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判官直播间 8.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都市奇幻
作者: 久戈 主角: 崔殷 北司
15.14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71章 白云道长的计划 2022-12-09 22:11: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5.14
    累计字数
  • 3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71章
简介

【直播+灵异+日常+穿越】 崔殷在地府好好地做着自己的判官,忽然被老爹连人带生死簿勾魂笔扔进了阳间。 顺带扔进她怀里的还有地府刚上任的小帝君。 “闺女,最近阴司评比,咱们地府输给西方地狱那群臭苍蝇好几万票,现在全靠你给咱地府争气了!”上任判官大人义正言辞。 “......”崔殷摸着空空如也的口袋,抱着皮薄肉嫩的小帝君,笑容逐渐阴森。 穷困潦倒之下,崔殷开启直播 “判官直播,有冤的申冤,有怨的诉怨。” 本以为又是装神弄鬼灵异主播的观众们: “我好像看见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了?!” “这个鬼......好像是真的?!” “妈妈!我看见真判官了!” 靠直播发家致富,偶尔还要穿越时空解决些冤假错案的崔殷:谢邀,本职工作,不足挂齿。

第1章 被亲爹扔到阳间的判官大人

“闺女,为地府争光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捋着三绺山羊胡的美中年笑容可掬,“你也不想看到西方地狱那些臭苍蝇踩在咱们地府头上吧?”

崔殷呵呵两声,“那老爹你不如亲自上阵,让判官崔钰的大名传遍阳间。”

“那不成,我还要陪你娘亲去深海龙宫旅游呢!”崔判官果断摇头并“痛下黑手”,一把将自家闺女推下还魂崖。

崔殷正暗骂自家老爹要媳妇儿不要闺女,余光瞥见一团黑影狠狠朝自己脸上砸来。

手疾眼快接住黑团子,拯救下自己差点破相的脸,小崔判官隐约听见前任判官大人遥遥传来的声音。

“......小帝君也交给你......体验一下阳间生活......鬼门已关......一时回不来......”

小帝君?

某种十分不妙的预感袭来,崔殷眼前一片金光大作,转瞬已经穿过了阴阳交界。

***

“算命,算前生今世,不准不要钱。”

人来人往的天桥,一身大红色运动服的年轻女人毫无形象蹲在路边,地上两块板砖压着张破烂报纸,上面一行龙飞凤舞的朱笔大字。

她一头海藻般蓬松柔顺的乌发,妩媚勾人的狐狸眼,右眼眼尾一点泪痣,肤色极白,唇色极艳,美得好像剧毒却绝艳的罂粟。

身边盘膝端坐着个瓷娃娃般的小正太,四五岁的样子,板着一张包子脸。

正是被亲爹一巴掌推进人间的崔殷和差点砸在她脸上的黑团子——新任酆都大帝北司。

酆都大帝,主掌地府冥司,每任任期三千年。

北司是十八年前新上任的帝君,修炼时日尚短,法力不太充盈,常以幼童形态示众。

崔殷也只在当年继任大典上见过这位小帝君的法相法身,一眼得见恍若天人。

一个小时前,刚刚穿过阴阳交界的崔殷左手抱娃,右手拎着生死簿勾魂笔,伫立在马路中央,正对着汹涌的车流,仿佛刚从精神病院拖家带口逃出来的病患。

“你站在马路中间找死啊!”紧急刹车的司机探出头破口大骂。

“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没想开......”崔殷挂起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飞速退回人行道。

司机又狠狠瞪她一眼,“找死还抱着孩子,多大的孽啊!”

实际上重装战车全速冲刺都撞不破半点油皮的崔殷:微笑。

几分钟后,崔殷发现了一个堪比世界末日的问题——

她!没!钱!

身为地府官二代兼天庭权二代,崔殷自幼就是个小富婆,钱多得能拿来烧纸玩儿,连养的鸟儿都要穿金戴银。

可她兜里揣的都是冥币,在阳间根本用不了。

犹记当年地府还没通网到户,某酷爱隐居的鬼差老哥到阳间出差,饭后掏出一沓冥币。

最后这位老哥不仅上了社会新闻,还差点被当成吃霸王餐的混混缴送警局。

——自那以后,地府各大银行特意增设了兑换外币的窗口。

可崔殷是被她亲爹不讲武德偷袭扔进阳间的,根本没来得及去银行兑换阳间货币!

