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从头开始。

书名:
强风吹拂之逆风前行
作者:
棋胖子
本章字数:
2080
更新时间:
2023-03-14 23:54:34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短跑之王

重生中学时代,踏上赛道,赛道争锋!从县运会开始,钟响开始走上赛道之王之路。谁说黄种人无法突破人类极限?谁说黄种人,不能打破世界纪录?钟响不仅打破世界短跑纪录,还要创下后人无法超越的短跑纪短跑纪录!成为短跑之王!化身红色闪电!
已完结,累计160万字 | 最近更新:第五百四十六章 最后一战(大结局)

第一章 重生

书名:
短跑之王
作者:
快更
本章字数:
2821

北京奥运会,鸟巢体育场,百米赛道。

“On your marks(各就位)。”

九名运动员俯身,做好起跑动作。鸟巢体育场,在这一刻霎时间安静下去。

“Set.”

指令枪在整个鸟巢回荡,九名运动员,如同猛虎出笼,蛟龙出海,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博尔特起步非常好,速度很快......鲍威尔同样不错,起跑速度也很快。”

“博尔特...博尔特......”

赛道百米,短短不到十秒钟,解说员根本来不及多说什么,只是嘴里不断高呼博尔特的名字。

“奋力冲过终点,经典回头望月,9秒68......”

“他用轻松的方式,向世人宣告人类新的极限,人类新的百米纪录,9秒68......最后组委会核实最终成绩9秒69......”

鸟巢全场欢呼,博尔特张开双臂,绕场飞奔......

“9秒69,不可思议的成绩......”

电视机前,钟响关闭电视:“不过,这距离我太遥远了......”

9秒69,的确是不可思议的成绩,钟响平静的脸上,却闪烁着一丝不甘。

“如果我...当初不是因为伤病,努力训练,这几年间,成绩能不能突破到10秒大关?”

钟响脸上浮现一丝痛苦,两千年初,钟响是一名运动员,一名出色的运动员。因为一次意外,遭遇车祸,从此离开赛道,在山村小学当了一名小学体育教师。

“短跑是黑人的天下,黄种人目前还是无法突破10秒大关。就算我当初没有受伤离开赛道,现在也不一定有实力,与博尔特争锋......”

9秒69,一个恐怖的数字。

“算了,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吧......赛道争锋,我也没有机会了。”

赛道,已经成为自己的过去式,再想,自己也不可能重临赛道。自己的腿,已经瘸了,走路都走不快。

“你甘愿平淡一生,在小山村度过余生?你甘心,就这么放弃自己的梦想吗?”

钟响一惊,哪怕是大白天,钟响也吓了一跳。已经关闭的电视机,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打开了,一片雪花,声音,正是从电视机之中传出来的。

“见鬼了......”

钟响心脏砰砰跳动,电视机却继续传来诱人,而在钟响看来极为恐怖的声音:“你想重临赛道吗?你想成为短跑之王吗?”

“妈的!”

钟响感觉汗毛竖立,炎热的天气,让钟响冷汗淋漓。摸起身边桌子上的茶杯,照准电视机砸了过去。

“嘭......”

茶杯不偏不倚,砸中电视机。茶杯应声而碎,电视机屏幕也被砸烂。

然而,电视机屏幕却没有暗下去,依旧雪花一片,声音继续传来:“重临赛道,成为短跑之王,迎接最热烈的欢呼,突破人类的极限......”

“还来......”

这不是嘲讽自己吗?自己已经瘸了,还重临个屁赛道。

钟响拿起凳子,继续砸向电视机。这个极为诡异的电视机,让钟响感觉到有些汗毛炸立。更像是一种嘲讽,让钟响愤怒:“嘲笑我是一个瘸子吗?”

“嘭......”

凳子应声而碎,电视机也终于屏幕变黑。

“呃...”

这一刹那,钟响随着电视屏幕变的黑暗,眼前世界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

“钟响...钟响...不要睡了,该训练了......”

迷迷糊糊之中,钟响意识归体,感觉有人摇自己的身体。

迷茫的抬起头,睁开眼,整个人一愣。在自己面前,出现一张很是熟悉却又很陌生的脸。这是一个少年模样,却又是一张极为老成的脸。身材很高,超过了一米八。一头黄中带红的头发,有些飘逸有些潇洒。只是脸膛有些黝黑:“王聪...你,刮胡子了?”

