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向黎明 9.2
完结 签约作品 科幻 未来幻想
作者: 冢中枯骨 主角: 方野
112.3万字 0.1万次阅读 0.3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66章 后日谈(结局) 2023-09-18 19:22: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112.3
    累计字数
  • 41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66章
简介

方野从荒芜的星球上苏醒,人类已经抛弃了地球撤离,世界的毁灭在即,不想死只能孤身一人驾驶着战舰逃离故乡,去寻找传言中的新世界。 流浪之路荆棘丛生,异星文明的阻拦,旧神的疯狂,无端出现的维度崩塌……但方野必须前进,他的舰船上已经承载了太多失乡者的希望。 新世界,究竟在哪儿?

第1章 黎明启航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丝暗淡的蓝光在闪烁,孤零零矗立在房间中央的巨大维生玻璃容器内,上身赤裸的青年微微颤动了一下。

在玻璃罐外的白色贴纸上,是他的名字。

方野。

一双略带迷茫的眼睛缓缓睁开,随后逐渐清醒,方野在幽蓝的溶液中缓缓矫正着修长健美的身躯,以肩颈抵住背后的容器壁,随后猛地双脚前蹬。

足以防弹的容器瞬间破碎,方野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落地时双手在背后一撑,整个人笔直地站起身,在黑暗中静立。

“发生什么了?人联2号军研基地?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方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时半会儿只记得某个声音告诉自己,要驾驶着基地下面的黎明号去寻找什么新世界,而剩下的记忆中断在他和队友护送一批物资前往前线,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方野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断层,但检查自身,除了惊异地发现体质翻了几番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变化。

“这里为什么这么暗,没有人吗?”方野赤脚走在地板上,踩着营养液的水泽一路摸索到大门口,发现合金大门没有完全闭合,中间留了一条小口子,内部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方野双手反握住大门的边框,缓缓发力,在一阵艰涩刺耳的颤音中,硬生生将缝隙拓开,内部的嵌合结构被这粗暴的行径崩裂了。

方野甩着有些发胀的手臂,顺着幽暗的通道摸索,一路上看见了许多房间,但无一例外都锁死了,没有工具在手,他也没办法撑开严丝合缝的合金大门。

“这里是废弃了吗?可明明……”

方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还残留着一点营养液的痕迹,清亮、干净,闻起来并没有长久循环使用产生的异味。

这说明就在不久前,还有人为他的维生装置进行过更新。

“既然有人更换,说明基地里还有人才对吧?”方野大声喊道,“喂!有人吗?有没有人啊!”

层层叠叠的回音从四面八方传回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墙之隔的怪异嘶吼。

“诡异?”方野微微后退,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面使用了军用混凝土和十二厘米厚的合金钢板、减震纤维板搭建的墙壁,看了看自己赤身裸体只有一条白色的小四角,有些紧张。

和诡异近身作战可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不提它们的奇形怪状的肢体,光血液中的污染物质就能让人生不如死。

眼下没有战甲,也没有兵器,更别提枪支了,遭遇了诡异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对峙片刻,方野发现墙壁安然无恙,稍微松了一口气。

“什么情况,为什么基地内部会有诡异啊……不会被攻陷了吧?那我现在被诡异包围了?”

方野脸色逐渐发青,只觉得浑身发凉。

他不由加快了脚步,一边努力搜寻自己碎片化的记忆,他对这里有一点浅淡的印象:“这条路尽头右拐,最里边好像是通往军研基地外围区域的?那里应该是仓库、洗浴区、宿舍区和食堂之类的,通往外界的门就在那儿……不过隔壁有诡异的动静,大门被打开了?”

方野小跑着来到了闸门前,附耳贴在缝隙处,能听到一个不间断的嘶吼和暴躁砸墙的声音。

“只有一只?”

方野心思活泛起来,通往外围区域的闸门有手动和电子两种锁,闸门顶端是绿灯,意味着电子锁是关闭状态,他只需要把闸门上的密码轮按正确的数字组合好就能打开它。

“12407?不是,12409?也不是……对了,12404!”

