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中华修古籍 9.9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黑白狐狸 主角: 左佑佑 柏辛树
45.24万字 2万次阅读 70.1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12章 尾声 2023-03-30 16:22:2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173.37
    累计字数
  • 38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12章
简介

左佑佑,文案鬼才,吃瓜达人,互联网热点十级学者。因为一场乌龙,没有背景和高学历的左佑佑,误打误撞进了传统持重的古籍行业,加入历时58年的中华大典编修工作。从接手做跑了四个编辑的百年账本开始,左佑佑挣扎在杂乱的民间计数法中,遭遇了古籍碎裂的毒打,被寄往哈佛研讨会的古书中途丢失的意外爆锤,又掉进了句读错乱的深坑。她打怪升级,奋勇挣扎,终于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古籍人。谁料,因为一件流失文物,中华大典编修工作陷入了声誉危机。左佑佑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让古籍“开口说话”,从而挫败拍卖行的阴谋,促成中国流失文物的回归。最终,历时60年,中华大典竣工,沉眠千年的中华文化重现世间。守护传统文化,以一灯传诸灯,终至万灯皆明。

作品荣誉
第1章 梦中情厂的面试邀约?

谁是大冤种?

是我。

左佑佑双目无神。

或许。今生今世。她都无法逃离“大冤种”的悲惨命运。

左佑佑,女,25岁,普通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小广告公司做文案,专门对接古书拍卖行的宣传业务。

每天拿着白菜价的工资,给白粉价的古书写拍卖宣传册,试图调动起有钱人的购买欲。左佑佑戏称这种生活为:

共同富裕。

在共同富裕的生活中,她的日常如下:

“我改。”

“但我可以改。”

“一会儿我再给你一版。”

“用回第一版吗?都行,可以,没关系。”

这天,原本和往日没什么不一样。可就在三分钟以前,左佑佑被分手了。

交往三年的男友终于考上了编制,感谢过左佑佑在灰暗日子里的陪伴后,上岸第一剑,先斩意中人。

“我们分手吧。”曹剑锋在电话里说。

电脑上,QQ狂闪:“这次的拍卖文案差了点意思,要么你再写一版吧。”

耳机中用来平心静气的《大悲咒》突然中断,网易云告诉她,收听整首需要付费。

左佑佑坐在工位上,面无表情地和自己满桌子五彩斑斓的手办玩偶对视,脑海中闪过曾经陪伴曹剑锋备考的点点滴滴。

她还爱他……

个屁。

她爱他个屁,她脑子又没大病!

“滚。”

她麻木地说。

“大、猪、蹄、子。”

曹剑锋被她骂得一怔,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学院的微信群热闹起来,曹剑锋不断被人@:“恭喜恭喜@曹剑锋,恭喜上岸!”

“恭喜@曹剑锋,爱情事业双丰收!”

有人在下面起哄:“@蓝笑笑,才子佳人,绝配!”

蓝笑笑,她们这一届的院花。

蓝笑笑@所有人:“感谢大家的祝福,剑锋说改日请大家吃饭,嘿嘿~”

左佑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火速点开曹剑锋的票圈,只看到了一根横线。

继前男友压线衔接后,左佑佑毫无悬念地被拉黑了。

桌角一只绿毛玩偶对着左佑佑笑。她面无表情地伸手,把绿毛玩偶丢进垃圾桶。

手机又响了。

左佑佑按下接听键,怒斥:“分手就分手,再打电话给我,撕烂你的嘴!”

对面静默了几秒。

左佑佑的唇角噙着胜利的微笑。

半晌,一道礼貌而冷淡的男声传来:

“这里是华夏书林。”

左佑佑笑容凝固,瞬间坐直。

华夏书林!

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大三的时候,左佑佑在拍卖行实习了一个月,参与古籍善本拍卖。按照惯例,中国的古籍善本拍卖主要分为春、秋两季,其间穿插着若干小拍。左佑佑参与的,就是秋季拍卖。

在拍卖开始之前,竞拍者可以去藏室核查拍品。就在这里,左佑佑见到了著名国学泰斗季之林老先生。

季老87高龄,比电视上更朴素一些,完全没有名人架子,事事亲力亲为。重要藏品,他会在开拍之前看三到四遍。

这天中午,员工都去吃午餐了,因此季老过来查看藏品的时候,刚巧是实习生左佑佑在藏室值班。季老拿了签到表,在工作单位一栏,端端正正地写下:

华夏书林古籍编修社。

虽然左佑佑不知道古籍编修具体做什么的,但这并不妨碍她对“华夏书林”这个金字招牌耳熟能详。

这个名字,频率极高地出现在央视新闻、高校专家学者简介、文化类节目顾问名单中,堪称路人皆知。

左佑佑帮季老打开了藏室的门,季老在翻书的时候,她忍不住在门外探头探脑。

季老见了,竟然慈祥地对她招手:“你对古籍善本感兴趣?”

