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你的心尖宠和离了 7.7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去冰三分糖 主角: 沈凤鸢 嬴渊沉
31.74万字 0.1万次阅读 8.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3章 一家团聚 2023-03-16 22:59: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31.74
    累计字数
  • 108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3章
简介

藏拙二十载,沈凤鸢温驯纯良、柔弱娴淑,直到她十指染血,在正阳殿上杀红了眼,世人方知,她哪里是小白兔,分明就是狐狸王! 重生归来,她亮出锋芒,一纸休书送渣男,铁血手腕震天下,娘家人人都给力,三个宝宝腹黑又天才,还有妖孽摄政王,重生当日拥她入怀,将她宠上天。 从此,她杀伐果决,人美路子野,他执棋天下,带娃追妻两不误,她谋天下,他谋她。 传闻摄政王不近女色?他痴恋双世,念她成狂! 传闻摄政王不能人道?他将她拆骨入腹,要她成瘾! 传闻摄政王有三个私生子?沈凤鸢辟谣:“不是很熟,只是朋友,专心事业。” 嬴渊沉:“夫人若不认账,不如再生三个?” 三个崽崽:“娘亲别装了,全城都看见你扶腰了!”

第1章 冷宫妖妇她杀疯了

定北侯府,妖火连天。

火势深处,女人红衣烈烈,长发在火海中张扬恣肆,遮住了大半的面庞。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散出阵阵难闻的恶臭,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索命的恶鬼。

“阿鸢,别挣扎了,护着你的人都死绝了,你拿什么跟朕斗?”

嬴景墨看着眼前女人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不禁露出鄙夷的神色。

沈凤鸢,定北侯府嫡女,更是他嬴景墨的皇后!

只可惜,沈氏一族谋逆,阖府一夜之间被绞杀。而她沈凤鸢,一个顶着谋逆罪名的皇后,也落得猪狗不如的下场。

沈凤鸢抬起头来,双目直直看向嬴景墨,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撕碎!

她被人毁了容貌,本该倾城绝世的脸上布满一条条蜈蚣一般的疤痕,若不是因为那双蓝色眼眸,谁又能认出眼前这个疯妇竟是当年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

“兄长叛国的事,是你一手策划的?!”

“是朕。”

“沈家一百三十一口,是你派人杀的?!”

“是朕。”

“还有我们的孩子……也是你杀的?!”

“是朕。”

他回答得轻松,脸上找不出一丝负罪感。

“不过阿鸢,那三个孽种只是你的孩子,却不是朕的。”

“五年前的百花宴是朕给你下了药,可占你身子的人却不是朕,至于究竟是哪家的家丁贱奴,朕也不清楚。”

“你说……什么?!”闻声,沈凤鸢面色愈发苍白。

当年她被人下药与男人一夜纵欢,还有了三个孩子。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那晚的男人是嬴景墨,这才嫁给他,走向这万劫不复。

原来从一开始就被他算计了!

“阿鸢,别怪朕,当年朕只是普通皇子,若不毁了你,朕怎能配得上你,又怎能让你沈氏一族心甘情愿扶我上位!”

五年前,他还是个不起眼的皇子,生母低贱,到哪都不受待见。

而她沈凤鸢,出身西凉第一世家大族,又是西凉第一美人,如果不把她拉入泥潭,沈家又怎会舍得将府上嫡女嫁给自己。

“当年,是朕设计毁你清白,却不想出了纰漏,白白便宜了那些贱奴。此后,朕装作毫不知情带着众人找到你,又当场向你叔父求亲,那老东西为了你的名节只能同意。”

“所以啊,阿鸢,现在你应该知道成婚以来朕为何从不碰你,因为——你这身子,朕嫌脏啊!”

“还有啊,阿鸢,你自从嫁给朕就染上疯症,发起疯来六亲不认,唯独听朕的话,你都不奇怪吗?”

沈凤鸢脸色煞白。

她从出嫁之后便患上疯症,发起疯来连三个孩子都认不出,难不成……

“是朕啊,是朕给你下了疯药,如此一来,沈家就会更忠心,而你,也成了一条听话的狗!

哦,对了,这第一次疯药就下在你我二人的合卺酒里!”

果然是他!

可笑她沈凤鸢心心念念的少年,竟是养了一条毒蛇在身边!

“阿鸢,你是不是又奇怪现在你为何如此清醒?那是朕屠了沈家以后就断了你的疯药!”

“朕就是要你亲眼看着朕登上王位,朕就是要让你们这些世家大族全都死!”