方野成功打开了闸门锁,屏气凝神,缓缓推开了这扇沉重的闸门。

没有刺耳的摩擦音,闸门的消阻降噪做到了极致,闸门安静地移动,一股子血腥味儿扑鼻而来,淅淅沥沥的血水从闸门上滴落,方野一惊,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用力推门而出,将门后的惨状收入眼中。

他对这一幕并不陌生,在他过去作为一名空降兵,活跃在各处和诡异交锋的战场上,经常能看见体型相对庞大的诡异将一个个人类拍烂、撕碎,血液就像炸裂的焰火那样喷涌绽放,将周围的一切染的鲜红,凄美又恐怖。

方野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惨状,还没来得及悲哀,便感觉头皮一麻,果断低头,躲过了从头顶掠过的细长利爪,随后一脚侧蹬踹在了近在咫尺的诡异胸口,让那畸形丑陋的家伙倒飞了出去。

这是一只体长三米五,直立两米高的怪异,主干像是一条蛇,通体皮肤呈现灰色,黑色的粗大血管在内部蠕动,肢体的中上端呈倒三角。

怪异一共有五条胳膊,左边三只右边两只,狭长的胳膊展开接近一米五,躯干最上方是一颗丑陋的没有头发的脑袋,从脸中央裂开一张嘴,几条黑色的触手从利齿内伸出来,无序扭动。

这就是诡异。无序增生的血肉,扭曲畸形的关节,而它们最初诞生的源头之一,却是人类自己。

方野一脚将诡异的胸口踹得凹陷了几分,但却没有急着追击,而是紧贴着墙壁冲刺。

他一眼扫过大厅,这片区域作为缓冲区,没有武器,必须要去更外围一些的仓库才行。

但是还没等方野冲出多远,背后一阵刺痛,感官敏锐至极的方野瞬间后仰跃起,强悍的身体素质使得他轻松越过了身后的四只爪子,在半空中拧转腰肢,猛地回身一脚抽在诡异的头部。

伴随着一声不明显的骨裂声,诡异颈骨扭曲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随后整个向边上倒飞了出去,几只爪子在地板上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噪音,留下一串划痕后堪堪稳住身体。

这次方野没跑,他脸色微妙地看着沾染上诡异鲜血的右脚背,刚才用力过猛,把诡异头盖骨干碎了,滋出一大片污血,那灰黑的血迹怎么看都不正常,但偏偏自己的脚一点感觉都没有,不仅没有所谓的“刺痛、肿胀”的感觉,甚至有点……舒服?

“见鬼了,我昏迷后到底接受了什么手术?”

想不明白,但是无需细想了,方野抬头看向了已经爬起来再次扑上来的诡异,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白痴,攻守异形了!”

这一次他不再顾忌污染,身躯从各个角度抓来的利爪中灵巧穿过,左手五指张开,牢牢按住了诡异的天灵盖,右手反扣住它的下巴,扭头躲开诡异的口中弹射而来的触手,双手交错发力。

嘎巴一声,诡异的反抗蓦然变得混乱无序起来,如同回光返照的痉挛。

“把颈椎折了还能蹦哒,这只诡异生命力真够顽强的。”方野一手按住诡异的肩膀,一手卡着诡异的脑袋,微微用力一拔,在艰涩怪异的声音中,将诡异的头颅扯了下来。

血雨中,方野抽身而退,甩了甩沾染污血的双手,仔细感受,发现真的没有被污染的迹象,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有理会还在轻微抽搐的无头尸体,方野在基地外围区域转了几圈,确定没有隐藏的诡异。

在这之后,他找到了在洗漱区澡堂下面的坑洞,这只诡异赫然是破坏了相对脆弱的排水系统,挖洞溜进基地的。

除此之外,方野在仓库换了一套黑色的后勤工作服,遮掩了一下身体。

他还找到了基地里最后一位留守人员的笔记,可惜只言片语过于零碎,一时半会方野捋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他将日记贴身放好,就来到了基地的大门口。

“有电,但是没有门卡,我得回去找。”

方野不得不再次返回那血淋淋的缓冲区,摸索半天找到了掉落在墙角边的卡包,从里面翻出了好几张门卡。

将所有门卡试了一遍,方野终于打开了基地的大门,怀揣着忐忑与紧张,看着基地大门缓缓打开。

温暖的阳光从天穹洒落,自基地大门打开的缝隙中照耀在方野身上,可方野抬头去看太阳的一瞬间,眼神变得茫然。

他默默把门卡拔了下来,打开了一半的大门重新闭合。

直到周围又变成幽蓝一片,方野依旧呆呆看着太阳的方向。

没必要出去了,地球完蛋了。

“所以笔记里所谓的‘太阳的眼睛注视着地球’,居然是字面意思吗?”方野默然,在照明设备相对完好的缓冲区坐下,没有理会身边的诡异尸体,翻开笔记本一点点翻看。

半个小时后,方野合上了笔记本,眼中的迷茫尽去。

“原来如此。”