善本的定义众多,通俗来说,提到善本,一般指得是保存较为完好、错漏勘误较少的古书。

骤然被叫到的左佑佑惊现国学泰斗与自己说话,连忙拘谨地说:“……嗯。”

季老通情达理地说:“我在这里看书久了,有些疲倦,不知小友可否进来扶我片刻?”

文化人不动声色的善意,就像一杯温水,令人舒适。

左佑佑感激地走进藏室,然后被古书惊呆了。

古书,许多古书。

数量如此众多的古书摆在一起,空气中似乎有某种古老的灵魂流转,浓重的华夏文明扑面而来,这种震撼只能用瞠目结舌来形容。

左佑佑不是个词穷的人,但她无法形容这样的感受。

曾经或写下、或拥有它们的人,如今已湮没在时间的长河中。在时间面前,生命渺小又短暂,可古书的存在,却又宣告着人的不朽。

看到左佑佑呆立当地,季老轻轻说:

“人永远都无法想象,中国的古书有多美,有多丰富,有多了不起,对吧?”

从那以后,左佑佑就对古书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为此,还专门修了一些文字学、文献学、历史学相关课程。

实习结束后,左佑佑放下豪言壮语:“我一定要进华夏书林做古籍,即使让我做单身狗,我也愿意!”

同学们倒吸一口凉气,纷纷鼓掌,并表示有被激励到,约定毕业后在华夏书林见。

如今,毕业三年了,左佑佑距离华夏书林遥远如天堑。

实际上,不要说进华夏书林了,就业形势极端严峻下,就连找个工作都难。

左佑佑毕业院校普通,人脉背景为零,被秋招和春招磨平了志气后,好不容易才找了家小广告公司,为古书拍卖行写拍品文案。

好在也算是与古书有点关系。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进华夏书林的努力。

那天,在藏室见过季老以后,左佑佑马上去网上查华夏书林,发现华夏书林仿佛还没通网,竟然连官网都没有,资料少得可怜,而且异常高冷,从不招聘。

通常来说,大部分人听到“从不招聘”,往往就望而却步。可乐(天)观(真)的左佑佑对此理解为:从不招聘,意味着没有其他应聘者竞争呀!

根本没有在怕的。

——于是,她跑去书店,打算买几本华夏书林的出版物回来看看。

结果,华夏书林的出版物精美厚重地排列在所有图书馆架子的最顶层,是左佑佑踮脚伸手绝对够不到的层次。

左佑佑踩着脚手架爬上去拿下一本大部头。大红色的布面精装在射灯的照耀下闪着贵重又寂寞的光。

书脊上三个烫金大字:

《金文编》

她翻开,里面的字全是横竖撇捺的随机组合。

整本书537页,左佑佑唯一能看懂的就是后记,作者恳切地感激了古籍中心的柏辛树博士对自己的帮助。

古籍中心、柏辛树博士。乐于助人。

这三个关键词串在一起,让左佑佑想起了季老,不自觉在脑子中勾勒出一位慈祥老先生的形象。

左佑佑当即拍板:就他了!

就这样,左佑佑迅速从图书版权页上找到了华夏书林古籍中心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发挥广告人的精神,每周做一封不重样的简历,快递过去。

收件人:华夏书林,古籍中心,柏辛树博士。

如此坚持了三年,没有激起一丝水花。

所以,此刻,接到华夏书林的电话,左佑佑激动坏了,颤声说道:“您好啊您好啊我是左佑佑。”

手机对面的男声公事公办:“您的简历收到了,但是很抱歉,古籍中心不招人。”

“……哦。”左佑佑的心沉到谷底。

“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左佑佑的心忽忽悠悠地升了起来:“您请说!”

“请您以后不要再寄简历了好吗?”

左佑佑宛如一条被重锤的鱼,在案板上垂死挣扎:“请问您能告诉我,是哪里不合适吗?”

