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重生,老婆就要给我生二胎? 7.6
作者: 秋风起叶落 主角: 陈良 楚倩雯
41.58万字 0.1万次阅读 7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98章 大结局 2022-11-11 09:31:28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41.58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98章
简介

事业有成身家数千亿的陈良死后重生,回到了老婆孩子意外死亡的前一天。 前世的他游手好闲,嗜赌如命,害的老婆女儿跟着自己吃尽苦头。 重活一次,他洗心革面,立志要倾尽一生来弥补她们,要让她们过上最富有最幸福的生活。

第1章 爸爸你醒啦

本台消息,著名爱国企业家陈良先生,因病去世,享年76岁。

根据陈良先生之遗嘱、遗愿,他名下八千亿个人财产尽数上交国家。

用以支持国防和教育建设。

陈良先生高风亮节,永垂不朽!

……

陈良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粉雕玉琢的可爱脸蛋。

扑闪扑闪的水汪汪大眼睛,满是喜悦:“爸爸,你醒啦?”

陈良如遭雷击!

安安!我的女儿!

我不是死了吗?

他猛地起身,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小女孩吓了一跳。

有些害怕不解的看着陈良道:“爸爸,你怎么了?”

望着眼前这个自己魂牵梦绕,哭着梦到无数次的小女孩。

陈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上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安安,真的是你!

我的宝贝女儿!”

“爸爸,你弄疼我啦!”

陈良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拥抱太大力。

急忙松开,生怕伤到女儿。

“安安,哪里疼?”

“爸爸,不疼啦,嘻嘻。”

爸爸以前总是喝酒,爱发脾气,对自己很凶。

都很久没这么亲近的抱过她了。

陈良环顾了眼四周,只见自己身处一处老旧的泥土房内。

周围的陈设简单,却干净整洁。

一幕幕回忆涌上心头,陈良确定,这里就是自己五十年前的家。

“难道我重生了?”

“重生到了五十年前,老婆和女儿都还活着的时候!”

陈良按下心中激动,问女儿道:“安安,妈妈呢?”

“麻麻去喂猪啦!”安安用小手向外指着,奶声奶气的回答。

“爸爸昨晚又喝醉了,麻麻让我在这看着你呢。”

说着,还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仿佛对陈良昨晚喝醉很不满意。

陈良心中凛然,牵着安安的手,就朝屋外走去。

他们家是有三家土房,外加一个低矮的土墙小院组成的。

东厢房是睡觉的地方,正厅堂屋是吃饭的地方。

西厢房则被当成了厨房。

院子西侧,建了一个简易的猪圈,里面养着家里唯一一头猪。

父女俩出了堂屋门,便看到猪圈不远处,一个年轻女子,挺着大肚子在用老旧铡刀,吃力的铡猪草。

年轻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陈良的妻子楚倩雯。

一个贤惠温柔到了极点的女人。

即使陈良嗜赌如命,每天烂醉如泥,她也没想过离开。

每天带着大女儿安安,挺着个大肚子,辛勤劳作,竭力维持着这个家。

直到有一天,陈良再次在外赌博。

把自家唯一值钱的一头猪输掉。

楚倩雯才彻底崩溃,因为那头猪,是她借钱买来,好不容易养大的。

为了养这头猪,她不光借了亲戚家的钱,还欠了邻居们不少粮食。

本来,她还指望到了年底,把养大的猪卖掉,用来还债,再给女儿安安攒点学费,好让她能够上学。

可以说,这头猪,在这个一贫如洗的家里,是楚倩雯唯一的指望和盼头。

可陈良却亲手毁了它。

于是,失望透顶之下,楚倩雯当天晚上趁陈良不在家。

带着大女儿安安,连夜离家出走,打算回娘家。

却不料,当晚山洪爆发,引发山体滑坡,母女二人连同她腹中的胎儿,尽数殒命。

前世种种,历历在目。

陈良站在堂屋门前,悔恨自责,泪流满面。

倩雯,安安,上辈子是我对不起你们!

这么好的女人,不知道珍惜,我以前真不是个东西!

感谢老天,让我重活一世。

这一世,我一定痛改前非,再也不会让她们受一丁点委屈。

我要给她们一世荣华!

就在陈良暗暗起誓时,旁边的安安突然道:“爸爸,你怎么哭了?”

陈良连忙擦了擦眼泪,冲她笑道:“爸爸刚才眼里进了个小虫子,没事了。”

安安这才放心,一蹦一跳的朝楚倩雯跑去。

“麻麻,爸爸醒啦!”

楚倩雯只是瞥了一眼陈良,并未搭腔,继续手里的动作。

在她看来,自己这个废物老公,接下来肯定要去锅里找吃的。

吃跑了,就会跑出去瞎混。

所以,懒得搭理,不如自己铡草喂猪重要。

就在陈良,刚要上前和她说话时。

虚掩着的小院木门,被人一脚踹开。

几个叼着烟的小青年,面色不善的走了进来。

为首寸头阴阳怪气的看着陈良道:“良子,我来拿昨晚的赌注了。”

楚倩雯见几人来者不善,站了起来。

女儿安安也有些害怕的躲到了她身后,抱着她大腿警惕的看着光头等人。

“什么赌注?”

楚倩雯说着,回头看了一眼陈良,眼神中尽是茫然和厌恶。

没等陈良说话,那光头用猥琐的目光,打量了一眼面容姣好的楚倩雯。

得意笑道:“昨晚陈良和我们打牌输了钱,说好了要拿你们家这头猪抵账!”

“什么?”楚倩雯气的身体发抖,扭头看着陈良。

伤心欲绝的道:“你知不知道,这是我们家最后一点指望了?

你把它输了,欠别人的钱和粮食,拿什么还?

安安的学费怎么办?”

说着,楚倩雯崩溃大哭起来:“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陈良,你不是人!

你是要把我们娘仨往绝路上逼!”

“倩雯,对不起,我错了。”

见她这幅模样,陈良心疼不已。

他想起来了,今天就是自己家猪被债主们牵走。

也是自己老婆孩子出事的那一天。

上辈子,家里唯一值钱的这头猪,被牵走后。

毫无良心的他,不但没有留在家里安慰楚倩雯。

反而还出去借酒消愁去了,独留楚倩雯在家伤心。

最后冒雨离家出走,才会发生那两尸三命的悲剧。

重活一次,陈良当然不会再让悲剧上演。

他明白,想要阻止这个悲剧,首先就得保住自己这头猪。

光头等人,可不管陈良两口子吵不吵架。

冷嘲一句:“你对不起你老婆,我们可不能对不起自己,哥几个抓猪!”

说着,一摆手。

就要带人去猪圈抓猪,几人都是附近有名的二流子,凶神恶煞的。

善良温柔的楚倩雯不敢阻拦,只是哭的更伤心了。

陈良当即上前喝止几人:“站住,不准抓我家猪!”

领头的光头停下脚步,语气不善的斜瞪着他:“良子,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出来玩,要讲诚信,否则可别怪哥几个对你家不客气!”

陈良道:“刘亮,我愿赌服输,但这头猪你不能牵走。”

“陈良,你输了五百块,我牵你一头猪,算是便宜你了。”

光头表情凶狠道:“不让我牵猪也行,拿钱来!”

听到陈良输了五百块,后面的楚倩雯心中骇然,看着陈良更加失望透顶。

五百块啊,84年,许多人一家子累死累活,一年到头,也不见得能赚这么多啊。

陈良啊!陈良!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