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证当天踹了渣男闪婚大佬 9.0
连载中 签约作品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久安安 主角: 夏初 霍希尧
64.12万字 5.9万次阅读 24.6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309章 不可能以德报怨 2023-02-08 10:11:04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64.12
    累计字数
  • 121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312章
简介

(先婚后爱+双c双洁双向奔赴) 领证当天,夏初踹掉渣男,闪婚了陌生男人 本打算今天结明天离,没想到当晚就开始了同居生活 “老公”还外表高冷,实则体贴又粘人 帮她打起各路极品奇葩的脸来时,更是稳狠准毫不手软,天塌下来他顶着 后来…… 夏初看着面前的财经杂志陷入沉思: 封面的财阀大佬怎么这么像她老公?老公还说和她算青梅竹马,她怎么不记得?

第1章 出轨

民政局。

“不,你没听错,我刚才说的就是这婚我不结了,分手!”

夏初一字一顿,又对面前的徐裴重复了一遍她刚才的话,声音平静,神色同样平静。

如果不是她衣袖下的手一直在抖,根本看不出她半小时前,才收到了自己准丈夫跟别的女人的床照,此刻心里正承受着巨大的打击和痛苦。

徐裴这下终于明白夏初分手的决心了。

都相识相恋五年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她做了决定的事,绝不可能再有回转的余地?

他更慌了,伸手要去抓夏初的手,“盼盼,求你别这样……我当时真的喝多了,人事不省,但我心里只有你。你不能因为我一时糊涂,就把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把我整个人都否定了呀!”

夏初躲开徐裴的手,仍然一脸的平静,“徐裴,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男人真喝得人事不省了,什么都做不了吧?律所这几年办的离婚案也不少了,那些出轨的男人,哪个不是出了一次轨,就会有无数次?你觉得我会相信你是那个例外?”

但平静的外表之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已经整个都麻木了。

原来被出轨背叛是这样的感觉。

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冰冷得比大冬天掉进了冰窟还要冷,比浑身都在被最锋利的刀割还要痛!

徐裴被她说得心虚了一秒,又立刻解释,“不是的盼盼,我当时真控制不住……你一直不肯给我,说要留到新婚之夜,我、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么多年了,又喝了酒,就、就……”

夏初早上六点就起来了,为了早点儿打扮好,来排个靠前的好号码。

现在已经很疲惫,疲惫得恨不能就地倒下。

她冷冷扯唇,“的确,你是个正常的男人,犯点儿男人都会犯的错怎么了?可不好意思,一次不忠百次不容,我绝不会容忍你!”

说完就要绕过徐裴离开,“至于房子和律所的股份,还有共同的存款理财怎么分,我会尽快给你一个方案的。”

徐裴立刻挡到了她前面,“盼盼,求你别说这些伤感情的话……我真的会改,会改得彻彻底底……我奶奶那么喜欢你,还有你妈,她们都那么盼望我们结婚。而且我们房子婚纱请帖都弄好,就等下个月举行婚礼了,要是忽然取消,让人怎么说……”

夏初的手抖得更厉害,眼泪也快要忍不住了。

他还知道他们万事俱备,只欠举行婚礼了?

那他出轨乱搞时,怎么想不到他的行为一旦败露了,她和亲人们都会多么痛苦难过,想不到别人会议论纷纷?

徐裴看夏初白着脸、红着眼好像快动摇了,忙再接再厉,“盼盼,我真的会改,你不信我可以发誓。也可以把房子车子和律所我的股份全部过给你,还可以当着你父母的面向你认错保证……”

当着她父母的面向她认错保证?

夏初双手攥得死紧,终于忍不住怒火和恨意了,“徐裴,你是在威胁我吗?你明知道我爸妈只差把你这个乘龙快婿供起来,却说要当着他们的面向我认错保证,你还挺会打算盘。”

“你在出轨时,就已经想好了我爸妈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所以有恃无恐吧?你真够无耻,也够让人恶心的!”

徐裴让她从没有过的冰冷厌恶眼神,看得也终于恼羞成怒了,“我怎么敢威胁你,现在犯错的是我,我只是在想补救的办法而已。或者你提要求,只要你能原谅我,我什么都答应。”

夏初气极反笑,“我只感觉到了威胁,没感觉到诚意,我也不需要。我只要分手,希望你看在几年感情的份儿上,大家好聚好散。”

徐裴咬牙,“我不会分手的,死也不会分!”

不等夏初再说,又放缓了语气哀求,“盼盼,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你心里真就这么没有分量吗?而且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庭的事了……”

夏初怒声打断他,“不要再叫我盼盼,这个名字我早就厌恶透了!我也想知道,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你管不住下半身时,就这么一文不值?徐裴,不要让我以后想起这段感情来,一点美好的回忆都没有,只剩下恶心!”

徐裴再次恼羞成怒,“夏初,你非要这么绝吗?我都知道错了,也一定会改,还想我怎样?反正你今天不跟我领证,改天也一定会再来,何必非要这样伤我也伤你自己。”

夏初则是气得眼前发黑。

因为知道徐裴说的是实话。

她今天不跟他领证,等她爸妈知道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一定会逼她立刻再来民政局,跟他把证领了的。

然后,她就只能跟每一个在丈夫第一次出轨时原谅了的妻子一样,走上痛苦的不归路,直至千疮百孔、彻底毁灭,就算终于下定决心要浴火重生,也得先抽筋扒皮,赔上半条命了!

徐裴见夏初终于不说话了,眼里飞快闪过一抹得意。

他就知道盼盼肯定会原谅他,当然,他以后也肯定不会再犯了,待会儿他就给断个一干二净去。

徐裴想着,正打算再说几句软话。

就见夏初忽然绕过他,大步朝外面走了去。

徐裴忙叫她,“盼盼,你去哪里?”

夏初直接当没听见。

徐裴不就是吃定她不管再恨、再痛苦,在他的哀求威胁、软硬兼施下,她都只有原谅他一条路吗?

行,她这就去外面随便拦个路人领证,大不了今天领了明天离。

既然他可以不拿五年的感情当一回事,她也可以。

到时候看她顶着个二婚的名头,他还肯不肯分手,他父母又会不会再同意他娶她!

夏初一出民政局大厅的门,就四下物色起人选来。

大清早的,一切都还在沉睡,薄薄一扇玻璃门,把大厅里面和外面几乎隔绝成了两个世界,里面热热闹闹,外面冷冷清清。

幸好在快速浏览过一对情侣和几个脚步匆匆的行人后,夏初锁定了目标——一个站在一辆黑色奥迪面前,应该是正在等人的年轻男人。

夏初径自走了过去,“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您有女朋友吗?要是没有,介意现在跟我去领个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