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小格格被团宠了 8.9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作者: 咸鱼翻身中 主角: 格佛荷 康熙
29.56万字 0.2万次阅读 1.8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115章 格佛荷的册封礼开始 2022-12-09 20:44: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29.56
    累计字数
  • 56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115章
简介

格佛荷捏着一颗核桃眼巴巴的看着康熙撒娇道“皇阿玛儿臣想吃核桃” “给,拿这个砸!”康熙随手拿着刚刚盖好印章递过去。 格佛荷麻木接过玉玺砸核桃,还真别说,核桃要玉玺砸吃起来才香。 太子也假装眼巴巴的问道:“皇阿玛儿臣也想吃核桃!” “滚!一个男人连核桃都掰不开丢人!”康熙看都不看嫌弃道。 太子:“……”所以爱是会消失的,是吗? 众阿哥见状也识趣的不搭腔,亲眼见证皇阿玛是怎么嫌弃他们,转而捧着格佛荷的。 格佛荷表示抱对金大腿能横着走

第1章 中奖穿越

“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

“求求你们救救我孩子,帮我找一个太医来就好。”

“我给你们银子,求求你们帮帮忙!”

一个身穿青色清朝宫衣的女人,正手拿着一支金钗子递给两个太监模样的人苦苦哀求。

“帮忙?一个不受宠的贵人和没见过皇上一面的格格,有什么太医能来看病的,还不如这样去了呢!也省得长大了,也是扶蒙的命。

早死晚死都是死,还不如贵人现在把贿赂太医的银两给我们哥俩,我们还能给你带点有看头的吃食。”

太监不但不肯帮忙,还一把推开她,并把她手里拿着的金叉抢走,桌子上刚刚他们送过来的份利也一并拿走。

在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女人一下子扑倒在地拉住他们的衣摆,声音嘶哑地哭求道:“这些是我的份利啊!我孩子可是皇上的格格,你们怎么敢?

你们这是要逼死我们母女俩啊!这些你们都带走也没有关系,可是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太医过来?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我给你们磕头。”

说着立即对着两太监邦邦跪着磕头,那两太监可能是看着女人不受宠,一点都没有避开,直接神色倨傲地站着接受跪拜。

“闭嘴!你们好吵!”

“热!”

“好热!”

屏风里面一张古典都步摇床上有一团小小的人儿,满脸通红,身体难受地不断扭捏,眉头紧皱,小嘴小声地喃喃,额头上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流,小手艰难地挥动一下。

刘静雅觉得自己浑身就跟火烧似的,热得脑袋都快炸了,她使劲睁开眼睛,可眼睛就跟粘上胶水似的牢牢闭上。

刘静雅腹诽:“她这不会是发烧了吧?可是……她有木系异能不可能生病啊!”

虽然感到疑惑,可是身上的热意不等人,她现在就跟在火场似的,烧得五脏六腑都疼得不行。

刘静雅难受地用灵力梳理一遍身体,顿时感觉好多了,耳边传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她睁开眼睛,准备起身去看一看外面怎么了,刚抬起脑袋的那一瞬间,脑子里突然传来一段陌生的记忆,是另一个小孩子最近几个月的记忆,还断断续续的。

“皇阿玛?贵人?”

“额娘?”

“太监奴才?”

得知一个重要的消息。

记忆要是没有出错的话,她估计是穿越到清朝了。

而且还是一个不受宠的贵人之女,时常受到奴才们的刁难,而且她们自从花完她周岁宴得到的打赏之后,就连一口热饭都没有吃到过。

刘静雅直接一整个愣住了。

她这是赶上穿越大军了!

“砰”

“啊!”

不等她多想,外面传来一声女人的凄厉惨叫声,和桌椅的碰撞声。

刘静雅赶紧起身掀开床幔爬下床,穿过一扇屏风落入眼帘的是,一个女人趴在摔倒的凳子上。

她满眼是泪痕,头发散乱,旁边还站着两个身材娇小,长得很是白净的男人,两人眼眸中满是贪婪。

看着像是太监,他们好像是在欺负摔倒在地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对上她记忆里的额娘!名叫完颜•娴何。

“额娘!额娘你怎么了?”刘静雅赶紧去扶住娴何贵人。

娴何看到小小的人儿向自己跑过来心尖疼的不行,赶紧起身抱住静雅,着急地擦擦眼泪笑道:“额娘没事!格格好点了吗?额娘现在就带格格去看太医,看完太医就好了,格格就不会难受了。”

“呦!贵人现在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呢?还是说太医院是贵人的专属?

