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大婚(终)

书名:
裙下臣
作者:
米团子
本章字数:
2439
更新时间:
2024-02-10 19:27:02

已经读完最后一章啦!

全书完

90%的人强烈推荐

皇叔不经撩

【打脸暴爽】【双强双洁】天战医局的总司,穿越成大燕王朝的孤女落锦书,一来就背负谋杀蜀王妃的嫌疑,被满城追捕。要证明清白还不简单?那就把只剩一口气的受害人蜀王妃救回来,殊不知杀人嫌疑是洗清了,却遭蜀王与白莲花玩命谋害。好吧,那就放马过来吧,她杀疯了。手撕悔婚渣男,再毁绝世大白莲,还顺势救了重伤的皇叔萧王殿下。皇叔权倾朝野,惊才风逸,顶着大燕第一美男子的称号,竟还是单身的钻王五?那正好了,她有才,他有貌,他们女才郎貌,天作之合。权贵们:京城里爱慕萧王殿下的高门贵女不知凡几,怎会选了那刁横凶恶的孤女?百姓:萧王妃多好的人啊,能文能武能医能骂,萧王殿下得此悍妻,乃是前生修来的福气。萧王殿下眉目温润:少渊何幸,娶得锦书这般良善专一的女子为妻。锦书眼珠微转:弱水三千,我只取一……二三四五瓢看看,我发誓只看看。
已完结,累计201万字 | 最近更新:第935章 愿世间只有美好(全文完结)

第1章 贱人,本王让你陪葬

书名:
皇叔不经撩
作者:
六月
本章字数:
1536

大燕王朝,蜀王府。

落锦书披头散发地跪在暴雨里,瑟瑟发抖。

“贱人,本王让你陪葬!”狂怒咆哮声穿透了震雷,黑靴重重地踹在了她的腹部,她像破布一样飞出去。

落锦书痛得全身蜷缩起来,血雨扑面,像被猛兽逼到了绝地的兔子,怕得牙关打战。

她哆嗦地一寸寸往后挪,漆黑杏眼惊惶无助地看着狂怒狰狞的蜀王,嘴唇颤抖着解释,“我没有杀王妃,求王爷相信我。”

一名绿衣女子冲出来,恶狠狠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还敢狡辩?你的侍女小绿已经招认,是你嫉恨我长姐抢了王爷,所以趁着长姐临产在即要让她一尸两命,你说只要她死了,你就能当王妃,落锦书,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人,枉我长姐待你这么好,你杀了她不说,还要把她毁容。”

落锦书面容骇然,心沉到了谷底,绝望如网一般笼罩着她,“不……不可能的!”

小绿为什么要这样说?小绿为什么要害她啊?

她进去的时候已经看到王妃倒在血泊之中,还是小绿去叫人来的。

但绿衣女子根本不让她辩解,眼底一狠,拔下簪子便朝她扑过去,“我要杀了,杀了你为长姐报仇。”

落锦书慌忙躲避,簪子插进了她的手臂,血液顿时染了衣衫又瞬间被雨水冲散。

蜀王云靳风一手拉开了绿衣女子,阴沉的眼底尽是残暴之色,恨意如织,“你就这么下贱吗?好,本王如你所愿,沈仞,把她拖出去,让王府最低贱粗鄙的奴才好好招呼她。”

一名粗横的侍卫踏雨而至,粗暴的手抓住她的肩膀,宽松衣衫褪下,露出洁白颤抖的肩膀和瘦削锁骨,她吓得连爬带滚地扑到云靳风的面前,哭着说:“王爷,小绿撒谎,您相信我,您相信我啊……”

云靳风眼底的恨意烧起来,仿佛是要把她灼成灰烬,怒喝道:“沈仞,还愣着做什么?”

侍卫沈仞从她身后揪住她的头发,狠狠拖到出去,落锦书瘦削的身子没有一点多余的肉,被打湿的素衣依旧勾勒出纤瘦身段。

外头早就围满了府中的下人,每一个人对她都是咬牙切齿的恨。

“简直猪狗不如,王妃对她这么好,她怎么下得了手啊?”

“一条寄人篱下的蛆虫,不思王府收容之恩,还反过来杀害恩人,她想当王妃想疯了。”

“平日里装得楚楚可怜,王妃就是被她蒙骗了,这贱货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听着这些恨意入骨的话,落锦书哭喊着辩解,“我真的没有啊,你们相信我,我不会害王妃的。”

她真的冤枉啊,她没有想当王妃,这一年多来,她无时无刻不后悔当日带着订婚信物登门的决定。

她是到了京城才知道他另娶王妃,而且那日还是他大婚之日,她真的不是故意来破坏她的婚事。

她只是走投无路了。

父母死后,家业被族亲霸占,她入京投靠未婚夫,求一安身之所罢了。

可进了王府,她便被软禁,再不能离开了。

沈仞把她拖到了听月居的小屋里,再把府中最卑贱的马夫送进去。

“嘶”地一声,她素衣被撕破,露出胸前白净的肌肤,她惊恐地睁大眼睛,只见丑陋的马夫覆了上来,便要啃咬她的脖子。

落锦书骇然至极,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但那山一般沉的身躯,根本无法推动。

“还敢反抗?”凶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随即铁一般的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左右开弓,打得她满嘴鲜血,昏头转向。

她意识渐渐模糊,眼前一切像是一场噩梦,火烧般的痛楚几乎把她吞噬了。

羞辱,绝望,所有情绪涌上心头。

忽地,她用尽全力撑起了头,拔下了手臂上冷霜霜刺进的簪子,狠狠地送进了自己的胸口。

她的头沉沉地落在地上,杏眼瞪得很大,悲愤地呜咽一句,“我没杀王妃,为什么不信我啊?”

闪电划破黑沉沉的天际,裂出一道光芒,雷声随即大作,轰隆隆地敲震人间。

门被风吹来,乱雨扑进,廊子里惨淡的风灯映照着气绝身亡女子的脸。

“死了?真晦气!“马夫探了她的气息,已然绝气。

“但以为死就可以逃过去了?”马夫撕开她的胸衣,看到那白皙肌肤,他凶狠的眼底灌满了贪欲。

在他即将覆身上去之际,一只纤细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随即,另一只手飞快地拔出胸口的簪子,往他颈脖大动脉狠狠地刺了进去。

马夫全身一僵,鲜血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