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侯爷日日想进房 8.2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叶晚晚 主角: 虞欢 萧凤瑾
36.64万字 0.1万次阅读 0.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56章 娇娇弱弱花衣裳 2023-02-09 08:33: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168.33
    累计字数
  • 29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56章
简介

宴秋升官发财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迎娶美娇娘过门,让虞欢成为了下堂妇。 前世,虞欢堂堂一品大将军之女,自小锦衣玉食,众星捧月。 而宴秋却只是一个上不了什么大台面的穷书生。 虞欢为了嫁给他,和疼爱自己的双亲断绝了关系,原以为自己嫁给了一个值得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可是谁曾想,男人飞黄腾达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她这个糟糠之妻给休弃,让虞欢一夜之间成为了全京城的笑柄。 重活一世,虞欢冷眼看着宴秋使出浑身解数哄她开心,满腹才学写出的情诗更是让满京城风流才子佳人叹为观止。 宴秋一腔深情付出,娇妻答应同他私奔,却在同他私奔之日,传来她与紫衣侯成亲的消息。 *** 传闻紫衣侯萧凤瑾风流成性,一天能往青楼跑三次,每日里美人堆里风流潇洒,好不快活。 殊不知—— 潇湘院为京城最高的楼,而坐在最高楼顶靠窗处,刚好能看到将军府的府邸。 小侯爷就那么每日坐在窗前,远远的望着将军府的府邸,看着他心仪的姑娘打扮的光鲜靓丽,满心欢喜的奔向她心爱的情郎。 直到有一天.... 那本该扑倒情郎怀里的姑娘,突然扑倒了他。 风流成性的小侯爷结巴了:“喝....喝大了吗?”

第1章 她虞欢,重生了

“小姐,你怎么那么想不开啊!那宴秋到底哪里好,以至于让你为了他,都和老爷闹到了撕破脸皮以死相逼的地步。”

“宴秋除了那一张脸以外,样样配不上小姐你。放眼这京城中的权贵世家,只要小姐您点头,随便找一个都不知道比他好几百倍。”

“老爷在知道小姐悬梁的事情后,气的直接吐了一大口血,小姐,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老爷也都是为了你好啊。”

啜泣的哭声在她耳边小声的哭泣着。

虞欢睁开眼,当看到墨双那张熟悉又稚嫩的一张小脸时,整个人都微微怔住。

她望着眼前熟悉的少女,以及从她嘴里多年前曾说出来的话。

墨双.....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怎么还活着?

看到虞欢醒来,墨双喜极而泣,“小姐,您终于醒了。”

虞欢在墨双的搀扶下坐起来,眼前一幕,熟悉到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她依稀清楚的记得。

她为了和宴秋在一起,公然第一次和双亲反抗,和一向疼爱她的父母彻底撕破了脸皮。

父亲为了不让她和宴秋再见面,就命人将她反锁在屋里不许她出来。

而她为了见宴秋不惜以死相逼,宁愿悬梁也要和宴秋在一起。

父亲知道她因为一个男人竟然以死相逼,直接气的吐了一大口血,当场昏迷了过去。

而她不知悔改,趁着父亲昏迷,府上的人顾不上她,又偷偷的跑出去和宴秋私会....

最终她与宴秋生米煮成熟饭,父亲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他们之间的婚事。

想起宴秋,那个原本一无所有,后来仗着她娘家飞黄腾达之后,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恩将仇报,设计让她的两个哥哥惨死,就连她的父亲,也被他以通敌卖国的罪名陷害,满门抄斩。

至于她....

她虞家满门抄斩,他仗着他如今位高权重,大慕一品丞相的身份,偷天换柱,将她从天牢里救出来,并不是因为他对自己尚还有多年的夫妻情谊,而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风光再娶,迎娶他心爱的美娇娘入府!

丞相府一年,她被折磨的遍体鳞伤,面目全非。

堂堂一品大将军虞家的掌上明珠,从小锦衣玉食,众星捧月,而他和别的女人让自己低贱到了尘埃里....

她虞欢,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她后悔终生的那一日。

“欢欢,你没事吧?你不知道当我听说你出事的消息后,差点吓坏了,赶紧过来看你。”

轻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虞欢抬头看去,一袭杏黄长裙,清秀俏丽的少女正满脸担心的从外面进来。

程如月,二品礼部尚书的庶女,前世的好姐妹。

就连她用悬梁自尽来逼迫自己的父亲就范这件事,也是她出的馊主意。

亏了自己前世对她深信不疑,自以为是的觉得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好,直到那夜撞见她与宴秋深更半夜同待一个房间,她衣衫不整满脸绯红的从房间里跑出来.....

程如月满脸的担忧,快步走到床前,在看到虞欢除了一张小脸苍白,并无什么大碍的时候,长出了一口气:“都快吓死我了,幸好你没事。”

说着,她看向一旁的墨双:“欢欢才刚醒来,还没有吃东西吧?你快点给你家小姐弄点吃的去啊。”

墨双像是才反应过来,赶紧下去弄吃的去了。

待墨双走远了,程如月赶紧走到门口将门关上,这才见她鬼鬼祟祟的又快步走到床榻前,坐在床上:“欢欢,你这么一闹,你父亲以后肯定不敢再这么硬气的阻止你和宴公子在一起了。”

是啊,她都以死相逼了。

父亲那么疼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为了一个男人闹到去死的地步。

想起前世自己作出的那些种种愚蠢的事,虞欢的内心满是苦涩和懊悔。

“你猜刚才我来时,听到你府上的丫鬟都说什么吗?她们说,你娘在你爹醒来后就劝他说,要不就同意了你和宴秋之间的婚事吧。当初你父亲一提到宴公子的名字就火冒三丈,现在你娘再说起他名字的时候,你父亲竟然也不说话了,看样子是快要动摇了。”

程如月仿佛看不到她那张苍白的脸似的,自顾自的高兴的说道。

满脸的雀跃,仿佛真的大有一种看着自己的好姐妹终于苦尽甘来了,她是真心的替她感到高兴。

看着虞欢沉默的样子,程如月想到什么,忽然抓住她的手,轻拍着她的手背安抚她:“其实欢欢,在得知你和你家里人闹成这个地步的时候,宴公子的心里也不好受。刚才来的时候我还特意去看了他,终日饮酒消愁,整个人完全就跟变了个样子一样,眼神无光,一点精神都没有。你是知道的,宴公子他一向是不喝酒的。”

“如今为了你,竟然这么作践自己。”

前世,她就是因为听了程如月的这些鬼话,坚定的认为宴秋爱她爱的死去活来的,更加坚定了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趁着府里的人重心都在父亲的身上,她在程如月的帮助下偷偷的跑出府,去了宴秋的住处。

也是在那一次......

她怀了宴秋的孩子,父亲见她为了宴秋都做到了这种地步,终究是不再阻止她和宴秋在一起,但是从那以后,她和无话不谈的父亲关系变得疏远了。

程如月见她不说话,不由得有些担心:“欢欢,怎么了?看你的脸色怎么那么白?”

“你不用担心,宴公子没事的。主要还是在你,他是因为太担心你了,所以才顾不上自己的。”

“最近因为你俩的事,你家里人好像都不怎么待见我,我也是偷偷溜进来的,不能在你屋里待太久,要是被他们发现就完了。欢欢,我就先走了啊。”

程如月起身,作势要走。

然而在走了两步的时候,发现虞欢没有像往常那样,立马叫住她,拉住她的手,急切的问她有关宴秋的事。

这让她心里很是诧异,明明几步的距离,她硬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走到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