曾经,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他恨透了这些瞧不起他的世家大族。如今登上皇位,他更害怕他们功高盖主!

而沈家作为西凉第一世家,自然留不得!

“原来如此。”

没有想象中的撕心裂肺,沈凤鸢平静得吓人,像极了暴风骤雨前摇摇欲坠的宁静。

“阿鸢,你说有多好笑,朕毁了你,毁了沈家,可这些年你们沈家还对朕心存感激,拼了命地维护朕。你的兄长在战场替朕卖命,你叔父那个老东西,到死都在求我对你好!”

嬴景墨笑得近乎疯魔,清俊的脸庞狰狞无比,跟平日里的人畜无害简直判若两人。

“阿鸢,你是不是特别恨朕?只可惜你沈家的公道,也只能向阎王去要了。”

公道?

人都死了,还要什么狗屁公道!

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原本安静的沈凤鸢突然笑了起来。

“嬴景墨,你该不会以为你真的赢了吧?”

“你……什么意思?”

对上沈凤鸢那双蓝色眼眸,嬴景墨心头莫名一慌。

可恶。

明明一败涂地的人是她,可为何看她的眼神,却好像输的人是自己一样?!

捕捉到嬴景墨眼神中的惊慌,沈凤鸢戏谑一声:“你以为我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只是为了跟你叙旧?”

“嬴景墨,你我自幼相识,原来你都不了解我的。你非良人,可我沈凤鸢也从来不是什么善人啊。”

说着,她抬起手,扬起身上的红衣——准确的说,是一袭红色的丧服!

“这里,是用你母妃的鲜血染的!”

“这里,是温氏一族!”

“这里,是你妹妹朝云公主——不过,我没有杀她,而是挑断了她的手筋脚筋,将她丢入兽栏!那些个发了情的野兽,你说她会是什么下场?”

“哦,还有你的太子元儿……”

所以,她身上这件丧服,是用血生生染红的!

“不可能!就凭你一个废物……”

“废物?”沈凤鸢大笑起来,“沈家世代为将,我沈凤鸢会是个废物?!”

三岁习策论,五岁诵诗书。

七岁能骑马,策马纵皇都。

沈家世代为将,家中无论男女皆自幼习武,她沈凤鸢更是其中的天才!

只不过从前有叔父和兄长护着,她才能安于深闺,不以锋芒示人。

“沈凤鸢,你这个疯子!他们是无辜的!”

“无辜?”

她大笑不止,妖冶癫狂,犹如身后即将被烈火焚烧殆尽的凤鸢花。

那双蓝色的眼眸也跟着烧成血红色,她杀红了眼!

“我兄长沈九霄领兵北漠十六载,被污窃国,被你剃骨剜心不无辜?”

“叔父沈成书被你削足断骨,头颅挂在城墙上不无辜?”

“堂妹沈凤微,被你妹妹派兵侮辱至死不无辜?还有我的孩子,最终也惨死在你的剑下!”

“嬴景墨,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谈无辜!”

她不要公道,她要谋害沈家的凶手全都死!

疯了。

沈凤鸢疯了!

整个西凉谁人不知,琳琅郡主沈凤鸢柔弱娴淑,如今竟成了个杀红了眼的疯妇!

不。

应该说,现在这个杀红了眼的疯子才是真正的沈凤鸢!

“忘了告诉陛下,罪臣在这凤栖院中种满了凤鸢花。此花虽美,却见不得火,一经焚烧,就会产生毒烟。闻之,必死!”

换句话说,今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死无疑!

“放箭,给我放箭!”

此时此刻,嬴景墨方才明白,原来那只温顺的小白兔都是装的!

眼见箭矢如流朝自己飞来,沈凤鸢没有躲,反而转身朝着烈火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抽出发间玉簪。

她微微一笑,旋即把玉簪插入眼眶,将一双眼珠生生剜出。

传说,蓝眸可以平天下,定乾坤。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便山河倒转,一切重来。

“夭夭!”

身后,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响彻凤篱宫,紧接着,一股幽幽的檀香沁人心脾。

沈凤鸢一愣,怎么可能!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夭夭,是她的乳名。

这个名字,只有自己最亲近的人才知道,可那些人,分明都死绝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男人长剑染血,单枪匹马在万千铁骑中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朝着沈凤鸢的方向奔袭而来。眼见沈凤鸢被烈火吞噬,他没有犹豫,纵身跃入火海。

夭夭,别怕,我来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