这是自己的初中最要好的同学王聪,钟响记得毕业后没见过几次面。当初初三还没毕业,王聪知道自己考不上高中,辍学跟着他爸爸,跑长途运输。

这家伙体毛旺盛,有些络腮胡子,胡子的点缀,王聪看上去总像中年大叔。毕业后没两年,王聪雄性激素分泌更快,络腮胡子更为明显。

这家伙不是跟着他爹去跑长途了,什么时候来到了小山村学校?

下意识的看向四周,钟响脸上浮现一丝茫然。

“这是我初中时期上学的教室?”

太熟悉了,前面的黑板,还有粉笔字印。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化学方程,在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写满了文字,画满了花。在黑板正中央,写着大大的几个字还有数字:距离中考250天。

“我回到了初中时期,这是我初中时期的教室。”

这一切太熟悉了,教室南北墙面,挂着名人画像。讲台上,一张有些简单的,略微有些破损的讲桌。

猛地站起身来,钟响平视着王聪的双眼,仅仅一秒钟。钟响走出座位,走了几步,看了看自己的右腿,脸上带着一抹狂喜:“好了,瘸腿变好了......”

钟响热泪盈眶,失去了才知道美好。瘸了几年,没有人知道钟响是多么渴望拥有健康完整的身体。

心情激荡之下,钟响轻轻一跃,跳上课桌,随即跳下来,再跳上去。如此反复几次,满脸惊喜,脸上挂满了泪痕。

被钟响这一系列动作神情惊呆的王聪,忽然叫道:“钟响,你这是...睡糊涂了吧。赶紧去训练,还有半个月,就到县中学运动会了。”王聪推了一把钟响,看到他回过神来,叫道:“去晚了,大个子还有阎王就要惩罚了......”

“县中学运动会...大个子,阎王?”

钟响有些懵,这些熟悉的名字或者外号,听上去很是陌生,却极为熟悉。

记忆似乎很久远,钟响记得,中学时期,的确有县中学运动会。而今天,钟响记得清清楚楚,距离中考还有250天的这一天,正是镇一中最后确定学校参加比赛人员,参赛资格的一天。

大个子,是他们特长组组长,是特长组负责老师之一,一个身高超过一米九五的篮球退役运动员。人很随和,却又很严厉。阎王就不一样了,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五多,很是壮硕,力气很大,曾经是举重运动员。这个人不讲情面,迟到或者犯错,都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被人戏称阎王。

“傻愣什么,快走了...”

王聪伸手拉了一把钟响,钟响正陷入回忆,注意力不集中,被拉了个趔趄,小腿踢到了凳子上。一阵疼痛传来,钟响龇牙咧嘴,脸上却布满了笑容:“感觉到疼,这不是做梦......”

“你傻笑什么?做什么梦?你再做梦,就真的要挨罚了。”

王聪有些不满:“再不去就真的晚了......你不走我走了。”

钟响回过神来,看了眼教室,几个同学打扫完卫生,匆匆离开教室。下意识地跟着王聪走出教室,教室外,熟悉的一切,让钟响有种想要停下来,亲吻大地的冲动。

此时已经放学,校园中还有寥寥无几,最后打扫卫生的同学,骑着自行车匆忙离去。

看到王聪小跑着向操场冲去,钟响无奈也跟着向操场跑去。

两千年初,乡下中学各方面设施跟不上。冯欢镇第一中学的操场面积不小,却是硬泥跑道。里面有足球场篮球场,只有在水泥垒起来的主席台周边,是沙土地,煤渣都没有铺。

冯欢镇不算落后,煤矿就有几座。只是在体育方面,投入不是很大。两千年初,体育在中国还没有后世,经过北京奥运会被人们所知。钟响记得,直到毕业,自己重生前,这里的操场也没有多少改变。

穿过刷的银色漆,略带有锈迹斑斑的栅栏大门,操场里有不少校外人打篮球或者锻炼身体,或者踢足球。而体育特长生,已经热身完毕,正在压腿。

进入操场,率先来到操场的王聪已经开始绕着操场跑步。钟响距离还远就看到大个子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阎王却是双手插进裤兜,脸色黑中带着凶煞之气。

“钟响来了......”

还没有走过去,二十几个特长生中,就有人幸灾乐祸的喊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