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扮男装后满朝文武都宠我 8.8
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年年有鱼 主角: 夏侯玉
123.63万字 0.3万次阅读 0.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587章 景湛番外(完结) 2023-08-10 19:51:05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2
    作品总数
  • 308.08
    累计字数
  • 672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587章
简介

夏侯玉穿成女扮男装的傀儡太子。 处境艰难,人人厌恶。 开局太烂,夏侯玉彻底摆烂,怼天怼地怼老师上司,只等时机成熟死遁。 但,为什么几个大佬一改之前的态度,开始对她宠宠宠。 程小侯爷:殿下,待我出兵,为您开疆辟土! 丞相之子俞少师:殿下,我一定辅佐您登上皇位。 摄政王:有本王在,谁也别想动太子之位,动他的江山。 假死失败,一朝回归,满朝文武变了态度。 一不小心,从傀儡太子变成团宠太子了。 就是几个大佬看她的眼神开始不对劲。 夏侯玉揪紧衣领:……冷静点,兄弟们,你们别弯啊!

第1章 女扮男装的太子

“太子殿下是女子!”

“太子殿下生了!还生了个怪物!”

“生了个怪物啊,也是,咱们太子殿下不男不女的,自己就是怪物,生出怪物也正常。”

“太子殿下女扮男装,颠倒阴阳,还瞒着文武百官、天下百姓,可真是胆大包天!”

床榻上,太子殿下衣不遮体,露出了纤细还带着血的双腿,还有胸前白皙的起伏。

只一眼,就一目了然。

太子殿下真是女子。

有人倒吸冷气,有人满脸厌恶。

夏侯玉猝不及防就落入了上百双男人的眼神中。

她颤抖着手想抬手将衣服拉上,慌乱间看到一个男子站在一旁,丰神俊朗,鹤立鸡群,冷眼看着她挣扎。

看到他,心脏处忽然传来了锥心之痛。

一时间,夏侯玉也不知是因为毒药,还是因为这个人。

在无声的目光凌迟中,在他们或惊怒或说恶心的辱骂中,夏侯玉在剧痛中,衣衫不整满身屈辱咽下最后一口气。

死不瞑目。

脸上还残留着痛苦惊愕,仿佛不知道为什么会遭遇这样的事。

……

夏侯玉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满身痛苦屈辱而死。

呼,还好是噩梦。

只是太痛苦太痛苦了,她居然梦到自己生了个唇裂婴儿,还被当成怪物,甚至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暴露了女儿身。

正当她松了一口气,入眼的一切,却非常陌生,古香古色,像极了古代电视剧里的场景。

正纳闷又在哪里时,夏侯玉忽然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压抑的...喘息声。

那喘息声很轻,可她这里太安静了,听得清清楚楚。

喘得还有点...涩啊。

夏侯玉好奇直起身伸头一看,嚯,美男!

只见屏风后的浴池里,氤氲的雾气中,美男衣裳半褪,如墨的长发下,眉飞入鬓,眼尾细长,俊美绝伦,一张脸真是摄魂夺魄。

什么是谪仙般的人物,她算是见识到了。

夏侯玉呼吸都顿住了,这是噩梦后的福利吗?

太正点了。

她内心嗷嗷着,下一秒就看到美男抬起眼睛来。

一瞬间,夏侯玉就僵住了。

美男眉宇间煞气肆意,双眸发红,妖冶又阴沉,像是深不见底深渊中的黑蛇,又像是戈壁滩上的野狼,满满的都是杀气。

这哪是什么谪仙,完全是索命的罗刹!

危险危险危险!

伴随着这一声声危险,一刀冒着寒光的匕首带风而致。

匕首速度太快,夏侯玉根本躲避不及,刀擦着她的脖子插在了旁边的屏风上。

脖子上刺痛,夏侯玉颤抖着挪开,一缕头发从肩上掉落。

她颤抖着摸上去,手心里有血,好在只是伤了一点表皮。

她刚才差一点又死了,差一点就连接死两次!

夏侯玉颤抖着转回身坐下,身后传来阴沉的声音,“太子殿下是要刺杀我吗?”

太子殿下...

一声太子殿下,打开了记忆的大门,无数记忆涌入脑海中。

她遇到第二件奇葩事——穿越,还是穿书。

穿成了大女主文中女扮男装的傀儡太子,喜欢上同为宗室之子的男主夏玄熙,后被心怀鬼胎的夏玄熙算计欺骗感情,暴露女子身份。

接着便是她才经历的似梦似真的凄惨结局。

被文武百官亲眼目睹确认女子身份,屈辱而死,而夏玄熙一个宗室王爷过继的儿子,根本没继位可能的人,却借机拉下皇后国舅爷一党,踩着她上位,逆袭为皇。

夏侯玉毛骨悚然,现在她变成了太子,若不改变,未来就是那样的死局。

而此时,唤她太子的绝色男人,就是这本书的大boss摄政王。

为什么原主会出现在摄政王沐浴现场。

因为原主也被设计了。

这一晚,原主被迫娶太子妃,偏又遇上男主夏玄熙和女主容琉月即将定亲。

原主不能接受眼睁睁的看着深爱之人拱手其他女人。

正好原主知道容琉月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于是她心生一计,故意将夏玄熙推入池中,趁着夏玄熙沐浴换衣的时候,送上了助兴香、投怀送抱宫女、捉奸三件套,绝了他们定亲的可能。

但到底喜欢夏玄熙,不想他真和宫女成事,就亲自来监督。

结果被夏玄熙提前知道消息,反手设计,变成了眼下这情况。

夏玄熙不知所踪,沐浴的人变成了摄政王。

更无语的是,摄政王常年戴面具,原主没见过摄政王的真面目,根本没认出他来,看到这样的绝色,一开始还调戏,想发泄心中的郁气。

结果自然不美好的。

夏侯玉刚才也垂涎美男,但看过书知道摄政王霍无殇身份,又知道他多危险,自然不敢孟浪。

“王爷恕罪,孤实在是失礼了,但孤只是走错了,并没有刺杀王爷的意思。”

夏侯玉非常干脆道歉,想到那助兴香,目光所及正好看到了桌上的香炉。

香炉烟袅袅,很是养眼,夏侯玉却面色微变。

助兴香!!

她扑过去,打开香炉顾不上烫就想灭香,身后却忽然传来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