电话另一端的柏辛树拽了拽衬衫的领子,顿了下,尽量委婉地说:“你是个好人。”

左佑佑收到好人卡一张,心中燃起一线希望:“我真的对古籍具有强烈的兴趣,曾经修过这些专业课……”她一口气把自己学过的相关课程像报菜名一样报了出来,最后以一句“我性格开朗活泼团队协作能力强”结束,强行给自己争取了一个电话面试。

柏辛树沉默地听着,等到左佑佑口干舌燥地说完,才简洁回复:

“我们985硕士起招。”

他补刀,“第一学历最好是北大。”

左佑佑的声音低落到跌穿地心:“我知道了,多谢提醒。”

她想了想,补了句:“我也有个不情之请。”

“您请说。”

“替我向柏辛树爷爷问好,叨扰老人家整整三年……祝愿柏老爷子身体健康吧。”

柏辛树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古怪。

柏辛树,活了29年,第一次给别人做爷爷,震惊也有,恍惚也有,想要解释的时候,对面电话已经挂断了。

催他开会的电话紧接着响起来。穿黑色衬衫的高个子男人有些无奈地解开第一颗扣子,叹了口气,才扭头接电话。

他清瘦高挑,面容沉而冷,带着一副银灰色眼镜,高挺的鼻梁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锋利的弧线。

左佑佑的简历被他随手丢在办公桌的另一边。

他伸手推开独立办公室的门,随意挽起的衬衫袖子滑落,沿着小臂落在手腕上。

袖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中指处因为长久拿笔而磨出一块薄茧,染了点墨色。

身后,左佑佑单薄的简历飘飘落下,轻轻覆盖上另一份厚厚的简历。

“老大!”

卷毛女人和秃头大叔蹲在门口,见到柏辛树出来,眼前一亮,齐齐追了上去。

夏博士一头卷毛,边跑边说:“老大,岱石藏帖项目需要招一个有金文专业背景的人,来专门负责商周秦汉彝器图录的工作!”

彝器,一般指青铜器。金文则是青铜器上面镌刻的铭文。

柏辛树的手机响个不停。他步伐匆忙,说话简洁:“季老向我推荐了他的学生,对商周铜器铭文颇有研究,简历就放在我的桌上。夏博,你直接去我办公室打电话,明天安排面试。”

夏博士应了一声,转身进了主任办公室。

柏辛树看向秃头大叔:“老石?”

“我们也要招人!”老石的头发岌岌可危,露出一点锃亮的头皮,身形是清瘦的柏辛树两个宽,“东亚经济史错漏百出,语义不通,不知道当初究竟怎么过的审!截至目前,已经做跑了四个编辑。我们急需抓一个冤大头……啊不,招一个新人!”

“你这个项目不是重点,预算又少,很难留住人。”柏辛树言简意赅,“我建议你辛苦一些,自己做。”

“老大……柏总!”

柏辛树拉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沉重的门隔绝了老石痛心疾首的目光。

……

情场失意,工作悲催,跳槽受挫的左佑佑挂掉电话,看着手机里付费播放的大悲咒,脑子中理智的弦崩断了。

她打开豆瓣,熟门熟路拐进豆瓣读书小组:

“震惊!网易云《大悲咒》居然收费,我佛不渡穷逼。”

左佑佑,豆瓣重度用户。

她文案出身,取得一手好标题,就像往水面上撒了一把鱼食,一条条文艺青年浮上水面,在帖子里聊天。

其中,有个ID“季之林不过如此”在下面回复:

“加V_jizhilin给你发《大悲咒》。”

左佑佑看着这个诈骗风格明显ID,陷入了沉思。

季老怎么可能玩豆瓣啊?

几年前与季老的短暂一面,让她对季老分外推崇。这个号冒充季老也就算了,竟然还说季老不过如此?

ID“左右为蓝”:“你竟然敢说大师不过如此,我和你拼了!”

ID“季之林不过如此”秒回:“呵呵,小友过誉了,季某才疏学浅,不敢当一句大师。”

后面跟着三个微笑的表情,配上前面的呵呵,嘲讽意味十足。

“季之林不过如此”:“季某见小友热帖《八一八历史上有名的藏书家》,另辟蹊径,并未拘泥于专业知识,而是把关注点放在藏书家的生活方式上,切合大众心理,将小众的藏书文化推广至万千人。季某惊叹于小友的古籍活化能力。又,见小友发帖欲谋职于华夏书林,季某与小友就古籍活化之事交流一番,请加V_jizhilin。”

太常见的钓鱼话术,左佑佑作为楼主,反手就是一个举报:“黑心骗子,封号吧你。”

封完诈骗号,电话又响了。

左佑佑疲惫地叹了口气:“我不贷款不买保险不买六合彩不赌马。”

对面静默了几秒。

“这里是华夏书林古籍中心。”一个女人说,“您明天上午八点半有时间吗?请来面试古籍编修的职位。”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