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巷陌 9.3
完结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现实生活
作者: 灵犀无翼 主角: 沐川 顾小喜
20.06万字 0.5万次阅读 6.8万累计人气值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68.56
    累计字数
  • 307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38章
简介

【投行经理 × 新锐墙绘师 × 非遗传承 × 文创园 × 文旅融合 × 甜宠姐弟恋】 (本书获第三届现实题材征文大赛“分类一等奖”,同时也获得“2023年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重点作品”扶持) 刺桐花下,涨海弄潮。 为了二度冲刺申遗,彰显海洋文化和历史古城的魅力,刺桐市极为重视文化遗产的保护、开发与建设。 三公巷的人们,也自告奋勇地担起了宣传街巷文化,建设家园的责任。 一条并不起眼的闽南老巷,曾经出过辅弼帝业的股肱之臣;一片废置停产的老厂房,也曾在历史中熠熠生辉,傲然独秀。 当历史的烟尘散去,时代的潮流滔滔向前,顾家的儿女们,将目光投向那片老厂房,开始擘画新的蓝图——建成非遗文创园,亮出家园新名片。 弄潮儿向涛头立,追风赶月正当时。建设家园,立业创新,舍我其谁?

第1章 你好,画替老师1、2、3

1

“出画堂,且看只丹青,百鸟图中尽是息宿飞禽。孔雀屏开,鸾凤和鸣,大鹏鸟出天庭。天鹅共凫花传信情,飞鸿飞入云端影……阿嚏……”

小院榕树下,顾长顺吸吸鼻子,把手机放在一边,任它继续播放《出画堂》的片段,自己则在这极富美学意蕴的唱咏里,哆嗦着抽出茶几上的面巾纸。

“喜鹊在许檐前兆佳音,吉凶祸福瑞气相应……”顾长顺耸耸鼻子,闭上眼跟唱,继续沉醉于此间。却不妨,有人已悄然走到他身后。

“老顾,干啥呢?”

“听南音呢。”顾长顺不用看身后,也知来人是谁,哈哈一笑,道,“家后【注1】啊,快坐,坐,同听同听……”

“今日不是该你去值守么?”

李聪依着他坐在一旁的空椅上,因着榕树的絮太长,挠在耳边有些痒,又微微挪了挪椅背。

“闺女替我去了,我这不是感冒了么?”顾长顺把秃成地中海一般的脑袋,往李聪肩膀上一靠,只觉温暖中透着幽香,心里美得不行。

虽然年逾五旬,早从学校退了下来,但李聪依然对个人形象甚是在意。人都说,老顾家的退休女教师,穿得是朴素大方,看着是勤俭节约,但这该护的肤、该描的眉、该抹的嘴唇可一点没落下,确是个讲究人。

也不能不讲究,这两年,顾长顺、李聪都是这三公巷的门面担当,该讲究的地方可太多了。

于是,讲究的李聪,立马取了茶几上的帽子,扣在那秃秃的脑袋上。

暖意罩过来,顾长顺不由感动道:“还是家后好,知道我这头冷不得。”

此语换来李聪的一句讥诮加一个白眼:“想多了,我管你冷是不冷。”

见顾长顺瞪着她,不明所以,她才嗤嗤地笑:“人家李白是‘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你倒好,是‘朝如青丝暮秃头’,羞也不羞?”

听了这话,顾长顺不禁拉长了脸:“哟,这是嫌我老顾丑,坏了李老师的门面?”

“不不不,是坏了三公巷的门面。”

“再丑你不也凑合半辈子了,还跟我说这个。”

顾长顺正扶额无语,又听李聪叨叨他不讲卫生,把吸了鼻子的面巾纸随便扔地上,租客看见了都要嫌他邋遢云云。

他被叨得烦了,吸了口气拿上了手机起身便要走。

“哪去啊?”

“买菜,七八口人呢。蒋师傅又不在。”

“今天不还有?”

“多囤点。”

顾长顺头也不回,风也似的出了红砖古厝,墙上盛开的喇叭花,紫紫红红的一片儿,被这一阵疾风拨动得微微发颤。

“小心眼。”李聪撇撇嘴,收拾了茶几便去了厨房,张罗起中午的饭菜来。

2

那一厢,顾长顺心里那口气一点也不顺,摘了帽子泄愤半日,终于在喷嚏的提醒下,万般无奈地戴上了帽子,心说,所谓“一层秋雨一层凉”,古人诚不我欺。

一个钟头后,顾长顺提着大包小包穿回三公巷,远远窥见三个捯饬得光鲜照人的男人,在那巷尾来回张望,似摸不准方向。年龄居中的那人还拉着一个行李箱。

其中最年轻的那人说:“照导航,这不是到了么?怎么找不着。”

另外两人都摆手说着“我是路痴”的话。

顾长顺一看,展现个人魅力的时候到了,便紧了紧帽子往前走。

哪知,他还没来得及说“游客您好”,便被人给截了胡。

“我带你们进去吧,走。”

脆生生的一句,又带着点软糯,谁不喜欢这样的声音?

