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诡闻实录:堪舆宗师 9.7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奇闻异事 奇门秘术
作者: 罗樵森 主角: 蒋红河 罗十六
30.43万字 1.8万次阅读 8.4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41章 他在骗你们 2022-12-10 10:14:01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3
    作品总数
  • 500.46
    累计字数
  • 76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41章
简介

我是一个背尸人,南来北往,送过数不清的尸体入土为安,见过上百种死法。 横死最凶,喜丧平静,自杀身亡不能投胎。 我是被天命唾弃的人,是蒋家最后一条血脉。 天黑不要点灯,蜡烛不要吹灭,走路莫要回头。 在每一个角落,都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走夜路的人。

第1章 陋习

早些年,农村很流行婚闹。

可一些没素质的人,喝多了就调戏新娘和伴娘,好端端的喜事儿闹成了陋习。

九九年,我妈才刚大二,她受邀去表亲家里当伴娘!

可婚宴上,却发生了不堪入目的婚闹。

我妈长得最漂亮,又是大学生,被人闹得最凶!

混乱中,她竟失踪了!

次日,她才奄奄一息地被人从柴房中找到……

我外公急得目眦欲裂,找表亲理论!

表亲却说我妈想攀高枝,去和城里的客人喝酒,喝醉了,谁知道发生了啥?关他什么事?

外公想要争辩,却被表亲喊人痛打一顿,给扔了出去!

自那天起,我家成了村里的笑柄。

村民说,女人爱抛头露面,肯定不是好东西!

不好好在家里结婚生孩子,跑出去读书,肯定都给人玩烂了。

我外公脸皮都没了,门都不敢出。

可祸不单行……

我妈的肚子,居然眼见着大了起来!

外公急的给我妈灌药,灌偏方。

可就算这样,她肚子丝毫不见小。

外公骂她贱蹄子,保护不了自己,让人搞大了肚子,反倒是把野种护的好好的!

我妈天天以泪洗面……

外公还气不过,踹了我妈肚子一脚。

结果,她当场流了一腿的血,小产出来一对龙凤胎!

外公直接就掐死了女婴!

他又要将我掐死的时候,我妈拼命磕头求他,说孩子不管咋来的,都是一条人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已经没了一个了,她怎么也得把我养大!

外公骂她疯了,要将我丢到后山去喂狗!

结果他刚出门,就被镇上来的瘸子张拦住。

瘸子张满脸麻子,龅牙嘴瓢。

他捏着一摞厚厚的钱,说要买我走!

外公被吓了一跳,那么厚的百元大票子,少说得七八万了。

他问瘸子张买娃娃干啥?有这钱,买个婆姨不香?

瘸子张只问我外公卖不卖,不卖,他就去别家问问。

外公被钱冲昏了脑袋,当场便点头同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至此,瘸子张成了我的养父。

瘸子张可不普通,他是镇上的背尸人,专门给人往火葬场送尸体。

人有喜丧,祸丧,病丧,夭丧,怨丧……

喜丧好送,一口棺材,一卷布,都能埋人。

可遇到祸、病、夭、怨的横死之人,就没那么容易。

所谓横死不入门!

这种丧事,连吹唢呐的殡仪队都不愿意去。

方圆八十里内,只有瘸子张敢接这样的活儿!

瘸子张告诉我,他买我回来,就是因为我命又贱又硬。

他第一次让我看尸体的时候,我吓得三天三夜没睡觉,还瞧见房梁上有小人儿在盯着我笑!

好不容易我好了,他居然又深更半夜将我丢到后山上!

乡镇上的山,走几步就能看见一座坟。

大半夜的,还有“人”趴在坟头舔贡品!

我快被吓疯了!裤子都尿的湿透!

再之后,瘸子张带着我出工。

看见死人,我不敢再说怕。

因为瘸子张说,再练不出我的胆子,就让我搂着尸体过夜。

八岁的时候,瘸子张送我上小学。

他认为,认识的字儿越多,以后接的买卖就越大。

人不能一辈子只窝在乡镇上,背尸也得去城里背贵人!

可读书期间,我更抬不起头来。

乡镇地方小,藏不住事儿。

同学都知道我是瘸子张买来的弃婴,骂我是没妈的野种,天天吃死人贡品,也是个死人。

老师不待见我,让我坐垃圾堆旁……

我就像是过街老鼠,走路都要躲着人。

稍有不慎,轻则被人踹上几脚,重则被人拖到厕所里头,打得我眼冒金星才停手。

长期以来的校园暴力,让我格外抑郁,甚至想从教学楼跳下去,一了百了。

我恨极了我外公,他就是杀人凶手!

我更觉得我妈可怜,被一个恶俗毁了一生。

我听说过,她当年舍不得我,还到处打听我。

因此,我偷偷的去了蒋家村,就是瘸子张买我的地方。

我想去找我妈。

我先找到了我家里。

外公骂我野种,说我妈嫁人了,不要再来祸害他们!

