况。

找机会逃出去才是首要任务。

这处山寨依山而建,大门在最底下,依次坐落着一排一排的房子,而听起来,刚才这个女山匪,搞不好还是山寨的头头之类的。

果然,几个山匪一路把沈三抬到了最高处的一间房子里面。

还不等沈三反应过来,几人把沈三朝地下一扔,便走了出去。

沈三虽然已经醒了,但仍然装作还没有醒来的样子,现在手脚被捆,被知道醒过来的话,肯定还要挨一下,沈三看着没人了,胡乱在地下摸到了一小块尖棱的石头,磨起了绳子。

这种绳子是麻绳,磨断不会太麻烦。

这一会要是被挖心的话,那可就太冤了。

不愧是特么山匪,甭管收没收到钱,这绑票以后就没打算活着送下去。

虽然现在的这具身体有些孱弱,但灵魂毕竟也是特种兵出身,沈三有把握,只要在自己一步之内,绝对可以拿下任何人。

等到擒住这个女山匪,再想办法出去。

正当沈三费力磨着绳子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沈三连忙停了下来,装作还昏迷的样子眯眼看着。

紧接着门便打开了,一个身披斗篷的女子走了进来,进来以后,便把房门插上插销,窗户用木板挡了起来,刀随手倚在了门的旁边。

借着微弱的火光,沈三看到这个女山匪头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沈三正要悄悄地继续割绳子,可接下来的一幕却直接让他惊呆了。

只见这个女山匪竟然直接脱起了衣服,不一会,上半身就只剩下了一个肚兜,被高高的撑了起来,原本就不大的肚兜,此时遮挡起来,都显得有些多余,沈三想着之前在马背上的感受,最少是G罩杯!

搞什么?

难不成要上了我?

你特么倒是解开绳子啊!

我喜欢主动!

沈三正在无语的时候,没想到就连最后的肚兜也被解了下来。

一时间,风光旖旎,一片雪白。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个女山匪是真的漂亮,柳叶弯眉,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除了之前腰挎弯刀的飒爽,现在不着片缕的,更显诱惑,身材堪称劲爆!

后世那些什么明星差远了!

就是肩膀前面和后背的两处血淋淋的刀疤,有些破坏了这种美感。

紧接着,女山匪拿起桌上的一瓶药,抹在了伤口处,剧烈的疼痛让这个女山匪浑身猛地抽搐了一下,但仍然死死地咬着牙,一声不吭。

过了好一会,才擦了擦满头的汗珠,用细布把伤口给包了起来。

沈三暗自惊叹,没想到这个漂亮女人,竟然这么狠,怪不得一个山匪窝里面,竟然是她一个女人当老大。

正在这时。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大当家的,饭菜好了。”

一个人隔着门吆喝道。

“等着!”

女人一声怒喝,随手拿过来一件衣服围上,这才起身开门。

“告诉所有兄弟们,今天晚上都给我精神着点,以防伏牛山那伙人再来找事!”

“谁再敢给我喝酒误事,我扒了他的皮点天灯!”

女山匪对着来人吆喝道。

“是是是!”

“我、我马上去安排!”

来人放下东西,慌乱地跑了出去。

沈三暗暗的摇了摇头,这个娘们估计是挺狠的,不然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山匪,不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刚才还说要吃我的心,这女人特么狠起来,真是没男人什么事了。

沈三稳住呼吸,努力地保持着固定的频率,在背后悄悄磨着绳子。

现在手脚被束缚,如果被这个女人发现,可没什么好结果。

而女山匪在关上门来以后,也开始吃起了饭,似乎对地下的沈三连搭理的兴趣都没有。

毕竟在她的眼里,沈三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富家少爷。

脑袋后面挨了那一下,就算不死,一时半会也绝对醒不过来。

不然女山匪就算再豪放,也不至于当着沈三的面宽衣解带。

终于,经过一阵摩擦过后,麻绳顺利被沈三给磨断了,但不可避免的,因为突然消失的束缚,沈三的手臂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沈三连忙把手别在身子后面,假装成还是被捆着的样子。

但那个女山匪很明显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从绑腿上抽出一把匕首,一脸警惕地朝着沈三这边走了过来。

沈三屏息凝神,闭着眼睛,依靠听觉判断着来人的距离,当最近的一步踏下之后,沈三猛地睁开眼睛,一个暴起,朝着女山匪后脖颈处狠狠一击。

那名女山匪一声闷哼,直接倒了下去。

沈三下意识的要拉住她,避免摔在地上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结果没想到,手上抓住的衣服,竟然一点重量都没有。

紧接着,一个玉葱般赤果的躯体,从衣服里面滑了出来。

沈三看了看手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地下光溜溜的女山匪。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