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干白事儿这些年 9.4
作者: 金十六 主角: 林染
522.82万字 7.4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承受能力 2024-05-29 02:11:39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22.82
    累计字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517章
简介

林染在师父死后继承衣钵,接下了白事儿的生意,并且答应师父三年之内不能离开这个小镇。 他守着对师父的诺言,没有了师父护着的他,见识到了以前不曾看到的人性百态! 林染想起了师父的话:“干咱们这一行,都被别人瞧不起,与正常人相比还会少一些东西,人们管这叫缺一门。” 林染不这么觉得,虽然婚姻来得迟,但老子有钱啊!谁不知道干白事儿都是暴利!

第一章 这钱不干净?

川菜馆内,林染正与未婚妻赵慧面对面的坐在窗边,他点燃了一根烟,不时的打量着欲言又止的赵慧。

“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林染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可还是想亲耳听听她会找什么样的借口。

赵慧酝酿了一下情绪,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般,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阿染,我爸妈说了,你挣的是死人钱,说出去名声不好,而且你也明白,我的同学全是大学生,他们要是知道了……”

往下的赵慧没说,她相信林染应该明白。

林染猛吸了几口烟,将烟头按在烟灰缸内:“小慧,本来有些话我不想说,可你家人的态度,我还是打算跟你掰扯掰扯。”

“……”赵慧。

林染望向了她座椅旁的名牌包包:“你拿的名牌包,是我挣死人钱给你买的,你家盖房子钱不够,我用你们说的死人钱借给你们的,当初拿我钱的时候,你们咋不说呢?”

赵慧眼角的余光瞄向了旁边的包包,脸腾地红了,窘迫的低下了头,一句辩驳的话都不敢说。

“如果我让你还钱呢?”

赵慧猛地抬头,着急的开了腔:“林染,我跟你处了两年,花你几个钱怎么了?你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大气!”

林染扑哧一声乐了,嘲讽道:“我逗你玩呢,希望你们家住着我靠挣死人钱盖的房子时,心里能安生。”

“……”赵慧。

林染懒得再跟赵慧废话,这两年来双方该发生的也发生了,给她花的钱就当是补偿,但她的借口,还是让他很窝火。

走出了川菜馆,林染坐上了路虎,望着后视镜上挂着的各种护身符,想到了上个月去世的师父。

从刚满月起,林染便被师父捡回了家,师父一直都是单身一个人,把林染当成亲生儿子教育,但是却不肯让他喊一声爸。

直到师父临死前,拉着林染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大染啊,我不让你叫我爸,一是因为我克妻克子怕克死你,二是因为你克父克母,我怕你克死我。”

“……”林染。

“干咱们这行总得缺点啥,婚姻也好,子女也好,你要是挣够了钱,就别干这一行了,到时娶个媳妇。”

“别人管咱们借钱时称兄道弟,其实骨子里都看不起咱们这一行的,挣死人钱,终归是不光彩。”

林染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他并不赞同师父的话,凭本事挣的钱,哪有什么不光彩的?!

哼——

林染看到赵慧从川菜馆出来,径自走向了自己,他打开了车窗,问:“赵小姐,你还有事吗?”

“呃……”赵慧欲言又止的低下了头,这一出作派,让林染看得心有些发堵:“有话直说,别为难。”

“从今以后,你能不能别跟外人说我跟你处过?”

林染手握方向盘,面不改色的点点头:“放心,我的人品还是可以的,同样你也别提我。”

“谢谢。”

“千万别这么说,咱们也算是好聚好散。”

赵慧眼眶有些微微发红:“阿染,咱们相处这两年来,我常常在想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不管你遇到什么事都表现得淡淡的。”

林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如果不爱的话,哪个男的能跟一个女的处两年,还买东西借钱的?

但是,林染也不想跟前女友细掰扯了:“如果这样想能使你好受点,随便你怎么想我都无所谓。”

“……”赵慧。

林染将车启动,临走之前,对赵慧说道:“将来你家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给你打八折,火葬场给你们家的人订头炉!”

说完,也不管赵慧那菜色的脸,脚下油门一踩,留给了她离别的汽车尾气。

赵慧被呛得直咳嗽,气得将包扔到了地上,猛踩了好几脚,最后不舍得,又捡起来擦干净,拎着包走了。

林染通过后视镜看了赵慧最后一眼,迫切的希望她们家的人永远不死!

嗡嗡——手机响了。

林染看了一眼手机的屏幕,直接开了免提:“喂,你哪位?”

“林老板,我是下洼村东头的刘老大家,我爸在炕上躺了两个月了,现在不咋吃东西,您帮着看看还能活多长时间呗?”

“行,我半个小时后到。”

“好嘞,好嘞!”

林染挂断了电话,像这种事情,他一个月总得遇到个两三回。

还好现是夏季,要是冬季,连睡觉的时间都没多少!

半个小时后,林染来到了刘老大家,里面的人热情的迎了出来,仿佛他是过年时送财神爷年画的!

走进了屋内,林染望着一屋子的儿女们,从他们的脸上并未看出一点难过,反而满是期盼。

林染知道这些人想听什么话,但他就是不说!

背着手站在炕边,望着头朝里躺着的老头儿,见其抬头纹都开了,左右半个月的时间。

林染面无表情的说道:“半个月之内吧!”

屋里所有人如释重负的轻叹一声,仿佛在说,太好了,还有半个月就要解脱了。

“老头儿一共几位子女?”林染问。

“五位,我是老大。”打电话的那个男人说道。

林染了然的点点头:“行,该备着都备着吧,要是老人真没了,你就给我打电话,到时我带着人过来放音乐啥的。”

“成成!”刘老大连连答应。

林染回头又看了一眼老头儿,气若游丝的喘着气,嘴唇干瘪一看就是很久没喝过水了,他刚想提醒一下,却又想起了师父的临终嘱托——千万别多管闲事儿!

他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林老板,还有什么要交待的没?”刘老大一边问一边递给了他一根玉溪,顺便还给他点着了。

林染接下,吸了一口:“老人不出半个月了,他要是想吃啥想喝啥,都满足了,不想走了后找你们。”

“行,我知道了!”刘老大对这方面深信不疑,自然不敢有一丝怠慢。

林染一根烟吸完,让刘老大别送他,开着车往回走,打开手机翻看着师父的照片,他自嘲的笑了:师父……我还是控制不住多上一嘴,咋整?!

可惜,师父已经走了,能管他的人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