他还泼了我一盆脏水!

我不甘心,又到处打听我妈下落。

最后在一个洋楼小院儿外找到了她。

还没等我说自己是谁。

她就呆呆的看着我,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她颤栗的拉着我手,哽咽的问我怎么来了,她对不起我。

我也哭了。

她居然认出我了?

那她为什么一直都不来看我?

我问她原因,她张张嘴,没说出来话。

只是带我进院,说给我换身衣服。

我刚跟着进了屋子,厕屋就出来个瓦刀脸,扫帚眉的老男人。

他上下打量我,捏着嗓子问了句,谁给我泼了一身脏水,还是人吗?

再接着他到我身边,心疼的摸了摸我脑袋。

我刚觉得他也是好人。

他却忽然用力,把我朝着门框上一撞!

我脑袋破了一条大口子,鲜血直冒。

他又一脚把我踹倒在地上,我疼的意识都模糊了,忘了惨叫。

只听见他骂我妈犯贱,忘不掉被人强奸生下来的野种!

我被他拖着衣领子,一直拖出了村外。

他警告我,再敢进村,就打断我腿……

我被他吓坏了,真不敢再进蒋家村。

但我觉得,我妈肯定得来找我!

可我等了三天,三个月,三年……

左等不来,右等她也不来……

最后我心凉了,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笑话。

既然他们都不认我,那我也不愿意认他们,在这个世上我只有瘸子张一个亲人。

他就是我亲爸!

我开始认认真真的学背尸,要忘掉那些不堪的人,不堪的事儿!

可十八那年,我却差点儿因为那些腌臜事儿,丢了命!

……

最开始,我莫名其妙的摔跤。

好端端平地走着,腾的一下,就摔个鼻青脸肿。

好几次险些撞在井沿,台阶,桌角这些尖锐处。

瘸子张严厉叮嘱了我好几次小心。

撞到要害,小命都没了!

我心头惶然,说是有人把我绊倒的……

瘸子张神色阴晴不定,他给家里的门槛上都缠了红绳。

神奇的是,我没有再摔跤了。

可我又开始做起了噩梦。

甚至醒来的时候,脖子上有两个小巴掌印,就像是被小人儿掐了脖子一样!

有一次,我半夜被噩梦惊醒。

睁眼却看见一个皮肤铁青的女婴压在我身上!

她死命的掐着我脖子,我呼吸不了,憋红了脸,脖子也快断了!

她尖声质问我,凭什么我能活,她却要死!

她不甘心!要让我给她陪葬!

惊魂失措下,我一巴掌把她打了下去。

她怨毒的说,还会来找我,便“嗖”地一下,钻进了床底下……

我被吓哭了,喊来了瘸子张。

瘸子张铁青着脸,掀了床板。

床底下空空荡荡,半个鬼影子都没有。

他让我进他房间睡,便匆匆出了门。

我彻夜未眠……

瘸子张次日清晨才回来。

他麻子脸格外疲惫,告诉我,让我放心,以后没小鬼缠着我了。

我不安的问瘸子张,那鬼哪来的?我没招惹什么脏东西啊。

瘸子张很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他什么都不说,倒头就睡。

在那之后,虽说不再遇到怪事儿。

但我总梦见自己成了婴儿,老头子掐着我脖子,用力的把我甩来甩去!

本来我性格就压抑。

这样的压力,让我睡不好觉。

快毕业了,瘸子张不让我实习,得准备回来接手他衣钵。

瘸子张老了很多,接活儿也少了。

他还经常夜不归宿,第二天脚打着摆子回来。

镇上的闲言碎语,说瘸子张和一个寡妇勾搭上了。

我喊他注意一点儿风评,都六十来岁的人了,少让人说闲话。

瘸子张说我少不更事,男人至死方少年,他没几年好活了,能不能让他过几天舒坦日子?

我:“……”

因为瘸子张的方少年,家里的存款天天少,眼瞅着就要坐吃山空。

我就和他说,他不是让我回来接他衣钵吗?

这咋的,我人回来了,却不让我背尸?

瘸子张却怔了怔,他幽幽的告诉我,还不到时候。

背尸人要背的第一具尸体越凶,越难缠,以后的路子才越宽!

那家人,还没上门呢。

我被吓了一跳。

瘸子张知道哪家人要死?

我再追问他,他却闭口不言了,还双手指了指天。

瘸子张教过我,天要打雷,人要遭劈,是有人要遭报应了?

我没再多问,就成天在屋里等着……

端午那天,大白天的就惊雷作响,大雨倾盆。

傍晚的时候,瘸子张望了望天,他出了门。

我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坐立不安,索性没去睡觉。

临近午夜,我家房门被敲响了。

我赶紧去开了门。

站在门外的,是个穿着体面,相貌姣好的中年女人。

我脸色变了,因为来的不是别人,居然是我妈……

她一见我,眼眶就红了,哽咽道:“红河,你外公死了。”

“瘸子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