她甚至连冥机(阴间手机)都没带在身上!

“小帝君,您带阳间货币了吗?或者冥机也行。”不死心的崔殷将目光转向跟在一旁的北司。

“本君是被崔判官从床上拎起来的。”

崔殷看着他一身黑缎睡衣,了然。

小孩子觉多,睡到九十点钟是常事。自家老爹逮着自己晨练的功夫搞偷袭,可不就赶在北司的睡眠时间。

谁也不可能睡觉的时候还把钱或者冥机揣在身上。

很合理。

穷出水平穷出高度的崔殷长叹一声,顺手捞起路边长椅上垫着的一张破报纸。

勾魂笔无墨可书,崔殷空悬玉腕,笔走龙蛇,一行大字在报纸上浮现,“算命,算前生今世,不准不要钱。”

判官算命,突出一个喜庆吉祥。

时值傍晚,天桥上行人熙攘,一个个目不斜视。

“我说小丫头,哪有你这么算命的?”一位慢跑锻炼的老大爷路过崔殷的算命摊,跑出一段路后又倒了回来。

“大爷,您觉得有什么问题?”崔殷笑眯眯地,态度十分良好。

老大爷一身潮流运动服,说话时中气十足,“现在都讲究网上算命!什么星座,塔罗牌,那个才准呢!你这个......”目光在北司软嫩嫩的婴儿肥上停留了一瞬,大爷忽然叹了口气。

“唉,你也是个可怜人。多少钱一卦?”

隐约觉得大爷好像误解了什么的崔殷:“五十一卦,童叟无欺,大爷您算什么?”

管他误会了什么,能赚钱就是好事。

大爷又瞟了一眼北司的脸颊肉,“就算子孙缘吧。”

崔殷扯出垫在屁股底下的生死簿。

【张志国,男,六十七岁......】

【子,张秦汉......】

【孙,2032年5月30日诞生......】

崔殷装模作样问了几个年岁生辰的问题,接着双手合十,不伦不类施了个佛不佛道不道的礼,“祝贺大爷喜事临门。”

一旁围观的西装中年人不由发问,“女先生,你说的是什么喜事?”

崔殷一脸高深,“自是所求之事。”

张大爷原本也不是诚心算命,只想补贴一下这位可怜的独身母亲,听见这话反而有些不信。

他盼孙辈盼了十多年了,也没见添个孙子孙女的。

就当花五十块钱听一句吉祥话了。张大爷悠悠想着,忽然听见叮铃铃的铃声。

通讯图标微微闪烁,张大爷望着笑眯眯的崔殷,怀着不敢置信的期待按下接听键。

“爹!柔柔怀孕了!!”

“大爷,怎么这么高兴?真有喜事?”西装男人看着张大爷一脸狂喜,又问了一句。

“我儿媳怀了!我要有孙孙了!”张大爷乐得差点拿不稳手机,从兜里掏出三张红票子并几张零钱,全塞进了崔殷手里,“女先生,我得赶紧回家看看儿媳,这钱你先收着,等之后我再包给您大红包!”

“不用,一卦五十——”崔殷话还没说完,张大爷已经以百米冲刺的势头冲下了天桥。

六十多岁的老爷子硬生生跑出了二十多岁大小伙子的速度。

“你这就是个骗局!”围观人群中,拿着自拍杆的青年忽然大声质疑,“那个老头是你请的托儿吧?哼,今天被我遇见就别怪我拆穿你了!”

崔殷抬眼望去,对方梗着脖子,一副“真相只有一个”的表情。

“请问,”崔殷露出地府公务员的职业化微笑,语气柔和,“你谁?”

青年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我是专门拆穿你这种骗子的正义主播!”

“我要在直播间上万观众的注视下揭露你骗子的真面目!”

神识探知到对方手机屏幕上“观看人数:233”,崔殷:......

不过,青年的话倒是给穷光蛋崔殷提了一个醒——摆摊算命来钱又慢又累,她可以搞直播啊!

即能挣钱,又能宣传地府,简直一举两得!

唯一的问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