顾长顺又是骄傲,又是失落,便站在原地不动,看他家闺女顾小喜领着三位游客,从巷尾钻了过来。

“顾小姐,你先前说的那块牌匾,是在这个巷子里?”

“是啊,王宗翰、王宗荣、王宗鲜三兄弟,位列司马、司徒、司空,他们就是在我们三公巷出生的。”

顾小喜说起三公巷的大人物,语气里颇有与有荣焉的感觉。要知道,三公是旧时最尊显的三个官职的合称,虽说秦朝以降多为虚职,但也能把那门楣大大地光耀一把。

“好好,回头我们就去看。”年纪最长的一位笑答。

“好嘞。”

顾小喜应了一声,再往前定睛一看,微微一愕:“爸,你怎么出来了?不是感冒了么?”

“我买点菜。这是——”

“这是我今天接待的三位游客。”顾小喜往身后微微侧身,介绍道,“这三位男士,要住咱们二吾民宿。”

话音刚落,顾小喜身畔最年轻的男生,眼里大放光彩,轻轻“啊”了一声。暮秋时节,寒气日渐深重,他却只穿着深灰色的风衣,内里搭着一件格子衬衫,也不知有绒没绒。

顾长顺心里正寻思这男生在“啊”什么,他却已越过顾小喜,一径小跑过来握住顾长顺的手,热情问候:“您就是顾长顺顾叔叔吧?您好,您好,久仰大名。”

幸福来得太突然!

一早被家后吐槽,被女儿截胡的老顾同志,顿时感觉到了来自游客的敬意,笑得跟院里盛放的喇叭花似的,连忙腾出右手,回握男生的手:“你好你好,欢迎来三公巷做客!”

“早就想来了,只是最近才找到机会。走,叔叔,边走边说。哎呀,买这么多菜啊,我帮您拿。”

男生不由分说接过顾长顺手里的三包菜,只留着他提拎着最轻的那包。

对于男生的这种自来熟,顾长顺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声谢谢,便问他如何久仰自己的大名。

男生笑答:“以前读书的时候,和小喜学姐都是一个学校同乡会的,听她说起过你。”

这话和顾长顺预想的大不一样,闹得他心里又别扭起来,只说了句“好巧”,便不知说什么好。

倒是男生又眯起笑眼,对他伸出大拇指,用背课文似的调调说:“前阵子,我又在电视采访里看到了顾叔叔,这才能对号入座。本以为,电视里的顾叔叔精神矍铄、老当益壮。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现……”

他故意卖关子,引得心花怒放的顾长顺定睛看他,才抛出后面的话:“顾叔叔您比电视里还要上镜。”

和他预计得一样,此语一出,顾长顺脸上的笑褶又深了一层。

“哈哈,真的嘛。那是上个月的事了。”

上个月,刺桐市电视台的一档民生访谈节目,专门采访了包括顾长顺、李聪在内的几位退休老人,为他们颁发了“街巷文化大使”的锦旗。顾长顺一直引以为豪,尽管他的镜头被剪得只剩一分钟,全程沦为李聪的背景板。

那也没办法,谁让李聪形象气质俱佳,口才又是一级棒。三十年的语文老师可不是白当的!

顾长顺正洋洋得意,不想一阵疾风袭来,好死不死地吹歪了他的帽子,露出了一点“大光明”,不免有些尴尬。

男生却边走边给他正了正帽子,道:“天儿冷,顾叔叔可别冻着了。讲解街巷文化,还得靠着您那副嗓子。”

情商之高,令人叫绝。

情商之高,令人发指。

顾长顺、顾小喜同时在心里说。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顾小喜实在看不下去,不禁咕哝了一句。

男生似听了这话,扭头便对顾小喜来了个wink。

老实说,顾小喜只要一看到剧里的霸道总裁眨眼,就忍不住要换台。实在是太油腻了!

但此时她对这个学弟却厌不起来。

原因无他,皮肤白净,眉眼带笑,一身的青春气息,比那春风还要清新。这谁能厌得起来?即便是在四年前,她也没讨厌过他……

等等,打住,什么四年前,忘了,都忘了才好!

顾小喜收回神思,对身边的两位男士道:“二吾民宿,就在前方拐弯处。”

————————————————————————————

【注1】家后:闽南语中意为“妻子”。

【注2】刺桐市,原型泉州市。

该作者其它作品
90%看过的人还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