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王妃靠种田造反 9.1
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种田经商
作者: 一个豆包 主角: 谢元 赫连珏
51.01万字 1.6万次阅读 12万累计人气值
更新至 第246章 凶残的赫连琛 2023-02-08 13:28:02
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
手机免费阅读
七猫免费小说app
举报
  • 1
    作品总数
  • 51.01
    累计字数
  • 123
    创作天数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 246章
简介

网络知名历史冷知识博主,一朝穿越,竟穿成了要给堂妹替嫁的小可怜。 父母双亡,家产被叔父霸占,如今还要被推出来当家族牺牲品。 谢元:替嫁,可以,得加钱! 嫁妆、被谋夺的家产,统统都要还给我!! 什么? 要嫁的人是废太子,还要被流放越州? 京中上下都说谢家女可怜,竟要陪同废太子去蛮荒之地送死。 谢元却兴奋不已:越州?不就是岭南嘛!荔枝、芒果、芋泥,我来啦! 挽起袖子,大搞基建。 打工人,干就完了。 若干年后,谢元成了天底下最尊贵的人。 京中的贵女们:陛下,谢氏嚣张跋扈,善妒成性,根本就配不上您呀! 朝堂的大臣们:牝鸡司晨,乾坤倒置,实乃朝堂之祸! 谢元:滚! 某废太子:王妃说得对! 挑拨离间的心腹:主子,谢氏弄权干政,恐有反意! 某废太子:我连命都可以给她,又何况这天下?! 本文又名《早安,岭南打工人!》、《废太子妃升职记》。

第1章 替嫁?可以!

“阿姊,我来帮你换嫁衣——”

随着谢柔的这句话,一个满脸苍白、身体虚弱的女子被粗鲁的从床榻上拖了下来。

唔!

女子闷哼一声,显然是被粗手粗脚的侍婢弄疼了。

“二小姐,我家小姐三天没有进米水了,还病着,求您——”

女子身边的小丫鬟如意咬牙冲到了面前,颤着声音哀求着。

她也不想向谢柔求饶,但大小姐身边的丫鬟被打的打、卖的卖,除了她,全都没个好下场。

她怕啊!

但她实在看不过眼,最后还是用自己瘦小的身体,挡在了大小姐面前。

“贱婢,主子面前,也有你说话的份儿?”

“你说我阿姊三天不吃饭,你是在指责我阿娘慢待阿姊,还是在说阿姊不满意这桩婚事,想要用绝食相要挟?”

谢柔鸡蛋里面挑骨头。

“不敢!奴不敢!奴就是、就是——”心疼自家苦命的大小姐啊。

“来人,把这个眼里没有主子的贱婢拖走,先打她二十板子,再关去柴房!”

谢柔冷声喊道,语气里满都是残忍。

“住手!放开如意!放开她!”

原本还像个提线木偶般,任由几个婢女粗暴的往自己身上套婚服,胡乱涂抹脂粉的女子,仿佛彻底被激怒了。

她转过身,想要冲过去保护自己仅剩的一个忠仆。

谢柔误会了,以为女子要冲过来打杀自己。

她慌忙往后躲,嘴里还不忘喊着,“谢元,你别过来!快来人,抓住她!快把她抓住!”

几个侍婢慌忙冲上来,伸手就要拖拽女子。

那女子也急了,愈发拼命的挣扎、撕打。

几人打作一团,慌乱中,不知被谁用力推了一把。

嘭!

身着鲜红嫁衣的女子重重的撞在了柱子上,粘稠的血顺着额头蜿蜒而下。

……

嘶!

好疼,头仿佛狠狠的撞到了什么地方,钝钝的疼。

谢元伸出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入手处皆是温热、粘稠的液体。

流血了?!

“阿姊,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一片好心要帮你教训刁奴,可你不但不领情,还要打我,结果撞到了柱子上,你说说,这算谁之过?!”

便宜堂姊撞到柱子的那一刻,谢柔确实被吓了一跳。

她不怕闹出人命,而是担心谢元若是死了,谁替她嫁给废太子?