方野空白的记忆得到了填充。

在八年前他乘坐运输舰奔赴前线时,遭遇了诡异的袭击坠落,内部一百多名基因战士大多死去,剩下的也都失去了意识,被诡异污染。

而秘密开展了人体可控诡异化实验的人联2号军研基地,果断接手了这批天然的素材,压制他们的诡异化进程的同时谋求自身意识的留存。

然而实验结果并不理想,实验者大多死去,直到五年前,方野那一批次的实验体已经只剩下他一个没有表现出失控的状态。

而这个节点,地球的深渊化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连赖以生存的太阳都被扭曲了,在它的照耀下,正常人类很快就会出现被污染的迹象,迫不得已,人联最终筛选了一批精英,抛弃了剩下一半无法带走的人口,逃离了地球。

2号军研基地计划中止,但方野这个人类与诡异共存的个体在诸多考虑下,最终留在了基地内部,没有带走,也没有销毁,只是留下了一艘功勋运输舰“黎明号”,以及一名自愿留守的科研人员照看他的情况。

之后的五年里,地球上最后的人类迅速死绝,如今的地球一片死寂,只剩下诡异的嘶吼嚎叫。而状态一直稳定无比,脑电波日渐活跃的方野,是留守科研人员唯一的精神支柱。

本来在他醒来后,两人就要结伴踏上寻找传说中不被诡异侵袭的“新世界”的旅途,可惜……

“一位可敬的学者,一位可爱的女士。”方野将笔记本收好,按照零碎的记忆前往基地底部的空间。

他向来是个乐观的人,无论如何,星空中还有一批漂泊不定的同胞在等待他的好消息,这就足够了。

半个小时后,军研基地颤动着分裂,一艘蔚蓝涂装的庞大运输舰缓缓从地底升起。

方野一身军装,意气风发地站在舰长室里,透过舷窗仰望天空中的太阳。

而那颗曾经哺育万灵的恒星,如今只剩下扭曲与恶毒,阴冷地盯着方野,但却没有别的动作。

“黎明,维度深潜!出发,向着新世界!”

方野向后靠去,反重力的座椅自动靠过来支撑起方野的身体,漂浮在半空中的黎明号悄无声息染上了一层膜,随后舷窗外的景色飞速褪色扭曲,看似一动不动,但在方野面前投影出来的光屏上,一个代表深潜指数的数字正在飞快上升。

最终,深潜指数定格在了一个代表了无限的数学符号上,舷窗外已经不再是那千疮百孔的地球,而是一片光怪陆离的地带,各种突破人类想象力极限的东西在这里漂浮,一切常态规则被扭曲,不远处就有长着触手的巨大蠕虫怪异尖啸,粘稠的液体丝线黏连着它,而源头是一堆猩红的眼珠,从虚无中睁开,寄生在那只庞然大物上。

还有许许多多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方野粗略看了几眼就收回了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在操作面板上。

“方野上将,请确定黎明号航行路线。”

清冷的合成音在舰长室里回荡,方野划拉着光屏,发现了好几个目标:“这些都是哪儿?新世界可能的坐标?”

“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这么理解。这些路线的尽头是曾经横跨无尽世界的守望者留下的信标,或许其中会有和新世界有关的消息。此外,拥有信标的世界往往会拥有守望者留下的科技、知识,可以为黎明号进行检修与改造,作为补给点是最优选择。”

方野若有所思:“所以人联科技树爆发式增长,除了危急存亡时的求生欲,也是因为我们找到了留在地球的信标?”

“是的,方野上将。7年前,人联发现了藏在地球异度空间内的信标,获得了守望者的馈赠,维度深潜等技术都是这份馈赠的产物。而新世界也是信标中有提及的存在。”

方野想了想,随手点了一个光点:“那第一个目标就这个吧,近一点。对了,守望者到底是什么来路,黎明号上有相关资料吗?”

“数据库检索完毕,很抱歉方野上将,黎明号数据库有信标信息备份,但您的权限无法查看。按照联邦议会预设程序,您可以通过回收信标来提高自己的权限。”

方野干笑一声:“还得一点点升级权限,怎么有种打游戏做任务的感觉……对了,你能联系上其他舰队吗?”

