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给残王抬棺后,他哭着求复合 8.7
作者: 黎酱 主角: 南洛倾 秦御修
126.42万字 0.6万次阅读 141.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六百二十八章 大结局 2023-07-23 00:02:4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244.67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27章
简介

【全身上下嘴最硬女主x高冷禁欲残王x团宠作精x天塌下来还有女主一张嘴顶着】 “王爷,王妃已经被您扔到乱坟岗三天了!” “那她,认错了?” “不!她已经变成了黑人,还说要给王爷您抬棺!” “……” 南洛倾一朝穿越,发现自己竟然被人活活抽死在乱坟岗上,亲爹不疼,亲妈早亡,亲老公还有心上人? 心上人还是被她所杀? 啧啧,好大一个烂摊子! 所有人都想让她死,所有人都见不得她好。 那她偏偏不如他们的意! 看她怎么一路逍遥,从乱坟岗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去给她亲老公抬棺!

第一章 棺材接亲

“给本小姐狠狠地抽!”

黄坟岗上,女人尖利的声音惊起一群乌鸦。

一个少女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血污沾满了漂亮的小脸,侍卫的鞭子毫不留情的落在她原本就布满大大小小狰狞伤痕的身上。

一连抽了三十多鞭,少女一开始还痛哼几声,可到了后来,半点声息全无。

侍卫擦了擦额头的汗,迟疑地说道:

“表小姐,她好像没气了,闹出人命恐怕不好交代。”

“怕什么?天塌下来还有表哥担着呢!”

楚萱儿轻哼一声,对着地上的少女啐了一口。

“我呸!害死绻姐姐,还妄想嫁给表哥!表哥当真是心慈,还给这贱人准备了棺材,要我说,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你们把她拖到一边去鞭尸!抽烂了扔棺材里给元安侯府送去!”

扔下这句话,楚萱儿转身欲走,忽然——

“啊!!!”

惨叫声传来,地上的少女不知何时苏醒,从地上暴起,一把揪住了楚萱儿的长发,将人死死按在地上。

随后左右开弓,甩了她十几个巴掌,直打的楚萱儿眼冒金星,双颊肿的像猪头。

几分钟前,她还是二十二世纪暗榜上有名的毒医猎手,在任务途中被榴弹炸死,一个和她同姓名的少女冤魂,将她扯到了这里。

“我送你重生,要你替我得偿所愿嫁给御王,在他面前洗刷冤屈!否则,我咒你穿肠烂肚,比前世惨死之状,更甚几分!”

冤魂凄厉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南洛倾倒吸一口凉气,周身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两眼发黑。

一些杂乱的记忆也零星浮现。

原主乃是当今元安侯嫡女,亲娘早逝,若不是外祖一家显赫,她也不会安然长大。

元安侯继室不敢动原主,便就捧杀她长大,因此养的性子有些骄纵,见过御王一面后,发誓一定要得到他。

今日本是她如愿和御王大婚之日,但御王心尖尖上的女子忽然死了,尸首无存。

御王压根就没细查,只因原主爱慕纠缠,又与那女子不和,加上婢女指认,就直接武断惩罚,令原主被活活打死!

可在原主的记忆里,她根本就是被诬陷的!

“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把这贱人拉下去打死啊!”

楚萱儿连连尖叫,眼底一片怨毒。

竟然敢打她!她一定要活剐了这贱人!

周遭的侍卫反应过来,上来想抓南洛倾,她眼疾手快的从楚萱儿的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别过来,不然我弄死她。”

几个侍卫瞬间停下动作。

这位可是御王的表妹,要是当真出了什么事情,后果绝非他们所能承受!

尖锐的簪尖刺破了一点表皮,鲜血流下,吓得楚萱儿又尖叫起来!

“你这个贱人!要是你敢对我怎么样,表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吵死了!”

南洛倾微微皱眉,反手又是一巴掌甩在楚萱儿的脸上,“闭嘴!”

再次被打的楚萱儿疯了一般的开始咒骂南洛倾:“贱人!小浪蹄子!我一定会让表哥杀……唔!”

她话还未说完,南洛倾眼神冰冷,一个手刀将她劈晕后,扔进了一边的棺材里,反手盖上棺材板。

做完这一切,她拍了拍手,跳上棺材盘腿坐下,看向已经被吓呆了的侍卫,冷声道:“你们几个,抬着我去御王府!”

抬她去?怎么抬?

“不会抬棺?”

南洛倾有些不耐烦,这些侍卫怎的这么蠢笨?

“快点,不然你们表小姐,就要被闷死在棺材里了。”

侍卫面面相觑,表小姐还在她屁股底下,他们不敢不从。

手脚麻利的抬起棺材,几人脚步飞快的往御王府赶去。

黑漆漆的夜里,几人抬着棺材穿梭过坟岗街道,上头还坐着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红嫁衣的少女,这等场景,怎么看怎么都十分诡异。

一刻钟后,御王府——

管家李伯惊慌失措的敲响书房的大门,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跪在书案后那矜贵冷漠的男人面前。

“王……王爷!王妃她……她回来了!”

秦御修握着女子画卷的手指微微一顿,长眉紧皱:“不是死了?”

“没死!她还带着棺材回来了,此时人就在大门口,王爷您快去看看吧!”

李伯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想着门口的场景,不禁有些后怕。

秦御修并未起身,而是推着一个轮椅,从书案后出来:“去看看。”

他跟随李伯到了大门口,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漆黑的棺材上,少女盘腿而坐,鲜红的嫁衣和黑色的长发顺着妖风鼓动,在这暴风雨即将到来的夜里,尤为诡异可怖。

听见声响,南洛倾微微抬眸,一张妖孽到人神共愤的脸映入眼帘,饶是她见惯美男,也不由得惊艳了一番。

哪怕坐着轮椅双腿尽残,也难掩他风华绝代之姿。

这样一个男人,难怪原身会为他痴狂。

可她到底不是原主。

对于这种眼瞎且不分是非的男人,她向来没那么客气。

“今儿个是你我大婚,我倒是见识了御王殿下府上的好规矩,接新娘子不用花轿,用棺材。”

南洛倾从棺材上跳下来,白皙的手指轻抚棺材盖,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声:“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王爷当真是大手笔,只是这样好的事情,我怎能自己一人受着?你我今夜之后就是夫妻,理当生同衾,死同椁。”

说着,她又看向秦御修,声音轻的如同鬼魅:“不知王爷府上还有什么规矩?比如……同房不在床上,要在棺材里?”

“夫妻?同房?南洛倾,你也配?”秦御修轮椅上的手微微收紧,眸中尽是厌恶。

下一刻,原本离她尚有几米远的男人,忽然来到她面前,大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你害死绻儿,本王送你上路,给她在地下赔罪!”

窒息感铺天盖地的席涌而来,南洛倾咬紧牙关,心下微沉。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操控着轮椅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精准无误的掐住她的脖子。

这个男人很强!

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残废!

男人显然是下了死手的,南洛倾纤细的脖颈几乎快被拧断。

剧痛窒息袭来,她艰难的从牙关里挤出一句话:

“你若是杀了我,就一辈子别想找到你那亲亲绻儿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