贵人一找太医,人家就得眼巴巴地来!”一旁的太监见到落魄贵人竟敢无视他们,顿时恼怒出口嘲讽。

“就是!贵人还以为现在是之前见着皇上的时候呢!真是可怜,堂堂格格生病都无人医治,我们做奴才的生病了,好歹还能托人叫一个医徒,你们就……呲呲!”

另一个太监跟着附和,眼神怜悯地看着她们摇头。

娴何怒火心中升起,可是看着怀里的孩子这才忍住火气,安静地抱着静雅往屏风后走

“怎么还不能说了?还躲着了。”手上还拿着刚刚抢来的金钗的太监见状不满道。

不过看着手里的东西,心里怒气消散不少,心想:等会领膳食的时候,一定要领发臭的,给她们一个下马威。

两人狠狠瞪了一眼里面的影子,拿上战利品转身出去。

娴何先摸摸静雅的额头,松了口气,还好格格已经退烧了。

娴何温和地摸摸静雅的脸笑道:“格格就在这等着额娘好不好?格格等会不管听见什么都别出来,等额娘来找格格好不好?”

没等静雅说话,她就自己起身出去,静雅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跟着动了。

果然……当娘得为了孩子潜力无限。

“砰!”

“啊!!!”

“贵人你疯了?你竟敢打我们?”

“老子跟你拼了!”

刘静雅刚出来就看到贵人额娘快速拿起地上的凳子,趁两个太监不注意猛地朝后背他们打去,两个太监被突入起来的凳子砸了正着,猛地扑倒在地。

两个太监门牙磕到地板流血了,抬起头来看着十分滑稽,满嘴鲜血。

手里的物品全部散落在地,幸亏他们挨得近分东西,不然都不能一凳双雕。

两个摔倒在地的太监麻利起身朝娴何打过来,眼珠子气地都快瞪出来,静雅赶紧用灵力暗中绊倒他们。

又是重重“砰”的一声,掀起一阵灰尘。

“啊!啊~啊!”

“我~我要弄死你们”

两太监手和膝盖都摔出血了,他们口齿不清地叫嚷着,因为摔得太重,到此疼得五官扭曲,一时之间爬不起来。

娴何现在没有心思搭理他们,格格怎么出来了,赶紧弯腰想抱住静雅,可静雅一个转身躲开。

哒哒,跑过去用尽力气想拿起凳子再砸人,可人小力气不够,只能就此作罢!

她用脚带着灵力使劲踩在他们的手上,十指连心,两个太监受不住发出惨叫声“啊!疼!疼!格格赶紧走开。”

娴何见静雅这孩子这样暴力,愣了一下皱着眉,这不是孩子应该看到和做的时候,终究是她这个额娘无用,护不住她,连两个奴才都敢对皇家格格动手!

娴何心尖像给密密麻麻的针尖刺似的疼,她赶紧上前拿起凳子猛砸,发泄心中怒火。

“啊!”

“啊……!”

惨叫声连绵不断,还好她们这里跟冷宫似的,离皇上和有名后妃的宫殿远着呢,一般人是不会来这里,所以今天尽让她们开心。

看到自己孩子这样一半心酸,一半开心,因为自己不是一个受宠的贵人,手里没有银子使唤不了人,连属于她们的份利十有九次,拿不到手。

孩子凶悍一点倒好一些,像她们这样的人左右不过是一条贱命,就算是死,皇上也会让他们跟着陪葬。

等打累了,太监彻底爬不起来之后,她们才收手。

静雅站直阴恻恻地说道:“奴才终究是奴才,一辈子都上不了台面,本格格可是皇上亲生骨肉,本格格额娘是皇上亲封的贵人主子。

你们竟敢接受她的跪拜?你们敢动我们的份利!现在你们敢弄死我们吗?能弄死我们吗?

要是皇阿玛知道你们这帮奴才这样胆大妄为,随意羞辱主子,动不动就是想弄死我们,你们怕是有九族都不够砍脑袋。”

两个太监对上一双寒霜的目光,顿时感到阴风测测,后背发凉,呼吸抑制。

仿佛眼眸中有刀剑朝他们刺来,明明格格一口一声小奶音,软糯糯的,可他们还是忍不住停止叫唤,头皮发麻不敢直视。

这样血腥的场景娴何不想给孩子过多看到,于是了自己麻利地一手一条腿拉着拖出去扔掉。

刚刚她也想过让格格看到这样的场景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可最后她还是没有阻止,因为格格终究是皇家格格,以后长大了也是扶蒙的命格。

而她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贵人,外家也只是一个小县的县丞,给不了她帮助,那就别成为她步步强大的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