现在方野前进的动力可全都寄托在星空深处的另一批同胞身上了。

“抱歉,方野上将,黎明号没有与其他舰队联系的能力。”

“好吧好吧……话说回来,一个大头兵忽然变成人联上将,说跟我体质没关系谁信。黎明,帮我做个体检,结果出来了告诉我。另外,航行交给你了,我先去黎明号其他地方逛一逛。”

体检结束后,方野兴致勃勃在黎明号内部瞎逛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拥有自己的舰船,新鲜劲一时半会消不掉。

直到方野跑遍了整个黎明号,体检结果也出来了。

方野看了两眼就让黎明把数据消除了。

饶是乐观如方野,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有些心情复杂。

和诡异有血海深仇的他,有一天居然会变成半人半诡异……真是世事无常。

就在方野发呆的时候,舰长室忽然响起了警报声。

“黎明号遭遇袭击,进入逃逸状态。”

黎明声音冰冷,方野回过神来,抬头看向眼前的屏幕,顿时一个激灵。

之前寄生在那颗星球上的大片眼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跟上了黎明号,从眼珠内延伸出来的丝线正试图钻破黎明号的“膜”,大片的丝线织成一片网,使得它牢牢挂在黎明号上,一点点拉近距离,“亲昵”的想要将黎明号包裹在内部。

对比体型,足以让上万人正常生活的黎明号体积只有那群眼珠子四分之一不到。

“这什么鬼东西?诡异吗?个头太大了一点吧!”方野眼角抽搐,“之前它不是在啃那条虫子吗,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二级逃逸状态激活,已进入信标辐射范围,黎明号开始上浮。”

方野眼睁睁看着舷窗外隔着一层膜的液体丝线疯狂蠕动、挤压,使那层膜摇摇欲坠,而突如其来的上浮使得那些丝线慢慢变得稀疏起来。

“甩开了?怎么甩开的?”方野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询问道。

“敌对单位常驻于深潜领域,但生命能级辐射并未达到半神水准,以黎明号二级逃逸状态的上浮速度,敌对单位如果继续跟进将会导致自身崩溃。”黎明一板一眼地解释。

方野听得云里雾里,有心追问又自知权限不够,最终干巴巴憋出一个字:“哦。”

“黎明号能源即将耗尽,在抵达信标世界后,请方野上将尽可能在回收信标的同时搜寻可用能源。”

就在方野放松下来的时候,黎明又冷漠地提醒。

“不是说黎明号的能源足够维持多次深潜吗?怎么一次就……”

“黎明号逃逸状态的能源损耗是常态的十倍。”

“……”

几分钟后,黎明号上浮结束,脱离深潜状态,入目是一颗和地球相似的星球,但又有些差距,这个星球几乎一眼望去全是黑蓝两色,只有一点点代表陆地的黄绿。

“水世界?”方野想起来许多年之前的儿童读物,“不会这个星球上的智慧生命全是人鱼吧?还是说干脆就是鱼?”

他放大了光屏上的一角,看见了与地球高度相似的卫星带,不过似乎……废弃了?

“科技水平和人联纪元之前差不多?所以信标没被发现……那我还得想办法把信标挖出来,不会要潜水吧?”

方野心情沉重,他有深海恐惧症啊……

“扫描完毕,该星球为地球镜像世界,即广义上的平行世界。计算结果显示,该地球原本地貌与人联地球一致,但冰川已经消失,磁场失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区域被水淹没,处于文明末日阶段。”

黎明平静地揭露了残酷的事实:“该地球预估人口不足十万,海洋内存在大量深渊能级辐射,预计三至四年后该地球人类文明将彻底灭绝。”

深渊能级辐射?那就是说明海里全是诡异喽?

方野咋舌,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纠结于深海恐惧症超级加倍,还是对这个和人联遭遇相近,却更加凄惨的地球兔死狐悲。

最终,黎明号在一片超越海面的建筑群的上空悬停,保持着光学隐身的状态,将方野投放了下去。

方野吐槽了几句留下黎明号却不留武器装备的人联高层,最终在生产区找了几块钢材,自己用机床轴了一把制式合金长刀,然后带上了一只通讯用的腕表和一些维生物资、呼吸装置等,就从十几米的高空一跃而下,落在了天台上。

这栋建筑高多少是个未知数,但在水面上的只有廖廖五层。

方野看了看腕表,上面显示自己和信标已经很接近了,正准备行动,方野忽然一愣。刚刚那个代表信标的红点是不是晃了一下?

“信标……动了?”

方野下意识看向不远处另一片建筑的顶端,然后看见了一个突然缩回去的小脑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