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太祖 7.5
作者: 吃货大联盟 主角: 唐小宝
140.15万字 0.1万次阅读 2.5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六百七十一章 君临天下 2023-04-04 16:12:03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5
    作品总数
  • 1007.34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671章
简介

唐小宝出生之时脚底有七颗痣,按北斗七星排列。算命先生说他“脚踏七星,统领天下兵。脑后反骨,必是帝王命。”

第一章 天生帝王命

乾重元年,先帝驾崩,京畿大旱,赤地千里。

乾重二年,新帝登基,京畿蝗灾,遮天蔽日。

乾重五年,京畿瘟疫横行,十不存一。

乾重八年,各地流寇四起,天下大乱。

就在此时,京城西郊的青山村,地主家的傻儿子唐小宝昏睡了三天三夜,终于醒了。

唐小宝出生之时脚底有七颗痣,按北斗七星排列。算命先生说他“脚踏七星,统领天下兵。脑后反骨,必是帝王命。”

吓得他老爹唐继宗慌忙施了重金,堵住了算命先生的嘴。这可是谋逆大罪,一旦这话传到外人耳朵里,必然会招来大祸。

是不是帝王命不知道,三月前,青山村的地主唐继宗夫妻二人,却感染瘟疫双双逝去。

唐家有水田二百亩,旱地五百倾。青山村一半的百姓,都是他家佃户。

可如今天下大乱,十室九空。龟裂的旱地早已颗粒无收,剩下的两百亩水田又赶上蝗灾。朝廷为了镇压各地义军,横征暴敛不断加税。即便是地主家庭,日子也不甚好过。

偏偏,唐继宗夫妇二人又身染瘟疫而亡,家中只剩下游手好闲的傻儿子唐小宝一人。

三日前,时县衙门来人,说是到青山村征收平寇税。

说白了,就是朝廷连年败仗,国库早已空虚见底。没办法,皇帝为了打仗,只能继续加派人头征收赋税。

而各地官员更是趁机横征暴敛,中饱私囊。

时县县衙的皂班衙役,负责前来征收青山村的平寇税。结果他们发现青山村的地主唐继宗死了,于是便让唐小宝拿出家里的余钱。

这几年天灾人祸官府盘剥粮食歉收,家里哪有什么钱财了。

一班衙役自然不信,将唐小宝暴打一顿,将其家中财物洗劫一空,这才趁兴而归。

唐小宝昏睡了三天三夜醒过来之后,便发现自己穿越了。

随着前世记忆的复苏,唐小宝终于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风雨飘摇的王朝末世。

如今他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加上天灾人祸。如何在这样的乱世活下去,唐小宝并没有什么好办法。

造反?这里是京畿。大圣王朝再如何不堪,想在京畿地区扯起替天行道的大旗也是绝无可能。怕还不等你召集兵马动手,早就被官兵剿灭了。

做个顺民?整日里被这些贪官污吏盘剥压榨。自己老爹活着的时候还好,他们或许还有些忌惮。如今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纨绔公子,他们自然觊觎自己的家业。

看着被翻得四处凌乱的破家,凡是值钱的东西早就被衙役们洗劫一空。家里的存粮,也惨遭暴民哄抢。地主家庭尤是如此,更别提寻常百姓之家。

唐小宝晃了晃脑袋,刚要起身洗把脸。院子里,便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唐小宝打开门,便看到了村头的李寡妇。

李寡妇一进院就把大门给关上了,唐小宝不由惊恐的退了一步:“李大嫂,你有何事?”

李寡妇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急道:“小宝,我俺知道你是个好人。你行行好,给俺半袋粮,俺就把身子给你。”

唐小宝大惊:“李大嫂,自重啊。”

李寡妇哪里还管得了这许多,一个饿虎扑食便扑了上来:“俺知道你还是个童子身,俺没什么好报答你的。给俺半袋粮,俺让你尝尝女人的滋味。”

唐小宝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有这么大力气。他被摁在地上,双腿乱蹬拼命挣扎:“李大嫂,李寡妇!你给我起开!”

唐小宝一用力,终于将李寡妇推倒在地。然后,过去捡起地上的外套扔给了李寡妇。

唐小宝拽起李寡妇,一边将他往大门外推搡着:“走,赶紧走。”

李寡妇抱着外套,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唐小宝打开大门愣住了。

李寡妇六岁的女儿怯怯的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她母亲:“娘,我饿。”

“砰!”的一声,唐小宝关上了院门。生逢乱世,家破人亡的唐小宝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哪里顾得上别人。

李寡妇在门外抱着女儿大哭:“娘也饿,囡囡,娘没用,娘实在是没法子了啊。”

长久的营养不良,使得这个六岁的孩子面黄肌瘦。小小的身躯更是软绵绵的像根面条,囡囡懂事的擦着李寡妇眼角的泪水:“娘,囡囡不饿了,娘不哭。”

‘吱呀’一声,唐小宝打开院门,将手里的半袋粮扔给了李寡妇:“省着点吃,我家也没有多少了。”

李寡妇抱着半袋粮,尚未反应过来,院门“砰!”的一声,再次关上。

地窖里还有半缸粗粮,那原本是用来喂家禽的。如今,成了唐小宝家里仅存的口粮。

看着手里的半袋粮食,李寡妇慌忙抱在了怀里,一只手拉起女儿:“快走,娘带你回家。”

这年头,抱着粮食在大街上行走,无异于三岁小儿持金过市。不知道有多少双饥民的眼睛都在窥伺着你,李寡妇加快了脚步,往村头奔去。

“驾、驾、驾!...”一阵马蹄声自远而近,奔到了村头。

“马匪来啦!”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紧接着一声惨叫。马蹄声响,一队马匪持刀进了村子,为首的马匪手里的长刀还在滴血。

“大哥,这是个穷村,没啥油水可捞。听说此地有个财主叫唐继宗,他家或许有些存粮。”一名马匪手下说道

另一个道:“不用了,我听说唐继宗一死,家里便被县衙的人把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粮食也被这帮刁民们分了。”

突然,他们看到了李寡妇。还有,李寡妇手里的半袋粮。

“大哥,有粮食。”一名马匪的眼睛亮了。

另一名左脸一道长长刀疤的马匪纵马走到李寡妇面前:“粮食交出来,饶你性命。”

这年头,粮食比命值钱。李寡妇死死的抱着怀里的半袋粮食,坚决的摇摇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刀疤马匪手起刀落,李寡妇应声倒地。

刀疤马匪翻身下马,一脚将奄奄一息的李寡妇踢开,将她手里沾染了鲜血的半袋粮食扛在了背上。

“娘!”囡囡跑过去,使劲的摇着母亲的身体。

刀疤马匪再次举起了大刀,对准了这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