原本,能够嫁给太子,谢柔既高兴又得意。

偏偏一个月前,太子因任性乖张、奢靡残暴被弹劾。

太子识趣,主动请求圣人废黜他的储君之位。

圣人对太子忍无可忍,便顺势准许,下旨废了太子。

谢柔是陈郡谢氏女,嫁给太子,自然相配。

太子被废,不只是谢柔,就是谢家上下都想悔婚。

只是圣人虽然废了太子,可念他知错愿改,又不忍皇后伤心,没有幽禁废太子,而是封他为越王,令他就藩。

与谢氏的联姻,也要照旧!

听到消息的那一刻,谢柔当场晕了过去。

醒来后,她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不肯嫁给越王。

越王的封地在越州啊。

去越州,不啻于“流放”。

再者,谢氏族长的嫡女尊贵着呢,岂能如此浪费?

幸好家里还有个谢氏嫡长女的堂姊,按照原本的身份,她比谢柔更尊贵。

谢柔的父亲谢泽只是旁支庶出。

而堂姊的父亲才是正宗的陈郡谢氏的嫡枝嫡脉,可惜死的早。

谢泽攀附上了圣人的宠妃,收买了族老,侵吞了整个谢家。

堂姊这个父母双亡,没有长辈庇护的孤女,也就成了谢家推出来替嫁的牺牲品。

谢元头疼欲裂,就在刚才,大段大段的记忆瞬间涌入大脑。

她穿越了,从一个后世的历史冷知识视频博主,穿成了架空王朝的世家贵女。

而此刻,这个本该荣耀、富贵的女子,却被逼着代替一个不知远了几杆子的堂妹出嫁。

“今日之事到底由我而起,真真对不起。”

“阿姊最是大度,定不会与我计较,是也不是?”

谢柔还在絮叨,谢元烦躁不已。

“闭~闭嘴!”

她想呵斥谢柔,却因为身体虚弱,声音细弱蚊蚋。

谢柔做作的拍了拍胸脯,仿佛被谢元吓到的样子。

脸上更是绿茶味儿十足,委屈的说:“哎呀,阿姊,我诚心道歉,你为何还要骂我?”

“今天可是阿姊的大喜之日,岂可动气动怒?”

“你放心,太子虽然被废了,可他还是堂堂亲王。”

“阿姊,你知道吗,越王的封地在越州,越州可是‘好地方’呀。”

“就在几个月前,圣人任命韦家的那个最想出仕的三郎去罗州做刺史,韦三郎宁肯抗旨,也不肯去赴任。”

谢柔笑得无比灿烂,“罗州,就在越州隔壁!”

谢元:……

如果是普通的大周贵女,兴许就被谢柔吓到了。

一个心心念念想做官的人,宁肯被杀头都不愿意去赴任,足以证明,罗州、越州等岭南地区,是何等的蛮荒、贫瘠,令人生畏。

熟知历史,更具有无数穿越知识、技能的谢元,却丝毫不惧。

只是,谢柔这人太讨厌了。

不但说话惹人厌,这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更是令人作呕。

谢元抬起头,冲着谢柔勾了勾手指。

谢柔虽然不满这个招小狗一般的动作,却还是下意识地向前探了探身子。

她倒要听听,谢元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谢元一把扯住谢柔的胳膊,用力往柱子的方向甩去!

嘭!

谢柔完全没有防备,身子转了一圈,踉跄几步,最后被惯性影响,额头结结实实的撞到了柱子上。

“啊!”

谢柔疼得惨叫出声。

而谢元则趁机站了起来,淡淡的骂了句:“呱燥!市井的长舌妇大抵就是你这幅嘴脸!”

谢柔被撞得眼冒金星,额头一阵阵的抽疼。

“谢元,你大胆?你居然敢推我?”

“你个克父克母克弟妹的天煞孤星,我阿爹好心收留你,还给你寻了这么好的亲事,你不说感激,竟还敢害我?”

谢元冷哼一声,“好亲事?既然嫁给越王这么好,那我还给你呀!”

替嫁已经够恶心了,谢柔却还要挤兑她,谢元绝对不能忍。

得了便宜还卖乖?做梦!