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景巡夜人 9.5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作者: 藕池猫咪 主角: 赵鲤 沈晏
227.7万字 4.4万次阅读 78.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20章 百年之望 2024-07-18 00:48:0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27.7
    累计字数
  • 64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20章
简介

大景漆色的黑夜中, 除了才子佳人的旖旎浪漫, 还有掩藏在冰凉夜色中的诡谲呢喃。 阴尸配婚,狐女哭坟,白衣借命,赊刀人重新走在街头。 漫漫长夜,人鬼同途。 诡道猖獗,谁可庇佑众生? …… 赵鲤从这世界醒来。 建立巡夜司,成为巡夜人。 巡守长夜,诛邪镇恶。 在这鬼蜮中,她长刀所指之处,即是光之所在! ---------------------------------- 轻松版简介 灵气复苏世界玄学大佬穿越了。 成为被嫌弃的真千金赵鲤。 开局偏心老娘、狠毒兄长、冷漠老爹三连撕! 困于窄小院落,家斗宅斗什么的才不要呢! 赵鲤只想搞钱搞事业,过上简单低调有钱有闲的小日子。 加入靖宁卫,建立巡夜司。 新时代大景巡夜人的宗旨是──能动手绝不动口。 横冲直撞破诡案,降妖魔。 小河之鲤,终一跃成龙,自由翱翔天际! 阴鸷狠辣指挥使:我就知道,阿鲤心悦于我! 赵鲤:这事我知道吗? 【穿越+灵异+大佬+甜宠+团宠+反套路】

作品荣誉
第1章 把耳光扇回去是基本的礼仪!

“啪!”

一记耳光重重地甩在赵鲤脸上,打得她一趔趄。

赵鲤迷茫看去。

说话的宫装美妇站在一步之外,神情是彻骨的厌烦。

“长公主邀请城中贵女赏花,仅一张请柬,你不懂诗词,不通人际世故,去了又有何用?理当是瑶光去!”

耳旁是那古装美妇怒极的呵斥声。

赵鲤捂着又辣又痛的脸,脑海中数个念头次第闪过。

这是哪?

这人是谁?

被打了!

还是脸!

“若是瑶光有何不测,即便你是我的亲女儿,我也定扒了你的皮,为瑶光赔罪!”

古装美妇林氏怒斥一通,却没见赵鲤有什么反应。

往常,这孽障不是如山野愚妇一般撒泼耍赖,便是哭诉家中待她不公,怎此刻这样安静?

她抬眼望去。少女愣愣站着,面颊上被金丝嵌宝石戒指的戒托划伤,留下一道又深又长的血痕。

林氏心中一颤,下意识将手藏入袖中。

不过想到爱女躺在病榻之上的模样,她又重新攥紧了手心。

“为娘便罚你跪祠堂三日,为瑶光祈福赔罪。”

祈福赔罪?

这句话就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

赵鲤抿紧唇,抬头看向还等着她认错道歉的林氏。

她这模样,叫林氏稍平息的怒气,重新升腾起来。

她是她的娘亲,做错事还教育不得了?

实在是顽劣不堪,不可救药。

“将这孽障拖下去,不许给她送饭,守着她在祖宗牌位前跪足三日!”

左右仆妇侍女得令,纷纷上前。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赵鲤抬起右手。

抡圆了,朝着林氏扇去。

“啪!”

一声脆响,声音格外清脆。

林氏只觉脑袋嗡的一下,跄踉后退一步。

就要摔倒在地时,被一只手揪住了衣襟大力拽直。

“我爸都没打过我,你算哪根葱?”

“我妈都没打过我脸,你算哪瓣蒜?”

少女音色清亮的咆哮声,传遍景色别致的后花园。

林氏钗环坠地,鬓发散乱。

她恍惚地看着眼前少女的眼睛。

这双熟悉漂亮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往日小心翼翼的孺慕。

此时她倒是不再口呼孽障,泪水滑落眼眶,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着:“你竟敢打我?”

仆妇侍女们终于如梦初醒,一窝蜂涌来。

林氏被仆妇们团团围住,只能看到一角织锦裙摆。

仆妇们尖锐的叫喊中,夹杂着她的抽泣。

远处有侍卫正在前来。

赵鲤顿了一下,倏地转身,往后面花园逃去。

“抓住她。”

亭子里传出林氏歇斯底里的喊声。

“给我抓住那个忤逆的小畜生!拖去祠堂打死!”

……

赵府侍卫提着刀,在花园中一寸寸地搜寻。

乌木刀鞘在花木丛中拍打寻找。

枝繁叶茂的大树上。

赵鲤猴一般藏在枝叶间,大气也不敢出,裙摆撩到腰间,手上还抓两只绣鞋。

正暗中观察时,一阵剧痛传来,要不是及时咬住舌尖抓住树干,她几乎摔下树去。

伴随剧痛,脑海中多了一段不属于她的简短记忆。

十六年前,雨夜,山寺脚下驿站。

产婆的疏忽,让两个女婴从此人生互换。

一个如同天上瑶光,被三代清贵的家族娇生惯养。

一个像小河之鲤,苦寒边关摸爬滚打。

几月前,这桩错换旧闻被揭破,成为京城街头巷尾议论的异事。

京城清贵的侍郎府,舍不得教养多年,投下无数资源心血打造出来的养女。

也不能叫亲女流落在外,闹出什么丢脸的丑事,带坏家中女孩声名。

赵鲤孤身一人,从边关被接回。

自幼长在边城灰黄土墙下的少女,怀揣着不安和期待,来到这枫叶红得如同失火似的京城。

但是,她所期望的美好新生活并没有到来。

干粗活拿棍棒驱赶无赖的手,如何捻得起细针绣线,弹得出雅致琴音?

全部融入家中的努力,小意的讨好,都被视作粗鄙势利,没有格局气度。

家中父母兄长,都小心翼翼地关心着赵瑶光的感受,无人在意赵鲤得失。

上行下效,赵鲤说话时带着的乡音,都会被下人当面掩口嘲笑指正。

记忆不长,但足够赵鲤了解到,自己目前的状况有多糟糕。

她没忍住,扇了这具身体的亲娘一记嘴巴子!

谋杀及殴祖父母、父母谓恶逆,被抓住她绝无活路。

此地太晦气,必须想办法逃生。

赵鲤仔细回忆了一下。

原主受了委屈,会躲在后花园,靠近邻家的矮墙下哭。

邻家主人赴任地方,宅子空置已久,传出过闹鬼的传闻,赵府中人鲜少会去那里。

但对原主来说,至少在那里放声哭泣时,不会有丫鬟婆子指责她失仪。

更重要的是,那里有一处垮塌的矮墙,平时被藤蔓遮掩。

她可以偷偷翻越那处窄墙,在邻家宅邸藏上两天,等风声稍过,再溜出去。

身上还有钗环首饰,典当了也能在乡下暂时安身,再图以后。

赵鲤在树上等待到日落西山,暮色降临。

她置身在黑暗中,细细听着,确定再无人在花园中搜查。

方才小心地爬下树,悄悄朝着后花园走。

前世科班出身的除灵人,她身手还是不错的。

借着天上毛月亮的光,赵鲤已经看到了远处那堵被藤蔓遮盖的矮墙。

面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喜悦笑容时,忽听旁边一声冷哼。

“我就知道,你这养不熟的孽障会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